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1-24 04:42:44
  1. 爱阅小说
  2. 二次元
  3. 命运与圣杯
  4. 第一刻 命运

第一刻 命运

更新于:2014-12-05 18:57:47 字数:2083

  纷纷扬扬的雪花从天空中缓缓飘落,为这片森林染上了纯洁的白色。

  风的呜咽声从四面八方传来,脆弱的枯枝在风与积雪的双重压迫下终于不堪重负断裂了。诡异的是,除去这些稀疏平常的声音,森林中就再也没有其他声音传来,哪怕这是在冬天,这种寂静也是不同寻常的。

  不过,霍尔维斯并不在意这些,他伸出了双手,接住一些雪花,看着它在皮手套上慢慢融化、消失,轻轻地叹了口气,然后他抬起了头,看见一座城堡在不远的森林中若隐若现,紧了紧身上的大衣,踩着厚厚的积雪继续向那里前进。

  只有走近了观察,才能看清楚这座城堡的壮丽全貌,站在它面前会有一种自己穿越回到中世界的感觉。很难想象,在这片看起来平平常常的森林中居然存在着一座完好无损宏伟壮丽的城堡,如果放在现代社会这样的城堡没有被发现是难以想象的,但是从另一个方面来看却是不足为奇了,因为这座古堡甚至是这整片森林都是古老的魔术大家艾因兹贝伦的所有物。

  霍尔维斯顶着风雪走到门前,还未敲门这扇厚实古朴的大门便伴随着沉闷的声响缓缓打开了。

  漫天风雪仿佛找到了宣泄口似的,寒风夹裹着雪花涌入古堡,不一会,大门处的地毯就结上了一层冰霜。

  “欢迎回来,少爷。”一排靓丽的女仆站在门的两侧整齐划一地鞠躬向霍尔维斯行礼。

  她们每一个都是脸庞精致,好似洋娃娃般的美女,不过正是因为太过美丽,反而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她们并不是纯粹的人。

  作为传承了千年的魔术名家,艾因兹贝伦家族在炼金领域所取得的成就已经不能单以辉煌来形容了,他们甚至对灵魂这一禁忌领域也略有研究,而面前这些女仆也是艾因兹贝伦得意的炼金产物——人造人。

  霍尔维斯抖了抖身上的积雪,将大衣脱下递给一旁的女仆。

  “家主已经知道您回来了,现在正在礼拜堂等着您。”女仆接过大衣毕恭毕敬地对霍尔维斯说到。

  霍尔维斯皱了皱眉头,“爷爷的话...等一会再说吧,爱丽最近怎么样?”

  “小姐的身体状况很好,她刚刚睡下,需要我去叫醒么?”

  “不,不用了,让她好好睡吧。我打算给她一个惊喜,她一定会很高兴吧。”霍尔维斯脸上露出宠溺的表情。

  吩咐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后,霍尔维斯便向礼拜堂走去。

  礼拜堂在走廊的尽头,走廊上的蜡烛越靠近礼拜堂就稀疏,到最后只有透过窗户的光照亮走廊。平常的光线还算明亮,但现在这种阴暗的天气却只会为这条走廊增添阴森可怖的气氛。

  霍尔维斯从小就不喜欢礼拜堂,那里的氛围总会给他一种不舒服的感觉,仿佛被无比沉重的石头压在胸口一样,让人喘不过气来。

  在门口迟疑了一会,他还是推开门走了进去。

  里面并没有点蜡烛,只有一丝黯淡的光线从上方的彩绘窗户照进来。

  光束透过窗户照在一个苍老的身影上,他正背对霍尔维斯抬头仰望着彩绘窗户里最中间的那幅彩绘,而彩绘窗户上所描绘的是艾因兹贝伦一族在彷徨中追寻圣杯的历史。

  那个身影就是这个冬之城的城主——尤布斯塔库哈依德.冯.艾因兹贝伦。自从继承了第八代族长的位子以来被通称为“阿哈德”。通过不断延续生命,几乎已经活了两个世纪了。率领着从圣杯“探求”转到圣杯“战争”以后的艾因兹贝伦家族。

  “回来了么。”他的声音平淡无奇,带着苍老的味道,却透露出了无比的威严。

  “是的,已经按照指示完成了所有魔术课程与训练。”霍尔维斯毕恭毕敬地说道。

  阿哈德老翁缓缓转过身来。长长的胡子让人联想到冰冻的瀑布,深陷的眼窝中时不时闪过一丝莫名的光芒。

  “我们不留余力地培养你,甚至不惜代价联系了外面的魔术师家族来训练你,为的就是这一次的圣杯战争。”阿哈德老翁顿了顿,继续说道。“你是家族的希望,我们将你培养成战斗方面的魔术师以此来弥补艾因兹贝伦在圣杯战争中的不利,虽然这对你和爱丽丝菲尔不公平,但是我希望你能明白家族对你的期望。”

  “我能理解。”霍尔维斯低下了头。

  “那么,告诉我——”阿哈德老翁的声音瞬间提高“霍尔维斯·冯·艾因兹贝伦,你能完成家族的夙愿,打败所有敌人,取得圣杯吗?”

  霍尔维斯站直,同样大声的回答道:“我定会为家族夺得胜利,拿到圣杯!”

  “很好。”阿哈德老翁转过身去,抚摸着放在祭坛中央的黑炭色长柜。“之前让人在康沃尔寻找的东西已经找到了,以这个东西为媒介,大概可以召唤来作为‘剑之英灵’的最强的Servant吧,召唤时间你自己选择,不过越快越好。你要好好利用。”

  摸了摸手上三道鲜红的令咒,霍尔维斯抬起了头“关于圣杯的许愿……”

  “家族只需要完成圣杯仪式沟通根源,圣杯的愿望你自己使用吧,我们不会干涉你。你和爱丽丝菲尔出生在艾因兹贝伦就注定要背负这命运,命运注定了你的一切,同样只有你自己才能改变你的命运。不惜一切夺得圣杯吧,只有这样才能改变你的命运。”阿哈德老翁转过身去不再说话,静静地站在祭坛上面,和之前一样仰望着那些彩绘。

  “我明白了,那么,我先告辞了。”轻轻地关上礼拜堂的门,霍尔维斯沉默地在走廊上徘徊,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

  他瞟了一眼窗外,天空越发地阴沉,呼啸的风雪也越来越大,仿佛要淹没其中的一切,这么大的雪恐怕在夜幕降临后也不会停歇吧。

  无言地摇了摇头,他走向了明亮的走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