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9 23:30:01
  1. 爱阅小说
  2. 二次元
  3. 我心中的庆余年
  4. 走不得就不走了,笑看着皇恩浩荡

走不得就不走了,笑看着皇恩浩荡

更新于:2018-03-17 16:07:10 字数:5507

字体: 字号:
我心中的庆余年目录
共1章
  原本是一声生硬的陛下,出口却成了父皇。

  范闲眼神一暗,可能隐隐觉得对不住刚刚送走的那位老人,或许是坐在龙椅上的那个男人最终没有选择杀他,或许是那个男人毕竟是他的父亲,或许...有太多的或许。

  但是最终范闲下意识或者是最后的演戏一般,避开了那必死的选择

  皇帝的眼神最终软化了下来:“朕记得你曾今的愿望便是做一个富贵闲人,你挣的那些银子朕也不须得从你那里拿了。”

  皇帝并不知道范闲手中到底有多少钱,或许很多吧,这是皇帝最后的慈爱,不过皇帝并不知道,他这成器的儿子手中,是整个太平钱庄。

  “但庆国北上的路却不是你担得起、挡得住的”皇帝声音沉了下去:“朕要你替他们看,这天下...”

  没有人知道御书房内皇帝和范闲之间说了些什么,但至少范闲走出御书房时,身体完好无损,并没有变成一缕幽魂,这个事实让皇宫里绝大多数人都松了一口气。

  陛下也有发旨让范闲官复原位,甚至连一些隐晦的封赏暗示都没有,反而就在范闲刚刚走出御书房的几乎同一时间,早已经预备好地几道旨意发了下去,朝廷由六部三寺联手,开始继续加强了对监察院和内库地清洗工作,而召苏州知州成佳林、胶州通判侯季常,内库转运司苏文茂入京叙职的旨意,也发了出去,同时封言冰云为监察院院长地旨意,更抢先一步出了宫。

  很明显,这是内廷早就做好了准备,皇帝陛下把范闲这个儿子看的太通透,即便不肯杀他,却也有足够的法子,把范闲困死在京都里,不敢轻动,不要太不老实。

  范闲沉着脸往宫外走去,送他出宫的洪竹小心谨慎,微感惊惧地跟在他的身旁。

  范闲在洪竹地带领下。沉默地往皇宫外面走去。沿路所见太监宫女。各自侧身见礼,偶有些入宫不久地新人反应不过来。便是被有品级的老人们好生一通教训。范闲没有什么精神理会这些事情。只是一味地走着。

  宫里诸人瞧着洪竹在他身前。想到陛下重新让小洪公公起复。只怕便是为了要污一污小范大人地眼。只是出乎很多人意料,范闲并没有对洪竹如何厉声苛色,反自平静地与他聊着天。洪竹也是保持着谦恭模样。看上去倒是和谐的狠。

  小范大人和小洪公公都不是寻常人,看着这一幕的人们都在心里叹息着。大概也只有这样能够将自己真实情绪掩饰地如此之好的人物,才能够在庆国朝廷宫廷地变幻莫测中,始终保证自己的生存以及前程。其实世事很奇妙,在众人眼中看来。范闲与洪竹在出宫道路上的问答是演出来给众人看地。却没有谁想到。范闲和洪竹是真的在说话。

  他们说话地声音很低,表情很自然。各自将各自地角色扮演地极好,说的内容,却是一些极不寻常地内容。

  “陛下这些日子还是挺喜欢那些菜色。”洪竹低着头,顺眉顺眼说道:“太医院验过了,都是些极好的培元固本的食材。”

  范闲双眼直视前方,没有看洪竹的脸,轻轻嗯了一声,看不出来表情地变化。三年前叛乱初平。事情影响渐消。洪竹被提出冷宫。最初便是在御膳房内帮差,他是曾经风光过地人。加上自身机灵,又有范闲在暗中地帮抉。日子不仅过的不难,而且还渐渐手头重新敛了一些权力。

  到后来洪竹跟着戴公公办差。却也没有减弱对御膳房的影响力。这时候洪竹对范闲说地话,便是他们二人之间地那个小秘密,更准确地说。是范闲的小秘密。因为就连洪竹自己也并不清楚,为什么小范大人要影响御膳房送呈陛下地食物材料。

  洪竹并不担心范闲会对陛下下毒。因为在皇宫之中,这是没有可能地事情,无论是慢性或急性地毒药,自然有专门的人才进行甄别,再加上试菜地环节。下毒的可能性已经被基本上消除。

  而且这些被洪竹暗中影响加入食谱地食材。也得到了太医院的大力赞赏,尤其是那一味产自南方的旱芹。更是因为其性惊,味甘辛,颇有清热除烦。治暴热烦渴之效。而被太医院地医正们努力推荐入陛下地每日饭桌之上。

  无毒是最浅地要求。洪竹也不知道皇帝陛下地身体究竟有没有什么问题,只是看这治澡,清热。除烦地旱芹,让太医院如此看重,只怕陛下体内或许真有内燥

  洪竹微低着头。看了范闲一眼。没有看出他的真实情绪。在心里暗自想着,在当前地局势下。小范大人还在替陛下的身体操心。难道真是位忠臣孝子?只是可惜小范大人乃性情中人,只怕难以释怀陈老院长之死。也再难获陛下之喜了。

  由御书房出宫地道路并不遥远,只是范闲先前已经得了旨意。可以去漱芳宫看看宜贵嫔和三皇子。所以洪竹带着他往内宫地方向绕了绕。之所以陛下会有此恩旨,或许是因为从今日起,范闲便会真正地成为京都里地一名闲人,再难有入宫的机会。

  走到漱芳宫外。范闲听着里面传出来一阵阵年青女子的笑声,眉头微微皱了起来。想着皇宫怎么忽然变得如此热闹?回头看着洪竹问道:“国公巷地夫人小姐们今天入宫请安?怎么来了这么多人?”

  “是待选地秀女,因为要候着各州郡下个月送上来的人选。所以这十几名秀女要在宫里多呆些时间,今儿个怕是贵嫔娘娘召见她们,要讲些规矩吧。”洪竹轻声应道。

  范闲听着这个消息。表情微怔。一时间有些回不过神来。这些天被软禁在范府之中,后来又忙于暗底里的那些规划。根本没有注意京都里关于选秀的风声,他竟是直到此时才知道。原来皇帝老子又准备娶老婆了。

  就像宜贵嫔和三皇子那样。范闲根本没有花太多时间。便嗅到了选秀一事背后所隐藏地意味,他的眉头皱了起来,知道不仅自己在动。皇帝老子也在动。而且对方不动则矣。一动便是剑指千秋万年之后。给予了自己最强烈地警告。

  他地心里有一丝惘然与歉意。这抹歉意是对漱芳宫里那对母子的。在这个世上,如那对母子一般真正信任一位宫外强援地人不多。这种信任极其难得。然而如今却因为自己地缘故。要让他们面临不可预知地风险。范闲心头难安。

  看着范闲默立在漱芳宫前,洪竹以为他是想着宫内有秀女。不大适合入内拜见娘娘和三皇子。轻声问道:“是奴才地错,要不大人改日再来?”

  范闲笑了笑。说道:“为什么不进?不合规矩?我从来不是一个多么守规矩的人。陛下给了旨。我便来看看。若再不来看……谁知道下次有机会入宫是什么时候?”

  说着话地同时。范闲已经是迈步向着漱芳宫里走去,守在宫门口的两个太监是跟着秀女班来的。并不认识范闲是谁。但看着一个年青男子,穿着一身素净棉袍就这样往宫里闯,也不由骇了一跳,虽然他们不认识范闲,但能在宫里呆着。都是些机灵地主儿,哪里敢去拦。一个人跟在了范闲地后面压着声音请安,另一人则冲进了漱芳宫,通知里面地人。

  一入漱芳宫,只听得一阵惊慌失措的低呼,还有些整理衣衫地声音。更多的则是好奇的目光。

  范闲来的太快。那名太监来不及说什么,宫里地秀女们也没来得及准备什么。他便来了宫内。一下子无数双目光凝视了过来地,庆国风气较为开化,虽然此时乃在深宫之中。男女大防要守,可是忽然见着一位年青男子入内,这些秀女们也只是压低声音惊呼了数声,并没有真地羞到要去死,或是哭出声来那般变态。

  一片强行压抑下地慌乱之中。范闲温和一笑。朝着正中间儿的宜贵嫔正经施了一礼。说道:“小姨今儿这处倒真是热闹。”

  这个称谓又是极不讲究,极为违礼了,只是今日范闲在御书房内已经与皇帝陛下正式决裂讲开,虽然他被皇帝还是死死地捏住了七寸,做不出什么事来。但在心性方面,却也是再也不愿隐瞒什么。隐隐然透出了一股什么也不在乎的潇洒劲儿。

  宜贵嫔是柳氏之妹,当初范闲第一日入宫时。她便极喜爱这个粉雕玉琢一般的小男生。现如今范闲早已成人。他们之间地关系也早已极为密切,往日在私下时,宜贵嫔总是要范闲称自己为姨。但没料到今儿宫里如此多地人,范闲却也这般叫了出来。

  宜贵嫔微微一笑,说道:“多大地人了。还这般没大没小地。”这话看似不悦。其实只是提醒与询问。范闲看着她摇了摇头。笑了笑。宜贵嫔地眉角里便现出了一丝忧虑之意。范闲今儿个地表现太过奇异。看来御书房里的谈话。虽然没有到最坏地结果,却也没有什么向好的趋势。

  一思及及,宜贵嫔地心里便像压上了一块大石般。沉甸甸地,强做笑颜说道:“今儿怎么想着入宫来了?”

  范闲入宫的目的闺宫皆知。这只不过是一句场面话,范闲略解释了几句。便在这当儿。醒儿早已经搬了个绣墩儿过来,这名当初地小宫女,如今也成了漱芳宫里资历最深。说话最有气力地大宫女了。范闲看着她清秀地脸颊笑了笑。还觅了个空儿说了一句闲话,这才正经对宜贵嫔说道:“今儿除了见驾。陛下还吩咐来看看三殿下的功课。”

  宜贵嫔眉宇间的忧色越来越浓。暗自思忖着。这莫不是来告别的?只是范家小姐在宫里。范府国公府上数百人口,这范闲……难道还真敢走不成?一时间。她不禁有许多话想问范闲。只是此时场间秀女们都好奇地看着这个年轻人,也无法问出口,宜贵嫔的心里好生烦燥,恨不得将这些十几岁地小姑娘们全数赶出宫去。

  范闲看她地脸色,便知道这位姨娘会错了意。笑着说道:“殿下在哪里?”这便是找借口要离开此闯了。毕竟坐了一屋子皇帝老子将来的小老婆,等若是自己地小后妈。范闲只不过是想借此看看选秀的隐意。却不想总在这里呆着。

  “平儿在后面。你自己去吧。”宜贵嫔有些头痛。看着他摇了摇头。宫女醒儿望着范闲笑了笑。领着他往后面走了,洪竹则是一步不离地跟了上去。这一跟,落在闲人眼里。便是陛下吩咐洪竹在盯梢了。

  随着范闲走入了殿后。场间的气氛顿时松泛了起来,从他入场地第一刻开始,那十几名秀女在微微慌乱之后。便强自镇定,务求要在娘娘地面前展现出天家气度。只是看着那个年青大臣英俊地面容。潇洒的气度,这些只不过十四五岁。平日里连大门都极难跨出地姑娘们。哪里能完全平静下来?

  令她们好奇地是,为什么这样一个平民打扮地年青人,却能在宫禁森严的皇宫里自在行走,待听着此人与宜贵嫔地一番对话,但凡有些眼力价儿的秀女都猜到了,原来此人便是小范大人……

  难以抑止地,本来只是好看地有些不似凡人的容颜。顿时在这些秀女们地眼中更多了几分光彩。不论是胆大的还是淑宁的。或直接。或悄悄地。都多看了范闲几眼。

  此时范闲离开。终于有位胆子极大,而且出自国公巷的秀女憨喜问道:“娘娘。这位便是小范大人?”

  得了宜贵嫔点头肯定,这些秀女们都忍不住窃窃私语地议论起来。毕竟都还是一些小女生,在宫里闷了几日。忽然遇到了传说中地小范大人。也难隆她们会激动成这副模样。竟是连入宫前家里地训话。这些天宫里教习嬷嬷的叮嘱全都抛到了脑后。

  却有几位心比天高地秀女只是平静地坐在一旁。她们却是从范闲的打扮中,看出了一些蹊跷,加上这几位秀女一直将御书房里那位范府小姐。当做是最大的劲敌,所以相对着,今日看见范闲,并不如何动容。反而有些隐隐地敌意。

  “话都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了,陛下还是让你去漱芳宫……”一辆很寻常地马车上。林婉儿看着身旁有些疲惫地范闲,轻声说道:“选秀的事情。出现的突然,我看陛下也只是警告一下你,他对老三倒是没有什么意见。你不要太过担心。”

  他们夫妻二人独处时,范闲总是称皇帝陛下为皇帝老子。林婉儿则是称那个自幼抱着自己长大地男人为皇帝舅舅。不算大逆不道。却有些家常的趣味。今日林婉儿直接称地是陛下。范闲也清楚,妻子了解自己地情绪非常差劲。

  “也是要警告朝中百官。不要以为以后地庆国就一定是老三的。”他笑了笑。说道:“陛下年纪虽然大了。但是雄心犹在,就不知道雄风是不是犹存。”

  “你和承平说了些什么呢?”林婉儿轻轻拉开马车的车帘。看着外面初秋的京都街景

  “能真的说些什么?”范闲无所谓的笑笑“那洪竹一直奉命跟着,难到我和承平能一脚把他踢开了去?”

  范闲一直把洪竹这个秘密握的极紧,就是在老三面前也丝毫不露口风,先前在漱芳宫里,三皇子对洪竹着实有些不客气。

  “吧范良和小花儿接回来吧,”范闲偏偏头看看满地落叶有些萧瑟的秋景,轻声说道:“咱们在家里好好过日子。”

  林婉儿的心里微微一颤,不知道范闲这句话究竟是发自内心,还是存着什么别的意思。如果滞留范府,当个闲人是陛下的意旨,那林婉儿很清楚范闲为什么会被迫接受这道旨意——因为范府今日开府,就收到了一个极为不好的消息。

  那天林婉儿第一时间内做出决断,让藤子京将小姐和小少爷送到城外范氏庄园,就是担心后面会有什么事情。准备悄悄地将孩子送回澹州,然而今天田庄才递回来消息,原来送孩子的车队到了田庄,便没有办法再离开了。

  不是有军队在那里候着,而是有一名太监已经候着了,在这种情况下,藤子京当然不敢再行妄动,若真的暗中将少爷小姐送回澹州,谁知道路上会不会出什么事,朝廷会不会真地撕破脸。将这两个小孩子抢进宫里。

  就将范若若一样。

  “咱们这位陛下心思缜密,这一举一动都透露着深意,”范闲眉头微微皱起、:“如今算来,陈萍萍也刚刚送入检察院,你就动身吧孩子送走,陛下竟然也没漏过,真实皇恩浩荡。”

  范府的马车行走在出城的道路上,刚刚出了西城门,向着远方那些被笼罩在暮色中的田庄行去。晨间入了宫,一直在午后才回府,范闲却也没有耽搁什么,直接和婉儿上了马车,去郊外的田庄。

  就在昨天夜里,宫里的旨意出来,对于范府的监视工作完全结束,人们本以为陛下与范闲之间的冷战就此了结,但没有想到,当范闲入宫见驾之后,宫里并没有传出来起复的消息,连一点相关的旨意也没有。且不说朝堂上的官员和各方势力们在猜忖着什么,但范府的马车就这样出了门,依然是惊了不少人的

  令很多人意外的是,这辆范府的马车,很顺利地通过了京都城防司的检查,更准确地说,根本没有检查。难道说陛下就不担心小范大人一气之下离开京都?虽然说天子家里没有小孩子生气就离家出走的桥段,可是法场上的那一幕,以及这些天来的纷争,让人们对于范闲的应对,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很多人都在担心范闲会不会就此离开京都,但很明显皇帝陛下不担心,不然他也不会撤走范府外所有的监视力量,也不会给范闲这种自由。

字体: 字号:
我心中的庆余年目录
共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