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7-19 04:31:31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仙心成魔
  4. 第四章 灵力锻体

第四章 灵力锻体

更新于:2016-03-03 12:57:47 字数:2108

字体: 字号:
  第二天天刚亮,徐半仙就带着石峰向着山谷出发了,走到村口碰上了刚出门的石大虎。“虎叔这么早啊?”石峰向着石大虎打了个招呼。石大虎大笑着说道:“怎么,又去练你那小身板啊?哈哈哈!”“爷爷,你看虎叔又笑话我。”石峰委屈的向着徐半仙说道。“好啦好啦,你虎叔和你闹着玩呢。”徐半仙说完又和石大虎寒暄了几句,这时石大勇兄弟俩也过来了,他们和石大虎约好一起去山里打猎,石峰和徐半仙则去了后山。

  后山寒潭边上,石峰有模有样的打了一套拳,虽然没什么威力但是胜在可以养气血、健体魄。“好了现在你气血已经打开,可以开始了。”徐半仙神色严肃的说道,“等会你就按我说的去做,千万不要马虎,不然可能就没机会了,记住了没?”“记住了爷爷,您放心我一定会全力以赴的。”“好,你现在盘膝而坐,双脚朝外,两手放于膝上,闭上双目、凝神静气,集中精神去感应你的四周。”徐半仙说完也开始调息打坐,过了大约半柱香的时间,徐半仙缓缓睁开双目,似有一丝精光一闪而过。“好现在你跟着我的引导走,只有一遍你可一定给我记好了。”徐半仙从未有过的严厉道。说完只见徐半仙双手掐诀,眨眼间在石峰的身上拍出数掌,然后又一手运气另一手使出剑指在石锋身上连点数指,最后落在石缝的丹田之上一丝灵力缓缓注入石峰的体内。

  石峰像平时一样打坐虽然奇怪,不过徐半仙说的严肃,却也不敢多问什么只是照做。在听道徐半仙的话后,忽然感觉一掌拍在了身上,不过一点也不痛还有点舒服。刚想张开眼睛却忽然想到徐半仙对他说的话,感激调整呼吸、屏气凝神,慢慢的感到一股热流在身体里流淌着,说不出的舒服,只有到一些穴位之处才会有些许刺痛的感觉。因为石峰从小看的医书比较多,所以以为是爷爷在给他打通经脉输入内力,所以也没太在意只管记住运行的路线,时间不知不觉中已是过去了半个时辰,就在石峰所认为的内力在刚要运行第二周天的时候,突然耳边传来“哇”的一声,体内的热流也戛然而止。

  石峰这时也忘记了徐半仙的叮嘱,睁开眼看到的一幕让他瞬间手足无措,眼泪也不争气就流了下来,只见徐半仙满头白发不知何时四散开来,低着头咳出一滩黑血来,像是感觉到了石锋的目光,忽然抬起了头看向石峰厉声道:“不要管我我没事,你赶紧给我按照刚才体内的经脉路线运转灵力至九个周天不然我这血就白吐了,别发愣快点。”听到徐半仙的话,石峰顾不得满脸的泪水和心里的担忧,连忙吸气凝神运转起刚刚爷爷所说的灵力继续进行下一个周天。这时的徐半仙也强行运气压住体内躁动的法力,一炷香之后徐半仙的脸色终于恢复了红润。看着一旁的石峰徐半仙神色黯淡的摇了摇头,体内剧毒恐是压不住了,只怪当初瞎了眼收了那个畜生做徒弟,今生我是筑基无望了,本来还指望石峰能有些天赋,不顾伤势强行出手为他开灵根聚法力,可是当他感到石峰吸收灵气的速度时,一下心神恍惚了瞬间造成了现在的局面,竟然比他第一次吸收灵气时还慢,自己是火木水三灵根,只能算中品灵根。看着石峰那蜗牛般吸收灵气的速度,只能在心中暗道苍天无眼啊!

  夏末的中午本该是十分炎热的,只有一阵阵清风拂过时,才给这酷暑带来一丝丝清爽。然而在那无名山谷中却是凉爽无比,山间的野物时不时发出各种咆哮声,树梢上一只只鸟儿叽叽喳喳像是在歌唱这个美好的季节,可是这样一份美景徐半仙却无福享受。

  徐半仙看着石峰梨花带雨的小脸上认真坚毅的表情,心中有些欣慰随即又无奈的摇了摇头,因为他知道灵根在修真界的重要性,上等灵根修行起来一日千里,中等灵根与之相比虽然只差一个等级却是天壤之别,下等灵根更是不值一提,随后轻微地叹了一口气靠在一块大石上闭目休养起来。

  此时的石峰正在慢慢地感受体内的灵力运转,就像发现一株珍贵的药草一样心里无比激动,刚开始有些轻微的痛感,灵力流转一周天后又有些痒,过程虽然有些疼痛不过对于石峰来说那都不是事。时间随着石峰的修炼慢慢流逝,忽然在石峰运转灵力第六个周天时经脉有写胀痛。石峰刚开始不怎么在意还以为很正常,灵力在不断运转经脉里的胀痛之感却越来越厉害,此时的石峰牙关紧咬,面色通红,汗水似落雨般顺着脸颊滴在双腿之上,身体都有些颤抖。在第七个周天运转时经脉里的胀痛仿佛达到极限一般,灵力忽然向游鱼一般散去,此时的徐半仙似乎是睡着了一般并没有发觉石峰的异常。

  在不远处的石家村外面却来了一群不速之客隐藏在茂密的树林中,清一色的黄浪马散布在四周,黄浪马体型矮小,腿部肌肉发达,皮肤坚韧是一种善于穿梭在丛林中的马匹,一般只有盗匪精兵才会用到,这些盗匪穿着黑色衣裤脸上带着红色的面具,为首一人身材矮小却带着一副骷髅面具,黑黝黝的面具在密林中阳光下透着一丝丝令人恐惧的气息。

  ”你确定那个瘸腿老头时我的'好'师傅吗?“一道低沉沙哑的声音从黑色骷髅面具后传出。

  ”回首领,手下已经仔细辨认过愿以项上人头担保不会错,不过那老头有没有法力却无法知道,这几年在那山村里只是行医看病,传闻医术了得被那些山野村夫称作什么“徐半仙”,真是可笑之极。”一名身材瘦弱的盗匪半跪在地上说道。

  “医术了得、“徐半仙”,有意思,没想到这老不死的还活着,看来老天都在帮我啊!那件东西还是跑不出我的手掌心呀哼哼!“那名盗匪首领眼露寒光的轻声说道。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