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04:52:34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天瘴
  4. 第三章 身世

第三章 身世

更新于:2018-03-16 10:30:35 字数:2912

字体: 字号:
  “娘.....娘亲......”简朴的小泥墙的房内,项云闭眼躺在床上,眉头紧皱。迷糊中口里发出一阵阵呼喊。喃喃呓语急促,喊着喊着,突然睁开了双眼,猛的从床上坐起,气喘连连,身子直哆嗦,额上冷汗直冒,眼神中一片茫然。“云儿,云儿。”床边坐着四人,项云双亲与项德和那村长老人。项云一转醒,他母亲率先关怀的呼喊着儿子。项云却似全未听到母亲的呼唤,仍是呆呆坐在床上,他做了个梦,一个从小到大反复不断的做过的梦。十几年来,梦中的两个场景伴随着他的成长。第一个场景带给他震撼,第二个场景给了他温暖的感觉。每做一次这个梦,一醒来,他便要迷糊一次,回想一阵。这么多年,反复如此,也没想出什么来。久而久之,他就觉得这只是个奇怪的梦。而这一次,梦中的画面变的特别清晰。那古老的祭坛上所发生的一切,他仍然看不懂,也弄不清。可那花园中所发生的一切,如同亲身经历,一直在他脑海中晃荡。那孩童与妇人嬉闹的画面是那样的温馨,让他想要牢牢抓住那画面,一直神游在梦境中,不愿醒来。他愿化做那孩童,紧紧抱住那妇人,永远躺在那温暖的怀抱中。“云儿,云儿。这...三叔...这孩子不会是受了惊吓,吓傻了吧?”项云久久沉浸在梦中,不能自拨。面对母亲不停的呼唤,丝毫无反应。让他母亲感到着急,不禁询问村长老人。那项云口中的三爷爷也是发现了项云的不正常,不做多想,正准备靠近项云,好好观察一番,看他是否是真受了惊吓。却还未来得及起身,就见身旁一道人影晃过。却是项德赶在了他前头,伸出双手紧抓住项云肩膀,使劲摇晃了几下。“臭小子,醒过来了就别给我犯迷糊,你爷爷我一大把年纪了,还要拖累我为你担心不成!”“六爷爷,爹,娘,三爷爷。”被项德这么几下用力的摇动,项云从弥留在梦境的状态中回过神来。见长辈都围在自己身边,下意识的开口一一喊过。“臭小子,你果然没什么事!”项德见项云并无大碍,稍稍松了口气,顺口笑骂了一句,但随即拉下了脸,严肃道:“项云,了不起啊,了不起。翅膀还没硬,就会飞了。从小到大都看你老实听话,没想到胆到是挺大,我们的告诫你到是忘的一干二净。深山老林是这么容易闯的?是你想去就能去的?这回算你运气好,捡了条命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你,害得大伙满山找......”“咦?”项德正教训的兴起,突然发出一声惊呼,嘴张的老大,楞在当场。似是见到什么不可思议之事。接着,又突然猛的拉了一把项云,自己也是俯下身,弯起腰,近距离凑近到项云身旁,双眼眯成一条缝,眼内直发光,目光赤裸裸的停留在项云左臂臂膀上。“不可能,绝对不可能!项傅老儿,快过来,快过来看看!”“一大把年纪,一惊一乍的,像个什么样子。有什么事就不能好好讲。”项德正背对着村长项傅,将项傅的视线完全遮挡。他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多年的相处,项傅对自己这位老伙计行事夸张的禀性早已习以为常。随口责备了句,从容起身。“你瞧,印....印记.....战....战....”项德一手紧抓住项云左手腕,一手颤抖着指着项云身上那道奇怪的文身,激动得连话都已是说不完全。。项傅本以为项德是大惊小怪,只不过这一次却是想错。顺着项德手所指之处一看,花白的慈祥双眉顿时紧皱,瞳孔急剧收缩。话未讲,迅速探出手,快若闪电般从项德手中夺过项云的手臂。死死握在手心内,闭上双眼,站立在原地,没了动静。过得好一阵子,项傅才缓缓睁开双眼,望着项德轻轻摇头。“刚才你所说之事不可再提及,并不是你所想的那样。这不是那印记。云儿体内没有丝毫与那有关的气息。是我们多心了。”“怎么可能,项云小子身上明明就是祖谱上记载的那图纹,你有没有探察清楚?”项德一脸的不可置信。又是迅速抓住项云左手,重复了项傅刚才所做之事。短暂的探察过后,整个人陷入了迷茫,口中喃喃自语,“没有,真的没有,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两者是极其相似。但若仔细观察,却还是有不同之处。何况那图纹只是先祖们遗传下来的,传说到底是否属实,还得两说。你我关心则乱,乱了分寸。我到也希望它不是。”相比于项德的情不能自禁,项傅则显得坦然许多,先是出言提醒了老伙计,继而,长长的松了口气。面带微笑望向了项云。“云儿,你与那巨蟒搏杀时可曾发生了什么,仔细的说给爷爷听听。”项云本是沉浸在那奇怪的梦中,刚一转醒,便看到了异常激动的六爷爷。两位老人古怪的谈话,又听得他云里雾里,摸不清头脑。浑然懵懂中,脑海里突然一阵天旋地转。瞬间进入了一个奇妙的世界。这世界处处是耀眼光芒,白茫茫的一片,无穷无尽。他,孤身飘零在这光海中,如沧海一栗,找不到方向,也忘记了时间。奇妙的世界短时间内游历了两次,项云早已分不清虚幻与现实,像是被催了眠。项傅一问他便下意识的随口答,“我...我不小心闯入了深山中,碰上了那条巨蟒。我被巨蟒勒的出不过气来,之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想起山林中的一幕,项云仍是心有余悸。整个人顿时清醒了许多。“想不起来就别想了。”项傅轻轻拍了拍项云肩膀,“以后可不能再胡闹。没有长辈陪伴不要再进入深山。好好休息,爷爷明天再来看你。”“三爷爷,我...”见项傅转身就要走,项云急切喊住。“嗯?”项傅应声回头,见项云语言又止,出口道:“有什么事就说吧!”“我...”项云神色犹豫不定,“我做了个梦。梦见好多人在拜祭。还...还梦见了一个妇人和一个小孩。三爷爷,这个梦好奇怪?”项云终于是鼓起了勇气向他认为无所不知的三爷爷讲出了这个奇怪的梦。一个一直让他疑惑的梦。“傻孩子,一个梦而已。可能你受了惊吓,做做梦也是正常。人做梦千奇百怪。好好休息一会便无事。”项傅笑着回道,也没在意项云那明显变得紧张的语气与神情。这却是项云最不想听到的答案。他需要鼓足劲来问这个梦,是因为他隐隐有着害怕的感觉,害怕三爷爷告诉他这只是个梦。在他内心深处似乎有一种渴望,渴望梦中的一切事实存在。渴望能见到那花园中的妇人。他住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想,他只凭着感觉,对那妇人有着强烈的感觉,是一种依赖,那依赖很亲切,很亲切.......于是,项云立即追问:“三爷爷,为什么我老是做这个梦,十几年来都做着这同样的梦?三爷爷,您告诉云儿为什么会这样?云儿好困惑。”这一问,问出了宁静。项傅顿时无言以对,项德正低头沉思,在想着什么。而项云的父母则完全直看着项傅。小房间,五个人,各有心事。“哎!”良久,一声轻叹发自项傅的口中,打破了这份宁静。“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项傅轻声念叨,双眼对视项云双亲,“季全,秀真,看来云儿还是存有记忆。孩子大了,有权利知道。既然他想起了一些事情,也是时候该告诉他真相了。”“三叔,您老做主吧!我们听您的。云儿想起了,我们就应该告诉他的!”项云母亲握住了丈夫的双手,哀声答应后。又转身出了房间。项傅微微点头,望着项云道:“云儿,你所说的那些并不是梦,是你的记忆。想不到你还能记住一两岁时的一些东西。”似乎也觉的自己所说的太过唐突,项傅稍稍的停顿了一会,给了项云点反应时间后,才继续道:“你爹娘并不是你的亲生父母。他们是在后山脚下拣了你。那时你就一两岁大小。那些祭拜的人很可能是你的族亲,你梦到的那妇人应该就是你的亲生母亲。”项傅语气低沉,字字铿锵的将项云的身世之谜讲了出来.......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