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7-25 14:39:03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五行风尘殇
  4. 第五章 血梦

第五章 血梦

更新于:2017-04-21 14:25:36 字数:2501

字体: 字号:
  五行风尘殇

  血色,一片血色,感觉自己的意识不断凝实,眼前却是诡异的一片血色平原,血红的大地,血红的河流,还有,血色的天空,风尘觉得自己像是一片落叶,在不断漂浮,起落,“我在哪,这是什么地方?”可是,没有人回答,只是一片血色,一片沉默,忽然,风尘感到自己身后空气一阵震荡,缓缓转过身,却发现一双巨大的闭着的眼睛,那是一双美丽的眼睛,眼角有着玄秘的金色纹路,长长的睫毛覆盖下眼睑,静静的悬浮在空中。缓缓的长长的睫毛动了动,风尘静静的看着他,他没有觉得恐惧,反而有点亲近,像是自己的朋友一样,接着,上眼睑慢慢抬起,可是像遇到什么阻碍,眼角处竟出现一道道血色的闪电,睫毛在不断的颤抖,风尘也是心里揪的紧紧的,屏住呼吸。闪电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强,睫毛的颤抖也越来越强,最后的闪电竟然有有碗口粗细,可是,他并没有放弃,依旧在努力。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忽然,闪电达到一个巅峰,“轰”眼睛处爆发出一阵耀眼的光芒,“终于成功了!”风尘用力的握了一下拳,他期待的朝着光芒看去,可是那一刻,他的身体僵住了。一只巨大的眼睛悬浮在半空,里面全是眼白,没有瞳孔,诡异的发着白色的毫光。“什么东西,怪物,怪物,为什么,那是什么,我在哪?妹妹,爷爷,你们在哪?啊!!”风尘抱着头,心里充满愤怒,恐惧,风尘痛苦的挣扎,眼睛变成血红色,咆哮,怒吼,种种负面情绪侵蚀着风尘的内心,随之记忆慢慢恢复,倒地不起的爷爷,血泊中韵儿,风尘感到心里有一股力量在升腾,膨胀,可就在要破体而出时,忽然,一阵清淡的茉莉花香飘来,狂暴的能量竟缓缓平息,继而转为平静,忽然,巨大的双眼爆发出一阵难以抗拒的吸力,强横的把风尘吸进去……

  “喂,你,你没事吧?”一个俏生生的少女正站在风尘的床边,看着风尘痛苦的摸样,小心的问道。“寒儿,怎么了。”一个中年人走进房间,这人正是那晚追赶黑衣人的姜家少主,姜云。“爹,你来了,刚才我路过,听到里面有动静,就来看一下。上次把他带回来到今天都一个月了,伤得那么重,大家都以为他难活过来,没想到.....”叫寒儿的女孩看着风尘转为平静,微笑着说。姜云看了看躺在床上的风尘,眉头皱了皱,便对转过头来,对寒儿说:“先回去吧,林教员在等你,今天要学五行之法了吧,用心学。”“恩。”寒儿乖巧的应道,转身离开。看着寒儿轻轻把门关上,姜云眉头又皱了起来,看着躺在床上的,面色苍白的风尘,难以想象,那晚让给他一生难忘的的眼神,就是现在这个弱不禁风的少年留下的,那是什么样的眼神啊....“嗯......”床上的一声痛苦的声音打断了姜云的思绪,风尘艰难地睁开眼,却被光照的睁不开,“你醒了。”姜云微笑的看着醒过来的风尘,听着声音,风尘努力地睁开眼,想撑起来看看声音的主人,可是他却惊愕的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不受自己控制了,而且全身上下一片麻木,“我...我怎么了。。。”风尘的声音有点颤抖,他无法理解现在的情况。姜云无法回答,只是沉默。"云哥,你怎么在这?咦?你醒了?”一个声音在门口响起,姜云转过身,门口站的是一位美妇人,正是那晚和姜云一起的美妇人,林月,是姜云的妻子。不过此刻,林月换上女装,更显成熟,有韵味。“我也是刚来,看到他醒了。”姜云面对着妻子说道,不过此刻他的声音有些沉重,林月也知道原因,不过她没说话,只是径直走到床前,风尘看着眼前陌生的人,眼中多了一些戒备。看到风尘眼中的戒备,林月笑了笑说到:"你醒了,上次我们把你救回来,你就一直昏迷,到现在我们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能告诉我们吗?"风尘看着眼前的人,努力的回忆,渐渐地,一幕幕血腥的画面浮现,“我爷爷,妹妹呢,他们在哪?”风尘一想到那晚的一幕,便急切的问道。看着风尘那么急切的模样,两个人却都陷入了沉默,“年轻人,我希望你有心理准备。”姜云打破了沉默,听到这个回答,风尘整个人都觉得身体发凉,“不,不......我不相信,你们在骗我对不对,我妹妹,她才十四岁,我说过要保护她的,她不会死的,还有我爷爷,他说过会和我们在一起不分开的,我爷爷最讲信用,不会,他不会........”风尘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只剩下哽咽,看着风尘难过的摸样,林月眼睛也不知觉的湿润了,是啊,不过十几岁,还只是个孩子,却要面对如此痛苦,失去至亲之痛,谁也受不了吧。姜云也默默的不再出声,等了一会儿,却发现风尘没了动静,林月急忙运转治疗术,轻轻地把手指点在风尘额头,让自己的灵力探测风尘的体内,可是这次,林月的表情却变得复杂,惊异,甚至是,不可思议。“林妹,有什么不对吗?”姜云看到林月有点颤抖的手,心里不禁一突。林月收起治疗术,看着姜云,沉默了一会,说:“不用担心,他只是伤心过度,昏迷过去了。不过,很难解释。”林月顿了顿,“记得上次我对你说我的灵力无法进入他的丹田。可是这次我可以进去了,很奇怪。”“有什么发现?”姜云听了忙问道。“恩,他的丹田容积不大,现在灵力不过一级,可是,丹田中心区域却是一片混沌状态。”林月回答道。“混沌?”姜云听了也是一愣,他还没听说这种情况。“而且,他体内的伤现在完全好了。包括断了的筋脉....."“这不可能,断掉筋脉怎么可能恢复?”姜云在此之前只是疑惑,可是听到这,却是再也忍不住的把心里话说出来,更确切的说是吼出来。看着自己丈夫惊愕的表情,林月也是苦笑,“事实就是这样,我也不敢相信。。。。而且.....”“难道还有什么?”姜云今天惊讶的已经够多的了,反而有点适应,苦笑着问道。“我已经知道他的本源属性了。”林月看着姜云说道。“.......不可能吧,他灵力不过一级,就算你的内窥之术再高明,也很难看出一个二级的修真者的本源属性吧。”姜云有点不肯定的否认,因为今天这个少年打破太多不可能的规律了。"从他的丹田分析,他的生命力极强,很显然是木属性,这也是他受了那么重的伤却没有死缘故。”林月解释道。姜云一手托腮,陷入沉思,“诶,不管怎么说,他的家人的死多少都和我们有关系,等他醒来,问清楚再说吧。”林月向着姜云看去,“恩,只有这么办,等他醒来再考虑其他是吧。”姜云也同意,“让他休息,我们先出去吧。”林月帮着风尘掖好被子,转身离开,姜云深深的看了一眼,也离开。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