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0-23 19:36:03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仙心成魔
  4. 第七章 奇石救命

第七章 奇石救命

更新于:2016-03-10 16:31:40 字数:2097

字体: 字号:
  石峰上前扶住徐半仙,看着徐半仙衣衫破碎,一缕银须上斑驳的血迹,石峰的眼泪忍不住夺眶而出。

  “小疯子你不该回来啊!等会我拦住他们,你赶紧离开,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些人应该就是当年杀害你一家老小的人,而那个带着骷髅面具的是我瞎眼收的逆徒翁元,你一定得活着,才有机会给你家人和全村老少报仇,走吧!”。

  徐半仙匆忙嘱咐石峰之后,没等他开口一掌将石峰推出十几丈远,浑身法力一震发出一根五寸长的金针,正向这边扑过来的翁元一看到金光就知道不妙,这可是老鬼当年的成名绝技‘金光子母针’,当即后退几步手中之剑急抖挽出一朵朵剑花挥舞在四周。

  “叮”的一声轻响,只见徐半仙射出的金针被翁元挡住,忽然一声嗡鸣爆裂开来,虽然翁元早有准备但仍被一些金光穿过护体罡气打入身体。

  “噗噗”几声,翁元身体被金光穿透之处还发生了细微的爆裂声鲜血立即喷了出来,翁元立马运转法力伸手点住几处穴道并翻手拿出一粒药丸吞下闭目调息。

  此时的徐半仙面色惨白,身体微晃,显然刚刚的一招耗费了太多的法力,看见翁元被重伤想要立即杀之以免后患,哪想法力刚一运转便觉得左腿一阵剧痛当即倒了下去。

  原来当时吞服的药丸效力已过,身上的毒伤立即发作直达心脉,知道自己命不久矣的徐半仙向着天空大喊了一声:”孩子好好活着“,说完无奈的闭上了眼睛没有了声息。

  而此时的石家村村民也被黑云盗屠杀殆尽,为了不让消息传出去,还将附近的一些过路的百姓和猎户杀死毁尸灭迹,当官府知道消息派军前来时,只发现了一个孤村和附近一个新挖的废弃矿洞,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石峰在被徐半仙推出去后转身看了一眼身后的徐半仙,然后头也不回的向山上跑去,跑出去没多远便听到到了徐半仙的话语回荡在天际,石峰强忍住眼角的泪水脚下不停发力狂奔,因为他看见刚刚要取他性命的那名黑云盗又向他追了过来。

  “我要活下去,我一定会活下去的,老头子、虎叔、勇叔你们放心,我一定会替你们报仇的。”石峰心里念叨着。

  不知跑了多久,石峰竟然跑到了一处悬崖边上,此时的石峰气喘吁吁浑身大汗淋漓,但一双眼睛却从未有过的闪亮,他觉得这一天的时间里,他已经不是一个小孩了,而是一个身负血海深仇的男人。

  “小兔崽子还挺能跑啊!这可是个好地方,你自己跳下去呢还能死得痛快点,不然我‘瘦猴’出手的话,嘿嘿,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那名追赶过来自称瘦猴的黑云盗得意的威胁、恐吓着石峰,因为他很享受这种折磨人的快感。

  “大爷你饶了我吧,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就一毛头小子啥都不懂,求求你放过我吧!”石峰一身衣服早在树林中刮的破破烂烂,清秀的小脸上也是脏兮兮的像个小乞丐一样,带着哭腔的求饶声更是让得‘瘦猴’痛快无比。

  正想着怎么折磨石峰的时候,忽然看见石峰小手一挥一道银光闪现射向他的眉心,连忙挥手急挡,脚下一动踢出一块石头射向了正在退向悬崖的石峰,手中一痛一根针赫然刺穿了手掌,看向石峰掉落的悬崖,怒道:“没想到终日打雁,却被反啄一口,被一个小崽子耍了,这可不能被他们知道了,不然非笑话死我不可。“愤然良久后,头也不回的奔向了石家村的方向,在他看来被他用石块踢中的石峰已经是个死人了。

  石峰本来计划偷袭之后便跳崖,虽然很危险但下面就是他经常去的山谷,下面有水潭虽然在上面看不到但凭借着对这里的熟悉,还是能跳的准的,没想到刚一跳出去就被那瘦猴踢出的石块击中,胸前的骨头顿时断裂开来一口鲜血喷了出去,随后便头晕目眩,仅有的一丝法力也差点散去,没落下去多久便眼前一黑不省人事了。

  初秋的晚上凉风阵阵,树林里各种野兽也开始了活动,天空中的一道弯月似乎在云中嬉戏,使得大地一会儿明亮一会黑暗,一处水潭中似乎传来一阵阵“咕嘟咕嘟”的声响。

  如果水底有人的话就会看到一些奇怪的景象,在有些浑浊的潭底有一个模糊的血色光团,光团之内有一个人影若隐若现,正是从悬崖掉下来的石峰。

  在石峰掉落悬崖时,穿过一棵棵大树正好落进了水潭中,沉在水底的石峰暂时清醒了一下,想要挣扎着爬上去,可心力憔悴加上跌落山崖时被’瘦猴‘的石块踢成重伤,身心疲惫的他早已经无力挣扎,渐渐地沉入了潭底。

  忽然本该随波逐流的石峰的血液一丝丝的全都沉入了潭底的淤泥里,片刻之后一声轻响,一颗发光的心形的玉石随着那血丝的牵引一亮之下竟然钻入了石峰的身体中,一个心形的凸起在他的皮肤上全身游走了一遍,在识海中似乎犹豫了一下,不过最终停在了心脏的位置。

  一丝丝红色光丝从玉石中散发了出来,远远看去像是一个血色光团包裹住了石峰隔开了潭水,他身上的皮外伤随着光丝的流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随着伤势的好转,那心形玉石也似乎耗尽能量一般缓缓的融入了石峰的胸口,形成一个指甲盖大小的模糊的心形印记。

  昏睡的石峰在落到潭底时仿佛已经感觉到死亡的来临,眼前一片黑暗,身体似乎也已经没了知觉,昏昏沉沉的时候忽然感到一股温暖的热流进入了身体,一圈一圈在身体里环绕,胸前断裂的骨头竟然慢慢地自动接了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石峰周身的红色光芒慢慢褪去,忽然身体轻轻一颤睁开了双眼,随着隔开潭水的光芒消失,迷糊的石峰立马被呛得清醒过来,立马屏住呼吸向水面上游去。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