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2-15 12:22:44
  1. 爱阅小说
  2. 二次元
  3. 命运与圣杯
  4. 第三刻 暗涌

第三刻 暗涌

更新于:2015-04-12 16:09:20 字数:2071

  “这就是目前所收集到参加圣杯战争人员的资料,你怎么看?”

  轻轻摇晃着手中的高脚杯,身着红色礼服的中年男子将一沓罗林纸递给桌子对面的神父。

  “只有三个人的资料么?加上远坂君和绮礼的话还有两个人不明确啊。一个一定是艾因兹贝伦,另外一个就不好说了。”

  神父看着罗林纸沉思着。

  “没关系,艾因兹贝伦家向来不擅长战斗,他们派来的魔术师想必掀不起什么大浪,如果时间紧迫圣杯说不定会随便找一个人顶替最后一个位置。”

  “远坂君还真是一如既往的乐观啊。”

  红衣男子就是冬木市的管理者,圣杯御三家之一的远坂家现任家主,远坂时臣。而他对面的神父则是圣堂教会所指定的圣杯战争监督者——言峰璃正。

  “就现在的资料看来我的对手也是非常棘手的。”

  远坂时臣轻轻放下酒杯。

  “首先是时钟塔的肯尼斯·艾尔梅洛伊·阿其波卢德,他是一个毫无疑问的天才,在魔术尤其是降灵方面可以说得上是百年难遇,他本身的实力也很强大我和他正面遇上胜负还很难说。然后是有魔术师杀手之称的卫宫切嗣,实在没想到这样的败类也会来参加圣杯战争。不知道他还会用出什么卑劣的手段。”

  远坂时臣的口气中充满了厌恶之情。

  言峰璃正只是微微摇头

  “卫宫切嗣虽然名声不好但本身却是一个十分危险的人物,对于这样的人物可不能掉以轻心啊。”

  远坂时臣笑道:“就算是他很厉害我也有信心用我的宝石魔术将他击溃。但是最后的……雁夜,他根本就没有魔术天分,可是他居然接受魔术改造,这简直就是胡闹!雁夜难道不明白魔术改造的后果是什么吗?他就那么想打败我?”

  远坂时臣揉着眉心,显然对间桐雁夜参加圣杯战争这件事十分烦恼。

  “毕竟间桐雁夜已经被圣杯选中,再次见面可能就是敌人了,远坂君还是要做好准备啊。”

  “我知道。”

  远坂时臣走到落地窗前,柔和的月光照亮他平静的脸。

  “既然雁夜选择与我为敌,我就只能把他当做敌人了。”

  ——————————————————————

  月光如水,透过树叶间的缝隙流淌在地面上。神父沉默的前行着,时而看着手中的资料,时而一言不发静静地思考。

  “有什么事吗,绮礼?”

  一个身影缓缓从阴影中显现出来,简简单单的白色长衣带着浓郁的中东特色,兜帽遮住了他的大半张脸,使人看不见他的表情。

  “没事,Assassin周围的警戒工作完成了吗?”

  神父淡淡地说到。

  “已经反复巡视过四周,清除了一些小老鼠。”

  “嗯,父亲正在和师傅交谈,不能让别人看见。”

  神父脸上依然是淡漠的表情。

  “如果没事我就去继续巡查。”

  “等等。”

  神父叫住了正在灵体化的Assassin。

  “还有什么事吗?”

  “我想问你,你认为人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神父眼中似乎有什么在闪动。

  Assassin楞了一下,显然他没有预料到自己的Master居然会问如此哲学的问题。

  “我还以为圣职人员都是为了自己的神奉献一切的疯子呢,Madter你可真出乎我的意料,看起来你比他们稍好。”

  Assassin拉了拉自己的帽子,嘲讽之色尽显无疑。

  “你似乎很厌恶神职人员?”

  神父忽然意识到自己似乎从未了解过自己的Servant的过去。

  “我生活在十字军东征的年代,亲眼见过那些自诩为神而战的神职人员和虚伪做作的圣殿骑士们是怎么攻陷耶路撒冷,是怎么屠杀手无寸铁的平民,这就是你们的教义,你们的正义?真是可笑。”

  Assassin的声音中似乎仍然带着化不尽的仇恨。

  “至于你的问题,绮礼,我可能无法回答你,因为我早就已经死了。”

  “那你生前是为了什么而活?”

  “绵延千年的仇恨与我们兄弟会的信条。”

  “信条?”

  “这个问题恕我无法回答你。”

  神父没有继续追问下去,他既得到了答案,但也没有得到答案。

  “那么绮礼你为了什么而活?”

  Assassin盯着神父的眼睛问道。

  “我为神之代行者,自然为神而活。”

  充满狂热的一句话被神父用毫无起伏的声音说出后却变得更像是陈述一个本应如此的事实。

  “是吗?”

  Assassin挑了挑眉,他从神父眼中看见了一闪而过的虚无。

  “你可真是一个危险的家伙。”

  “你该去工作了。”

  对于这无礼的话神没有任何恼怒的神色,只是命令Servant离开。

  带着意味深长的微笑,Assassin融入了阴影。

  事实上言峰绮礼并不信神,虽然加入教会的原因除了有父亲的影响外也有找个信仰填补内心空洞的因素,但随着不断的深入了解对神的信仰也就渐渐淡去,变成一种“必要功课”。

  他不断磨砺自己,甚至成为了危险的代行者,都只是为了在生死之间找到自己存在的意义。但他失败了,变得比以前更加空虚,更加迷茫。

  “圣杯为什么会选择我……我出现在这世上究竟有什么意义……”

  不断扫读着手上的资料,言峰绮礼走向远处。

  “卫宫切嗣……你,能给我答案吗?”

  月光依旧,小径重新恢复了寂静。

  ————————————————————————————————————————————————————

  哟,久违的更新,我学习到了新的排版姿势,试试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