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2-12 16:17:14
  1. 爱阅小说
  2. 二次元
  3. 命运与圣杯
  4. 第六刻 遭遇

第六刻 遭遇

更新于:2015-11-22 14:13:06 字数:2427

  “Ri、Rider……”

  韦伯紧了紧身上的衣服,身子不住的颤抖。

  “嗯?有什么事吗?”

  被叫做Rider的魁梧大汉转过头来看着自己的Master。

  “我们为什么非得在晚上逛深山町啊……”

  深秋的冬木本就气温低,加上深山町的温差变化大,以韦伯的瘦小身躯自然是无法抵挡这寒冷的。

  “哈哈哈,Msater,我们当然是为了来熟悉地形啊。”

  Rider大笑着拍韦伯的后背,后者一阵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咳咳咳,就算你这么说,我们就不能白天来吗!”

  韦伯幽怨地盯着Rider。

  完全没有在意自家Master的眼神,Rider依然大笑着。

  “如果不是晚上来不就碰不见那家伙了吗。”

  “Rider你在说……诶!那家伙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在不远处的路灯下,银白的骑士静默的站在那里,一把十字剑就这样斜插在他面前,如果不是骑士偶尔还动一下,韦伯甚至怀疑是谁恶作剧把博物馆里的骑士铠甲搬了出来。

  “他一直在那里,Master你没有注意到吗。”

  对于自己Master的神经大条,Rider也忍不住挑了挑眉毛。

  虽然很不甘心被自己的Servant鄙视,但是韦伯还是斗嘴的心情,一脸严肃地看着对面的银白骑士。

  这种时候穿成这样出来溜达,不是神经病,就是敌方的Servant了。

  “是敌人吗?”

  出于谨慎,韦伯还是询问了自己的Servant。

  “可能是对方宝具的原因吧,我感觉不到。”

  Rider少见地露出了困惑的表情。

  “既然不知道,那就直接问问吧!”

  看着自家Servant兴致勃勃的样子,韦伯急忙伸手想要阻止。

  似乎是感觉到附近有人,骑士抬起了头,锐利的目光从面罩下射了出来,瘦小的魔术师顿时感觉像是被一只猎食的雄鹰盯上,手臂在半空中僵住,完全不敢动。

  Rider站到韦伯面前,挡住了骑士的目光。

  “这样盯着别人是不是不太礼貌?本王问你,你是Saber吗?”

  骑士没有做出任何回答,只是收回目光拔起了插在地上的剑,然后指向Rider。

  “哦?你这是默认了吗?做出这种动作……是想挑战本王?”

  Rider撤去便装,英灵的武装瞬间出现在了他的身上。

  握住缓缓浮现的剑,Rider同样指向银白骑士。

  “既然如此,你的挑战,本王接下了!”

  话音刚落,银白骑士身体轻微摇晃一下,突然出现在Rider旁边,手中十字剑刺向了毫无防备的咽喉。

  来不及惊讶,Rider凭借着多年的经验判断,险之又险地挑开了这极速一剑。

  “啧!”

  一直沉默的骑士狠狠地咂了下嘴,然后迅速后退十米的距离。

  韦伯被这突然袭击震惊地说不出话,Rider也露出了凝重的表情。

  “很快的速度,要不是本王反应及时可能就被你得手了。”

  Rider握紧手中的剑,散发出强烈的战意。

  “不过正是这样才值得本王与你一战啊!”

  大步向前,手中的剑带着雷霆万钧的气势劈向骑士。

  骑士不闪不避,将十字剑横在面前试图挡下这一剑寻找反击的机会,然后,他就后悔了。

  就防御动作而言,骑士绝对是无可挑剔的,但是Rider的力气实在是太大,使出全力也只是堪堪挡住。

  更不妙的是这一斩似乎附带着什么能力,自己的剑竟有了断裂的征兆。

  骑士眼神一凛,将身前的剑推向一旁,十字剑顺着偏开的剑身划向Rider。

  然后,一只拳头在眼中不断放大,骑士倒飞了出去。

  缓缓地爬起来,骑士不停摇晃着头,似乎刚才的一拳给他造成了极大的冲击。

  “战场上的武器可不只有剑,用你迂腐的骑士脑袋好好感受一下吧。”

  Rider收回右手,上面被头盔扎出来的伤口在韦伯的魔术下渐渐消失了。

  银白骑士似乎还没有缓过劲来,Rider自然不会放弃这个机会,他发起冲锋,同时挥出了第二剑。

  虽然晕眩只持续了一小会儿,但是这点时间却让骑士失去了闪避的最好机会,不得已,骑士将左肩暴露在剑锋之下,右手持剑刺向敌人的头。

  “噗嗤”

  两声长剑入体的声音同时响起。

  Rider的剑将骑士从左肩到肋下劈出一道狰狞的伤口,却因为主人后仰躲避刺剑没有进一步重创敌人。

  而骑士的剑也将Rider的胸膛整个刺穿,血液从剑的血槽中喷涌而出。

  双方同时后退,紧盯着对方。

  “你的铠甲好像并没有看起来那么坚固。”

  即使在这种情况下,Rider也不忘打趣敌人。

  骑士沉默地摸着伤口,似乎是想提起左手,但都以失败告终。

  Rider的伤口散发出淡淡的荧光,血液停止了喷涌,伤口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小Master也还是有点用处的嘛。”

  无视了韦伯的‘什么叫有点用处’的抗议,Rider看着面前狼狈的骑士突然大笑起来。

  “怎么,还想在无法活动左手的情况下继续挑战吗?”

  认真思考了片刻,骑士后退一步,身躯开始变得透明。

  “此次胜利,暂由你得,下次见面,绝不留手。”

  “哈哈哈!随时奉陪!”

  银白骑士的身影完全消失在了昏暗的灯光之下。

  “……就这么赢了?”

  韦伯突然感觉有点难以相信,看起来很强的银白骑士就这样被Rider打败了?

  也许Rider是这一次最强的Servant!

  韦伯内心不由得开始激动起来。

  “对方似乎是属于那种敏捷型的,并不擅长正面对拼,加上只是试探,点到为止就可以了,所以看起来我好像赢得很轻松。”

  Rider毫不留情地打破了自家Master的幻想。

  “诶!给我想象一下都不可以吗?”

  “盲目乐观可是战场上的大忌啊,所以说Master你还太年轻了。”

  换回便装的Rider狠狠弹了一下韦伯的额头。

  “好痛!Rider!”

  “哈哈哈哈哈!”

  笑声渐渐远去,银白骑士重新出现在之前的战场上,望着离去的二人,不知思考着什么。

  ————————————————————————

  PS:求评论啊……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