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13:37:29
  1. 爱阅小说
  2. 游戏
  3. 夜重夜
  4. 初始之章

初始之章

更新于:2018-03-17 21:54:39 字数:12727

字体: 字号:
夜重夜目录
共1章
  初始之章——当然是所谓的冒险开始啦!

  接到绯色的电话的时候我正在刷牙。一手牙刷一手电话,满口泡沫星子。

  “拟真网游?”真亏我还能发音标准。

  “是啊。要不要一起去玩?”

  “哪家代理的……”

  “这种事情怎么样都好啦。”

  我吐出嘴里的泡沫,用肩膀和脸颊夹住手机,腾出只手端起杯子,漱了口。

  “就算你这么说,我暂时还不想开始玩游戏啊,好不容易放个假回家……”

  “你废了。”

  “……”

  拿起毛巾抹了抹嘴。

  “好吧。”我静下心来,握紧手机,“明天公测?”

  “对,明天九点。”绯色在那头显得挺高兴,“你快去看官网吧,选个好职业,我要当法师了。”

  “那我当教育局局长。”我挖了挖耳朵。

  “……”

  “你当那什么法师……就是拿魔杖那种?”

  “准确的说貌似是祭司那类东西吧……”

  “啊?那我当骑士!”

  “靠,我还圣骑士呢。”

  “成,我先去下载。”我打个呵欠,嗯,新买的牙膏的味道真不错。

  挂了绯色的电话,我洗了把脸,随后就晃回自己的房间里去。我在广州正读大一,目前放着寒假,前几天刚回到家中。今日一早爸妈就带着我老弟一起出去扫年货了,我好不容易爬回来,当然是要好好地宅一宅。

  本来没有想那么快就玩新网游,毕竟这是累人活儿,但既然阿绯就那么说了,我也就勉为其难地答应下来吧。(挖鼻)

  回到房间,打开笔记本电脑,鼠标滑两滑便打开了IT网页。嗯,刚刚阿绯在电话里头说的游戏是啥玩意来着……貌似叫做《马勒戈壁》?

  靠,谁起的啊这名字太给力了!

  我连忙按出百度的经典首页,在搜索栏里敲入那四字真言。

  一按下回车,一大堆的相关网页便弹出来了。我立即点选了最上方的马勒的官网,读取进去之后便可以清楚看见“明日公测!”几个大字……哎哟喂,真有干劲啊年轻人。

  不过看LOGO的风格,做得相当不错嘛,现在的拟真网游真是一代比一代要出色。我单手撑着下颌,另一手灵活地滑动着鼠标,开始下载后,便漫无目的地逛起官网来。

  对了,职业那种玩意浮云,但还是稍微了解一下吧。如果乱选了一个很渣滓的职业,绯色会炸了我的。

  我滑动鼠标,选择了职业介绍的选项,好几个人类造型的职业人物便弹了出来。毕竟是拟真网游,都是真人真画面的。效果看起来也相当不错……那几个人物的示例是GM吗?我擦嘞那容貌开挂了吧。

  我选择了“战士”职业的介绍,果然和其他游戏里的设定大同小异,无非是高攻高血近身战的特点。我再选择了旁边的“祭司”——这大概就是阿绯所说的那个法师型的职业吧,祭司的话是高魔攻中防中敏,但血薄,对于战斗型的人物来说这当然非常合理了。

  还有其他的很多职业,什么德鲁伊啊盗贼之类的……反正职业就是忒多,估计是制作组闲的蛋疼了死命开发。

  那么我玩什么呢……我看着职业列表,思考了一下,端起手边的玻璃杯喝了一口菊花茶。

  好,就决定玩这个了。

  在官网随便溜达了一会后,我便将窗口关闭了,回到我的伊莉莎白桌面,我将MSN和QQ开了挂在一旁,自己则拿起放在桌上的手机,在名片夹里翻出了个号码拨出去。

  盲音了几声,那头接通了。我不等对方开口,便先入为主直奔主题:“怎么样啊是不是很闲啊假期。”

  对方似乎还未进入状态,我估计她重新看了一遍来电显示的名称,好一会才开口接话:“还好啊……你有事?”

  “是啊。”我决定开门见山,“喂,一起来玩《马勒戈壁》吧。”

  我居然能若无其事地说出那个名字,真不愧是我啊。

  “……那是什么,好奇怪的名字。”

  “你管它奇怪不奇怪,是我的一个老友找我一起玩的,你也一起来?”

  “呃——”

  “我知道你是游戏白痴,不过有啥关系,你玩个简单的辅助职业就好了啊。”我换了个坐姿,“如何啊?佩蓉。”

  估计佩蓉还在犹豫,在那头呃个半天,我的笔记本都进入屏保模式了。我一手拿着电话,另一手滑动鼠标,将方才浏览的官网重新开了一次,复制了地址,在QQ上给她发了过去。

  “行啦,就一起来吧,明早九点注册哦别忘了——你就玩个德鲁伊啊什么的……”

  “德鲁伊是什么?”

  “别问这种问题啊,特别是在游戏里,会被人鄙视的。”

  “哦……”

  “你自己去官网看看吧。”我勾了勾嘴角,尽管没人看得到,“就这样,到时进了游戏再联系。”

  “嗯我知道了。”佩蓉应道,“是德鲁伊……吗?”

  “是啊,天然子。”

  “谁是天然子啊……”

  挂了电话,我不禁感叹佩蓉的天然属性是越来越明显了,实在对得起天然子这个称呼。

  佩蓉是我的高中同学,基本三年高中都一起吃饭。反正就是老熟的朋友,有什么都一起分享。既然要玩游戏,那当然是朋友越多越好了。

  不过那家伙的性格太天然,估计被人卖了还会帮别人数钱,所以就给她个比较不需要打打杀杀的职业吧……德鲁伊什么的,偶尔扔几个附加魔法就已经足够了。

  “冒险游戏啊……”我往椅背上一靠,“肯定又是那种老掉牙的勇者斗恶龙模式的游戏。”

  很可惜,虽然不想吐自己的槽,但那时的我真他妹的太天真了。

  第二天,我八点半便被手机的闹铃给吵了起来。

  顺便一提,咱家的铃声是铃村健一的“Goodmorning~”哟~(……)

  “早起早睡身体好。”

  我不禁这么想着,打开了房间的大门。随即陷入视野的便是自家餐厅,我那上小学五年级的弟弟还坐在其中一张餐椅上,砸吧砸吧吃着烤吐司。厨房那头传来水声,大概是老爸在洗一大早买回来的菜吧。

  刷完牙后,我很好意思地开始和老弟争食起来。事实证明不要脸的只是我,那个性格比同龄人要冷静得多的小鬼一言不发地把剩下的橙汁和面包都让给我,自己回房间做寒假功课去了。这家伙对待姐姐的态度还真客气嘛,虽然变相来说我觉得他只是懒得鸟我。

  耸耸肩表示无所谓,我迅速将早餐吃完,告诉老爸一声吃饭时叫我,便重新钻进房间去启动笔记本电脑了。

  我一屁股在电脑椅上做了下来,扯过鼠标上了QQ和MSN.昨天晚上已经和绯色还有佩蓉交代清楚了服务区,只要等九点一到,死命挤进去就是了。

  《马勒戈壁》什么的,就让我进去看一看好了。史莱姆也好,魔王也好,都尽管来吧!

  我扬起嘴角,将玩拟真网游的工具——一副金属制的护目镜戴上。这和一般的滑雪镜差不多,但质感要机械多了。这玩意也是高考结束的那个暑假买的,还不便宜,当时为了买它我只好暂时放弃入手NDS的计划。作为革命战士,这种抉择让人多痛苦,你懂的。

  叹了口气,过去的事不说也罢,你懂的。(谜之声:你好烦……)

  我看着电脑屏幕右下角的时间显示,很快就要到九点了。我连鼠标都停在了马勒戈壁的图标上了。我这个人,要不就不做,要做的话就非要鼓足干劲去干。因此哪怕昨天对这劳什子的马勒戈壁还兴致缺缺,今日的我已经做好准备挤进去了。

  很快,时间一到,双击。

  服务器老早就和两个老友说好了——是华南一区的达江由平原。

  打酱油什么的……这名字也同样太给力了。那开发商真给力,他全家都给力。

  我砸吧了一下,思忖自己是不是把这个游戏给小看了。待会如果再来个什么“神兽!奥义·草泥马”我也绝对不惊讶了,绝对。这马勒戈壁实在是太给力了……你们都懂的。

  不等我发呆,系统提示我已经连接进入服务区了。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凌空起来一般,被带往一个方向,待我感觉脚下用于有了载重的时候,眼前的视野已经被一片繁荣茂盛的森林背景给取代了。

  哇,看来是进入注册画面了……不愧是新一代拟真网游,跟真实的森林一样。我连忙点头感慨科技发达,这时候一个身影却晃进了我的眼里。

  一个穿着乡村哥特式红色长裙,棕色短靴的女孩出现在我眼前,她还戴着红色的头巾,非常有欢乐轻松的欧洲乡村风格,一看就讨人喜欢得不行。

  哦哦,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NPC了?

  “欢迎您进入游戏,您是进入本游戏的第98位玩家,将会获得由系统免费赠送给前100位进入游戏的玩家的神秘礼包一份。”

  美丽的乡村姑娘忽然对着我机关枪一般地开口了,我还没弄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面前就立即弹出了一个窗口。

  【恭喜!您获得前100位神秘礼包一份】

  ……虽然没弄清楚状况,不过好像我占了便宜,算了,我占便宜我自豪。

  我将那个提示框给关闭,站在我眼前的乡村女孩NPC便对我灿然一笑,接着说道:“现在开始为您进行人物构建,请输入您的姓名。”

  姓名啊,有没字数限制?——本来想这么问,但旋即脑筋一转就知道这问题简直就是多余。

  “那么,我要叫——”我环起手,义正言辞。

  “这个世界要有爱和和平。”

  “输入完毕,是否确认?”

  “确认。”

  我忍不住一边说话一边点头,这个名儿改的真好,看过银魂的人谁不知道这句话是一代经典。不过看来我眼前的小姑娘就不知道,完全不行啊,AI不够高吗……(谜之声:要你管啊==#……)

  NPC女孩将两手交叠放在身前的裙摆上,闪闪的大眼睛看着我,继续问道:“请选择您所中意的种族,分别有人族,精灵族以及兽人族三种。”

  咦还有种族划分吗?哇靠昨天看漏了不成……不过按照一般的网游设定,种族将会直接影响人物的成长,例如人族是均衡分配,而精灵族高灵力高敏捷,但防低血薄;兽人族厚血高防,但敏低。

  我结合了自己暗暗选定的职业思考,随即回答:“我选人族。”

  姑娘点了点头,再继续微笑发问:“请选择您的职业。”

  “弓箭手。”

  “种族与职业确认完毕,接下来将进行属性分配。”乡村姑娘说着,白嫩嫩的藕臂轻轻一挥,一块木板瞬间在我眼前浮现出来。木板上刻有力量、魔力、体质、防御以及敏捷五个字样。

  “这是基础的五种属性,根据你方才选择的人族,你在最开始已平均分别拥有5点此类属性。现在您还拥有50点成长点可分配,此后每成长一级,你将会获得5点自由分配的成长点。”

  来了啊,成长点啊属性啊什么的,果然来了。这种玩意玩过网游的人谁不知道……忒坑人,万恶的经验升级制度。

  我一边愤愤地抱怨这种制度的沿袭,一边抬起手,拿起木板前悬浮的一只白色粉笔。接着在力量后面的横线上写下14,魔力的写下6,体质写下9,防御写下6,敏捷写下15.

  确定了属性之后,我松了口气,还不清楚这个游戏到底是如何成长的,这样加点也不知道有没问题……只能按照一般的网游常识来设定了。公测什么的,最讨厌了。

  向我再次确定后,姑娘再挥挥手,木板便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出现了10只浮在空中的彩蛋,复活节里见到的那种,而一只小木槌则浮在我面前。

  “接下来是随机抽取的三项辅助属性——魅力,智力,以及幸运。”姑娘解释道,“现在先抽取的是魅力,请您在10只彩蛋中任选一只凿破。”

  我接过小锤子,暗自抱怨咋就那么多事。但没办法只能按部就班,与我隔着彩蛋站着的NPC姑娘依然保持一副亲切随和的笑容,果然是容易缓和玩家情绪的设定啊。

  小锤子握手中晃了晃,我看了一眼10只彩蛋,接着往左边第二个砸去。

  只听哐啷一声——哐啷个鬼!我的手都被震疼了……

  我拿着锤子,惊讶地看着在我的砸击下毫发无伤的彩蛋……哇搞毛啊这什么蛋啊,阿婆铁蛋吗,怎么那么硬。我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锤子,细细地棍身看起来弱不禁风。喂这样下去不会断掉吧……

  我纳闷着,再次朝那彩蛋砸去,这一次终于砸烂了。

  “恭喜,您获得了8点魅力值。”

  8点的话……算是什么数量啊?也许是看出了我的疑惑,NPC小姑娘很好地发挥了自己的AI功能,体贴地解释道:“辅助属性的满点是10点,并且永久不变。”

  永久不变?这也太狗血了,不过8点啊,感觉很不错嘛……那就不计较那么多了。

  姑娘接着挥挥手,之前的彩蛋便全部消失了,接着便出现了——另外10只彩蛋……

  我:“……”

  我面无表情地朝右边第一个彩蛋砸去,这回是一次过砸烂了,但不知为何,我感觉手中的锤子似乎变得更加脆弱了……喂你好歹撑着点啊!待会断了怎么办……不会让我赔吧。(谜之声:……)

  我还在出神地想着,姑娘那甜甜的声音又再次响了起来。

  “恭喜,您获得了8点智力值。”

  又是8?……不会全部都是8吧,还有,为什么都那么高啊……难道大家的都那么高吗?这样似乎就没有满点10点的必要了吧喂。

  我忍不住在心里吐槽,却没敢说出来……哎算了,快点折腾完快点进游戏。

  我在抱怨,姑娘却没闲着,只见她再次挥手,依然带来10只彩蛋——为毛都是彩蛋啊!而且这蛋真不是一般的硬啊……我真的不敢保证自己手中的锤子还能不能撑过下一次。

  吞吞口水,事到如今也没办法了。要不然好不容易那么早挤了进服务器,总不能在这里被拖住。

  思及如此,我二话不说就把锤子往其中一只彩蛋上砸去——很好,这样就要结束了。

  只听啪的一声,像是有什么东西断了。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完好无损的彩蛋,再看看自己手上那只方才被折断的锤子。锤头已经飞了出去,只剩一只棍子留在我手中。

  ……咦咦咦?!

  锤子飞出去了啊!

  下一瞬,我脑袋闪过无数的道歉话语,就差没立即鞠躬对那位NPC姑娘道歉了。谁知道那锤子真的会被我弄断啊!谁也猜不到系统的东西居然那么不堪一击……

  然而不等我立即俯下身道一声歉,四周却忽然响起极其欢快高昂的音乐……咦这是什么BGM啊?有谁结婚吗?

  “恭喜!”乡村姑娘高兴地朝我张开双手,“您启动了隐藏选择项,获得满点10点幸运值。”

  ……哈==?这演的是哪出啊……

  对于这种状况,我真的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了,果然网游什么的是越来越乱七八糟。

  “您的属性分配已经完毕,接下来将为您进行容貌和装束的调整。”

  似乎完全没有察觉我阴郁到几乎黑掉的脸色——或者根本说视若无睹,姑娘说着,打了个响指。

  我立即感觉浑身一轻,是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微微惊异过后,我连忙低头一看,果然,我原本身着的T恤和睡裤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身轻便简练的弓箭手装束。脚上套着一双几乎是弓箭手标志的棕色皮制长靴,靴子口几乎长到膝盖,从里向外翻出一截。白色的长袜,靴子上方的大腿处还绑着一些皮带,似乎是为了携带匕首或者各种工具。白色的短裙,墨绿色的皮带束紧腰部,上身是白色的贴身服以及青绿色的披肩,手上戴着纯白色的手套以及墨绿色的护腕。

  我感觉原本毫无负重的头顶忽然有了重量,抬手一摸,居然是一顶白色的贝蕾帽,一边还插着两支一红一黄两支羽毛……这副弓箭手装扮也太典型了吧,简直忒典型了。

  待我重新将帽子戴好,乡村姑娘已向我走前了两步。她微笑着问我:“请问玩家对这身随机生成的服装是否满意?”

  “满意。”我连忙点点头,方才的不快似乎都烟消云散了,“非常满意啊,你们这的完成度也太高了。”

  “那么,请选择是否要调整原始外貌,您可以调整的幅度为10%。”

  调整外貌?就是调整我本来的容貌嘛——终于来了啊!!(谜之声:……意外地很期待?)

  “当然要调了!”我兴冲冲地说着,几乎就差没捧过那姑娘的手按在心口,“请帮我把我的头发加长到腰部,还有——”

  我指了指胸口。

  “这里,帮我加大两个CUP.”

  我敢保证,待会在游戏里见到绯色的时候她一定会鄙视我。不过也估计不了那么多了,人生苦短,我一定要抓紧时间实现自己的梦想!(……)

  只听啪的一声,我立即感觉身后原本只到背部一半的头发变长了——果然长到腰部了啊。而胸部的话……这个不用多说,你们懂的。

  “请问是否满意?”

  我连忙用力地砸砸脑袋。

  “那么,调整完毕——您的账号已注册完成。”乡村姑娘朝我微微弯下腰,接着提提裙摆,是个很可爱的行礼动作。

  “接下来就将送您进入新手村,请选择频道。”

  果然还是分频道的啊,不然那么多人一起游戏不卡死,这也是老早和绯色她们俩说好了。

  “那么就第5频道。”

  “好的,已连接第5频道,祝您游戏愉快。”

  姑娘话音刚落,只见眼前一阵白光腾升,让人不得不闭起双眼。

  待知觉重新清晰起来,脚下已经有了新的着力感。

  这就是新手村了。

  我睁开眼睛,果不其然是一副祥和的乡村小镇的场景陷入眼帘。第五频道的新手村还不算特别多人,也许因为很多人还在注册的缘故吧。

  看着眼前布满矮房,镇民人来人往的新手村。我此刻站着的位置大概是玩家交流最频繁的一个地段,是新手村的喷泉广场。

  我仔细思考着。好吧,现在我大概是要去执行一下所有游戏都会有的新手指引任务了,毕竟是个新游戏,我也还不懂操作。待会再和绯色联系就好。

  我迈开步子就准备走,话说应该有新手提示什么的吧……这么想着,我便发现自己此刻身处的广场的喷泉的前方就站着一位十分矮小的老爷爷。他被许多的玩家围绕着,一个不大不小刚刚好的红色的“!”正浮现在他的脑袋上方。

  就是那个了。

  不过……周围好多人啊,我要怎么和他搭话呢?不过很明显我是完全低估了拟真网游,待我一走近,那位老人家便立即朝我回过头来,微笑着招了招手,像是没见到其他玩家似的。

  难道在我眼中看来,与剧情相关的NPC是只鸟我一个的吗?

  我有些恍然,然而不等我回过神来,这个撑着拐杖,典型村长角色的老爷爷便开口发话了。

  “你终于来了啊,孩子。”

  ……来了啊,勇者模式的剧情,永远忽略玩家的相貌喊其“孩子”的长老哟。

  当然了现在我就是对着NPC吐槽也无用,我应了一声,他便继续说了下去。

  “我是这个祥和的小镇的村长,知道很多不为人知的悠久故事……你有兴趣听我略提一二吗?”

  完全没有。当然,我只得点头。

  于是撑着拐杖秃着脑门留着长长白色胡子的长老开始说悠久的故事了。

  “这是个发生过无数奇迹的世界。在这里,人、精灵和兽人和平相处着。这些被奇迹所眷顾的居民,历代都信奉着这个世界唯一的一位神明——雷帝嘎嘎。”

  ……哈?

  “传说雷帝嘎嘎创造了天地,创造了生命,创造了艺术……这位伟大的神为我们带来了文明,带来了火种,世界的居民开始努力地生存下去,大家团结一致,组成了世界上唯一的政府,名为天朝。”

  这扯的又是哪出啊?

  “因此,新的文明时代到来了——让我们感激神明吧,欧买雷帝嘎嘎。”

  ……是的,ohmyladygaga.

  “然而,这样的和平并没有持续多久,不久前……”

  我看着滔滔不绝开始讲故事的村长,险些没头一歪,就这么喷出一口来。

  搞毛啊这是……有打酱油,有ladygaga,还有天朝。我了个去这哪是游戏,根本就是兵器。

  “撒鼻息教是大约半个世纪之前传入这片大陆来的邪教,无数居民受其诱惑,纷纷背叛神明雷帝嘎嘎,投奔往撒鼻息教教主——莔的麾下……”

  喂,趁我不注意你干嘛又多爆几个奇怪的名字出来啊!还有,那个莔……根本就是在囧字上面加个草字头而已,唬弄谁啊你们。

  “……于是为了寻找传说中的马勒戈壁,团结起来吧,年轻的一代啊。”

  ……咦怎么会忽然跳到找马勒戈壁的话题来了?

  “马勒戈壁,奇迹之地——马勒戈壁!”

  不、不要喊那么大声啊!那又不是什么干净的词啊喂……

  “……我喜欢吃蛋包饭……”

  ……混进了更奇怪的东西啊!

  “于是为了对抗邪恶的撒鼻息教的教主,勇者们啊,团结起来吧,用你们的双手、你们的青春,去创造奇迹吧!”

  ……到底是怎么样绕了一圈后到回来这个话题的啊!

  我无语地看着滔滔不绝地村长,实在不能理解那番话里的深意。这个游戏已经完全超出我的想象了,有雷帝嘎嘎也算了,还有什么撒鼻息教……都快跟不上槽点出现的速度了,我才撒鼻息呢。

  我吸了吸鼻子,几乎没有在听村长的话。干脆趁这个时候查看一下物品栏啊什么的吧……

  这个想法在脑子里一闪而过的瞬间,一个显示框就在我面前弹了出来。

  哇物品栏真的出来啦!这个游戏……高AI!

  我立即撇开了在一旁讲得唾沫横飞的村长,开始查看起物品栏来。嗯我瞧瞧……有一个是新手礼品包,还有一个是我刚刚获得的那个什么前100神秘礼品包,就这么两样东西。我选择了打开新手礼品包,物品栏里瞬间多出好几样东西——是弓箭手的箭筒以及一张木弓,还有另外的5瓶红药,3瓶蓝药。

  我当即将箭筒和木弓装备上,背上立即就出现负重感了。造型简朴但还算精致的箭筒斜背着,木弓则佩在腰后。哇靠这样的话我就可以很帅气地一转身往身后摸弓,再拔箭……不过我不会射弓的啊,这方面希望系统能多为我弥补。

  村长似乎完全不在意我的心不在焉,依然在喷着口水朝我宣传雷帝嘎嘎的圣明啊撒鼻息教的可恶之处啊什么的……他大概的意思就是,我必须要找到一个叫马勒戈壁的地方,同时还要消灭那个教主名为莔的什么撒鼻息教。因为我是勇者嘛。

  我环起手,呆站了一会,村长还没说完,我就不明白啊为什么可以说那么久呢。正纳闷着,想找其他的事情打发一下时间,于是我试着感应出了技能列表。

  哇果然出来了……AI高+1.

  我立即认真查看起技能来……瞧瞧啊,五连环射,蓄力射击……什么啊都是远距离攻击,那近身战怎么办……等等,还有第三个技能——这个是,连环踢?

  点开那个叫连环踢的技能,一大串的解释啊什么的就出来了。

  【技能名称:连环踢

  适用范围:五米圆环内

  消耗:5点RP

  冷冻时间:5秒

  特别注释:弓箭手近身战的防身技能。适用于非战斗状态与任何角色、NPC】

  咦出现了好奇怪的东西——什么是RP?或者说……一般的游戏里会有RP这东西吗?!

  难道说在这个马勒戈壁里头,物理技能消耗的就是RP了?类似于其他游戏里的体力啊元气啊什么的。不过干嘛要叫RP啊……在这地方都要毫不放过地负起责任来搞笑吗。

  我正纳闷着那个RP,不经意又瞄到了一个看起来不得了的东西……这个连环踢,实用于非战斗状态也算了,还可以对任何角色和NPC使用?

  就是说,我现在可以用连环踢了?

  对于接下来发生的事,我要由衷地感叹一句——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随着“可以用连环踢了?”这个意念在我的脑海里闪过,我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自动动了起来——在我反应过来之前,我的身体微微一侧,右脚轻轻抬了起来。接着悲剧发生鸟。

  只见身着一身简洁弓箭手装束的我身子一转,腿往外一扫,一个漂亮的连环踢就这么使出来了,那身姿真是说不出的帅气……同时甚至响起了战斗的音效。

  我真的用了连环踢!

  而且对象还是村长!

  悲剧。

  将村长一脚踢飞出去的我利落地转过身,自动摆出一个使用完踢击后的帅气姿势。然而,真相是——我目瞪口呆地看着村长飞出去的那个方向,只见村长在一阵急速飞行后撞上了旁边的一幢矮屋,甚至有很夸张的尘土效果飞扬了起来……

  不知为何,原本根本没有丝毫动静的其他玩家居然也一脸诧异地看着飞远的村长,再看了看同样呆掉的我。难道说因为我的攻击,其他人和村长的交流也会受影响吗……不过,总而言之就是——我踢了人啊啊!而且是触发人物的NPC啊啊啊!我可以喊一声欧买雷帝嘎嘎吗!

  然而眼下救人要紧,根本没闲空吐槽了。我立刻拔腿跑向村长,其他的玩家也有部分跟了上来,但更多的是停留在原地围观,似乎对这种场面叹为观止。

  “村、村长!”我跑到几乎被砖块淹没的村长的身边,手忙脚乱地伸手将他从瓦砾堆里拔了出来。

  被我拔出来的村长看起来奄奄一息,看起来都快要闭气了……啊喂!振作点啊村长!不要交代在这里啊——我会引起其他玩家的公愤的!(……)

  我扶着村长让他坐起来,二话不说从腰间的侧包里掏出了一瓶红药,拔开塞子就把药灌进村长的嘴里,也顾不上村长也许会被呛死……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我一边给村长灌药,一边解释。

  我真的要羞愧而死了……真是死蠢啊我。

  待村长好不容易缓过一口气,我也觉得自己得救了。我可得罪不起那么多的玩家啊,攻击NPC什么的搞不好还要扣阴德值,要是红名的话就糟糕了。

  我好不容易松口气,一个提示框却突然弹了出来。

  【恭喜!您已触发隐藏主线任务】

  ……啊?

  我看着提示框,半天缓不过神……这、这什么啊……我只是踢了村长一脚,居然触发了主线任务?这也太搞笑了吧喂……

  “这、这一踢的力量……”被我扶着的村长断断续续地开口了,仿佛在交代自己的身后事。

  “绝对错不了……你是,你是——被雷帝嘎嘎选中的,百年一遇的勇者!”

  ……糟了,村长的脑子被我踢坏了。

  “传说的勇者出现了!”

  方才还一副要咽气模样地村长忽然站了起来,不顾依然蹲在地上回不过神来的我,张舞着双手,朝四面八方大喊道:“传说中的勇者已经出现了——雷帝嘎嘎的光明将再次照耀大地!欧买雷帝嘎嘎!”

  我探过头,鬼鬼祟祟地看了看外头的街道,发现一切正常。看来刚才的骚乱已经安定下来了。

  我暗暗地松了口气。

  方才挨了我一招连环踢的村长复活过来后居然神经质地到处高声宣传“传说中的勇者出现了!”,而那个所谓的传说中被雷帝嘎嘎选中的勇者,理所当然就是我了。

  看见了不一样的剧情发生,其他玩家也立刻反应过来是隐藏剧情被触发了。方才还对于那场骚乱袖手旁观,或者说根本抱着落井下石的想法看热闹的一堆玩家见状,纷纷围了上来要求我和他们组队共享隐藏任务。现在的人也忒势利眼了……当时那状况真是混乱得让我火大。最后我好不容易挤开了人群,接过村长递给我的写了任务的羊皮卷后撒腿就跑。一直躲到现在,外头似乎才安定下来。

  我忍不住在额头上抹了把汗。什么鸟被雷帝嘎嘎选中的百年一遇的勇者啊,我还不想当那样的勇者呢……听起来就蛋疼。

  此刻我正非常不成气候地躲在一条暗巷里头,怀里抱着村长给的羊皮卷,心中盘算着接下来该怎么办。果然是先和绯色还有佩蓉会合吧,我一个人去做隐藏任务的话实在太无谋……现在的话要如何跟她们联系呢?

  正头疼联系的方式,一个提示框却忽然弹了出来。

  【玩家颜面神经瘫痪控将您加为好友】

  咦咦?这个ID……是阿绯吗。

  我还奇怪她到底是如何加我的,一阵电话响的BGM便响了起来,同时一个电话正在震动的图标也浮现在了我眼前,我立即选择了打开。

  “嗨,现在如何?”

  是阿绯的声音。

  我松了口气。

  我:“发生了很抽象的事,话说你怎么加我的?”

  阿绯:“用脚后跟想都知道你会用怎么样的ID……不说这个了,我刚刚看见系统提示说有人触发了隐藏主线任务,我们也要抓紧速——”

  我:“不必了,触发任务的那个就是我。”

  阿绯:“哇靠,你什么RP啊。”

  我:“别说了……发生了天大的悲剧,我死的心都有了。”

  阿绯:“你要有那么容易去死就好了。总之先集合吧。”

  我:“好啊,不过要在隐蔽一点的地方。”

  阿绯:“难道你被草泥马逼婚吗?”

  我:“……哎,不说也罢,你懂的。”

  与绯色相约好见面的地点后,我关掉了语音,从地上站了起身,拍拍身后沾上的尘土。

  终于要进行普通一点的玩家生活了。我语重心长地对自己说道,深呼吸一口,准备迈开步子走人。然而走没几步,我忽然醒起物品栏里还有一个前100的礼包没打开。索性现在开来看看吧。

  我感应出了物品栏,选择了打开那份前100的礼包。

  【恭喜!您获得了物品召唤兽胶囊X1、少年快去创造奇迹吧十字架X1、波西米亚药水X5、星痕之矢X1、认亲令牌No.98】

  ……一堆看起来无用的东西啊,除了那个星痕之矢之外。

  星痕之矢就是一把银色的箭,不是从箭筒抽出来的,就是不能无限再生了,因此只有一次的使用机会;而那个波西米亚药水似乎是限时大量恢复药水,可以短时间内恢复大量HP,话说就不能好好地起个名字吗,波西米亚他妹啊;召唤兽胶囊貌似是用来捕捉召唤兽的东西,这个比较有用;而那个少年什么什么的十字架以及上面刻着98字样的木牌,就完全不知道有什么作用了。

  算了。我叹气,将东西都丢回物品栏里头。随即拍掉手上的灰尘,迈开步子走出小巷。

  一路上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还是有种被什么人注目的感觉,不过现在新手村里的玩家已经很多了,发生骚乱的时候进来的玩家并不多,因此认得我的人应该没几个。想到这一点我终于安心了,加快步伐赶往与阿绯约好的地点。

  来到新手村的南边出口,便可以看见不少玩家在这里举着组队的木牌招揽其他人组队。玩家的种族各异,装束几乎没有重复的……不得不佩服这个游戏设计者的用心啊,虽然名字啊世界观啊实在太恶搞,完全超乎一般人的想象。

  我往人群里看了一会,立即就发现了我要找的人——一个戴着黑色圆边、中央高高尖起的帽子的女孩正站在人群的最边沿,一个靠墙的不显眼的位置。大约一米五的身高,宽帽檐将她的脸几乎遮挡了一半,因此看不大清。但从过于苍白的皮肤以及尖尖的耳朵可以判断她是精灵族的。短发齐耳,一身黑色的哥特式长袖短裙,用蓝色布料打边,脚上套着一双鞋尖卷起的黑色长靴。她的右手握着一把木制魔杖,左手则捧着一只水晶球。

  这……比起祭司,不如说是魔女。

  我连忙走了过去。

  估计对方也察觉了我的靠近,随即抬起头,尖帽的帽檐下果然是那张我所熟悉的面孔。不过那蓝色的眼睛是咋回事……基因突变?

  靠,这家伙调了眼睛的颜色。我失策了。

  我一接近那穿着黑蓝衣裳的魔女便立即开口道:“你果然是蓝眼控。”

  “你不一样啊,长发控。”她毫不留情地还击,“你的胸是怎么回事?”

  “你懂的。”

  “我代表外貌协会鄙视你。”

  “你没资格说我,你的胸呢?”我指了指她胸前那块西伯利亚平原。

  顶着“颜面神经瘫痪控”几个蓝色小字的绯色无所谓地耸耸肩:“贫乳是珍贵的资源,这叫零负担的魅力。”

  我伸手抓起她头顶上的尖帽,往上一提,露出她那头黑色的齐耳短发。

  “你的身高又是搞什么,对你现实里不到一米六的身高不满意?”

  “既然要小只,就小只到底……哎,帽子还我啊DCUP控。”

  “我这哪有DCUP啊,最多只是C而已。”我将帽子重新按回她的脑袋上。阿绯抓住帽子,扶正了一些。

  “那么。”绯色开口,“我们现在是去做那个吗,让你连死的心都有的隐藏主线。”

  “嗯,先组队吧。”

  我立即选择了队伍组建,自己成为了队长,随即发了个入队邀请给阿绯。

  “喂,队名怎么搞?”

  已经确定了入队的阿绯抬头看着我,蓝色的眸子光泽熠熠。

  “随便吧,但要体现我们的理念。”

  “理念?帮助天下基友终成眷属?”

  “这个可以。”阿绯点点头。

  我环起手思考了一下,随即打开了队伍列表,在空白的队伍名称的那栏里写下:

  基动战士肛达姆

  只听叮的一声,队名确定了。

  我和阿绯的头顶上除了我们各自的ID,另外还显示了一行紫色称谓:

  基动战士肛达姆·队长/队员

  阿绯一杖甩了过来:“我去你的啊,肛达姆你妹,这什么鬼队名啊砸出去就没人敢入队了。”

  “那换成‘鸡动战士肛达姆’?”

  “这有什么不一样啊到底,可以说是变糟糕了。”

  “那两朵金花?”

  “你可以死了。”

  “所以这个就好了啊。”我微笑起来,“而且,刚刚系统提示——共享主线剧情的队伍不得改队名……啊哈?”

  绯色的表情立刻变得抽象起来。

  “你最好不要给我逮到机会把你变成白魂。”她面无表情地扶了扶帽檐,说道。

  我摆摆手:“你不会的,这一点我对自己还是有信心的……”

  “我说,这队名就不能隐藏起来吗?”

  “估计要买了什么道具才能隐藏吧。”

  阿绯这才露出了认命的表情。

  “算了,我们去做任务吧。”我拍拍身边小个头祭司的肩膀,“我约了我同学一起来,交代了她做个德鲁伊……晚一些再和她联系吧。”

  “你同学?上次广州YACA漫展的那个?”

  “对啊,那个天然呆。”我说着迈开步子。

  “哦。”阿绯也跟了上来。

  “话说你为什么又拿魔杖又拿水晶球啊……不重吗?”

  “废话,当然重啊。”

  “……”

  “可是有附加魔法攻击值,只得认了。”

  我和阿绯一边闲聊一边开始思量下一步。

  目前队伍有二人,包括作为弓箭手的我,以及作为祭司的阿绯。等级同为1级。

  ……听起来怎么觉得那么没前途啊。(挖鼻)(谜之声:自己都这么说的话到底是怎么办才好啊喂,勇者们!……)

字体: 字号:
夜重夜目录
共1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