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5 18:19:25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柴天改玉
  4. 第一章 家世

第一章 家世

更新于:2018-03-16 10:57:25 字数:3699

字体: 字号:
  月国——灵丁都城。

  皇都中一间由香檀紫金木构筑的婴房里,安详地躺着一个脖系瑰玉的婴孩。一位玄裳缟素的蒙面人站其身旁,单手一指,两指一并,与婴孩一同消失了踪影。

  。。。。。。

  “阿干,轮班了!”身着金甲的壮士率领一众白银甲卫笑呵呵地超值守的兄弟说道。

  “兵哥,这绝对是我值守最煎熬的一晚。”同样身着金甲的壮士扶着额头,拍了拍兄弟的肩旁乐呵道:“现在啊,担子给你了,我也可以好好放松一下啦!哈哈!”

  “哈哈,交给哥,你就放心吧!“

  “陛下到——!!“道外传来一阵肃穆的大喝。

  众人立刻单漆跪下,朗声:“陛下万岁,万万岁!!“

  “都起来吧,朕的太子可还安好?”

  “若有不测,我等定祭项上人头。”一众卫士坚定地回答。

  “谢陛下!!”白银甲士迅速在门前排成两列,肃杀得好似堤前奔腾浪潮。两个金甲卫士各自推开一扇门,跟随陛下共同进入了房间。

  倏地,滔天的威势陡然产生,房屋直接被碾轧成了齑粉,众白银甲士也被死死地压入地里,同时两道黄金闪电也被轰进了都外巍峨的群山之中。

  银色铠甲纷纷爆发出堪比月阳的耀眼光芒,随即又缓缓黯淡了下去。

  “好,很好!紫卫何在!!”愤怒的咆哮仿若荒古巨兽,使整个灵丁都城为之一颤!

  数道紫色光柱骤现于灵丁都城,其内传出声声暴喝,但仍不及陛下一人。

  “去,找到朕儿。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寻道者,赐十星徵器!”

  无数的红芒闪耀在冲天的紫芒内,透露出的是贪婪,是残忍,是不惜一切代价的癫狂!

  月国——天启城。

  天启城第一家族迎来了第10万名新成员,一个刚出生的男婴。

  他出生变伴随了天地异象,龙神手持金色天符,在云海上肆意翻滚;五座洪荒巨山突兀地立于大地东侧。脖子上更是天生就系了一块瑰玉——蜿蜒的含丹巨龙环绕着天使,天使背负六翼,双眼闭合。栩栩如生,艳丽无比。

  遂,家族取名为天启,寓意天道新的起点。

  八年后某天。

  天启身着紫金饰服,腰挂各种大小宝石,脖子上系着一枚纷繁复杂的无价瑰玉。周身也为笼着不少身着华服的少年男女,但若何天启一比,倒像是来自山野的土著。

  “天启哥,又换新衣服啦!”“那是,你没看出这衣服是一件觉器吗?!”“天启哥果然眼光不凡啊!”

  各种吹须溜马的声音缠绕在天启四周,“哈哈,这件衣服也就一两千月金吧!“天启”谦虚”地答道。一两千月金抵得上天启城一些中等世家数十年的收入了。因为一月金=1万月碇=100w月币=10000w月石。普通人买卖都是花的月币,也只有这个败家子会花月金,要知道天家为了养这个活宝,这八年来财政收入居然成负增长趋势!这着实气坏了族里的一些老家伙,恨不得将他进行贫下中农再改造!

  但不得不说的是,他又确实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妖孽。短短八年竟突破至宫星九重,已是半只脚踏入商镜的闻名宇内的大天才。月国是一个崇尚修道的国家,修道分五阶,宫,商,角,徵,羽,而道器也分这五阶,同时,每阶又有十星。在民间访传中,月国的皇帝便是一位羽阶的大能,但至于是几星却未可知了。天家的最强之人也是一位徵阶的高手,正因这样的实力,才会被赐守天启城,成为天启城第一家族。

  “启哥,听说贵族入住了一名紫卫?”一个中的猴脸人样两眼放精光的纨绔少年好奇地笑问着。

  “猴子,不是我说你啊,你咋那么八卦呢?不知道好奇害死猫吗?”天气颇有几番不耐,因为天启很清楚,这些事多半是猴子背后的长者让猴子从自己这里探出点风声。天家虽然贵为天启城第一家族,但终究是树大招风啊。

  “启哥,没事的。我是猴子,不是猫。”猴子围着天启笑呵呵地转悠,好像蜜蜂围着鲜花。

  天启皱着眉,不愉地答:“那傻鸟也不知是来干嘛的,整天没事儿干,拉着我问东问西的,感觉他好像掉了一个儿子似的。”

  猴子立马赔笑:“像天启哥这样的身份,若是谁能做老大的义父,那岂不长脸了嘛!”

  天启的小喽啰们嚷道:“哼,笨蛋!天齐老大这么厉害的人需要这种吊车尾义父吗?”“要我说,是那紫卫想太多了”“就是,就是。”

  天启挥了挥手,“好了,不说了,看哥今天给你们表演一下我新学的武技!“天启在一众喽啰的簇拥下来到了天启城最著名的角斗场———“杀战”!

  血红色的门匾,死寂的玄墨,索人命魂般的刺骨寒怆油然而生。

  门口是两名白衣,白色未能使人疗受慰藉,反而觉得是为自己送终的丧服。然而,一群不和谐的嬉笑出现在了门口,紧接着是一众“小学生”蜂闯,这阵势,仿若楚天到来,万物复苏,整装待发,大家一起去春游!

  两百衣无奈相视一笑,侧身挡住了众人,“天公子,您家大人说了,不准您再来这儿了。”

  “狗屁!我家里的那群老古董,个个都冥顽不化!哥今天就要进去,不让我们进,我们就堵门!”“对!堵门!!”“堵死它!!”“我们就不信,他敢撵我们!”

  两百衣满脸苦瓜,开玩笑,这群“小学生”几乎代表了天启城二分之三的势力,撵走他们?难道不想在这儿混了吗?

  “秃瓢,你手下的两根白葱竟敢拦着哥!你是不准备混了吗?”天气怒目睁园,仿佛对方上辈子欠了他薪水。

  一阵尴尬的大笑从白衣身后响起,“天公子,老衲只是余发不多,不至于叫秃瓢吧?”身披灰白大衣的老者带上他闪闪发亮的额头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老规矩,要么我们在这儿打,要么我们进去打!”天启正义凛然的直视老者。

  老者脸皮不停地抽动着,每次他值日,总是会被这个败家子发起挑战,不同意,他还闹事!最让他无奈的是,他虽然私下与天启关系不错,但当着众人的面却必须顾忌天家的脸面,所以唇齿交锋时,难免陷入尴尬。要怪,也只能怪自己只是一个商阶三星的杂牌管事,地位不高,功力也不深厚。每次他与天启间的争斗也充满了尴尬,他既破不了人家的防御道器,谁叫人家有钱呢?又不能小看败家子暴风雨般的进攻,谁叫人家天赋高,家族背景又深厚呢。不过,还多亏了败家子,自己现在竟突破到了五星。前几天他还和败家子勾肩搭背的花天酒地了一番,为的就是庆祝自己晋级了。

  “好,好,好。”老者摇了摇头,带领众人进了一块试炼地。小喽啰们待在了观众席上,只有老者和天启站在试炼地中央。“开。。。。”老者话还没说完,便追星赶月似的奔向天启,而天启竟然比老者还先动!看样子,这一老一少耍赖不是一两次了。老者一记扫腿,直攻天启下盘,天启纵身一掠,转身抛出三颗黑色小球,老者脸一红大骂:“艹!”单手“砰”地拍在地面上,“裂术,戳你菊!”数根泥石尖刺突兀耸起,直奔天启胯下。天启哈哈大笑,讥讽道:“秃瓢,哥赐你三颗定心丸!”语罢,三颗黑色小球轰然炸裂,突刺被绞成满天粉末。天启立地躬身,如离弦箭矢般猛地射出,左拳红光隐现,冲进粉末内。此球既能伤敌又能困敌,天启很是喜爱。天启朝老者背部一轰“尝尝哥新学的术法,劲术,炎撼!”

  老者虽被搞得灰头土脸,但仍没有半点慌张,闭上双眼,宁静心神,左脚一移三尺,恰好躲过了天启的出拳,随即膝盖上顶,正中趔趄中天启的腹部。天启捂着肚子,倒在地面张大嘴巴,“咿——啊——呀——”的一阵哀嚎。“你这老残败家子,谁会在偷袭的时候大呼小叫?”老者拍了拍衣上的灰渍,颇有些自得。

  倏地,老者所在地表炽红的光柱骤然射出,秃瓢被射得满脸红光,好时娇羞的乳猪。“轰——轰——”“我撼你大爷的!”天启倒地之时,早已变拳为掌,将手掌按压于身下,借地表传递威能,说白了,一切都是演技!

  一个一丝不挂的身影踉跄的晃荡走出,全身还闪着微微红芒,秃顶就像闪耀的灯塔!“哥给你说啊,咱家的这招可以自动定位的。只要命中一次,你就躲不了了啦。”天启满嘴贱笑的盘起而坐,又是一记“炎撼”轻飘飘拍在身旁。“轰——轰——”又是一记“轰——轰——”还是一记“轰——轰——”。。。。。。

  十招之后,天启双手合十,不顾满头大汗,渐渐平缓了急促的呼吸,开始恢复元力。试炼边缘,一只仿若烤熟的乳猪吃力的靠着场边,也盘膝打坐起来。

  秃瓢与败家之间的流氓式战斗,每次都以极为诡异的安宁方式结束。也正是因为这超强的高压与及时的反补,对这一老一少修炼都有不小的益处。时这两人一拍即合的原因,不仅是两人臭味相投。更是因为老者攻击虽犀利,但也奈何不了天启的护身道器,所以可以放心的拼尽全力。而天启也是如此,纵然身怀各种珍奇,但自身等级太低,哪怕拼上性命也不见得能重创老者,所以可以放心大打出手。

  诡秘的寂静持续了七八分钟,老者还是身着一身灰白。一脸刚泡了桑拿似的快感。当然,头顶还是这么鋥亮,就像夜空中的一颗星。老者向天启一瞟,发现他还在修炼,饶有兴致的走了过去,但不敢离得太近。因为曾经出现过好几次自己假装修炼,等别人一走近,突然暴起就是一顿痛打的先例。

  天气周身缓缓形成了多个无色漩涡,强大的元力劲气使得大片大片的试炼地归裂开去。

  “这败家子要突破了!”老者立刻祭出自身道器,是一柄黝黑的长刀,双目精光爆射,犹如灯炬,替他护法。

  骤然一道十丈长的紫金神芒从老者背后冲天而起,轰破了杀战的穹顶,映射进了天际。

  “天氏的天才又突破了。。。。”各大势力的内心倒满了演不尽的苦水,看样子又得上门交贺礼了。

  。。。。。

  “天氏的天才,是该回收了!”天家族内,一名紫甲卫士望着光柱,笑眯眯的喃喃自语。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