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7 12:58:58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夺命银针
  4. 第三章 同学少年时

第三章 同学少年时

更新于:2018-03-17 10:15:19 字数:2139

字体: 字号:
  无常努力地抬起眼皮,仔细地盯着判官看。——他现在其实很累,但这个人他又非看不可,所以只能这么做。

  判官还是那个样子,褐色圆胖的阔脸上长着浓眉大眼,英气逼人。

  一身大红袍子与血红披风,在风的拨弄下如烈火嘶嘶燃烧。

  “你来了,终于还是等到了你。”无常淡淡地道,似乎没有什么意外,尽管这位是他从小到大的生死之交,但是,这段日子里,很多生死之交不也都拔刀相向,拼个你死我活吗?

  街道的尽头,接近荒郊,野外的狂风肆虐地挤进大街入口,挤进无常宽大的白色袍子里,将他的衣服灌得如气球一样膨胀。

  显得无常的身体很丰满,但实际却很虚弱,人的感情毕竟是脆弱的,哪怕是无常,而且,无常向来就是个多情敏感的人。

  最好的好友也成了追杀自己的杀手之一,这无论如何,不能让无常如井水一般的平静,内心现在,已经是狂风作浪,情谊像浪在上面的一叶孤舟,随时有被水覆没的危险。

  “我们还是找个地方说话吧。”判官褐红色的脸突然有点焦黑,左右看了下,没见到什么不想见到的人,便伸出粗壮的手臂,环绕在无常的肩头,两人一起走向了街上一个蓝色砖墙的咖啡屋。

  在走进咖啡屋的这一段路里,无常感受到了判官手臂传来的热度,心里不由一暖,也许,判官能给他个奇迹,能与其他人不一样,无论是威胁、财富、地位、和各种名利,都不能让他与自己翻脸。

  进了咖啡屋,两人选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

  无常抬手将窗户关上,追进来的风就此消失,也似乎隔绝了外面的世界,斩断了这几天来各种与自己千丝万缕的纠葛。

  无常点了杯卡布奇诺,判官想要瓶酒,可是这是咖啡屋,如果不是考虑到无常喜欢喝咖啡,他倒是宁愿将无常带去一家酒馆,要上几瓶烈度强的老白干,好好洗洗困倦到身心的一路风尘。

  最后判官要了杯可乐,多少有点辣味,判官是个重口味的人。

  “死神还是把你派出来了。”无常苦笑道。

  判官不语,只是低着头看桌子。

  桌子上其实并没有什么动人的图案,只是白如云朵的一张干净桌布铺在上面。

  “你也还是来了。”无常嘴角边勾起弧度,只是笑得有点惨然。

  判官的头埋得更低了。

  “也是,地府里金牌杀手只有三位,我,你,还有刚被我杀死的邪笑。”无常若有其事的分析着,但表情上却是一点都不经意。

  “邪笑你也看到了,就是个窝囊废,连我一招都接不了。”无常提起邪笑,满眼的不屑与厌恶。

  “能够与我一战的,也只有老兄你。”无常笑道,“死神也只能派你了。”。

  说话间,咖啡屋的侍者已经端上了他们方才点的饮品。

  无常用勺子在里面搅了搅,原本奶油泡与汁水分割的咖啡立马变了颜色,浑浊成咖啡应有的样子。

  并没有往里加糖,而是优雅地端起杯子,喝了一小口,不急于吞下,舌尖浸泡在咖啡汁里,吸收着卡布奇诺的香甜带苦的味道。

  判官则是拿起可乐杯子,一饮便去了三分之二,然后喘着气说道。

  “如骚,这几天我一直在想,我们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判官说到这,原本褐红色的脸变得更红,仿佛方才喝的不是可乐,而是一瓶烈酒。

  无常眼睛一下失去了神采,目光陷入了一片久远的回忆。

  。。。。。。

  记忆的时光车回到无常十四岁的时候。

  那时候,无常还不叫无常,他叫如骚。

  判官也不叫判官,叫金火。

  他们两人从小在孤儿院长大,十四岁那年,又在相同的学校念初三。

  那时在一起的还有一个女孩,名叫艾薇。

  他们坐在教室的最后排,上课时,如骚总低着头在一****帕上刺绣,绣的花风情万种,绣的人羞煞西施。

  金火则在一旁奋笔疾书,字儿潦草得自己怕也不认得。

  艾薇则在如骚身边聚精会神地盯着他刺绣看,不时露出惊赞的表情,实在不敢相信就凭一张再普通不过的锦帕,和如骚手中一根渺小而不起眼的针儿,竟能描绘出这么绝美的画面。

  而讲台上的老师因为如骚仨实在乃朽木不可雕的差生,不再抱有任何之一的希望,所以对他们这种不认真听课搞自己小名堂的行为也是不管不顾,任其自生自灭。

  三人乐得生活在自己的悠闲、精神愉悦的自在世界里,无人打扰。

  四季如娃娃脸,说变就变,仿佛一刹那间,时光就让钟摆绕圈到了一年之后。

  他们那种自得其乐的日子也看到了尽头。

  那一天,教室里只剩下如骚三人,静静默默地在后排位置上坐着。

  教室外乌云密布,转眼间就泼起了倾盆大雨,就像泼进了三人的心口上,让人拔凉拔凉的。

  更甚的是,不知谁忘了关上窗户,外面的大风奔涌而进,像无穷的海浪,洗刷着教室里的一切,将人的心里清洗得空空荡荡。

  如骚捧着一张成绩单,上面写着这次升高中模拟考的全班成绩与名次。

  写着如骚的名字后面,赫然写着他的排名:47。

  全班就47人,艾薇排到了45,金火46,整个班级倒数三甲让他们仨包了下来。

  如骚点了支烟,烟雾从他嘴里喷出,仿佛是他心脏被怒火燃烧过后散发出的雾气,这时的他已经成了一个无心之人。

  没有前途可看的人,还会有心吗?

  其实他平时并不抽烟,抽烟只是表明一种态度,一种将自己彻底放弃的态度。

  旁边的金火却一直是个烟鬼,见到如骚点烟,烟瘾一来,等不及自己掏出烟来,一手将如骚嘴边的烟抢过,含在了口中,大口大口的吞云吐雾,喷出的烟气将三人包裹在了空旷的教室里,产生三人消失不见的错觉。

  是的,此时三人真的想就此消失不见,以彻底逃避应试教育这个足以箍死人的魔咒。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