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4 19:08:28
  1. 爱阅小说
  2. 二次元
  3. 食得招积,死得舒适
  4. 4.结果

4.结果

更新于:2016-08-02 20:58:48 字数:3982

字体: 字号:
食得招积,死得舒适目录
共4章
  公良立夏带着梅雪它们往山脚北面的森林走去。

  “我觉得黎芽有可能就在这附近。”他说出自己的想法。“不过我也不太确定它是不是黎芽……”

  “去看看。”

  “嗯!”

  公良立夏沿着雪豹来的路线走,梅雪就在他身边,而那只雄性也厚着脸皮跟着,还时不时用尾巴去撩它。

  大约有十来分钟的路程,他们从山地走到了草原。

  融雪的地方已经长出了新绿。与山里的阴沉不同,一望无垠的平原晴空万里,阳光明媚,风自由自在地呼啸而过,让人心旷神怡。

  “有五个月没出来这里了。”

  去年入冬之后他们就在育仙园和采仙居里忙活,正好又撞上运送本草的日子,那简直就是忙翻天了。

  近几年道本龙舞带着她的医疗团队在外游历,很少回来仙园,但会不定期差人送一些本草回来,那时候便是仙园最忙的日子。

  她让人带回来的本草几乎都是道本地区没有,在书籍上也不曾记载的。所以它们被带回来之后就要进行分类筛选,登记编册,样本研究,脱毒加工,干燥储存等等,以至仙园里每个人都忙得团团转。

  ——选了一块良好的地方,公良立夏再次用他的感知力搜索。

  说起来,他第一次学会用感知力是九岁的时候,为了让他更了解自己的身体,道本龙舞便教他如何运气。通过气血的行走,结合人体解剖图一点一点讲解,让他自己去亲身感受身体,然后再在脑海中想象其形态及变化。

  唐辛也和他一起学了感知力,而且一学就上手,很快就能娴熟地运用起来。公良立夏花了两年的时间也把内感知掌控好,他却只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就把内外感知力玩得炉火纯青。

  能控制感知力的头几年,唐辛还挺兴奋的,后来发现公良立夏并没有像他一样会玩,便渐渐不再使用。

  现在基本就是公良立夏来使用。

  ——其实公良立夏是知道的,因为顾虑到自己的感受,唐辛才会不再使用感知力;另一方面为了让自己能更好地掌握感知力的使用,凡是用到感知力的地方他都会让自己来。

  他知道,唐辛是个温柔的孩子。(嗯……虽然脾气有些急躁。)

  外感知力是一个很有趣的东西,虽说和内感知一样都是无形的,但外感知却是让人体周围肉眼无法识别的气场以自己的意念操控着向外扩散,它随意念者的思想变化可以有无限种形态。

  因为它本身也是属于意念者的一部分,所以它在外能感知的一切都会快速反应到意念者本体这边。当然,也正因为它是意念者的一部分,若是遇到感知敏锐的生物,它们也能通过它找到意念者。

  就比如说那只粘着梅雪的雄性雪豹。

  在山地里由于地形复杂,公良立夏采用了‘线’的形态释放感知力,这样一来,他的气息就会变得比较集中,所以就容易被雪豹发现。

  草原这边开阔,但他并没有向前片域式展开,而是以他为中心点呈网状延伸。这样能节省感知力的使用,感知到的地方也会变得更广。

  “……”几分钟后,原本一脸平淡的公良立夏微微皱起眉头来。

  唐辛和梅雪都感受到他情绪变化,他们对看了一眼,依旧在他身边静静地等待。

  “开花……”他无意识地低喃。“……两朵?”

  他锁定了一个区域,把其他地方的感知力都收了回来。

  “这边!”说完,他起身就朝北面跑。

  “找到它了?”唐辛追上去。

  “我不知道,但是有什么东西在雪下面开了花,两朵花之间自主授的粉,生长速度很快。”

  这么种植物,他还是第一次遇到。

  两人两豹一路跑,跑到一处洼地。这里积雪比较厚,公良立夏看了看情况,脱下竹篓徒手刨雪。

  唐辛从他旁边帮着他刨,梅雪看见他们刨,它也跟着刨,那只雄性的看到大家都在刨,还以为有什么好玩的,也跟着刨。

  “等会儿!”

  终于刨到见土了,公良立夏便让他们停下来。然后自己轻轻拨开剩余的雪——地上有个小洞,洞口被一层丝覆盖着,雪没有落到洞里。

  公良立夏捡起一旁的枯枝,轻轻撩开丝网——

  “……呃呃——”

  撩开那一瞬间,梅雪和雄性雪豹都警惕地往后退。

  公良立夏回头看了他们一眼,然后小心翼翼地观察洞里的情况:

  里面有两个还带着花托的果实。

  因为不知道这个果实的情况,唐辛没有让他伸手去触碰。

  “好快……明明才刚刚授粉……”

  “这个东西在我们的认知范围外,我们不能轻举妄动。”

  “嗯……”他点点头。“那怎么办?”

  “叫老师过来。他们有经验,还有工具在手,应该能处理。”

  “也好。”

  梅雪它们仍从喉咙里还发出警告的低吼。雄性为了保护梅雪,还特地站在它前面。

  唐辛状似不经意地瞟了它们一眼,然后对公良立夏说:“你去。”

  “……”然而公良立夏并不是很想去的样子。

  “你说的话比较好信服力。”

  说是这么说,若是刚才被公良立夏先叫他去的话,他也无法拒绝。

  ——还好他反应得快!

  另外,他还担心如果把公良立夏单独留在这里的话,依着那好奇的性子,肯定忍不住手,还是由自己留下来比较好。

  “……那你在这里等着,我很快就回来!”公良立夏没有在这件事情上争执,起身迅速往回跑。

  “梅雪,跟着他!”即便是回去叫人,唐辛还是不放心他自己一个人。

  难保他不会在半路发现什么新的东西把这茬给忘了。

  虽然公良立夏不是迷糊的家伙,但总是容易被一些无关紧要的事物吸引注意力。有时候明知道那些是普通的东西,他都要上前去看看。

  之前有几次正在任务中就是因为他的好奇心,让任务的进度一拖再拖。

  唐辛倒没觉得有什么问题,就是希望他不要因此受伤就行。

  目送公良立夏离开,唐辛垂下眼睑看着那两颗诡异的果实……

  ——突然,果实底部延伸出几条亮红色的斑纹,花托也随之枯萎。唐辛身子一僵,眼睛发直地盯着它们。而那主动留下来的雄性雪豹似乎也感受到了变化,不安地围在旁边踱步。

  唐辛看着那亮红色的斑纹,它们如同动物的脉搏一般跳动着……

  什么鬼东西……

  他在心里这么想着,可是他的手却不受控制地向它们伸去——

  雪豹看着他的手越靠越近,紧张地对着他低吼。

  可惜,唐辛听不见。他的脑子里只回荡着心跳的声音——那不是他的心跳声。好像是从那两颗果实那里传来的……

  他的手已经进入洞内,眼看指尖就要碰到果实表皮了——

  一股热流浇于他的手背,淋到了果实上。

  就像是禁锢的魔咒被解除,唐辛猛地就回过神来。

  “……”他定睛一看,映入他瞳孔的是一个毛茸茸的屁股。

  不用想也知道刚才那股热流就是雪豹的尿液。

  把憋的尿都排泄完,雪豹满足地走到一旁去。唐辛看着它,骂也不是,不骂心里又怄。

  “……算了。”它也算是救了自己,他这次就不计较。

  收回手,用雪搓掉手上残留的尿液。唐辛再尝试看洞内,却发现那两个原本饱满的果实已经萎了,绿红相间的果实变得乌黑干瘪。

  ……该是因为碰到雪豹的尿液吧?

  这东西这么邪门,没想到竟会如此脆弱。

  “啊……”本来还在各种猜想的唐辛惊叫一声。“完了……”

  好不容易找到了东西,现在却变成这样子,不知道立夏之后会不会生他的气。

  别看公良立夏一副老好人,又平易近人的样子,他要是耍起脾气来,连唐辛都害怕。

  ——不过,看来他的判断是正确的。

  还好他没有让立夏留在这。

  像这样莫名其妙的植物,就连他这么意志坚定的人都能蛊惑,那就更别说像公良立夏这么松散的家伙了。

  依他的猜想,这种植物应该是外来物种。

  灵越虽大,但没有什么是大若公会摸不透的。无论是地理环境、气候分布或是动植物底细都有权威的书籍可以查阅。

  再加上仙园自制的录集,但凡登记在案的,唐辛都记得一清二楚,唯独就是没有这种奇怪植物(嗯……应该算是生物了)的资料。

  芩榛山距边界逐云岭不过千百里,经常会有北方的逃亡者冒死越境,或许是他们不经意沾染了这样的种子也说不定。当然不排除动物之间相互‘串门子’带过来的。

  但不管怎么样,不能让立夏对这个有潜在危险的东西感兴趣!

  ——

  “怎么会这样……”

  兴冲冲地把老师带了过来,却听见唐辛告诉他的坏消息,公良立夏的心顿时瓦凉瓦凉的。

  “你没受伤吧?”胡月紧张地看着他。“有哪里不舒服吗?”

  唐辛摇摇头。

  除了手上有点尿骚味,其他的感觉还行。

  “好了,剩下的就交给我,你们站远一些。”

  口罩、护目镜、手套、镊子、瓶子,她从自己的箱子里逐一拿出这些工具。

  胡月小心翼翼地将那不明物体收集起来。公良立夏全程紧盯着,眼都不眨一下。

  “生气了?”唐辛小声的问。

  “……又不是你的错。”他的声音特别冷淡。

  “可是你把它交给我,我却没有保护好它啊。”

  “你知道就好。”

  呀……果然生气了呢。

  “我们明天再来找新的。”

  “明天没有园外课。”

  “我们可以偷偷跑出来啊。”

  “私自外出要受罚。”

  “那我自己一个人出来好了,到时候要罚也只是罚我一个人而已。”

  “你喜欢怎么做就怎么做。”

  “……你就不心疼我?”

  “……”

  “好了!”将东西收好,胡月回头严肃地对他们说。“今天自由活动就到这里,你们都给我回到大家身边去。”

  “……是。”

  让他们先回去,胡月走在他们后头。她看着两人两豹和谐的相处,又想起杨老师对他们的态度,她心里有说不出的违和感。

  她来仙园已经三年了,虽算不上十分熟悉,但多少还是有些了解。她不明白,这两个孩子明明不是学生,也不是协助的病人,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特权’?

  大家的习以为常是她觉得最不正常的地方。

  为什么大人们能这么放心地任他们为所欲为?

  就比如雪豹这件事,当然,她承认他们相处得很融洽,可别忘了,野兽的心性不是人类能揣测出来的。像农夫与蛇这样的故事比比皆是,他们却不做任何防范……

  “竟如此信任野兽……”还真是让人有点羡慕呢……

  “嗯?”听到她的低喃,走在前面的两个人同时回过头来。

  公良立夏因为听的不是很明白,所以一脸问号,而唐辛可是明白她的心思,所以脸色不怎么好看。

  “诶……没事……”胡月尴尬地捋了捋头发。

  回以微笑,公良立夏没有再追问,之后被唐辛拉着手向前走。

  “哈啊……”胡月松了口气。

  现在的小孩子可真不得了——

字体: 字号:
上一章
食得招积,死得舒适目录
共4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