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12-13 20:37:03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刷灵石
  4. 第二十章 仙二代们

第二十章 仙二代们

更新于:2016-01-12 04:01:55 字数:4137

  青云宗,浩云峰。

  浩云峰是门派主峰,约高千丈,奇峰林立的禹州地界,浩云峰并不算高。但是怎奈何,浩云峰离地亦有千丈,整个山体是凭空而立的,悬浮于天地之间。

  从半山腰起,浩云峰上随处可见规模宏大的建筑群。

  亦是在半山腰,一座天梯从这里起始,经过不知多少级,直达山顶的白玉牌楼。

  白玉牌楼是宗门的象征,上面笔走龙蛇写着“浩云峰”三个大字。牌楼后面,是规模宏大的广场和主殿,是门派核心所在。

  苍松翠柏的掩映之中,亭台楼阁隐约可见。

  梵间袅袅,法相庄严。任谁来到于此,莫不生出几分虔诚。

  白玉牌楼之下,约有数十人正在等待。众人分为三波各自站立。青布袍的人最少,只有三人,但皆器宇轩昂。穿华丽黄衫的人等最多,那是门派的书吏和小厮。剩下的,服色各异的一波,就是本次参加记名弟子拜师的待选修士了。虽然今天之前,何人拜入哪家就定好了。但名义上,他们还都是待选。

  领头的黄衫书吏是一敦厚老者,白须及胸,他一手捧着掌门令旨,一手拿着节气时书,等待着吉时到来。

  “黄巾将何在?”黄衫老者一声令下。

  “诺。“两旁的黄巾武士齐声道。

  “吉时将近,准备开启登仙门。”黄衫老者高声道。

  “诺。”

  “禀令尊。”一黄衫小吏出列道,“尚有一待选修士未至。”

  “何人?”

  “杨义,仙城人士,仙城巡检历练三年,年前战阵杀敌,获赏功令。”随着黄衫小吏的话,一众待选修士议论纷纷。今次记名弟子的拜师礼,总计修士16名。各人的缘法各有不同,但杨义却是赏功得入的独一人。

  “杨义,我有印象。“

  黄衫老者沉吟片刻,走到一青袍修士面前,“王师兄。吉时将近,尚有修士未到。此人杨义,就是他格杀了广信赵天理。前两次拜师礼,他亦是报病未到。“

  “哦。“

  青袍修士面如沉水,淡淡挥手,“如此人物,值得等上一等。吉时未至,且行等待。“

  “是。“

  青袍修士的话不算大声,但一众待选修士都一字不落听在耳里。

  “赏功得来的令信,恐是平民子弟。“

  待选修士为首的是练气七层的刘吉。只见他摇摇头,向众人笑说:“我等皆乘飞舟而来,那个杨义大半夜从学宫录入,被书吏刁难一下,眼下恐还在半山腰呢。“

  众人齐笑,纷纷附和。

  “那杨义在巡检队厮混就能为门派杀敌,恐怕是个狠角色。”刘吉拍拍自家的七彩绵袋,取出一小包灵石来,约摸有十来块,“邓容,等下杨义上山,你去羞辱他一番,称一称他的斤两。”说着,刘吉把灵石向他所说的邓容抛去。

  众人齐劝不要。

  “刘师兄。我等小同年不过十余人,还当和睦相处,互相帮衬。”说话的正是浅游斋的萧明。他与杨义认识,当下不顾刘吉权威,直言相劝。

  内门九年一度,外门三年一开。

  与两者相比,每年若干次的记名拜师,人数少得可怜,弟子间都戏称做小同年。

  “说得好。我等记名弟子小同年,人数本来就少,只有团结一致,才有立足之地。”

  刘吉哈哈一笑,一点也不遮掩,当着众人道,“那杨义凭杀伐入门墙,试想瞧得起我等否?以平民身份等待候选,选了三轮始才有他,试想他能没有怨气?我等绵衣玉食,天命优渥,出入修士相随,进走飞舟代步,非洞府不居,非玄法不修,试想那杨义凭什么与我们平辈论交,试想又凭什么愿意与我们平辈论交?”

  众说纷纭,书生模样的郭尚言哼了一声,“大家都是师兄弟,纵不结党,何苦结仇?”

  “众位师兄弟请了。”

  刘吉淡然道,“我刘吉做事,当得了光明磊落四字。没错,我是故意折辱杨义。但是,我这么做是为了他好。平民子弟出身,不受点大刺激,哪里来大成就。”

  “歪理邪说。”萧明冷冷道。

  “明里折辱,暗里相助。这有何不可?”刘吉反问,“在我看来,我们这些记名小同年,今后最有成就的应是杨义。明里助他,恐他深以为耻,所以只能暗里相助。我与他素未谋面,这么做当真是为了小同年的情义。待他日杨义功成名就,诸位师兄弟都是见证。”

  “杨义顶不住羞辱,做出不忍言之事,又待如何?”郭尚言有所松动。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缘法。”

  说话的是邓容,他替刘吉做了回答。邓容是个外门的巅峰弟子,经世俗界杀伐历练,是个果决刚毅的人物。这样的人物下定决心当狗腿子,照样能够义正词严,“如果杨义挨不过去,或是挨过去了意志消沉,那也是杨义的缘法。他要抱怨,要记恨,就让他记住我这个恶师兄吧!“

  萧明叹息一声。

  能把戏耍同门得说光明正大,能把诡计做成阳谋,杨义只怕要遭受无妄之灾了。

  萧明有心相助,但不知从何助起。他叹了一口气,无奈地看着天梯。

  共他人也是如此,眼巴巴盯着天梯,只等杨义出现。

  ……

  牛叔片刻也不停歇,直向浩云峰而去。

  禹州之小,地图上都找不到。但是进到内域,实则并不比亿万人口的大州为小。禹州实则就是仙门前辈用大法力,大手笔构建的洞天福地。

  举目望去,群山遍布。

  天空上一抹红霞和远山混合一起,化作华光一片。

  浓浓淡淡的云雾则缭绕绯侧,掩着逶迤起伏的群山。群山形态各异,隽秀婀娜,奇峻仿若刀劈斧削。古穆幽深的山岭,林木繁密,错落层叠,主色是浓郁的化不开的绿。更有清澈的湖泊,秀丽的山涧随处可见,或为瀑布急泻倾挂,腾越呼啸,激起白茫茫水雾。

  远远能看到七个主峰,雄浑壮丽,仿佛云天支柱。主峰之内,最高的便是浩云峰了。

  但见苍鹰在山间展翅飞翔,长啸着划过长空。

  “牛叔,飞梭开得不错。有空跟您学习。“杨义乘着飞梭,渐有长空翱翔的滋味了。

  “哪也要你敢坐才行。我家小姐等闲也不敢坐我的飞梭。“牛叔哈哈大笑,“杨义老弟,穿过这里,就是山门。“

  “冲下去!“

  “万众瞩目走下飞舟,哈哈,想想都令人血脉贲张。“牛叔哈哈一笑,驾着飞梭在空中划出一道火红的弧线。不得不说,牛叔的见识还停留在外门弟子拜师的老思维上,还在想当年呢。

  想当年他对飞梭进会场的弟子各种羡慕嫉妒恨,如今都成了动力,想着推把手让杨义威风一把。

  “事已至此,冲。“

  杨义略略皱眉,随即舒展。驾起飞梭冲会场,貌似有些高调。但不冲,时间又赶不上。既然无法可想,杨义也懒得忧虑。

  “是不是担心太高调。同门不好相处。“牛叔笑了。

  “有点。“

  杨义无所谓道,”车到山前必有路,先威风完,以后的事再说!“

  “我也是过来的人。“

  牛叔叹道,“这人啊,高调啊,炫富啊,总是讨人厌的。当年我入门的时候,这种人可不少。但有一个家伙,喜高调,爱炫富却不讨人厌。因为他每个同门送了三颗练气丹。我那年的入门弟子几千人,啧啧,想想就是大手笔。现在,他也快成就金丹了。”

  想想也是这个道理,同学会时候炫富的最讨厌,但要每人送一部Iphone就又不同。

  说着话,杨义还在思索,飞梭却已经下落了。

  “正门停车,这是什么人?“

  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杨义自飞梭一掠而出。

  “你是杨义?“黄衫老者面色不悦。

  “正是。“杨义众目睽睽之下也不怯场,团团拱手,”诸位师兄师姐好,小弟不熟路途,来迟了,还请大家见谅。“

  “你归队吧。吉时已至,仙门待启。“

  黄衫老者看了一眼青袍修士,见其未说话,于是也未再多言。但是很明显,广场众人皆尽不悦。大家都是乘飞梭来的,没错,但你能不停正门口么,广场如此之大,挪开几百米轻而易举。当然,杨义是不知道这些的,牛叔却是故意把面子做足。他既不露面,也不挪走。反正他要等杨义来着,总不能让杨义走回去。

  杨义的到来,待选修士这边都忍不住笑了。

  先前刘吉的平民子弟激励论,言犹在耳,却没想人家杨义是也是乘着飞梭来的。大家都是行家,看样子都知道,那绝对是领先大部分人的顶级烈火飞梭。

  “看他那瑟样子,像是只有他有飞梭似的。”刘吉哼了一声。

  “吉少爷,看杨义的飞梭弧线,就知道他是高手。炼气初阶什么的,肯定是装出来的。懂得扮猪吃老虎,这家伙点子很硬啊。”邓容担心地说,“如果再有几样厉害法宝,恐怕我也对付不了。”

  “给他得意。”

  刘吉和邓容正在私聊,却没想杨义热情迎了过来,“两位师兄,恭喜,恭喜。”

  “喜从何来?”

  “我等今日一齐拜入师门,岂不大喜。”

  “如此,同喜。”刘吉点点头,挤出一丝笑来。

  杨义拱手,向众人笑说:“在这大喜日子,我准备了些仪金为贺。都是些零碎银子,大家不要嫌少。”

  “多谢,多谢。”

  刘吉接过锦袋,一摸里面是一枚灵石,也不以为意,随手接过了。

  众人见杨义有心如此,于是也都收下了。

  礼尚往来是必需的,人家杨义恭喜你入门,你不得也恭喜人杨义不是?杨义也是这么想的,所以包了中品灵。有灵石的尽管回礼,没灵石的回少一点,这样,杨义散灵石的心思也到了。

  “来,来……杨义……”

  刘吉大咧咧拿出一小包灵石,约有十余枚,向杨义抛将过去,“这是回礼,且收下了。”

  “咦,中品灵?”

  就在这时,邓容恰到好处的惊呼起来。

  “什么中品灵?”刘吉隐约感到不妙。

  “吉少爷,你看。”邓容半掩住杨义送的锦袋,示意刘吉来看。

  刘吉僵在当场。

  搞什么嘛,仪金竟然包的是中品灵?

  “这位是刘吉刘师兄。”萧明与杨义点点头,主动为他引介,“刘家可是门派世家,一门七仙。刘师兄的族爷爷,乃是玉稀峰的刘真人。”

  “刘师兄客气了。”

  “不妨事,不妨事。”刘吉苦笑,“改明为兄做东,请杨师弟一聚。”

  “那就愆烩轩吧,我们顶层开个包厢,请师兄弟们同去。”杨义直接开宰,搞什么嘛,明明就是仙二代,回礼回得少就罢了,十几灵石都敢拿出来。

  “好,没问题。”刘吉为了挽回面子,果断答应,“愆烩轩我熟得很,就那了。”

  众师兄弟一齐叫好。

  “这位是大楚的慧明公主。”萧明继续介绍。

  “久仰,久仰。”

  “这位是南阁峰王真人的内侄郭尚言。”

  “久仰,久仰。”

  有了之前插曲,众人都热情与他杨义相见。

  不比外门弟子的同年一期能有成千上万,这一期小同年就16人,所以大家也格外珍惜这份人脉。刘吉也是如此。除了开始略尴尬,但是很快就谈笑风生了。

  杨义认识了众人,越想越觉牛叔跟不上时代。

  丫的,这里每个人都可以开飞梭店了,在大家面前开飞梭很牛么?

  凭白让杨义担心,还送了圈礼。

  杨义注意到,众人多少都回了礼,不少都是原封不动奉还的。除了那个叫邓容的外门巅峰弟子,杨义一直在看他的神情,见他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没有回礼。当然,言语里对杨义也格外热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