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2-12 16:19:48
  1. 爱阅小说
  2. 二次元
  3. 命运与圣杯
  4. 第二刻 卫宫

第二刻 卫宫

更新于:2015-03-03 22:27:34 字数:3041

  魔术师,一群拥有着超乎常人理解力量的人,他们潜藏于历史的阴影里,成为一双无形的大手,推动着历史的发展。

  魔术是魔术师的根本,如果被许多人知晓了魔术的存在,那么魔术就会失去应有的力量,所以魔术师们都有一条心照不宣的规则——不能暴露任何与魔术有关的东西。

  千百年来,即使魔术师之间的摩擦再大也几乎没有人违背这一条规则。

  但是正如温顺白羊群里也会有一两只调皮的黑羊那样,魔术师里也有这样的“黑羊”,他们是在规则边缘玩耍的坏小子,而卫宫切嗣就是这样的一只“黑羊”。

  “砰!”伴随一声细微的枪声,一具尸体面带疑惑地缓缓倒下,周围的人群迷茫地看着尸体,不知道是谁首先发出了声音,大街上的人开始尖叫着逃离这里。

  卫宫切嗣一脸淡漠地透过狙击镜看着这场混乱,在没有任何的防备情况下,哪怕是再厉害的魔术师也会被他们眼中“垃圾”夺去生命。

  这就是卫宫切嗣的工作——猎杀出格的魔术师。

  魔术师中难免会有一些沉迷于力量而无法自拔的家伙,他们不顾规则,肆无忌惮地寻求力量。魔术师协会就负责清理这些出格者,有时也会将他们列上悬赏,鼓励其他魔术师击杀出格者。

  通常很少有魔术师愿意去接受这样的悬赏,因为出格者都会比一般的魔术师强大出不少,自己犯不着为了钱断送掉性命。但卫宫切嗣却与这些魔术师不一样,一旦有了新的悬赏,他一定会去接受,无论钱是多是少都会抢着去完成,让人感觉他仿佛就是一个疯子。

  为了杀死魔术师,卫宫切嗣不择手段,毒杀、狙击、正面袭杀甚至还有恐怖袭击,这样的不惜代价令魔术师们对他产生了厌恶与痛恨,嘲讽地为他取了一个称号——魔术师杀手。

  不需要进行多余的确认,那具尸体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生命迹象,没有人能在被狙击枪击中头部后还不死。

  缓缓收回狙击枪,熟练地将其拆分为一个个小零件放进一旁的黑皮箱里。

  卫宫切嗣站了起来,天台上的风将他的风衣吹得猎猎作响,提着黑皮箱的他走向楼道准备离开这里。

  但是,异变突起!

  一根尖锐的冰刺穿透楼道的铁门,向卫宫切嗣急射而来。

  卫宫切嗣下意识身体后仰冰刺掠过了他的额头,但这仅仅只是开始,更多的冰刺从楼道门**出,压下了最初的惊愕卫宫切嗣开始敏捷地躲避袭击。

  啪,啪。“不愧是魔术师杀手,如果是一般的魔术师此刻应该遍体鳞伤了。”一道人影鼓着掌从早已残破不堪的门里走了出来。

  他穿着修剪得体的湛蓝西装,仿佛要去参加什么高档宴会,一只手臂夹着一本厚厚的书,英俊而略显阴柔脸上带着一丝迷人的微笑,无论走到哪里都肯定是引发少女尖叫的男人。

  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却让卫宫切嗣皱起了眉头。

  “我不明白,你应该已经被我射杀了才对。”眼前这名男子就是之前出现在狙击镜里被卫宫切嗣击毙的魔术师!

  “能让魔术师杀手这么苦恼我是不是应该自豪呢?”魔术师打开夹在臂弯里的书,书页开始无风自动。“那只是一个对某人来说的失败人偶罢了。”

  “高仿人偶?伤痛之赤么……”卫宫切嗣还来不及深入思考对面的魔术师就开始发动攻击。

  水从那本奇怪的书中不断涌出,形成了一片水幕。

  “虽说只是失败品,但是这毕竟还是出自顶级人偶师之手啊。”魔术师微微抬起手臂,数十根冰刺就已经凝结完成。“不过要是能杀死你这点代价还是值得的,那么,魔术师杀手哟,你能在我的攻击下活多久呢?”

  比之前更多的冰刺向卫宫切嗣袭来,尽管他已经有所防备,但还是被数量众多的弹幕擦伤了。

  毫不迟疑,卫宫切嗣抽出了怀里的手枪对魔术师进行射击,可水幕比子弹先一步挡在了魔术师面前,而射入水幕的子弹速度逐渐变缓,最后变成冰块掉了出来。

  魔术师的脸上露出嘲弄的笑容“收起你这些可笑的小玩具吧,它们是伤害不到我的。你那令魔术师们颤抖的魔术礼装去哪里了呢?”

  听到这话卫宫切嗣也只能无奈地在心里叹气,为了避免引人注目他在狙击时只会携带防身用的手枪和任务用的狙击枪,没想到这次居然被人利用这一点埋伏了,更麻烦的是唯一能造成伤害的狙击枪就在刚才被自己拆分了……

  “如果你只能做到这种程度的话,就让我来结束你吧。”

  卫宫切嗣脚边的冰刺瞬间化成一摊水,然后迅速与其他冰刺化成的水结合在一起,形成一个中空的水球将他包裹在里面。

  卫宫切嗣并不是一个会坐以待毙的人,在被包裹的那一刻他就反应过来用手中的皮箱砸向水球。

  让人感到意外的是很轻松就突破了水球,或者说轻松得过头了。

  水不断从身上滴落下来卫宫切嗣突然想到了一个可怕的结论,“你是故意让我身上沾上水吧?”

  “没错。”魔术师优雅的笑了笑“这些水都是由我的魔术礼装具现出来的,我可以轻易操控它们,所以……”轻轻翻动书页,卫宫切嗣小腿上的水突然间变成一根冰刺刺穿了他。“全部淋在你的身上后我就可以好好折磨你了啊!”

  即使小腿被刺穿,卫宫切嗣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他迅速把湿透了的外套脱下扔向一旁,并一边向魔术师射击一边提着箱子向天台边缘跑去。

  “没用的,没用的,没用的!”魔术师面前凝结出一块坚硬的冰挡住了子弹,然后又是轻轻动了动书页,这次是卫宫切嗣的小腹被刺穿。

  楼道口有魔术师在,无法正面突破,所以卫宫切嗣利用手枪争取到的时间从侧边滚到了魔术师的背后。

  “以为我看不见就没事了吗?你是三岁小孩么?蠢货!”魔术师把手放在书上,连身子都没有转过来“不过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十五秒后我就会刺穿你身体,在这段时间里你可以想尽一切办法来杀死我。当然,我比较希望你束手就擒,毕竟,就算反抗你也是没有胜算的,胜负从一开始就已经决定了。”

  魔术师很狂妄,但是在那些特殊的水还在卫宫切嗣身上的情况下,他有着狂妄的资本。

  卫宫切嗣唯一能制造出伤害的只有那只狙击枪,可是十五秒完成组装狙击枪是几乎不可能的,至少对正常情况下的卫宫切嗣而言是不可能。

  但卫宫切嗣是一个魔术师。

  魔术师杀手的威名并不仅仅是依靠他的魔术礼装建立的,还有卫宫切嗣本身的魔术。

  【固有时制御·二倍速】

  瞬间,在卫宫切嗣眼里一切都开始变得缓慢,不管是魔术师的声音还是身上落下的水滴,速度都变慢了。

  利用魔术调节身体以此达到加速。

  身体加快了两倍,时间对自己而言也变成了两倍,三十秒,足够自己组装好狙击枪!

  魔术师拉长的声音在卫宫切嗣看来是那么的可笑,既然已经组装好了狙击枪就没有必要继续增添身体负担。

  在解除魔术的一瞬间,卫宫切嗣高高跳起枪口对准了魔术师。

  “终于来了么!”魔术师声音里带着一丝兴奋,又是一道冰壁出现在他的背后“看来你还是不长记性啊,卫宫切嗣!你的枪械对我无用的,下一击就了解你!”

  已经能感觉到身体上的水正在快速冻结,估计过不了多久自己就会被无数冰刺刺穿吧?但是看着魔术师面前出现的冰壁,卫宫切嗣却嘴角上扬。

  “蠢货——”

  “砰!”巨大的枪声响彻夜空。

  卫宫切嗣的身体狠狠地摔在天台上,水停止了冻结。而魔术师瞪大了眼睛,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来,此刻俊秀的脸庞显得十分狰狞。

  他已经必死无疑了。

  子弹从他的胸口射入,它巨大的动能几乎摧毁了所有的内脏并在后背制造出一个可怕的伤口。

  魔术师输了,因为他的自大,代价就是他的生命。

  卫宫切嗣挣扎着爬起来,一团火焰被他丢向魔术师的尸体。

  看着在火焰中化为灰烬的魔术师,他笑了起来,但很快他又恢复了冷漠。

  “时间差不多了……是时候去冬木了……”

  ————————————————————————————————————

  这次试着用手机上传……手机上实在是搞不来排版,以后有空再改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