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9-24 13:34:50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迷境密物
  4. 第一章 天体降临

第一章 天体降临

更新于:2018-03-18 21:09:28 字数:4884

字体: 字号:
  人类始终觉得生活在地球是安全的,周围的一切永远会如此和谐,完全可以为所欲为,人类掌控着一切!即使有足以让人类毁灭的灾难也会发生在亿年以后!大部分人认为除了地球以外其他地方都不存在文明生物,地球上也不会有各种超越自我认知的事物,动植物的思维永远低于人类。其实在灾难发生之前慕锋也有这种想法,毕竟自己作为一名特种兵也不太会相信那些神乎其神的事情,他可能永远也不会想到自己会与众不同,成为少量的幸存者,之后前往西藏的秘密基地,在基地里接到了寻找万年玉书等任务,以及在亚马孙丛林、非洲深谷等地方遇到的各种险象环生之事,会动的腐尸,干尸都已经成为了常见之物。至于迷林百窟、各种传说中的禁地、和各种异宝更是闻所未闻、、、至少现在是这样。不过在前往西藏之前他还得经历一些他从来没有想过的险事,一个处处暗藏危险,植物可以控制尸体的环境!只是刚开始他并不知道!

  直到有一天灾难真正的降临,这一切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越来越近了!看、越来越大了!”一位身穿运动服的女孩突然停了下来指着天空大声喊道。

  周围的人也纷纷将视线移向了暗红色的天空。此刻空气仿佛凝聚到了一起,再也没有流动,所有的人都站在原地面无表情的看着天空,汽车停止了行驶,连所有的动物都安静的呆在原地,仿佛所有的一切都在这里戛然而止,都在等待着他们即将接受的审判!

  一位老人突然倒在了地上,不过旁边的人似乎并没有注意到倒地的老人,所有的人依然呆滞的看着天空,和空气一起停在了原地、除了依然跳动的心脏和那种无法言语的压抑!

  “那是太阳吗?”一个身穿蝴蝶裙的小女孩打破了这压抑的沉默。

  小女孩的父亲看着越来越近的暗红色星球,蹲下身对小女孩说道“宝贝我也不知道!”接着将小女孩紧紧的抱在了怀中,绝望的望着已经看不到边缘的暗红色星球。

  周围的人依然沉默,唯一不同的是大家原来茫然的表情变得无助和绝望。

  慕锋也站在病房里沉默的望着窗外的天空,此刻连空气都全部变得暗红,好像空气本来就该是这个颜色,慕锋勉强低头看了一眼屋外楼下站着不动的父母,心里突然有无数的话想对父母说,可此刻却都卡在了嗓子眼。

  他再次抬头看着已经快要接近地面的暗红色星球,只见对面的几栋高楼已经被压塌了三分之一,一块块残破的墙体从一百多米的高空掉到了地面,随着墙体的落地周围马上变得烟尘滚滚。

  “不能再近了!不能再近了!”慕锋心里无助的呐喊着。不知道是不是慕锋的呐喊起到了作用,原本即将接近地面的星球突然停止了向地面移动。

  看着停止移动的星球慕锋没有继续观望而是转身向电梯一瘸一拐的跑去,虽然自己的腿伤还没痊愈但他还是用尽全力奔跑,一边跑一边还在心里想着要对父母说的话。

  在慕锋跑向电梯的同时原本呆立不动的人群突然变得喧嚣惶恐,一个个都争先恐后的向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窜,行人不在惧怕行驶的汽车,从公路这边横穿到了公路的那边,汽车不顾横穿的行人也不顾依然变换的交通信号灯,一路横冲直撞朝各方驶去,法律现在似乎已经成为一纸空文。

  “砰、、”“啊、、”!四处传来了汽车相撞的声音和人们悲凉的惨叫,原本井然有序的一切现在变得混乱不堪,街道上到处是被撞毁的汽车和满身是血的行人!路旁超市里的人们不在为自己所选购的物品买单,一个个都拿着手里的物品向外跑去,势单力薄的五个工作人员正在试图阻止这混乱的场面,一个强壮的工作人员抓住了一个不付钱逃跑身体单薄,穿着一件可以给自己做裙子的短衫的眼睛男人,接着恶狠狠的将眼镜男拖到了超市的角落,剩下的几名工作人员也各尽其招想要抓住这些不付钱的顾客,但效果却微乎其微,很快原本整齐的超市变得一片狼藉,货架东倒西歪,上面的东西全部凌乱的散落在地,旁边的几瓶牛奶已经被人踩破,仅存的一点空地上留下了几个白色的鞋印,原本各出其招的工作人员也停止了阻止转而拿着超市里的东西向外跑去,见此情况强壮的工作人员也放开了原本被他牢牢按倒在地的眼镜男,跑向收银台将里面的现金全部装进了自己的口袋里,然后随手拿了几个面包和两瓶矿泉水就向外跑去。

  “求你了、求求你救救我!”超市外面一位身穿超市工作服满身是血的人斜躺在一辆被鲜血沾染的白色汽车前方,抱着刚从车上下来身穿西装,面色焦急的男人喊道。

  西装男并没有理会对方的求救,而是尽力将自己的腿从他怀里抽出但对方似乎用尽了全力,西装男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将腿拔出来,此时男子原本焦急的神情突然变得冷漠,冰冷的眼神里透露出了一股骇人的杀气,见对方依然不松手西装男用一只手撑在汽车引擎盖上,用另一只脚连向对方的头部踢去,几脚之后满头是血的超市工作人员无力的松开了自己的双手,倒在了撞倒他的汽车前,西装男并没有将他拖开,看了一眼混乱的四周立刻上了自己这辆刚撞了一个无辜行人的汽车,从还没有断气的工作人员身上压了过去。

  就在大家都仓惶四窜的时候暗红色星球突然又动了起来,但这次并不是向前移动,而是离地球越来越远,随着星球的移动有人停止了奔跑接着后面的人也都停下了脚步,车辆再次停止了行驶,所有的人再次将目光投向了神秘的星球,而那股难言的压抑感却再次涌上了所有人的心头,谁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

  而此时因为突发的故障慕锋却被困在了电梯里,被困的慕锋用尽了一切办法也没逃出电梯,自然也没任何人来帮助自己,想到外面的情况慕锋也停止了呼救,就在他无计可施时外面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慕锋是你在里面吗?”听到是照顾自己的护士的声音慕锋赶紧在里面应到“对,是我,小容能在外面帮我把电梯打开吗?”,“我也不是很确定不过重新启动应急电源应该可以,你等着我试试”,说完小容就朝外面跑去。

  几分钟后可能是小容已经重新启动了应急电源慕锋打开了电梯,接着朝医院的大门跑去,跑到外面他看见自己的父母正依靠在一起望着天空,他抬头看了一眼天空见星球已经没有刚才离地面那么近心里顿时轻松了不少,可他刚走出两步星球又突然停止了向后移动,静静的停在了空中,慕锋停了一下后又继续一瘸一拐的向自己父母跑去,见慕锋跑来慕锋的父母也微笑着向他走了过来,伸出手想要扶他,可就在他父母的手要碰到自己时,周围突然变得愈加暗红,慕锋将自己的目光投向了空中,就在他将目光投向空中的一刹那暗红色星球突然向发生核聚变一样急剧膨胀,紧接着一股极其安静的冲击波向所有人袭来,慕锋的耳朵里听不到任何声音仿佛进入了一个只有自己的世界,但眼里却能看见自己的父母倒下的样子,他想上前抓住自己的父母,想大声的喊一声自己的父母却说不出任何话,身体也不听任何使唤,慕锋用尽全力想要抓住自己的父母却始终无能为力,不知道是不是有太多的事情想做,慕锋心里突然泛起了一股难以言语的纠结感,“难道这就是死亡的感觉?”慕锋用大脑思考了这个谁也没有答案的问题后倒在了冰冷的地上。

  几小时后慕锋的手指轻轻的动了几下接着他缓缓睁开了双眼,睁开双眼后慕锋看见原本的暗红色星球已经不见了,空中也不再有暗红色,一切好像又恢复了原样,想着自己父母就在自己旁边慕锋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可起身后慕锋发现除了空中弥漫的暗红色消失了其他的一切物体依然和暗红色星球爆炸前一样,四处依然一片狼藉,除了自己以外所有的人依然静静的躺在地上,地上和屋顶上掉落着一些一动不动的白鸽,看着眼前的景象慕锋想到了自己旁边的父母,于是赶紧上前两步走到了自己父母旁边,和其他人一样他父母依旧安静的躺在地上,慕锋喊了几声见父母没有反应就将自己的父亲扶了起来,可扶起来后慕锋发现自己的父亲已经停止了呼吸,忍住悲疼他又扶起了自己的母亲,但和他父亲一样他母亲也永远的离开了他,此时慕锋悲伤向脱缰的野马一样涌向了全身各个角落,泪滴掉在了怀中母亲的脸颊上。

  慕锋不知道抱着父母难过了多久,只知道此时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他没有去想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也没有想过自己为什么能存活下来,因为他也不知道答案。

  慕锋将自己父母的尸体带上了旁边的一辆车准备将他们安葬,可此时空中却突然响起了雷声,头上的天空已被乌云笼罩,他看了一下手表现在虽然才下午五点半但却已经和夜晚没什么区别了,就在他要离开时又不经意看见了倒在医院门口的小容,想着小容这段时间来对自己细心的照顾慕锋决定把小容也一起带走。

  刚走出两步天上就开始下起了零星小雨,慕锋赶紧跑到了小容旁边抱着小容向汽车走去,可才走到一半雨就下大了,上车时自己和小容的衣服都已经全部湿透,将头上的雨水擦干后慕锋准备立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可他刚将车子启动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就从副驾驶位置传了过来,他赶紧打开了车内的氛围灯,可灯刚打开慕锋就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只见原本坐在副驾驶的小容已经面目全非,原本漂亮的脸蛋现在已经被完全腐蚀,甚至可以清楚的看见带血的头骨,由于已经没有了皮肤小容染血的头发也掉在了自己的肩上,副驾驶座椅上则沾满了鲜血,小容那双已经露出白骨的小手正安静的放在这些血上,这一切在氛围灯的照射下显得格外恐怖,看到面前的这一切慕锋突然觉得后背传来了一阵凉意,下意识的扭头看了自己的父母见自己的父母还是和原来一样慕锋才松了口气,再次警惕的把目光放在了残缺不全的小容身上。

  几分钟后见小容应该不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威胁他决定把小容带走和父母一起找个地方安葬了。

  由于一路上都有散乱的车辆和倒地的行人,为了避开这些车辆和行人慕锋不得不缓慢前进,驶出一段路后他发现前面的路已经被一大批残车堵得水泄不通,无奈之下将车停了下来。

  坐在车上他看了一眼对面的公园后缓缓走下了车,见前面已经无法继续前进他决定将父母和小容安葬在这片昔日欢声笑语,游客如织的公园。

  由于此时已是晚上七点多天色也完全暗了下来,慕锋便将车灯打开以帮助自己探路,虽然有车灯的照射但由于没有其他照明物,车灯射程以外的地方依然是伸手不见五指到处一片黑寂,就这样慕锋跌跌撞撞的将自己的父母和小容抱到了一颗大树旁,看了自己父母最后一眼后慕锋含泪将三人安葬在了公园最大的这棵树旁,安葬完成后慕锋下意识的坐向了地面,可屁股刚碰到草坪慕锋就立刻跳了起来,因为地上原本柔弱的绿草不知何时变得像针一样坚硬扎人,慕锋好奇的用手轻轻碰了一下地面的草但刚碰到草叶原本安静的小草就突然像有了生命一样变得笔直锋利把慕锋的手指划出了两条血痕,他赶紧将手收了回来,下意识的摸了一下自己的屁股,和他想的一样自己的屁股现在正流着鲜血,慕锋看了一眼面前的草坪后又将目光落在了安葬自己父母的地方,想着刚才的小草慕锋知道现在这片公园已经不想以前那样安全,毕竟刚才地上的草扎了自己谁知道这些花和树又会怎么样呢?

  想到这里慕锋不舍的看了一眼埋葬自己父母和小容的地方,之后向车里走去,虽然这里没有其他人但慕锋却觉得始终有什么东西在跟着自己,脚下也传来了一阵阵沙沙声,慕锋一边大步向前心里一边想着,在这空无一人的地方这些声音又是怎么传来的呢?难道又是那些坚硬的草、还会走路了?想到这里慕锋手心不由得冒出了冷汗,接着下意识的加快了脚步,可他走的越快声音也就越大约急促,原本平坦的地面也不知何时变得凹凸不平,再加上现在是在逆光行驶慕锋几乎完全看不清身前的任何东西,很快他就被这凹凸不平的路面绊了一跤,他下意识的手掌着地,想要来撑住身体可手掌刚接触到草地他就被草扎得跳了起来,见状慕锋来不及去看满是鲜血和伤痕的手掌不由多想快步向车子跑去。

  上车后慕锋立即关好车门将手上的伤口简单的处理了一下,之后顺着灯光看着眼前的草地,令他意外的是现在的草地和周围的环境就和他刚来的时候一模一样,那些凹凸不平的地方也离奇的消失了,慕锋警惕的降低了车窗,外面也是出奇的安静,刚才急促的沙沙声也完全不见了踪影,想着这些诡异的事情慕锋决定马上离开这里,接着便将车调头朝着车少的另一个方向驶去。

  和来时一样车没走多久就被前面的车辆挡住了去路,他回头看了一眼那片诡异的公园见已经离得很远他才放松了警惕,可能是因为自己本来有病在身再加上刚才消耗的体力和高度紧张的神经慕锋都来不及回顾这几小时发生的事情就不自觉的睡着了。

  只是他不知道现在的一切都只是开始后面还有更多的危险在等待着他!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