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2-17 12:23:20
  1. 爱阅小说
  2. 二次元
  3. 猎人世界
  4. 第一章 残酷的意外

第一章 残酷的意外

更新于:2017-11-16 12:37:45 字数:2639

字体: 字号:
  上海浦东国际机场2015年4月17日下午4:10分,阿联酋航班飞往内罗毕的航班还有15分钟起飞。

  机场外一辆大宗CC缓缓停了下来,一位男子打开了副驾驶座车门,走了出来。普通、平凡这也许会是所有人看见他后的第一印象。黝黑的脸,板寸头,一双呆板的单眼皮眼睛,一个略大的鼻子,也许五官中最出色的,就是微微下抿的嘴巴吧,让人不自觉认同他是个严谨的人,真如火龙点金般的效果。

  他手脚麻利的打开后车厢,井然有序拿出其中的行礼,检查了一遍。拿起称重的行礼,稍微有些低沉的声音,从他的嘴里冒了出来“再见!”说吧就起身要走。

  “泽军,难道你就别的什么话要说了吗?”清脆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他的转头看了一眼,一个清秀的面孔出现在他眼前。随风微微飘逸的长发,精致的五官给人说不出的协调,一双仅几公分的高跟鞋,配上米黄色的职业装,却依然尽显高挑性感袅娜多姿的身材。惊艳四射,也许这就是完美这个形容词最好的解析。

  他默默的回过了头,低声道:“好好照顾自己,祝你幸福。”说罢就起身走了,再也没有回头看这女人,也没有看见她那原本明媚的眼睛留下的无声泪水,令匆忙赶机的路人也暗叹怜惜。

  走进机场,男子脸上看不出情绪的起伏,依然是那个表情,可能面瘫也不及他吧!不多时,他已通过安检,换到了登机牌走进了候机室,他被没有停留,走向登机口,飞机起航了。

  飞机上,坐上座位36H的他,闭目养神,为接下来的的工作,他想尽量让自己的精神充沛一些。

  “小兄弟,聊两句怎么样?呵呵!”手臂上轻微的的摇晃,让他睁开了眼睛。

  “这位大叔,有事吗?”他疑惑的盯着这个人,毫无疑问,他是第一次见到这张脸,他确信。

  “没有没有,小兄弟是摄影师还是记者啊?”他盯着申泽军脖子上挂着的厚重的装备道。

  听到叛变这位老人的提问,他表情终于出现了变化,他不住兴奋道:“哦!我叫申泽军,我是野生动物摄影师,同时也兼拍一些动物的摄像纪实的短片。很高兴认识你老先生,你也喜欢摄影吗?”

  “也不是,我其实喜欢的是动物,比起动物摄影,我本人跟崇尚用眼睛亲自观察。”老先生摆摆手道。

  “亲眼观察?老先生你几岁了?”申泽军皱眉道。

  “呵呵,我56岁了,别小看我,上个月身体健康,除了体力,我身体绝对算的上是健康,医生都说我比很多都市亚健康的年轻人身体还好呢!”老人说道。

  申泽军不禁佩服,也许到了老人的年龄,他是否还能像今天一样坚持,他自己都不能肯定。

  “小伙子,跟女朋友闹矛盾了?我在机场外都看到了。”老人意外的说了句。

  申泽军暗道,女朋友?算是吧!也许今天以后要加个前缀成为前女友了。

  “怎么不说话?我在机场外都看见了,年轻人闹矛盾很正常,两个人要在一起可要包容啊!你忍忍她让让,只有这样,将来才能一起过日子。”老人瞟了一眼沉默的申泽军,;有些严肃的道。

  “老先生,有些人不是想就能一起,有些事不是让就能解决的。”申泽军闭上了眼睛,丝毫不领情道。

  “唉!你……”老人还想说些什么。这时候飞机的广播响起“欢迎你乘坐阿联酋航空公司航班上海前往内罗毕……"老人摇摇头只能作罢。

  只是,申泽军的内心却不像外表那么平静。他想和她在一起,前提是他身体健康啊,想着想着意识越来越模糊了。

  申泽军被一阵剧烈的摇晃惊醒,醒了看见第一幕是失控的人群,飞机怎么了?

  这时候广播响起了:“女士们,先生们,很不幸飞机的与不明鸟类发生撞击,现在螺旋桨发生变形,不得不进行迫降于智利机场。

  请安静在座位等待,将于1小时候降落智利,我们会得救的。怎么肯能?与5000以上的高空鸟类稀少的可怜,怎么还会装上?申泽天非常不解。

  从小孤儿院长大的申泽军,孤儿的生活冷暖自知,他比谁都清楚人性的冷漠。不可否认有一些真正善良,慈善,富有同情心的人。但是绝大多数是视若无睹的。

  申泽军9岁的时候,孤儿院有过一位女士热心资助。她每次来都会给每个小朋友带上一些小礼物,陪小朋友玩游戏,在孤儿们的心中那就是母爱,包括申泽军,他也是这么想的,大家都叫她“妈妈”,她也认同。

  可是不幸的事情发生了,那年冬天孤儿院有两个小朋友病了,而且病的很重,其中就包括申泽军,41.2度,这是那年冬天生病的申泽军体温。卧病在床的申泽军最希望的就是能见“妈妈”,院长帮申泽军打了电话通知了“妈妈”,申泽军隔天却还是没有见到他的“妈妈”。

  大概过了3天吧,申泽军的高烧终于退了。“妈妈”也在那天到来了,虽然“妈妈”晚到了,却依然让失落的申泽军依旧高兴不已。

  9岁申泽军其实知道,他知道,那天是“妈妈”的亲生小孩的生日,所以她来不了,申泽军并不怪她。后来渐渐的“妈妈”来的越来越少了,直到最后,申泽军再也没有见到过她了,原因是她的孩子越来越大,不愿意她继续到孤儿院了。

  最初申泽军认识安舒蓓的时候,她善良,真诚才是真正吸引申泽军的地方。那年她到孤儿院做义工,18岁的她,朝气蓬勃待人亲切,对待孤儿院的孩子富有爱心。申泽军每次学校放假回到孤儿院帮忙,与安舒蓓渐渐产生好感,两年后,他们在一起了。

  申泽军22岁大学毕业后,个人兴趣使然加入了摄影师这个职业,最先做了报纸的记者,开始揭露社会的不公与腐坏,致力于真实,可是揭露社会的黑暗,带来的报复难以想象,最后甚至于工作都失去了。后来他开始于动物的摄影,一直靠卖摄影相片向杂志换取经济收入,有时候拍一些摄像短片卖于一些动物纪录片节目。

  渐渐的收入好了起来。就在去年,他于火地岛拍摄的蜂鸟的相片在POYi成为了年度摄影得奖作品,申泽天这个名字,在业内也开始得以鹊起了。

  而与舒蓓的感情也日渐升温,然而就在他准备步入婚姻殿堂的不久前,一次拍摄的昏迷后的身体检查宣布了他的死刑。

  申泽军一直认为的胃病,却不是他想的那么简单,因为长期的饮食不均三餐不定,他的胃出了问题,还得了胆结石,胆结石堵塞了胆管,后面长期的放任,肝病变成了癌症。医生说,这种病变只有百分之一二的几率,他撞上了。

  癌变有段时间了,每次病痛总以为是胃痛,这种疏忽让癌症蔓延无药可解的地步,医生说手术肝要切掉的比留下的还多,绝不可能成功的。

  申泽军果断的结束掉了和舒蓓的恋情,他将踏上最后一次旅行前往非洲近距离拍摄失狮群,这是他一直想而却不敢做的事,生命的短暂,让他再也无需顾虑了。

  真是多灾多难呢,死前的最后心愿都满路荆棘,申泽军失落的暗道。他无奈的看着窗外说道:“再来一个飞机爆炸,这悲催的人生就真的完美了!”“轰隆隆……”上帝完成了他最后一个心愿。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