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8 11:36:51
  1. 爱阅小说
  2. 历史
  3. 八方阁
  4. 他叫王文

他叫王文

更新于:2018-03-17 08:22:28 字数:3603

字体: 字号:
八方阁目录
共1章
  嘀咚嘀咚...

  在昆明开往西安的K506次列车上,青年头戴鸭舌帽,一身货色运动装,嘴里叼跟香烟,透过玻璃凝视远方,谁也不知这青年在看什么,想什么。

  青年名叫王文,SX人,26岁,是一名现役军人。今年是他入伍后第二个年头,所以他也有了10天的探亲时间。两年时间让王文从一名应届毕业生转变成一名成年人,或者说一名军人。部队给他上了社会的第一课。

  烟雾缭绕之后,王文目光从远处收回。灭掉烟头,伸伸懒腰,活动活动筋骨,准备再次投入那漫长的战斗中。倒不是说王文买不起卧铺,只是从昆明到西安的车本就只有三趟,无奈票少人多。

  当王文回到座位时,发现座位位置已经发生了变换。

  原本自己的靠窗座位已经坐了一位衣衫褴褛的老人,说衣衫褴褛有些过了,因为老人衣服虽然破,但仔细看老人的衣服或是脸部却是十分干净。

  可能是人们看见衣衫破烂时第一时间会联想到乞丐,条件反射出衣衫褴褛四个字。再加上老人头发达肩,如不是干净,真以为是乞丐。

  再瞧瞧老人边上坐着的是一女孩,而原本应该坐在这个中间位置上的是位打扮艳丽的女人。此时这个女人已经坐到了对面。看来这女孩和女人换了座。此时只有最边上的座还空着。

  “得,这应该是留给自己的”王文这么想着,便朝座位坐去。

  女孩看见王文回来坐到自己边上,连忙歉意道:“跟你换了个座,没关系吧?”

  换都换了,还有必要吗?王文心里嘀咕道不过嘴上却淡淡道:“没事,不影响。”

  这倒不是王文小气,其实换个座也没多大个事,王文其实心里也偷着乐,因为原本坐他旁边的女人,味实在太浓了,不然他也不会老跑去抽烟,宁可站着死也不愿坐着活。但话说回来王文也最烦别人不打招呼,随便帮别人做决定终归是不礼貌的。

  女孩见王文没有太在意,便松了口气。随后还不忘气鼓鼓的瞪对面女人一眼。

  对面画着浓妆的女人似乎也感觉到了女孩的目光,扭过头发现的确如此便吵吵起来:“你瞅啥瞅?”

  女孩不依不饶:“瞅小姐,你的妆画的好。”

  王文听着一愣,心里也是乐了,这女孩反应也是够快的,骂得有技巧。

  “妆好不好,关你屁事”女人开始没有回过味来,看见王文表情古怪,很是郁闷,思索半天后终于回过味来,只见那女人脸气的涨红,喊道:“你说谁小姐呢?你说谁小姐呢?你TMD才小姐,你妈怎么教育的你?”

  此时车厢的乘客已经好奇的望了过来,有看半天热闹的已经忍不住笑出了声。反而是那事主老头儿一声不吭,头靠窗眯着眼睛,谁也不知道他是睡着了还是装睡。

  女孩听到这话反问道:“那你爸妈怎么教育的你?你凭什么不让老人坐,凭什么不给老人让道,这车你家开的,老人怎么着你了。”

  此时王文也明白了女孩换座的愿因,眼神再次望向了老人,只是这老头依然头靠窗,雷打不动。

  女人回道:“说的轻巧,这衣服九千八,这包一万三,这手机八千,脏了、坏了哪一样,是你赔的起还是他赔的起。”

  大家把目光望向了那女人,衣服和包可能大家认不出,可是手机的确是值这个价。毕竟这款手机前两周才开的发布会,目前要拿到现机至少八千,只多不少。

  显然女孩也是看出了这一点,吱唔着半天也没能回一句话。

  那艳丽女人愈发得势:“穷鬼,怎么不说话了,你不是挺厉害的吗?”

  “你,你...”

  “你什么你。”

  眼看着女孩眼泪都要掉下来了,王文也是看不下去了:“吵吵什么,吵吵什么!差不多就得了。有钱就了不起,有钱就牛逼。”

  艳妆女人看到不想干的人插话骂道:“你谁啊你?我就了不起了,我就牛逼,你能怎么着!”

  王文将身子坐正,缓言道“是,你何止牛逼,你本身就是牛逼,牛逼即使用金子包装着依然是牛逼,最多也就是贵点的牛逼,本质没变。你说呢?”

  “哈哈哈...”顿时车厢里的乘客哄堂大笑。“是牛逼”“这哥们太逗了,骂人一绝啊。”“……”

  艳妆女子听见瞬间就懵了,也不在乎脸面了,站起来动手打人。只见艳妆女子拿起包抡向王文。

  眼看包就要接近王文,时间好似凝固了,“噗”,乘客们的眼珠子瞪的老大,因为王文的手已经抓住了艳妆女人的手臂,乘客们也都惊讶王文惊人的反应速度。其实这都更正常,在平常训练时,王文他们就有专门训练反应速度的项目,更别说平常练习搏击,早就练习成条件反射了。

  艳妆女人被王文子抓住手臂动弹不得,不甘心不断挣扎着。王文是真的有些生气了,不过也没有再动作,因为他看见乘警和列车长已经走了过来。

  “来,来,来,都让让,都让让,别在这围着,让条道。”乘警边喊边清道,好不容易是挤到了王文这一排,心有不悦说话也不客气:“怎么回事,谁让你们动的手,不知道这是火车!”“乘警大哥……”小女孩此时已经缓过劲,发现乘警来忙向诉苦。艳妆女人也好似一肚子委屈:“乘警同志……”乘警显然经常遇着此类事件,知道此时最佳的处理方法就是让双方先冷静下来,然后顺着自己的思路走“停,停,停,我听不清你们说什么,你们的火车票和身份证。”说着手已经伸了过去。王文听了也是一阵无奈,因为他的军人身份证[1]丢了一直也补办不下来,此时只能拿士兵证,可出于保密习惯又不愿在这么多人面前表明军人身份。此时乘警已将女孩和艳妆女人的证件检查完毕,看向王文发现王文无动于衷就有些皱眉道:“你的证件。”王文知道怎么着都得配合了,拿出车票和士兵证递给乘警,乘警接过车票和士兵证,当看到车票下压着的士兵证后眉头便舒展了开来。乘警是一位老兵,退伍后便一直在铁路上工作,看到士兵证便知道王文迟迟不愿掏出证件的原因。乘警合上证件递还给王文,出于对王文身份的信任和好感,乘警直接询问王文原因。王文也不拖沓直接将事情经过简单叙述了一遍,乘警听后也大致了解了事情原因,也知道没多大点事便对三人说道:“这么点事情至于这么大吵大闹吗?其他乘客不需要休息吗?”随后对着艳妆女人批评道:“乘坐交通工具是每一位人的权利,人家既然买了票,在没有违反公共秩序侵害他人人身财产安全的情况下,就受到法律保护,别说大爷不是乞丐,就算真是乞丐坐车也受法律保护,这就是无歧视原则,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可是他...”艳妆女人很不服气还想争论,乘警知道此时不能给机会,不然又会吵起来便接着说道:“刚才你那个包没有砸到人,我便对你们批评教育,你们好好反省,如果接着闹,我可就按规定执法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2]第二十三条规定扰乱公共汽车、电车、火车、船舶、航空器或者其他公共交通工具上的秩序的处警告或者二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说着将执法记录仪拿在手中。王文很淡定,因为他知道自己一方占理,从始至终也没主动动手,也知道乘警的处理办法,一般情况民事尽量以调解解决,这是定了调子的。

  王文淡定,可艳妆女人却是有点慌了,知道自己理亏,如果再闹下去估计只会更加丢人,怯惺惺的向乘警说道:“乘警大哥,我们就是发生点口角,没多大事,说开了就好了,没必要劳烦您。我们不会再闹了。”随后看向王文和女孩道:“对不起了,是我错了。”“就是嘛,多大点事至于吵闹吗?行了,都歇着吧。”乘警知道没事了便超自己车厢走去,边走还不忘提醒“大家休息时都看好自己的贵重物品”看热闹的乘客也歇着了,不过还不忘讨论“这乘警不错,挺厚道。”“实在人...”至于王文的小绿本也没人在意了。只是当事人之一的老头依然靠窗闭眼,从始至终没人注意到他,似乎不存在一样。

  车厢此时是安静了,王文座位这片的气氛有些尴尬,空气好似凝固一样。王文倒本人倒还行,本就脸皮厚加之自己也占理,就挺着一张脸发呆。女孩则是眼睛瞥向窗外,没有焦点。最尴尬的就是艳妆女人了,沉闷的坐了一会,便再次给王文和女孩道歉“真对不起,我就是害怕衣服脏了。”女孩像是没有听到一样依然看向窗外。王文听到反而不好意思了,回道:“没事。不过我说何必呢,花大价钱买这些东西,又害怕磕碰,这不找罪受吗,有这钱不如出去玩玩、看看风景、吃吃美食,哪个不必这东西好。”艳妆女人回道:“小兄弟不明白我们的苦啊,哪有那时间,要真有那机会得等年纪大了才可能。”王文听了这话,似乎想起了什么,半天才缓缓回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谁知道是不是有下辈子,如果一路匆匆而过,那走这一遍又有什么意义呢?”艳妆女人听到王文的话沉默了下来。而女孩明显也是听到了王文的话,只是眼神变得迷茫。

  周围再次安静了下来,三人似乎都在想些什么,只是那一直闭着眼睛的老头在听到王文的话后缓慢睁开了眼,目光望向王文,似乎在打量着这位年轻人,随后眼冒精光,好似一切了然。嘴角微扬,再次闭上了双眼。好似一切与他无关。

  一路无话。

  “旅客朋友们西安车站就要到了....”广播传来火车到站通知。王文早已将东西收拾好,就等到站。老头依然眯着眼,王文也懒得搭理,这老头忒装聋作哑了。而艳妆女人中途就了下车。此时女孩趁着下车前对王文说了谢谢,王文也没太在意。

  出了站还是那熟悉的味道,熟悉的声音,熟悉的西安城。

字体: 字号:
八方阁目录
共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