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0 19:32:09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纳魂入圣
  4. 第负十七章 这是酒钱

第负十七章 这是酒钱

更新于:2018-03-17 17:45:00 字数:3656

  第负十七章这是酒钱

  杯碗交错,酒水横飞,喝声贯耳。

  远离乡村,坐落在酒云镇的喧闹酒馆无论何时都呈现出这副景象。

  披着带血熊皮的山野猎人安静地独自坐在一处,强健的身体并不能在宽大的熊皮下得到遮掩,宽旷的肩膀下自然的带出那一双挤满伤痕的粗壮手臂,再配上那一大碗烈酒,气息与丛林中的野兽无异,让人难以靠近。

  与其气氛相反的则是那酒馆中央的那些的佣兵了,那是两张足足两米宽的大桌子,可仅仅做了八九个人就显得有些拥挤了,他们相互叫酒,你推我打的,就如同他们桌上东倒西歪的酒壶一般,恐怕酒馆中大半的声响便是出自他们长满肌肉不知疲倦的嗓门吧。

  当然这样的地方也自然少不了当地吃喝嫖赌的混混,穿着各式各样,三三两两地坐在酒馆最靠外边的几个位子,他们虽然没有强壮的体格,更没有野兽一般的气息,可依旧以一种不可一世的眼神看着街道上过往的平民,这让人十分不解。

  “碰。”

  随着一声酒壶猛烈撞击木桌的声响在这里并不能引起他人的注意,引人注目的是独自坐在酒馆一角的陌生面孔,不管是酒馆的老顾客,还是店小二一眼便能看出他是外乡人,那一身破旧的衣裳,和满桌东倒西歪的空酒壶更是让坐在柜台后面的掌柜不禁皱起了眉头,要不是长着一张干净的脸,怕是早就被赶出酒馆了吧。

  “小陈,小陈~你过来。”

  略显干瘦的酒馆掌柜已经在柜台后面看着这个外乡人已经喝了一早上的酒了,也是实在有些坐不住了,甩动着账本拍了两下桌子,便轻声地招呼店小二过来。

  “在,在,在,怎么了~怎么了~”

  原来在门口招呼客人的小二,听到店长熟悉的呼唤,连忙弯着腰跑到柜台前。

  “那个谁啊~你认得吗?”

  掌柜用下巴小心地点了点坐在角落的外乡人。

  “不~不认识,我猜应该是刚来这的外乡人吧。”

  机灵的小陈也是早就注意到那个喝了一早上闷酒的外乡人了,听到掌柜问起来,也是立马回答道。

  “你看他那样子~有钱喝怎么多酒吗?”

  掌柜的顾虑一目了然。

  “要不~我去试探一下?”

  小陈也是早就注意到掌柜的脸色,于是这般说道。

  “不然叫你干嘛~还不快去。”

  掌柜生怕外乡人再多喝一壶酒,连忙说道。

  小陈接受到掌柜的指示也是小心走到外乡人的桌前,看着外乡人白净俊俏的面孔微微泛红,看似长着一副十二三岁小少爷的脸,可那破旧的衣着,怎么看都像半个乞丐。

  “这位客官?”

  小陈先是小心地招呼道。

  外乡人微微抬头瞟了一眼小陈,并没有理会他,而是一把抓过面前的酒壶,便一股劲得往嘴里倒。

  “客官~我看你也是喜酒之人,我们店还有两壶自酿的好酒,不知能否让客官您鉴赏一下?”

  见外乡人并没有理会自己,像是也在小陈的预料之中,于是这般说道。

  “哦~烈么~。”

  就这么一句话确实勾起了外乡人的兴趣,放下手中的酒壶,转头看向小陈。

  “嗯~当然~保证你喝完找不到北。”

  小陈见自己一句话就让外乡人来兴致了,也是有些小意外,连声回应道,心想这个外乡人这个酒瘾确实很严重啊。

  外乡人身体向后一靠将原来喝过的酒壶往外一推,勉强空出了一个位子,然后轻轻地地在空位上敲了敲,很明显是在示意小二将好酒端上来。

  “好嘞~但是啊~客官你要听我说,那可是我们酒馆自酿好酒,那个价格嘛~也是相对的有点高。”

  小陈十分巧妙地将话题移到顾客经济的方面,且小心的注视着外乡人,生怕他听出什么。

  外乡人虽说有几分醉意,可也是听出了这个店小二话语中打探的寓意,将头微微向后一仰,冷冷地看向站在身旁弯着腰的小陈。

  “客官,你别误会~我自然不是担心您负担不起,只想提醒一下您,若是没问题~我这就去为你准备好酒。”

  冷漠的眼神让小陈也是一惊,没想到这个外乡人一下便听出自己在试探他,连忙为自己的冒失弯腰赔罪。

  “放心好了~若是我交不出这点酒钱,便用我的命来抵好了。”

  外乡人收回视线,微微地将头头往旁边一侧,见到一旁不远处的那一桌小混混正小心注视自己,心中一笑,回过神来大声对小陈说道,像是故意让哪些混混听见。

  柜台前的掌柜也是听到外乡人的答复,皱了皱眉头,显然是对这个保证十分不满意,心想我一个开酒馆的,要你的命干啥,到时候你付不起钱,无非是留下来擦桌子洗碗干大半辈子,可这时又不能把人家赶出去,万一别人是那个大户人家里性格古怪的小少爷怎么办,面对多种可能****老道的掌柜和店小二这时也只好先观察。

  一把接过小陈递上来的酒,立马往自己嘴里灌,酒水漫过了唇舌,从嘴角溢满出来,洒落在外乡人破旧的服饰上。

  “好酒!”

  满足地放下了酒壶,外乡人一声喝道,便一头栽到了酒桌上。

  “可惜还不够烈~。”

  随着嘴角一声嘀咕,便没了动静。

  醉意并不能带走太多时间。

  腰部传来的轻触让外乡人微眯开了眼睛,可并没有做出反应,嘴角划过的冷笑像是预示着自己早就料到了现在的情况,腰间的sao痒并没有持续太久。

  “大大。。。大哥,这外地人好。。好像没钱啊。”

  口吃的小混混“摸索”过后,将问题小心的递给了身边的一个年轻人,只见年轻人三分的平凡面孔却带着十分的嚣张气焰,目空一切站在周围三个小弟的中央。

  “怎么可能,没钱,还喝怎么多酒,你让开!”

  年轻人两个小步走上前去,蛮横地用手拍打外乡人的后脑勺。

  “醒醒!乡巴佬!少TM给我装睡。”

  猖狂就挂在嘴上,更加突出招摇过市的混混形象。

  在年轻人蛮横的敲打下,外乡人坐在椅子上猛然起直起身子,双手由前向后一展,伸了个极为舒畅的懒腰后,靠回了椅子上,这莫名其妙的夸张动作倒是把年轻人吓了一跳。

  “哎~~~怎么了?”

  外乡人爽朗的嗓音中带着少许困意,无辜的表情更是让年轻人感到气恼。

  “乡巴佬少TM装蒜,把钱交出来!然后TM给老子滚蛋!”

  年轻人肚子里显然装不下太大火,一脚踢在桌角上,然后几句话便点明了自己的用意。

  “好好~好~别怎么凶嘛~不就是要钱吗~我就怎么多,只要给我留点酒钱,剩下的随便你们了。”

  外乡人说着说着,便凭空掏出了一带厚实的钱袋,自己掂量了两下便随意抛在了桌子上,然后身体向后微微一靠,又眯上了眼,像是要回去继续做那没做完的梦。

  年轻人也是没想到这个外乡人如此识相,淡淡一笑,可正打算去抓钱袋时,却惊讶的发现这钱袋竟然是和自己的如出一辙,用手摸摸了空荡荡腰间,脸上的笑容也是立马凝固,一肚子的火气冲上面孔。

  “臭小子!我看你是不要命了。”

  愤怒的年轻人将桌子猛地向外一推,为自己空出一块地方后,二话不说便一脚踹向外乡人的肚子。

  年轻人这奋力一脚在外乡人眼中却是如此缓慢和愚笨,精确地微微侧身,这一脚恰好从腰间擦过,就在年轻人重心不稳的时候,外乡人猛然起身,快速地伸出手臂,一掌精确的顶在重心不稳年轻人下巴上,往前用力一推,年轻人还来不及惊讶,后脑勺已经撞在了地上,昏了过去。情况发生的过于突然,就连旁边的小弟还没来得及反应,年轻人便已经倒地不起。

  “发什么呆呢~。”

  随着外乡人富有磁性的嗓音,一脚便已经落在了身侧一个混混的裤裆上,刚才发生一切还在自己迟缓的反射弧中传输时,下体传来剧痛,便让自己失去了思考能力,蜷曲着身形,无力倒在了地上。

  剩下的两个混混终于反应过来眼前的外乡人并不是一开始想得那么好对付,谨慎的靠在了一起,其中一个脸上的已经惊出了冷汗,加上通红面庞,显然是已经害怕了,另一个倒是要好一些,紧握着拳头,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外乡人。这幅糟糕的情况,酒馆的其他人像是喜闻乐见一般,有兴趣的看两眼,没兴趣的依旧与同伴说笑,陷入紧张气氛的倒是还有店小二和掌柜,可他们担心的是那可能被砸坏的桌椅。

  “来啊~。”

  外乡人对着剩下来的两人招了招手,不屑的眼神让两人更是有些畏惧。

  两三秒的迟疑过后,其中一人鼓起勇气快步朝外乡人冲了过来,右手奋力挥拳,对着外乡人的脸就打了过来,可要知道,这种玩世不恭的小混混根本没有练过体,拳脚对着平民百姓来说,倒是有几分威慑力,但在外乡人眼中“太慢了”。

  上身先右微侧,轻松地躲开拳头后,一个弯腰,手掌迅速探出,抓住混混的衣领,顺着他的惯性,猛然向后一甩,只见他更本撒不住车地扑向一旁坐着看热闹的佣兵,见有人扑上来,佣兵多年练来的粗壮臂膀向前一挡,然后向旁边地上一摔,还十分有趣地对着外乡人说了一句“漂亮”。

  “见笑”

  外乡人也是十分幽默地回头对着佣兵一个拱手,最后一个混混见外乡人回头,被冷汗浸湿的身体根本无力握紧拳头,于是撒腿就跑,眼看就要跑出酒馆,一张椅子猛从身后飞驰而过,猛地撞在自己的膝盖处,疼痛压着自己的身子跪倒在了地上,走投无路的混混,连忙对着外乡人磕头道歉。

  此时外乡人将桌上的钱袋拿了起来,在手中抛了抛,若无其事地走向酒馆门口。

  见他走上来,混混的求饶声更为急促,而外乡人只是毫不在意的从他身前走过,缓缓地走向柜台,在掌柜万分紧张的神情下,将手中的钱袋朝柜台上一放。

  “这是酒钱。”

  淡淡地留下一句话后,便转身朝酒馆外头走去。

  “小兄弟~你叫啥名字啊~。”

  半醉的佣兵欣赏地对着外乡人喊道。

  “呵~尪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