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04:52:47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绝迹天痕
  4. 第一章:奇遇

第一章:奇遇

更新于:2018-03-18 09:52:05 字数:3599

字体: 字号:
绝迹天痕目录
共1章
  夜,月

  无尽虚空,九大浮岛相围而立,每座浮岛皆由阵法笼罩,形成巨大光罩。中立浮岛,灵力充盈,一座宏伟巨大的漆黑宫殿伫立。宫殿之内,俨然成序。一墨玉王座端然其上,霸道之气不绝,自有一种上位者对下位者的摄服之感。

  王座之下,竟是一片幽深湖泽,湖泽中心,一人端坐其中,周身灵气环绕,在其四周七根布满七彩光泽的巨大光柱静静耸立。

  “既然来了,又何必隐藏呢?”那人淡漠说道,旋即一处空间分裂,一白发老人缓缓走出,身后空间又自动恢复原状。

  “天洐,你还是不肯说出那孽子下落,整整十五年了,难道你还无悔改之心。”老人有些激动的说道。那人睁开双眼,双眼没有一丝浑浊之气,而是一种深邃的空洞,给人一种睿智的感觉。一袭青衫,黑发随风飞扬,面容俊逸,透着一股皇者之气,令人不敢直视。

  “大长老,非天洐不知悔改,而是无错可改,”那名天洐的男子回答道。

  老人叹息说道:“天洐,你天资卓越,是天煊族万年不遇之奇才,族长在逝世之前更是将族长之位传于你,其原意可是要你带领本族走向辉煌,而不是要你分散自身神脉,诞生孽子,导致你神脉不全,无法冲击至高祖神之境,你真的不后悔吗?”

  男子陷入沉思,回忆以往,不禁笑道:“后悔,遇见柔儿是我一生最大的辛运,我对她的爱一生不悔。长老,天洐请求宗族能放过她们母子。”

  “不可能,如果那孽子被吾等寻到,必将其体内神脉抽出。”老人坚决说道。

  “如若长老执意如此,那天洐即便是拼着自毁神脉,也要破开‘七彩星玄牢’,为她们报仇,请……长老不要逼我。”

  “尔敢,若你真的自毁神脉,你便成为宗族千古罪人。”

  “我一生顶天立地,无所畏惧,有何不敢,大长老要尝试否?”

  “你……你……罢了,若然百年后那孽子能达到’古帝‘之境,我相信宗族会接受她们母子。但……如若他未至‘古帝’之境……”

  “好,百年后,我儿必为大陆巅峰,不为其他,只因他是我易天洐之子。”男子眼中精光闪过,又道:“在此期间,还望长老慎行,否则……”

  “老夫自会守诺。”老人大声言道。

  男子转眼又端坐闭目修炼周身灵气环绕,身后浮现八道圣洁光环。老人有些惊讶的说道:“竟然修炼到八世轮回了。”随即又只留下一句叹息……便分裂空间离去。

  在老人离后不久,男子双眼微睁,望着远方,低语道:“柔儿,十五年了,你们还好吗?你会原谅我吗……”说完又安然闭目……

  此时,离此十分遥远的一片地域中,一位十五六岁的少年正在安然入睡,嘴角还带着一丝笑容。少年旁边坐着一位女子,女子三千青丝留至纤腰,面貌柔美,虽无媚惑之颜,却独具一股淡然出尘般的气质。令人侧目。

  女子看着少年满脸慈爱,转而望向窗外,喃喃低语道:“你现在在哪呢?十五年了,难道你已忘记我了,不记得我们在‘碧月湖’许下的诺言吗?天洐”女子不禁眼湿,万般忧伤尽化为两行清泪滴落。女子静守窗前,一夜漫长……

  翌日,日起三尺,少年慵懒的爬起伸了个懒腰。房外传来一声柔音:“云儿,起来了,赶紧洗漱,吃早点吧。”进来的女子手中端着一些食物。“嗯,呃母亲你双眼何故泛红,莫非昨夜未休息好?”少年穿好衣物答道,女子音如银铃,樱唇轻启:“没事,还是快点来吃早点了。今天你可是约了凌儿,别让人等久了。”少年连忙吃了一些食物,“娘,我先走了”少年匆忙跑出竹屋,只剩下那女子笑骂声“这孩子真是!”

  少年步伐轻快,不久便到一片湖泽旁岸。一位身着自然淡紫色衣衫,青丝自然垂至腰间,玲珑娇小,从其背影便可看出少女必定柔美。突然,一双手从少女背后侵入将之环抱,但少女并未生气,反倒会心一笑,转头娇嗔:“易云哥哥,你又迟到了,你说……凌儿该怎样罚你呢?”那名叫易云的少年含笑答道:“凌儿想怎样就怎样,易云一切遵从。”

  少女挽着易云双臂说道:“那凌儿就罚你一生都陪在凌儿身边,永远不要离开,易云哥哥能答应吗?”少女双眼充满渴望。“我会永远陪在你身边,绝不离开。”易云不加思索的答道。少女会心一笑,牵着易云的左手,漫步湖边……

  离此不远处,先前的青衣女子赫然站定于一青竹之上,衣衫微微飘动,自有一番格外的风韵,女子淡然说道:“二哥,好不容易才来,不肯相见吗?”远处一华贵衣袍的男子缓缓走来,不一会便腾跃至青竹之上,男子面容坚毅,独居一股英气,来人正是林家现任家主林毅。

  “三妹,你真的打算让云儿一直这样下去”林毅背负双手,看向远处的易云二人淡然说道,“你应该知道云儿天资卓越,如果修炼的话,他也许会像你一样成为天王境,到时候,我们林家就是这落星城的第一家族。”

  “可我只希望他能平安的度过一生,至于所谓的第一家族,其名何用,与我儿何干。”青衣女子悠然答道。

  “在这以武为尊的“天逸大陆”,你只让云儿习文,日后,必为人所欺啊!又岂会有安稳可言。”林毅说道。

  “只要有我在,没人可以动云儿。”青衣女子爆发出一股极强的威压。

  “天王境顶峰,三妹,你能护其一时却护不了一世。而且你能确定云儿愿意过这样的生活吗?”林毅说道。说罢,飘然离去。

  青衣女子不禁深思,转而望向那正在玩耍的易云,不禁叹息,转头离去。

  是夜,易云送回凌儿,独自一人来到广阔草原。嘴里咬着一根青草,细细咀嚼,任由其苦涩之味在嘴中扩散。易云仰卧在青草之上,望着天空繁星。

  “真想不明白娘为什么不让我修炼,唉!”易云不禁叹息,忽坐起身来,“我偏不信这个邪。”

  易云双手结印,口中喃喃道:“无生一气,气聚成乾,灵动成坤。修神经舒,气环少灵,形灵于脉……”,“凝!”,易云双掌上一股气旋淡淡旋转,周遭气聚成灵,运于掌上存之丹田。易云运功欲存灵丹田,刚运灵气,便又消失的无影无踪。“又失败了,难道我真的无法修炼……”易云苦笑道,易云已非首次尝试,从他知道筑基法门时,便试过了,但却一次次失败。

  正当易云无比郁闷时,易云摸着脖间带着一块白色玉佩,这是易云无意间在竹林捡到的。易云习文,博学众多,自是知道玉佩的不凡,便藏于身上。

  易云将玉佩对着月光观看,“这玉佩白净至透,手感温润,内无杂色,真是一块上等美玉。”易云静静看着白玉,竟发现四周灵气涌向白玉,最令易云惊讶的是这玉佩竟在大量吸噬月华之力……

  “这难道是‘天月蕴魂玉’,据古籍记载‘天月蕴魂玉’至净,玉润,具有吞噬月华之力起蕴魂之效,价值连城。但玉佩的主人怎会来此地?”易云心中暗想。

  就在易云心中疑惑不已之际,一句苍老奇怪的声音响起,“哈哈哈哈哈……我古寂铭终于苏醒了,小家伙,此番多谢了。”。易云不知所云,四下扫视一番,并未发现人影,心中不禁有几分紧张。

  “你……你……你是何人?有本事出来。”易云心中暗惊,不断向四周查看,几度查看无果后,不觉松了一口气。

  “小家伙,别看了,我就在你手上。”苍老声音再一次响起。

  易云虽未修炼,却博览群书,心识自是非凡。并没有失其方寸,手拿玉佩质问道:“你说你在这玉佩里面,那你究竟是谁?又为何在这玉佩里?”。

  伴随易云质问刚止,一丝丝朦胧雾气从玉佩飘然而出,聚于一处,不久一虚浮人影逐渐凝实。顿时,一股极强的威压袭向易云,易云顿时双腿一软,竟直接跪了下来。尽管易云极力反抗,但此时却显得那般无力。

  那虚实人影不断吸取着先天月华之力,旋即一身着白色衣袍,面如冠玉,一头纯白的长发飞扬。自有一种睥睨天下,傲然于世的韵味,让人仰望。

  只是一瞬,易云放弃了抵抗,易云感受到那股威压之强,足以将己轻易抹杀……

  “小家伙,心性还算不错,如此威压之下,还能不失其方寸,实属难得啊!”那名叫古寂铭的男子淡淡言道,旋即,易云所受威压逐渐变淡直至消失。

  随着威压消失,易云不禁有一股脱力感,但仍然半跪着,虚弱说道:“晚辈易云,多谢前辈不杀之恩。”易云不愧是易云,竟先入为主,谢过不杀……

  这明显给自己台阶下,又让其没杀自己的理由。“小家伙,我好像没说不杀你吧!”古寂铭戏谑一笑言道,古寂铭何等老辣,又岂会看不出易云心中所想。

  此时,易云坦然有一种视死如归的心态,愤然说道:“既如此,前辈请动手吧。”

  古寂铭又是戏谑一笑说道:“我有说过一定会杀你吗?”这时轮到易云凌乱了,心中想着:“这一会要杀,一会不杀的,搞的我一颗心一上一下的,你丫的有病啊!”当然了,这些易云也只能在心里想想。

  “小家伙,说起来还是你救了我,我又岂会恩将仇报。”

  古寂铭甚是得意言道,“只是老夫实力尚未恢复,不能离去啊!这……”

  易云又岂会不知此煞星是赖上自己了,当下说道:“前辈尚未恢复,何言离去,若前辈不嫌,愿前辈久住。”

  古寂铭含笑说道:“既如此,那便多谢了,还有,关于我的存在……”

  “前辈放心,我绝不向人提及。”易云连忙说道。

  “如此甚好。”古寂铭大笑,旋即化成一股灵气回到玉佩里,易云赶紧捡起玉佩小心擦拭。

  随着时间渐渐过去,天渐明亮,易云疲惫的往回走……

  “诶,这不是易少爷吗?怎么这个熊样啊!”一句阴阳怪气的声音响起。

字体: 字号:
绝迹天痕目录
共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