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11:46:09
  1. 爱阅小说
  2. 二次元
  3. 食得招积,死得舒适
  4. 3.求偶

3.求偶

更新于:2016-07-19 21:42:07 字数:3658

字体: 字号:
食得招积,死得舒适目录
共4章
  吃过仙楼美味的营养早餐,公良立夏和唐辛一同到探仙馆的器材楼集合,今天他们要随新一届的学生们到附近的山上去查看新生的植物。

  他们这个队伍依旧由三位负责外出教学的老师来带领。

  有别于其他正式学生的装备:别人背着的是个装了工具的木箱子,而公良立夏他们两就是背了个什么都没装的大竹篓,一看就知道不是一伙的!

  不过学生们并没有惊讶,谁也没有取笑他们,反而还会询问他们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他们并不晓得,只有新手才需要背那些又大又重的箱子,像他们两个都待了十几年的‘老学生’,根本就不需要。

  他们外出通常是来采应季时节某些特定的本草,观察植物生长并记录下各种地理气候要素这些事情在他们脑子里早就滚瓜烂熟了。

  跟在队伍的后面,公良立夏和唐辛就像是出来游玩一般轻松自由。

  “你们两个别走远啊!”在后边负责学生安全的老师对他们提醒到。“雪都还没化呢,可别再踩着野兔的窝啦!”

  “好——”公良立夏一脸认真地答应。而唐辛则满不在乎。

  深藏在白雪之下的除了枯枝烂叶,还有一些娇小的植物,它们非常稚嫩,通常等不到融雪就烂在泥土里了——而公良立夏他们这次要找的就是这样一种东西。

  这东西相当难找。

  上一次还是由道本龙舞亲出马才得以找到,经过一些特殊处理之后,存放在集仙塔内。

  结果去年年末打扫的时候被唐辛打碎了放置的瓶子,那东西正巧飞到公良立夏脚边,毫不知情的立夏一脚就把它给踩碎了……

  所以,作为惩罚,他们得自己找新的回来。

  ——黎芽,这是道本龙舞给它取的名字。

  没有人见过它成熟的样子,就连道本龙舞自己也只是拿到了它的叶芽,根茎早就干枯腐烂了。虽然不知道这种植物到底有没有药用价值,或是毒性,但是她对这种植物却意外地很执着。

  按照一般正常的新陈代谢,普通的植物都是从叶子开始枯萎,但是黎芽却是从根部开始,而且有一边枯萎一边向前生长的嫌疑,就像爬虫类一样的移动,虽然很缓慢——因此道本龙舞更想要了解其短暂生命的存生原理。

  “……”环顾这一片雪白的天地,唐辛皱着眉头。

  天大地大,雪又没有化透,让他们怎么找?

  同样来回观察着这片冰天雪地,公良立夏并没有像他那样急躁。拨开积雪,伸手轻触那褐色的土地,他闭上眼睛集中精神静静感知——

  起初他只听得见呼呼的风声和人们踩在雪上唦唦的声音。随着思想慢慢地放空,渐渐地,他开始听到了融雪的声音,雪水顺着泥土往下渗透,在地下渐渐汇集成流。水的流动很缓慢,它们不断地向干涸的土地流去。

  埋藏在土地里的万物被滋润着,看似没有生命的种子在水的包围下渐渐复苏。胚芽挣开了外壳的束缚,‘咔嚓’一声跳脱出来。带着对外面美好世界的向往,新生的嫩芽在狭窄的空间里顽强地生长。

  突然,他感觉到有一股不寻常的气息通过泥土慢慢往下渗入,娇嫩的新芽就要被它污染了——

  公良立夏猛地睁开眼睛。

  “如何?”在他身边静静守候的唐辛轻声询问。

  “不知道。”他也不太敢确定。“我感觉到了野兽的气息……”

  “就在附近吗?”

  “应该不会远。”以公良立夏现在的感知力,能到及的地方并不广。“估计它也感觉到了我的气息,说不定很快就会追过来。”

  唐辛立刻警惕地看着周围。

  果然,不到半分钟的时间,他们就听到了四脚在雪地上奔跑的声音。

  “来了……”

  唐辛看着声源的方向,很快就发现了迅速移动的毛绒斑点——雪豹。

  他站起身,高大的身姿挡在公良立夏面前。

  而被保护的人看上去并没有什么紧张感,他侧身观察那躲在树干后盯着他们看的雪豹。

  “你认识它?”唐辛用手拦住他,不让他再探出身子。

  “有点远,看不出它的特征。”他抓住那只妨碍他的手。“你呢?”

  在他们讨论的时候,那只雪豹又悄悄地换了几棵树干,像是要靠近他们的样子。

  “是……雄性。”仅凭一些特点,唐辛就看出来了。“没见过这家伙,应该是新来的。”

  他们两个从小在这里长大,对这里的动植物可以说是了如指掌。

  “自己过来的?还是在别的地盘上被驱赶出来的。”公良立夏说出自己的猜想。“看起来很年轻,好像也没有受伤的样子……”

  “也许是来找配偶。”

  唐辛无心的一句引来的公良立夏的侧目。他想了一下,摸索出口袋里的竹哨子,吹出细长且富有一定节奏的声音。

  他的哨声让那只新来的雪豹定住了身,随后警惕地呲牙。而那尖锐的声音也引来了半山腰上学生们的注意,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有些躁动。

  负责教学的老师们倒是很淡定,只是说了些敷衍的话,要他们冷静地继续学习。虽然他们知道这个哨声是什么意思,但为了保险起见,还是让负责队尾的老师去看看公良立夏他们的情况。

  吹响了哨声大概三分钟左右,在那与树林相对的植被稀少的石壁上出现了一个毛茸茸的身影。它看了一眼公良立夏,而后毫不犹豫地从石壁上纵情跳跃而下,径直向他们奔来。

  公良立夏脱掉竹篓,张开双手想要抱住那向他们扑来的雪豹。只是这只雪豹已不像年前那般消瘦,壮硕的身躯和矫捷的速度轻而易举就将他扑倒在地。

  这只雪豹兴奋地舔着他的头发,手脚也是按耐不住地乱蹦跶,就像是在和许久不见的亲人一诉相思之苦。

  “梅、雪!”唐辛瞪着那只压着公良立夏的野兽。“谁允许你扑倒立夏的?”

  无视他所散发出来的低气压,被唤作梅雪的雪豹依旧是兴奋地舔着公良立夏。

  为了安抚它高涨的情绪,公良立夏抚摸着它的头,挠着它的下巴,对它是各种夸奖。

  另一边,那只新来的雪豹看到梅雪之后的立刻就收起牙齿,狭长的瞳孔不断放大——看来是喜欢上梅雪了呢!

  梅雪是雌性,已经两岁了,它还有一个弟弟,估计这会儿正在睡觉呢!

  公良立夏他们从小就和不同的野生动物一起玩耍,而他们第一次接触的雪豹就是梅雪的爷爷:可可。

  当年是偷猎者最猖狂的时候,他们肆无忌惮地杀害了可可的父母,夺取它们的皮毛。

  年幼的公良立夏是在雪堆里发现可可的,那时的它奄奄一息,身子都冻僵,一般人都会以为它已经死掉了。也不知道是哪来的自信,公良立夏感觉它还有一息尚存,于是便小心翼翼地捧着它,和唐辛一起急匆匆地跑回仙园,交由道本龙舞给它治疗。

  通过仙园得知此事之后,大若公会派人在道本各地多次进行地毯式搜查,收缴了大量残忍的作案工具和惨不忍睹的动物遗骸。经由大若公会在当地举行司法审判后,一切和偷猎有关的人员全部都被驱逐出道本,情节严重的将送往北方的监狱。以后不管他们的子孙后代善良与否,永远都不能踏足这片美丽的土地。

  生存的家园没有了威胁,成年之后,可可被送回到大自然中。在公良立夏和唐辛的帮助下,它很快就学会了在野外生存的基本技能。

  那之后没多久,可可遇到了纯野生的雌性雪豹——奈纱。

  这对小家伙也是几经波折之后,才能共结连理,生儿育女,延续了‘雪豹’这个物种的存在。

  看着梅雪和他们玩得这么开心,新来的雪豹受到鼓舞,也悄悄地向他们走去。就在离他们还有两米距离的时候,梅雪突然对着它龇牙咧嘴发出警告,那雪豹马上定住脚,没敢再前进。待梅雪转过头去蹭公良立夏的时候,它又举步靠近。

  公良立夏看着它们两的互动,突然想到了以前可可和奈纱也有这样的情况。

  即便是回归了自然,可可也是很粘人,每回见到仙园的人都会上前讨抚摸。

  最初是奈纱倒追的它。也不知道可可是认生还是怎么着,总是躲着奈纱。人家奈纱都毫不含蓄地把屁股凑它脸上去了,那家伙竟一脸惊吓地跑走。当时可真是笑坏了和他们一起偷看的道本龙舞。

  “你好。”公良立夏和新来的雪豹打招呼。

  新来的家伙看了看他,又继续盯着梅雪看到。

  “别管它们了。”唐辛可没有那种闲情雅致陪这两只野兽玩。

  “你们两个……”下来视察情况的胡月远远看着他们和两只雪豹在一起,心里不免有些担忧。“别玩了!快回来!”

  “好——”

  向远处的教师回应一声,公良立夏拍拍梅雪的脑袋小声劝它离开,然后背回自己的竹篓与唐辛一起往教学区域走去。

  被留在那儿的两只雪豹站在那里你看我我看你,不免一阵尴尬。最后还是新来的那只先出动:它想用脑袋去蹭梅雪的,可惜,梅雪不领情,扭头就朝公良立夏那个方向跑去。

  眼看着心仪的对象跑了,新来的那只当然不会这么轻易就放弃,它也撒腿跟上去。

  看着烦人的家伙追过来,梅雪更是使劲地跑,绕着公良立夏他们跑,跑上山,又跑下山。新来的还以为它是在跟自己耍着玩呢,追得不亦乐乎。

  不过它们的行为倒是吓到了在附近上课的学生。

  怎么说它们也都是野兽,就算再怎么亲近人,兽性这种无法被预测的东西总会让人忌惮三分。

  顾及到这样的安全问题,另一名老师走了过来。

  “立夏!”这位年过半百老师严肃地看着他们。“让它们到别处去。”

  “是。”

  即便是听出这位老师语气里的责怪,但公良立夏并没有辩解,他听从指示,带领雪豹们到另一座山去。

  “杨老师……”胡月没料到他会这么做。

  “毋庸担心。”杨老师表现得很平淡。“他们从小就一起耍,那野兽伤不着他们。”

  “可是……”胡月看着那两人两兽离去的背影,心头的疑惑比担心更深。

  ——为什么能如此放心地让他们两个人和野兽走在一起?

  他们都还是个孩子呀……

字体: 字号:
食得招积,死得舒适目录
共4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