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2-12 16:18:15
  1. 爱阅小说
  2. 二次元
  3. 命运与圣杯
  4. 第十一刻 间幕

第十一刻 间幕

更新于:2016-03-21 23:09:19 字数:2922

  入夜了。

  冬木市的新区依旧灯火通明,明亮的街灯,喧闹的人群,急速驶过的车辆,让人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从几年前才开始发展的。

  青年仰坐在公园长椅上,半个身子被笼罩在路灯也照不到的阴影里,浑身上下充斥着怪异的气息。

  月亮被云层遮住,没有灯光照到的地方一片漆黑,而在黑暗中他的眼睛散发着奇异的光芒。

  把手腕伸到灯光下,那里的伤口已经基本愈合了,只剩下一道浅浅的痕迹,很难想象之前这里曾喷涌出足够让普通人失血死亡的鲜血量。

  厌恶地咂了一下嘴,青年露出阴郁的表情。

  之前因为一时兴奋在还没问出什么情报前就把好不容易才找到的魔术师杀死了,而在之后几天里青年虽然也在四处寻找其他魔术师,但那些狡猾的老鼠非常注意自己的行踪,没有线索也就无从找起。

  如果不是相信消息来源,他都要怀疑“会有精英魔术师汇集在冬木”这个消息的真伪了。

  “一群该死的老鼠,别的不行,在躲猫猫上还挺厉害啊!”

  侧过头往地上狠狠地啐了一口,语气中充满着恶意。

  他的时间所剩无几了。

  在以前青年也曾杀过几个魔术师,但那都是些在外面独自单干的野生魔术师,没有任何势力更没有相应的实力,杀了也就杀了,魔术协会也只是会稍微注意下,然后当作魔术师之间的私下争斗处理。

  但这次却完全不一样,前几天的那个魔术师拥有的魔术礼装不可能是一个普通魔术师该有的,还有那数量巨大的魔力储量和差点杀死自己的没见过的术式都说明了这家伙背景绝对不简单。

  一个名门望族在异国他乡被杀死,魔术协会再腐败也该有所举动了,说不定在面对魔术协会前就会被本地的执法者解决掉呢。

  不管怎么想,自己都没有几天好日子可过了吧。

  青年眯起眼睛看着围绕路灯舞动的飞蛾,一根细微的红线缠绕在路灯上,如同蛇一样瞬间弹起,缠住飞蛾,将其勒死。

  青年挥挥手,红线化作几滴鲜血,然后开始燃烧消失无踪。

  在明白真相前自己绝不能死去,那么就得杀死一切挡在面前的人,哪怕是时钟塔的人也照杀不误。

  “咕~”

  奇怪的声音从腹部传来,青年脸部不自然地抽动了一下,之前人挡杀人的气势瞬间下降了好多。

  长时间不间断地寻找线索,体力消耗大也是正常的事,饿了就去吃东西,正常情况下应该是这样。

  但是,青年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他把钱包丢了,不,不仅仅是钱包,连他唯一的行李也一起不见了。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何况是一个连身份证明都拿不出来的人。

  这几天里青年一边寻找线索一边想办法让自己不会饿死,打工、乞讨甚至偷窃他都有一一考虑过,然而都被否决了。

  没有人会收一个身份不明的在自己店里打工,特别是这个人还要求预支薪水,打工明显行不通。

  至于乞讨,青年实在不觉得自己看上去像一个流浪汉,哪怕故意扮成乞讨者,恐怕也不会有人相信。

  提到偷窃青年更是陷入沉默,警方对之前的房屋爆炸事件相当关注,官方解释虽然是天然气爆炸,但暗地里却增派了不少警员巡逻。

  从未有过偷窃经验的青年不仅没有偷到一分钱,还有好几次差点被一群警察抓到。

  拥有特殊力量的青年自然是不怕那些普通警察的,但若是被警察缠上那被本地执法者盯上的几率会变得相当高。

  在执法者自己找上门前,他并不想暴露自己。

  换个姿势躺在长椅上,静静地望着夜空,好似命不久矣的人正在等待死亡降临。

  这城市真是让人不舒服。

  这么想着,青年闭上了双眼。

  ————————————————————————

  “呼。”

  看着面前锃亮的地板,矢吹崎拿着拖把长出了一口气。

  “总算把前辈们拜托的大扫除搞定了,相信明天前辈们看见也会高兴吧。”

  运送(株),一家听起来很奇怪实际上非常厉害的公司,承接相当大范围的货物运送。

  矢吹崎便是里面的实习生,不过虽说是实习生但工资却比其他公司的正式员工高出好几倍,这让他一直很疑惑,问了前辈们也没有得到答案,最后只能归结于公司财大气粗不在乎这点小钱。[注]

  “居然都这个时间点了,得抓紧时间回家。”

  看了一眼表,矢吹崎轻轻皱眉,把拖把放回原处,锁上大门。

  刚刚搬来冬木没多久,矢吹崎还适应不了这里的夜晚生活,每次下班都会早早回家。

  “咕~”

  路过公园时矢吹崎听见一阵奇怪的声音。

  他扭头看见长椅上躺着一个黑发青年,双手手指交叉放在腹部,眼睛紧闭,好像正在睡觉。

  “咕~~”

  奇怪的声音再次传来,黑发青年的眉头也伴随着声音拧了起来。

  “喂,你没事吧?”

  矢吹崎走近青年,他发现青年嘴唇微动,好像正在说着什么。

  把耳朵靠近青年,矢吹崎终于听清了几个词。

  “果然还是……好饿……”

  ————————————————————————

  “呼,总算是活过来了。”

  黑发青年将一大碗炒饭扫荡得干干净净,才长出一口气看向自己的“救命恩人”。

  “喂,虽然我从礼节上应该感谢你,但是你这样做果然还是感觉很恶心啊。”

  带着古怪的表情,黑发青年说出了相当失礼的话。

  “哈?”

  桌子对面的矢吹崎瞪大了眼睛,脸上写满了疑惑。

  “把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毫无顾忌地带回家里,还为他做饭……”

  他嘴角上扬,露出了夸张的笑容。

  “如果不是你脑子有病,那便是另有企图。”

  本应让人温暖的笑容此刻却让人感到了无比的恶意。

  “我可是好好的,没得什么病,也没有什么企图。看到有人需要帮助,我就去帮了,仅此而已。”

  被人说脑子有病,矢吹崎也不太高兴了。

  “抱歉抱歉,是我失礼了。你平常……也是这样吗?”

  看着青年道了歉,矢吹崎也不再计较。

  “是啊,平时有空就去帮帮有困难的人,有什么问题吗?”

  青年捂住嘴巴,双肩以极大的幅度开始抖动,好像正在极力憋笑。

  “没,没问题。”

  你的热心总会有一天把你害死哟,不过一想想这画面就会感到非常有趣啊!

  青年无不恶意的想着。

  “看起来你好像不是本地人?”

  努力摇晃着头,把刚才青年莫名其妙的动作忘记,矢吹崎问道。

  “爷爷是日本人,后来出国定居。我回到故居找找爷爷生活过的痕迹。”

  黑发青年停下抖动,脸上仍挂着让人不爽的笑容。

  “那你怎么会睡在公园的长椅上?”

  “包丢了。”

  回答里毫无丢包的悲伤,好像丢失包的不是自己。

  甩开违和感,矢吹崎试探的问着。

  “那你现在岂不是没有住的地方,暂时住在我这里怎么样?”

  “就算我看着很有问题?”

  奇怪的看了一眼矢吹崎,黑发青年好奇地问道。

  “没事,我相信你是一个好人。”

  矢吹崎笑了笑,与青年的笑容不同,这笑容充满了真诚。

  好人啊……很可惜我并不是什么好人。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

  “你不介意就好,我叫矢吹崎,以后请多多关照。”

  矢吹崎站了了起来,把手伸向青年。

  眯着眼睛看了下他的手,黑发青年也伸出手握在一起。

  “我的日文名叫神夜苍真,你也可以叫我ghost(幽灵)。以后请多·多·关·照!”

  ————————————————————————

  [注]:运送(株),即搬运社,由热心助人、心地善良、英俊魁梧的绅士卢卡尔·伯恩斯坦建立并担任社长。公司业务范围上至运送核弹,下至卫生纸,只要是能运的,神也能搬给你看。关于工资问题,据知情人士透露,搬运社社长长期拖欠工资,致使手下员工时常对其进行暴力殴打讨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