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5 08:06:13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遥,不可及
  4. 第二章:少年,白寒

第二章:少年,白寒

更新于:2018-03-18 13:58:15 字数:3281

  即使万般不愿,白寒依旧不得不跟随着白炎连夜出城,这里的最高统帅是白炎,而白寒还什么都不是,身边跟着两个一张麻将脸的剑士,无形的压迫时隐时现,似乎白炎有什么阴谋似得,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觉得,白炎带兵这么多年,莫名其妙一定要在全军疲乏之时出城夜袭,必有所图,而且所图非战,而是……

  前方的白炎盔甲外披着黑衫,一伸手,各部将有条不紊的率队停驻。

  压低的声音,白寒听不真切,只模糊的听他们讨论着什么什么什么方案。

  心中的不安越来越严重了。

  即使二世为人,心理年龄早已成熟的白寒,依然有些发抖,死过一次的人,或许面对危机会更紧张一些吧。21世纪,又有几个人能够看淡生死,直面阴谋?

  “白寒,别说我不给你机会,这次夜袭,不求你冲锋,只要你带3000精锐,侧翼缓进。我们佯攻,你和李副将绕道兵胡岭,给我把他们的后方粮草烧成灰烬!你不是想建功立业么,敢不敢去。“周围人多的时候,白炎说的总是好似为他白寒考虑似得。

  “你给我机会,我白寒当然不负所托,下令吧“关于拒绝,是没有可能的,从在这个世界降生以来,白炎从没有允许白寒违抗过他,每次反抗,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哼,经脉堵塞,永不习武,还妄想带兵,白寒,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忌日,绝脉,决不能出现在白家!你是白家的耻辱和污痕!白炎皮笑肉不笑的看着白寒:“好,敌军兵围伊萨城已半月有余,太子从未出城迎战,再小心谨慎的人,也不会多加防备了,兵胡岭乃袭击敌方粮仓的必经之路,必然有重兵把守,我负责带领7000白家军正面突袭敌军大营,兵围军帐之时,兵胡岭必然分兵,到时候只要你和李副将能够长驱直入,定然有所斩获,至于具体战术,白寒,你自喻熟读兵法,就让李副将协助你,让我看看你的本事吧!“

  看我的本事?哼!只怕是看我的尸首吧:“得令,白寒必不负所托。“

  “好!不愧是我白家的子孙。记住,白寒,刀兵为号,时机自己把握。“

  白寒领了兵符没有再理会白炎,白炎也不以为意,这一次,本就没指望这些已经是疲累之师的久门九卫有所作为,5w白家军中挑选出来的的6000精英,加上1000白家培养多年的高手,白炎有自信完成自己的所图。

  白炎没有在久遥面前胡说,带兵这么多年,他和白庭的路数如出一辙,没有把握的事情,他是不会做的,敢带区区7000白家军出城,没有点看家的本事和一些打算,他也不会出来。

  这1000白家的高手,大部分都是以一当十的好手,只要将这些人安插在关键的点上,起到的作用,不下一万雄兵。

  白家需要一个正统的继承人,一个实力强悍,擅长带兵的少年英豪做正位继承人,族长的位子,会,也只会是他白炎的。白寒虽说不足为虑,但白庭只是因为白寒天生绝脉,所以一直不喜欢他,可是白寒的生母水柔生前却深得白庭宠爱,万一将来白寒有什么奇遇,再加上他远超同龄的心智,由不得白炎不小心。

  至于三弟白展,一心经商,不可能成为白家这种世代军门的族长,不过,如果他不肯辅助自己,那……也要谋划一番了。

  这一次将白寒逼到这个份上,白炎和白寒都清楚,这不是什么阴谋,白炎没隐瞒,白寒也看得出,这就是赤裸裸的阳谋。

  吸引火力的是我,皇家精锐久门九卫归你,一直希望带兵出战的是你,千里来援的是我。白寒拒绝不了,何况他也不想拒绝,3000精锐啊,这都是至少初阶高级战士的实力,这3000疲乏之军好比一颗虽然生锈但依然坚固的钉子,真要是钉进了对的地方,连皮带血,也是挺疼的。

  白寒和白炎各怀心事,领兵而去,没有人回头,也没有声音。夜幕掩盖了这1w军队的身影,黑色的衫衣让每一位士兵好似夜间的无常,诡秘而凶狠。

  久门九卫,多少年来从未有过如此败仗,居然被逼得不敢踏出城门一布,虽说有保护太子的理由在,但这不是损兵折将的理由,司军死了,副司军也死了,这里崇尚勇者,大批军官向来是身先士卒,因此现在久门九卫的最高将领就是当初的第一卫太兵副长李洛冬。

  看着这个一脸病态的白寒,李洛冬也是忧心忡忡。这样的一个16岁的孩子居然成了他的上司,而且还兵符在手,这让他怎么能放心将仅存的3000久门九卫精锐交到他手上?握紧手中的剑鞘,李洛冬也是下了些决心:若是真到了危机时刻,就算抗命,回朝后斩首示众,他也要带着久门九卫的火种回去。

  最重要的是,能混到这个地步的李洛冬,不是个蠢人,白炎和白寒之间向来不和,再加上白寒年少气盛建功心切,真要是……

  “停!“白寒一个手势让部队停了下来:”看到左方树林了没有?进去休息。不能生火,原地恢复,不得惊动任何魔兽,周围撒上兽王尿,没有我的命令,不准动一根手指头!“

  李洛冬一愣:“这?万一白炎将军已经开战,咱们如果延误战机,只怕回朝之后,你我二人都要上军庭议罪啊。“

  “那是回去以后的事儿!久门九卫延续了100多年,不能因为我断了,我必须保证这3000精锐,至少有一半的人能活着回去,何况……“白寒冷笑一声:”李副将,你是出了名的万花筒,白炎的心思,你应该多有猜测吧。“

  他真的16岁么!

  李洛冬对白炎看的有些明了,可他没想过白寒等了好多年的兵权,并没有冲昏他,正相反,他感受得到,此刻的白寒,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来的冷静。

  “得令“一串命令下去,3000人好似3000只蚂蚁,一丝一毫声音都没有,就这么静悄悄的牵着座机走进了树林。

  “报告,前方有个湖泊,看位置,应该是博湖“

  “博湖?如今是冬季,博湖应该已经结冰了吧?“

  “是“侦察兵回到:”冰还不算太厚,不过可以过人。如果不绕行,直穿过去,能够以最短的时间冲击兵胡岭。“

  “过人?你想多了“白寒难得的露出一点笑容:这久门九卫的人真的是很有意思,一个侦查头目,也可以出谋划策,看得出来,这是他们军内的文化,似乎每个人都可以有想法,当然,令行禁止才是最主要的。”回去休息吧,安排好守卫的人。“

  “是,卑职告退“

  “额“李洛冬想了想,发现白炎似乎没有给白寒定职位,遂干脆称他白少得了:”白少。“

  “叫我白寒就行,或者叫我司长。“

  “白司长,你到底是想怎么做?这里到兵胡岭虽然只有1个时辰的路程,可要是白炎将军真的带兵佯攻,咱们这里如果没有对应的配合,那岂不是……“

  “我比你了解他,他会佯攻,但绝不是今天。“

  “为何?“

  “他是个聪明人,也是个忠臣,即使我再讨厌他,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太子久遥已经避战很久,顶多是魔法师和弓箭手之间的远战,即使要塞明天成为一个空城,只要敌人不发动攻城战,留在城里的上千老弱病残和野队伍足够装样子了。“白寒好似将白炎看得透透的:”而今天,先不论他们长途跋涉,但就论以少敌多,不好好安排一番,只怕是没有丝毫胜算。“

  “安排?什么安排?“李洛冬虽然人称万花筒,不过那只是为人处世,论带兵之谋,他还是差一些,否则以他的性格,足以胜任副帅一职。

  “他手底下有1000个白家培养多年的高手,每一个,都是至少高阶高级战士的实力,甚至还有不少魔导士和剑士,再加上白炎这个次元斗者,这股力量安排好了,可当1w精锐。不过,需要时间。一天,足够,不多不少。“

  虽然搞不懂白寒究竟怎么知道白炎手底下的这批高手,不过李洛冬还是选择了相信他,至少他在白寒身上感觉不到16岁的稚嫩,反而有种……死去的头儿的感觉。可能是错觉吧,决胜千里,心有韬略,这真的是一个16岁的孩子可能拥有的么?白家的血脉当真这么强悍?一个个都是料事如神?但愿别出什么岔子。

  都说白家乃圣武大帝手底下一悍将的血脉延续,难道,这白家当真是两百多年前,从圣武帝国迁徙而来?似乎,两百年以来,白家一直有骄兵悍将,多莱特第一红色家族绝非浪得虚名啊。

  白寒席地而坐,观察着手中盼望了有些年头的精锐兵士,虽说有些对前途的担忧,但也充满了兴奋:前世21世纪早已过了兵戎相见的年代,自小喜欢兵法谋论的白寒从来只能将这一切在脑海中构思和幻想,没想到有朝一日,居然能够率领3000虎狼甲胄披挂。

  白炎,待我从皇城凯旋门快马回朝,我会让你知道,我白寒,绝不会是你权利的牺牲品!

  静静的休息着,白寒看着自己的双手,感受着血液中涌动的能量,有了些自信,少了些惊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