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7-21 02:11:03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英雄联盟风云录
  4. 第三章:争执

第三章:争执

更新于:2018-03-18 18:39:58 字数:3060

字体: 字号:
  嘉文四世拢了拢头发,朝着嘉文三世国王行了一个绅士的仪礼,然后转身面对参加皇庭会议的人员,大声地说:“我想各位都知道一个事实。”嘉文四世忽然想到:他还没有给大魔法师瑞兹行礼。所以嘉文四世停顿了一下,给瑞兹行了一个仪礼。瑞兹根本没放在心上,冲着嘉文四世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讲下去。

  “维克兹惦记艾欧尼亚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嘉文四世扫了一下参加会议的人员说:“二十年前我们击退了他的入侵,并且将他射伤。可是这二十年的时间里,瓦洛兰的魔族始终是不停地骚扰艾欧尼亚的边境城镇。我想问一句,这是为什么?”

  这个问题一出,人们又开始三三两两的窃窃私语。

  “他究竟想要说什么?”瑞文有些不悦地小声对卡特琳娜唠叨说:“我们不是来听他说这些废话的!”

  “他就喜欢玩弄些虚假的官腔。”卡特琳娜抱起双手,轻蔑地扫视了嘉文四世一眼说:“他再不说点儿让我感兴趣的东西,或许我该回去睡觉了。”

  “我本来就不想来参加这样的会议。”泰隆沙哑的嗓音低声地说:“如果不是德莱文非逼着我来听这些废话,我情愿躺在我心爱的草丛里捉蛐蛐。”

  “捉蛐蛐?”瑞文低声地笑着说:“的确是有趣多了!”

  盖伦听到了这些话,歪着脑袋皱起眉头,冷冷地盯着泰隆。泰隆仰起头,从袍帽中射出一道儿犀利的眼神,冲向盖伦。

  “他们真的很不礼貌。”奥拉夫有些生气地说:“也不知道是谁允许诺克萨斯的人来这里。”

  “算了奥拉夫!”盖伦拍了拍奥拉夫的臂膀说:“我们不是来吵架。”

  嘉文四世也发现了诺克萨斯的不友好,笑了笑把目光移向别的地方。

  “我看不惯他那张得意忘形的脸。”瑞文也学着卡特琳娜抱起双手,她把目光投向脚上的靴子——这是德莱厄斯送给她的。

  “为什么瓦洛兰的魔族总是在打艾欧尼亚的注意?”嘉文四世皱起眉头,冷冷地说:“是因为维克兹没有被我们杀死,他还悠闲地活在符文大地上!”

  嘉文四世的这句话顿时在人群中炸开了锅,人们又开始纷纷议论。

  “他的话是什么意思?”

  “难道他想要杀死维克兹?”

  “维克兹是魔族的统领,怎么可能被轻易的杀死!”

  “不!他是嘉文四世,他曾经轻易地平定了德莱厄斯的叛乱!”

  “或许他真的有方法!”

  ……

  嘉文三世国王用力地扶住宝座两边的扶手,将身体摆正。大魔法师瑞兹扫视了一下人群,在心中暗暗地思索。盖伦等人把目光投向了嘉文四世,见对方正冲着自己的一方微笑着点头。刚才还在私下端详靴子的瑞文,此时将目光锁在了靴尖上的一点。卡特琳娜抱着双手,眼睛安详地闭着。泰隆垂下头,顺便拉了一下袍帽的一角,将脑袋隐藏在袍帽中。

  “我们这次一定要杀死维克兹。”嘉文四世很满意人群的反应,接着说:“连同他的爪牙一起从符文大地上抹去!”

  “你打算怎么做?”嘉文三世问:“维克兹的实力很强大!”

  “如果我们派遣军队抢在维克兹的前头,向瓦洛兰发起进攻。”嘉文四世转身面对着嘉文三世说:“一直到摧毁维克兹的水晶魔宫。”

  “我有一个疑问?”瑞兹停止了思索。

  “请说出来。”嘉文四世冲着瑞兹说:“如果你是在怀疑我的统率力的话,我可以告诉你,这是没必要的,你很清楚我要说什么。”

  “我没有怀疑你的统率力。”瑞兹摆摆双手说:“我想知道你需要多少军队?”

  “我们目前的军队已经足够了。”嘉文四世转身将目光投向瑞文这边说:“我是说在没有人怀有野心想要发动叛乱的前提下。”

  “我赞成抢在维克兹的前头,出兵攻打瓦洛兰。”瑞文松开双手,笑着走上前去说:“我甚至可以代表诺克萨斯人做出应有的承诺。”

  “谢谢!”嘉文四世有些感到意外地说:“希望你的承诺对联盟有好处!”

  “你可以放心。”瑞文走到嘉文四世的身旁说:“诺克萨斯的军人全都是最勇猛的勇士!”

  “我同意你的说法,所有抗击维克兹的人都是勇士。”嘉文四世突然感觉会议进行的很轻松顺利,他继续说:“如果不介意,我希望诺克萨斯的军队归入盖伦统领,怎么样?”

  “盖伦是个出色的将军。”瑞文瞟了一眼一脸严肃的盖伦,又瞟了一眼向她行了一个绅士仪礼的嘉文四世,转身对嘉文三世和瑞兹行礼后说:“如果由德莱厄斯统领,效果会更好!”

  嘉文四世听了这话,笑容僵在脸上,盯着瑞文。瑞兹也眯起眼睛,看的出他又要思索。人群又开始议论。

  “她是想要释放德莱厄斯吗?不可以!他只会捣乱!”

  “诺克萨斯人还是没有放弃拯救德莱厄斯。”

  “十年前我就曾建议将他们与德莱厄斯一起关入无尽的黑暗之地。”

  “被关入无尽黑暗之地的人,还没有一个能活着出来。”

  “恐怕德莱厄斯已经死了!”

  ……

  “你们不了解德莱恩斯,他是真正的勇士!”瑞文愤怒地呵斥人群说:“他没有那么容易被打败!”

  “我还在为你的赞成感到意外。”嘉文四世盯着瑞文说:“原来这才是你的目的!”

  “这是为了联盟着想!”瑞文迎着嘉文四世犀利的目光,愤怒地说:“我早就告诉过你,没有德莱厄斯的联盟是无法抵抗维克兹的!”

  “这还是第一次当着国王的面在这样的场合说出来。”潘森小声地对盖伦和奥拉夫说:“虽然我们早就知道,诺克萨斯一直没有甘心。”

  “德莱厄斯的英勇的确值得敬佩!”盖伦小声地说:“如果他没有反叛联盟,确实是一个不错的统帅!”

  “好了,不是该争执的时候!”嘉文三世国王打断了瑞文与嘉文四世的争执说:“如果诺克萨斯的军队能够帮助联盟击败维克兹,我可以考虑将德莱厄斯从无尽的黑暗之地释放出去。”

  瑞文听到嘉文三世国王的话,大感意外地向他行了一个仪礼说:“诺克萨斯的军队愿意为联盟效力!”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请允许我说完!”嘉文三世国王摆摆手,示意嘉文四世不要反对,保持冷静。国王继续说:“德莱厄斯必须保证永远不会踏入联盟的领土一步!这是我的底线!”

  “我可以替他保证!”瑞文说:“没有您的允许,德莱厄斯不会踏入联盟的领土一步!”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嘉文四世冷冷地问:“你为什么能替德莱厄斯那条饿狼作保证?”

  “我以诺克萨斯勇士的骄傲作为保证!”瑞文冷冷地说:“德莱厄斯把它看的比自己的生命还要重要!”瑞文愤怒地盯着嘉文四世说:“德莱厄斯不是饿狼,我不希望再有人用这样的词语侮辱诺克萨斯的勇士!”

  “好了!嘉文四世,你可以讲讲你的方案了!”瑞兹打断了二人的对峙。

  “好吧!”嘉文四世一扫方才的不悦说:“诺克萨斯的军队从巨石峰巅出发进攻瓦洛兰西部——蛇纹石河上游的佐恩。盖伦和奥拉夫领兵与蛮王泰达米尔的军队会合后,渡过蛇纹石河进攻瓦洛兰的东部。超级堡垒要塞必定是维克兹的首选目标,我打算让贾克斯和波比一起防守!这就是我的方案,它足够完美!”

  这话一出,人群再一次纷纷议论。

  “你真够卑鄙!”瑞文听到这样的安排,愤怒地对嘉文四世小声说:“佐恩是有名的恐怖之城!你这是想要借机消灭诺克萨斯的军队!”

  “如果你们害怕可以选择放弃!”嘉文四世轻蔑地一笑说:“如此一来诺克萨斯勇士的骄傲就会荡然无存,德莱厄斯将会老死在无尽的黑暗之地!”

  “你少这里得意!”瑞文愤怒地想要低吼:“诺克萨斯的勇士只会令敌人恐惧!”

  “这样太好!”嘉文四世得意地一笑说:“这么说你是同意了!”

  瑞文不理嘉文四世,转过身愤怒地走开。

  嘉文四世大声地说:“尊敬的各位先生,或许你们还不能够完全理解,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们,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请相信联盟的英勇!”

  嘉文三世望向瑞兹,瑞兹轻轻地点点头。

  嘉文三世站起身子宣布说:“请预祝这次能够胜利,作祈祷!”

  人群听了这话,纷纷开始祷告。

  瑞文等人愤怒地盯着嘉文四世。而嘉文四世漏出了一个胜利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