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1-24 04:39:24
  1. 爱阅小说
  2. 二次元
  3. 幻梦情录
  4. 第一章 情庙·幻林(上阕)

第一章 情庙·幻林(上阕)

更新于:2013-07-26 12:23:51 字数:3282

  “聂爷爷,快开门啊,香喷喷的鱼汤就快凉了。”

  初晨,在大多数人都还未醒的时候,一阵不和谐的声音从远处的山林中传来,或许是因为年代久远的缘故,显得有些破败。

  古庙前面,一个十六、七岁的男孩正在不停地敲着门,手里还拎着一个罐子,一股股热气从中冒出,那诱人的鱼香更是给这古庙带来了一丝人的气息。

  “好了,好了,我说这大清早的谁来吵你聂爷爷睡觉,原来是你小子呀。”

  片刻,庙里传来了一个爽朗的声音,一个头发花白却又一副精神奕奕的老人开门而出。

  “哦,那要不聂爷爷你先去睡个回笼觉,等我喝完这鱼汤再去叫你起床。”那男孩眼睛一眨,一脸坏笑的说着。

  “你个臭小子,坏了你聂爷爷我睡觉的兴致,还敢来消遣我。”只见老人佯装生气的说着,接着鼻子一嗅,闻到了那洋溢在古庙周围的鱼香,语气一转,笑骂到,“不过看在你这份马马虎虎的鱼汤上面,这一次就宽宏大量,宰相肚里能撑船,大人不计小人过......哎,你小子能不能有点眼力见,快点拿碗啊,我也好润一下嗓子。”

  接着,那可怜的孩子把鱼汤随手放到了庙前的石桌上,满头黑线的走进了庙里。

  “你十七还是七十啊,动作麻利点,知不知道能看不能喝的感觉很辛苦啊!”

  听见耳旁飘来的声音,男孩脚下一个趔趄,嘴里一阵嘀咕:是谁刚才说这鱼汤马马虎虎的。

  又一个清晨匆匆而过,整个山村大都有些琐事要忙,可惟独除了这一老一少。老人自然是一直住在这古庙里,这里的人叫它情庙,每当村里那家有喜事,最重要的庆典就是要在这里来祭拜一番。对于这位老人,村里除了一个人之外都对他很尊敬,或者应该说是敬畏,可能是因为辈分大吧,也很少有人谈到这事。

  而这个十七岁的男孩名叫江汕,从小便出生在这里,跟他的爷爷相依为命,当然那是他的亲爷爷,而并非是眼前的这位老人。

  喝完鱼汤,老人回味似的咂了咂嘴,情不自禁地赞叹了一句,

  “今天这鱼汤味道还不错,总算是以前有了点进步。”

  “还不都是被您那嘴该逼的,咸一点不行淡一点也不行。”江汕小声的说着。

  “呵,你小子呀,夸你几句你还找不到北了啊。”一个脑瓜崩顺势弹到了江汕的头上,老人溺爱的笑着收回了手。

  “聂爷爷,反正也没有什么别的事,要不你再给我讲一讲外面的是吧!”江汕摸了摸头,顺势抱住了老人的大手,小心的说了一句。

  “外面的事?那有什么意思!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山村里的人一辈子都不能出去这里,否则不论是自己还是家人,都会有不可避免的灾祸。”

  听到江山的话,老人一改脸上的慵懒,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庄重。

  “小汕,你一定要记住聂爷爷的话,一定不要轻易出去,除非你有不得已的理由。村里流传下来的那些预言可不只是什么封建迷信,那个诅咒,以前也有人不信,出去了,结果不仅自己,还连累了家人。”

  迎着江汕的目光,老人一脸的不容置疑。

  “啊,那村东头的王叔和王婶不是都出去了吗,说是要到大城市里去住,还说不想让虎儿一直住在大山里。他们要去那些来这里旅游的人口中说的大城市去,还说再过几年赚了钱,就把虎儿也接到那里去过好日子。”

  江汕一脸震惊,那个古怪的预言村里人都知道,江汕以前却一点都不相信,可同样的话从老人口中说出,江汕就不得不信。

  毕竟,在江汕的记忆中,老人如此严肃的时候也不过只有两次而已,一次是现在;而另一次,却是发生在那个被老人叫做幻林的地方和那个让人永远无法忘却的池……

  “你说什么?又有人出去了,那几个老家伙和那个老不死的是干什么吃的,难道就不知道拦下他们,他的恐怖他们又不是不清楚!”

  老人愣了一会,下一刻彷如火山爆发一般,直接从石凳上跳了起来。

  江汕尴尬地摸了摸头,看着暴怒的老人紧盯着自己,才无奈的开了口,

  “不是爷爷他们几个人没有劝,而是王叔、王婶他们都不在意,还说这些话只不过是用来骗小孩子的,用城里人的话来说,这这就是迷信、落后。所以最后还是跟着几个城里人走了,留下了虎儿让王爷爷照顾。因为这件事,爷爷被气病了,在床上躺了好几天。”

  “算了吧!看来哪一代都少不了几个做榜样的人,既然他们不知深浅,也怨不得旁人。”老人叹了口气,慢慢地坐回了石凳,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似的。

  “哦,对了!那个老不死的气病了?怎么样了?”

  许久,老人才重新抬起头,眼中不觉多了丝异样。

  “爷爷已经好多了。”听到老人对自己爷爷的称呼,江汕并没有生气,反正这两人谁对谁都也是这个口气,就像一对天生的冤家似的。

  而且正好为了不再提刚才的那个话题,江汕眼珠一转,嘿嘿一笑,蹲到了老人身边,

  “聂爷爷,你和爷爷到底是什么关系呢,看你们都挺在乎对方的样子,还又都不承认。”

  说着,江汕一下挽住了老人的衣袖,大有一副‘你不说,我死也不放手’的意思。

  听到这里,老人哈哈一笑,如释重负般的摇了摇头,

  “我和那个老不死的,还什么关系?大半辈子了,能让我和那老不死都同意的事还真没几次。”

  “有什么事啊?”江汕很快来了兴趣。

  “呵,也不过就两件事。”老人故意卖起了关子。

  “快点说嘛?”江汕有点急迫。

  “第一件啊,就是你小子还不错,我们两个看起来还都觉得挺顺眼,要不我怎么让你天天到这里情庙里来。”

  “噢。”听到老人的话,江汕心中一暖。的确,十多年来,真正陪在自己身边爱护、关心自己的,也只有这两个爷爷。而老人虽然并不是江汕的亲爷爷,可在江汕心里,老人就是亲人。原因很简单,老人真心对他好。

  “那另一件那?”暗暗感动了一阵,江汕有继续问道。

  “那另一件啊,那就是乐儿是我们这里最漂亮的姑娘,谁也比不上。”说着,老人一脸追忆,静静地陷入了沉默之中。

  这下子江汕总算是彻底明白了,为什么自己这两个爷爷闹了大半辈子,谁也不服谁,原来是为了一个女人,江汕恍然大悟。

  “我说呢?原来是情敌,不过到底是谁赢了呢?”

  看了一眼正在回忆中的老人,江汕果断的闭上了嘴,生生压下了去问一下老人或者是自己爷爷的想法,万一问到了输的一方,那可少不了一阵狂风骤雨。

  又坐了一会,江汕看了一眼石桌上的鱼汤,找已经没有了热气,只剩下那股淡淡的鱼香散在空中,萦绕在整个情庙周围。顺着晨光看去,江汕又不知觉的看向了情庙后面,那条小路,那条只有穿过情庙才能到达的地方。

  隐隐约约地看去,小路的两旁全都是巨石,在那些巨石之中,也就是这条并不算是路的小路。放眼望去,不远处就是这条小路的终点,也就是这里所有山的终点。在整个大山里,情庙的所在就是所有山背后,也就是万山之末。

  其实事实却并非这样,江汕知道,老人知道,或许江汕的爷爷江景文也知道。

  很久以前,江汕也以为那里就是小路的终点,真正的末处。可是,直到经过那一天,江汕便真正的清楚,所谓的万山之末并不在哪里。

  那天,也就是老人唯一没在情庙的一天。

  同样是在清晨,江汕也是带着鱼汤来到了这里,结果却发现老人并不在情庙。

  放下鱼汤后,江汕索性坐在情庙前的石凳上来等老人。可许久之后,老人也并没有回来。

  “爷爷不会是进去了吧?”瞥了一眼情庙后面的小路,江汕暗暗想到。

  想着想着,江汕越来越觉得有可能,心中的好奇渐渐压过了老人曾经的告诫,那一次,江汕进去了。

  沿着小路,江汕很快便到了在外面看似是终点的地方。这时,江汕才确认,并非是什么终点,不过一个拐角而已。

  看了眼后面,江汕咬了咬牙,便又继续向里面走去。这次,江汕清楚的发现,小路渐渐宽了些,而且两旁的石头也小了许多。

  前方不远,同样就像和在情庙看到的一样,很像是小路的终点。

  不知不觉,江汕反像是着了魔似的,不停的向里面走去。

  后面同样是一个个拐角,江汕就像是迷失了自我一般,只是向里面不停地走,没有片刻的停顿。就连江汕也不清楚,一次次的拐角有什么东西,又有什么不同!

  当发现原本路旁的巨石渐渐小到了指甲大小的石子,江汕这才清醒了过来,可心里却感到一阵后怕。或许,江汕现在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老人不让他来这里,对于刚才发生的事,江汕竟然已经记不太清了。

  可下一刻,微风吹来,江汕舒服的抖了抖身子。

  “这里怎么会有风?”江汕猛然想到,这里不是小路吗?

  想到这里,江汕猛一抬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