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5-25 22:16:18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逆流剑仙
  4. 第一章 炎阳心经

第一章 炎阳心经

更新于:2017-04-21 09:05:17 字数:3578

字体: 字号:
  马王山山麓雾气弥漫,丛林茂密,遮天蔽日的古树飘着淡雅幽香气息,隐隐猿鸣鸟啼,清脆动听。马王山这个俗气的名字并不能掩盖它作为一百零八福地在赤兴海低级修士们心中的地位。

  十月初八,风和日丽.

  这天即使是普通人也不时能看到修士用各种各样的法宝从天上飞遁而过。马王山全境大大小小无论有门派的修士亦或散修都齐聚马王山定远峰。原因无他,乃是因为三日之后便是东源灵山得道高人来马王山传道解惑的日子。东源灵山作为整个修行界的八十一座灵山之一名声响彻天下。无论是灵气的充裕程度,还是传说东源灵山有元婴高手坐镇。都是东源灵山成为无数修士心中的修道圣地。相传东源灵山上有四个屹立千年之久修行门派。而小门小派不计其数。据说此次来传道的上师便是四大门派之一的东陵门年轻一代的首席大弟子萧一真。萧一真此人修行一百余载便以突破灵动中期。此种资质即使在八十一灵山中也不常见,更何况此人在一百零八福地与无数散修中心中偶像的地位。

  “大师兄……二师兄……等等小弟、等等小弟”定远峰下,一十四五岁少年咧着嘴,急急忙忙的向前赶路,背上的包袱由于激烈的跑动而上下颠簸。

  小儿前方有一前三后后四人结伴而行,当前乃一佝偻的老者,后跟三位青袍少年。其中俩人携带包袱。一人东张西望。听闻后面少年的呼喊。其中那东张西望青袍少年回头便笑道:“小师弟,这一路上等你怕是有十次上下了。可你怎么又跟不上了,哈哈。”

  后面少年听闻此言满脸通红争辩道:“可是……可是……二师兄……我……。”

  “你怎么样啊?出门前可是说好的,大师兄带干粮,我带咱们几个的杂物,你只是带自己的衣物,要说拿最重东西的就是为兄了,可我也没像你那么慢啊,大师兄东西也不轻啊。最年轻的也是你,所谓幼者腿脚自然灵便,要是你像师傅那样老态龙钟,我也不便说什么了……”

  “咳咳……二师弟。你别逗小师弟了……”大师兄程昊本来笑眯眯津津有味的看着自己的机智灵敏二师弟逗木讷小师弟。可二师弟叶天这家伙开玩笑竟然把师傅也带进来了,自己便不能不阻止了。程昊一把接过小师弟韩懿手里的包袱,继续向前赶路。

  叶天则像着大师兄程昊的背影做个鬼脸,可是此时正好程昊回头。叶天这个鬼脸被程昊看个正着。程昊见叶天如此动作,便张嘴大笑:“二师弟莫不是嫌自己拿的东西太轻了吧!”说罢,便用两指从怀中捏出一道黄符,手上运起法诀。“啪、啪、啪”三生脆响。黄符便像长了眼睛一样向另外一个一直没有说话背包袱的面无表情的木讷少年射去。整个过程转瞬即逝。在叶天和韩懿完全没反应过来的时候。黄符已经射在那人身上。可那背包袱少年依然面无表情。只是“扑通”一声跪在地上。这时那面无表情的少年方露出脸来。竟然与叶天长的一模一样。

  “大师兄……你,竟然禁锢住我的阳身!看我阴阳神分身,阳身,起!”叶天也手掐法诀,对着自己跪在地上被行李压住的分身念念有词。程昊笑眯眯的站立不动看叶天施法。此时为首的老者也转过神来看着叶天施法。心中对这个二徒弟颇为无奈,古往今来,用阴阳神分身这等高深道法分出阳身来搬运行李。这叶天也算是做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半晌。叶天满头是汗颇为沮丧的抬起头,看来对大师兄程昊的禁锢之法破解不了。

  “大师兄,你这是什么时候修炼的阴损招数?不不不,您什么时候修炼的高深道法,小弟想阴身回位都不行了,您道法之高深,小弟佩服佩服,您看,是不是先帮小弟解开了这禁制……”叶天见程昊面色不善,紧忙改口道。

  “二师弟,为兄是看你太清闲了。正所谓成就大道,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

  “大师兄,这些道理小弟都懂,可是您看,是不是,是不是先帮小弟解除这禁制,咱们不是还忙着赶路吗……”

  “二师弟,你必须……”

  “好了好了,大师兄,你说这禁制到底给不给我解开!”在程昊又一次长篇教育之前,叶天果断打断了程昊的话,天知道大师兄又要教育自己到什么时候。

  “这个嘛,为兄刚刚参悟出这种禁锢道法,用的还不是很熟练……”

  “就是说,大师兄您现在解不开这个禁制是吗?”叶天有点咬牙切齿了。

  “额……为兄只能说此禁制俩日之内必定自行解开!”

  “大师兄,那现在让小弟怎么办!”

  程昊伸手挠挠头,显然没想到如今之情形该如何赶路

  “二……二师兄,你可以……可以用阴身搬着阳身赶路的……”一个怯怯的声音从叶天身后响起,叶天转身一看,小师弟韩懿怯怯的伸出脑袋说出这句话。叶天听到这句话时本想大怒,但看到小师弟那怯怯的摸样也不像是特意调侃,再加上他那怯怯的表情,心中一软,只得叹息一声。

  “哈哈,小师弟也是妙人也……”程昊抚胸大笑,连老者那布满皱纹的脸上也似乎露出一丝笑意。

  随后,来来往往于马王山的人便发现,一对散修中一老者前行,后跟一健壮青年和一身体瘦弱的少年,最后有一英俊少年面带虚汗,背着一个人,还带着大包行李的怪异画面……

  当晚,师徒四人便在马王山山腰处休息,老者双目紧闭,面无表情,席地而坐,显然在运功行气,程昊收拾行李,叶天则靠在一棵树下大声喘息着,他阴阳神分身只修炼到第一层第五段,阴身还虚弱的很,比普通人还不如,更别说还扛着自己一百多斤的阳身外加行李这种单纯的力气活了,能一直坚持到休息就已经很不错了,韩懿则收拾干柴,生火做饭,别看韩懿性格木讷,功法修炼的也不到家,但这做饭的活计却是轻车熟路,师徒四人中也只有韩懿做的食物能让大家吃饱还不生病,韩懿一边捡着干柴一边幻想,什么时候师兄们都能修炼到凡间百病不侵就好了,那样即使大师兄二师兄的饭菜做的难吃点,自己也坚决不做饭了。甚至有点幻想如果自己有一天能修炼到融合后期辟谷的境界那该有多好,但想想资质最好的二师兄和勤奋的大师兄才修炼到子照后期,距离融合后期还有……还有几个境界来着?韩懿扒开自己的手指,一个一个的数着,子照初期、中期、后期、融合初期、中期、后期、灵动初期。哎,那灵动期根本不是我等想象的境界啊,自己现在是子照中期,只要有生之年能达到融合后期能辟谷的境界便是烧了几辈子的高香了。听说这次传道的萧一真大师才修行一百多年便以达到了灵动那般让自己仰视的境界了。哎……

  “小师弟……弄好没有啊?二师兄我的肚子都饿瘪了!”韩懿正胡思乱想之际,身后传来二师兄叶天的声音,思绪一收,便答道:“二师兄,好了好了……”

  晚饭过后,弯月挂在夜空,一团篝火前。老者坐在一节树墩下,师兄弟三人在下首席地而坐,此时的老者双目有神,一改白日那佝偻的形象,朗声道:“顺则人,逆则仙。只在此中颠倒颠,所有修士的终极目标便是成仙,我等修士吸取天地日月精华加以历练,实乃逆天而行,犹如逆流行舟,稍有不慎,便舟毁人亡。此间最大的危险不是来自其他人,也不是来自天地日月,飞禽走兽,山精野怪,而是来自自己的内心,也就是为师反复强调的心魔,心魔入体,轻则修为全废,重则形神俱灭,尔等修为尚浅,不曾体会出心魔的可怕,待昊儿和天儿突破子照进入融合期之时,便能略知一二了。”

  “师傅,您是说……我和二师弟都能突破子照期进入融合期?”程昊声音发颤,双目赤红,迫不及待的问道。要知道修士中十有七八都会卡在子照后期,终身不得寸进。而子照期的修士和普通人的寿元相差不多。只有进入融合期才能算是真正进入修真界,而自己师兄弟又都是散修,比不得名门大派又丹药宝物相助,但师傅今天一席话是不是代表自己和二师弟能顺利突破被人称为天堑的子照后期瓶颈,顺利进入融合期呢?叶天那俊俏的脸上也是通红,显然对此也十分在意。

  老者看着徒弟们激动的表情,呵呵笑道:“用心修炼好为师从小传于尔等的主功法,自然能顺利进入融合期。”

  程昊与叶天大口出了一口气,似乎刚才跳到嗓子痒的心脏又回到了肚子里。

  “师傅,心魔具体是……是什么”韩懿看着师兄们高兴的神情自己略带沮丧,自己资质最差,想想师兄们要冲击融合期了,而自己还只是子照中期,师兄们整整比自己搞了一个境界,虽然沮丧,但还是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老者听闻此言,神情微变,声音突然有些沙哑的说道:“心魔啊……就是要对得起自己的本心,不能亏心!”

  “那……师傅,您不是说修真界争斗很频繁吗?难道他们不怕心魔吗?”韩懿继续接口问道。

  老者突然呆了半晌,脸色阴沉了下来:“他们修炼的……不是正宗玄门道法,虽也有通天成圣之功,但终究是成不了仙的……”

  老者说完转身欲走,韩懿继续固执的追问道:“师傅……徒儿们修炼的主功法叫什么名字?”程昊和叶天连忙对小师弟打眼色,师傅平时极少动怒的,但此时,程昊、叶天都看出来师傅是真的生气了,他们也不知道平时乖巧懂事的小师弟今天为何如此固执。

  老者转身离去,半晌,才传来一句老者的声音:“炎阳心经,初期乃是一普通功法,然,后期则变幻无穷,乃是一……乃是一具有逆天神能的大神通者传下来的……”

  程昊,叶天面面相觑,而韩懿不知为何,总觉得师傅那最后一句话带着异样的悲伤……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