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8-22 05:16:02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第四脑体
  4. 第二章 纠纷

第二章 纠纷

更新于:2017-12-23 18:19:39 字数:4468

  落金道,位于青木市中心地带一条商业街。

  这里充斥着向往金钱与权利的人们。

  当然中间也有不少在此安根的老商贩,琳琅满目的各式商业,加之其中有不少金碧恢弘的高层建筑。使得这里与周围的居住民宅和小商街形成了极其鲜明的对比。

  此时正往学校狂赶路而决定抄近道的离圣与洛美也出现在这里……

  “呃……这里真有够挤的,哎……!都怪你!说是捷径,真是的!本姑娘真不该听你的。”洛美说道。

  离圣耳朵里听着怪罪声,眼里看着异常汹涌的人潮,顿时也无奈起来。

  按照他的推测,今天是工作日也是学生上学的日子,商业街不可能这个多人潮才对。

  若是按照常理而言,今天的确也不会出现如此之大的人潮。很快离圣便察觉到了原因。

  “你看洛美,他们都是来抢着买东西。”离圣说道。

  洛美顺着离圣的意思,眼睛开始向商铺的门口眺望过去。

  果不其然,带着大大小小旅行箱的,体态臃肿的,甚至是老人小孩都出动了!

  看到眼前的景象洛美也跟着慌张起来,可离圣很快便发现洛美并不是为走不出去而慌张……

  “姐姐姐姐!前面的首饰店是不是在打折啊!打几折!打几折!还有现货吗?”

  “呃呃……”看到平时做事少根筋的洛美暴露出女人天性,离圣用十分鄙视的眼神身子站定定的看着眼前这个完全忘了要赶路的女子。

  而正在排队人群中的洛美居然也理所当然的忘记了今天要上学事,与站在身边的大妈聊了起来……

  “她居然还聊了起来!”

  离圣看不下去了,硬是用手跟肩膀从自己所处的另一个人群中边道歉边挤出。

  刚走到在场为数不多的小空地,离圣大喘一口气马上又冲进洛美所在的人群里,在嘈杂的买卖声与女性集结的人群中把洛美生拉硬拽出来。

  但洛美却完全没有感谢离圣的意思,反而怪罪起离圣把她从队里头拉出来。

  离圣看到如此少根筋的洛美也是快被气死了,带着一丝愤怒的手指迅速地往洛美的额头上就是一个弹指。洛美还在为无缘无故被弹一个弹指,对着离圣一顿粉拳时……

  “你还记不记得你今天出来干嘛!”

  “上……呃……那个……”洛美突然也意识到自己忘了正事,脸瞬间红了起来。离圣面对洛美无可奈何之时也开始推测起来……

  “果然是因为早上的新闻啊,我只是没有想到传播的速度会这么快。失算啊。”

  洛美听到离圣的话也突然回想起了早上播报的惨案,心中原本快要消失的恶心感再度被那视频中的一个个影像又给钩了回来。

  见洛美神情严肃,离圣拉着她的小手说道……

  “走吧!你如果喜欢那里头的东西……我改天再买给你。”

  “不……不许撒谎!知不知道!”被离圣强行岔开话题的洛美果然是对漂亮的首饰恋恋不忘,离圣无语中还是继续在心中推测着……

  事件传播速度之快,最大的原因正是那个突变男子所造成的。

  在如今这个信息传播极度发达的时代,不到半个小时就炸开锅。

  商铺看到顾客往后一段时间可能不会再出现了,纷纷都提早开市大降价,企图从损失里捞回点。而旅客跟居民也因为恐慌心理作用开始抢着赶紧抢购商品,在事态进一步扩大前先准备起来。

  离圣还在慢悠悠推理时,性子急的洛美拉起他便奔往学园。

  但此时人潮怎能容得他们快速前进呢。他们时快时慢的前进……终于!两百多米的路他们足足花了十几分钟才走出来。

  此时另一方面的青木学园……

  “喂!我说你这家伙是不是听不懂人话啊,啊?我说得很清楚呀,钱。钱!”

  “再再……再给我点时间吧亚哥,我我我不是有意要要要拖……拖欠你……噗!”

  正当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少年要解释时,那个想欺负他的学生又往他肚子上就是一脚!

  看到少年被打得已经嘴角流出血丝瘫坐在地上,而身形高大像混混似的学生则站在原地似有似无的居然蔑笑起来。

  而此时被踹得远远瘫坐在地上的学生根本不敢去看眼前那个正在欺负他的人,他微微睁着有点肿起的眼睛,但瞬间又闭了起来。

  面前这个满头银发,皮肤黝黑的壮汉对于他来讲实在是太具威慑力了。而更让他不敢站起来的是……那个混混学生眼中那一丝遮不住的杀气!

  银发学生明显没有想要放过这个可怜人的意思,随着一声短促的刮风声……原本定定站稳的银发学生突然就消失!

  而听到短促声音的少年学生本能的睁开眼睛想要看清发生了什么。

  此时他眼睛焦点迅速的投向银发学生原本站着的地方,可他却看不到站在那的人……

  只能看到一堆飘在半空的枯叶,和……拳头!

  银发学生在少年睁眼前那一瞬间右腿突然发力带动全身急速地向少年冲去!

  巨大的身躯加之突然加速,直线飞奔过的那些地上的枯叶及灰尘也在那一瞬间被风力高高的刮到半空中去!

  银发学生因为急速地冲锋,在到达少年面前时整个身体已经与地面形成了一个60°角,长而粗大的左臂正挥成臂钩,那个连接着臂钩,早已布满伤疤的巨拳就像接受到指令的机械一样冲向少年的脸去!

  “嘣!”一声巨响以后……

  正准备绕过学校停车场,前往礼堂的离圣被不明撞击身体重重的向后跌倒在地上,跑在离圣身后的洛美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随之被撞倒。

  “切!哪个没长眼睛的!敢撞老子!”离圣跟洛美原本半蹲在地正打算起来,结果被那个洪亮有底气的声音一吼又吓坐到地上。

  离圣跟洛美不约而同的朝声音的源头望去……

  一个银色刺猬头型的学生正跌坐在离圣他们的另一端咬牙切齿的看着他们。

  “糟糕,才上高中第一天就惹麻烦了。赶紧想办法给人赔罪吧。”

  离圣心里想着如何给人道歉时……

  “救……救救我……”

  因为银发学生的吼声,离圣跟洛美没有注意到正蹲在一旁的那个被欺负的少年。而此时少年的求救声才让离圣跟洛美注意到他的存在。

  洛美正眼看着少年脸上的淤青和已经破裂且沾满灰尘的白色校衣,吃惊之余也担心少年的身体状况,便起身走过去对他询问起情况来。

  看到少年伤势,离圣也从地上迅速的站了起来,但是他并没有跟随洛美走过去,而是站在原地看向银发学生……

  “是你对他……”

  “是又怎么样!”离圣本想一本正气的询问银发学生,可是却再一次被银发学生的大吼给震住了!

  而且这次不只是被声音……

  迅速起身的银发学生话刚说完没有片刻等待,他又笔直的走到离圣面前,银发青年站在身高一米七五左右的离圣面前居然整整高出离圣两个头的身高!

  洛美询问少年到一半时也被洪亮的声音震住,但她回头时只看到离圣站在一堵白墙面前仰望上空……

  可定神一看发现她口中的白墙竟是那个与他们撞倒的银发学生!

  看到离圣欲言又止的表情和银发学生眼中散发的杀气,洛美像本能的反应一样居然冲到两人的中间对着银发学生敞开双臂。

  “你要干什么!我不许你再伤害人了!”一米六的洛美仰望着银发学生大吼大叫。

  显然保护离圣心急的她早已抛开了恐惧。

  而此时……离圣却仍呆呆的站在洛美的背后,在离圣的瞳孔中现在只剩那个完全遮住了太阳的银发学生的头部。

  虽然银发学生的正脸背对着炽热的日光,但离圣仍旧能从那个模糊的黝黑色脸庞上捕捉到那双如同狮狼般露着凶光的眼睛。

  三人间的气氛随着洛美的叫声越来越大也变得越来越沉重起来。

  此时卷缩在一旁的少年显然承受不住了,正当他打算起身向离圣身后逃跑时却又突然停下自己懦弱的动作。

  “你们在干什么!”

  这个声音不仅让少年停止逃跑,还让他感到安心的微微撅起仍在流血的嘴角。

  这个少年现在唯一能够感到安心的恐怕就是他眼前的校风处处长……青木学园高中部体育老师张栋!

  张栋怒着脸从离圣身后不远处慢慢走来,银发学生就像一头看到陌生人进入自己领地的而警觉起来的黑熊一样神情紧张起来。

  洛美看到是一个老师模样的人,便一把从后面拽住离圣的手,转过身去迅速地跑到张栋身边告起状来。

  少年看到洛美在告状也就站起来一颠一跛的走到张栋身边去。

  “你到学校整整一年,还是没有任何改变。你倘若在这样下去……恐怕学校就不得不把你踢出去了!”

  “……切!”银发学生一看是不能动手的人,无可奈何的转身离去。

  洛美看银发学生毫无道歉的意思就离去,愤怒的她便打算要冲上跟银发学生讨个公道。

  “算了,你们没他办法的。”老师叫停洛美后又用手打量受伤的少年。

  被叫住的洛美也下意识的看向离圣……被银发学生气势所压制的离圣就像被死死抓住心脏一样,他连同表情也丝毫不敢改变,仍旧呆滞的站在那里。

  “离圣!清醒点!”洛美快步走到离圣面前,用手掌轻轻的拍打起离圣的脸颊。不解气的洛美责问起老师来。

  “你是老师怎么不制止他,反而来制止我呀!我问过了这黑刺猬不仅凶离圣,还对你身边那个叫陈言的学生大打出手!你怎么可以放……”

  洛美的责话还未说完,张栋便无奈的打断了话“你以为我想吗?那孩子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过往,再加上,他是去年被区政官安排过来的,我们学校接到这个孩子也就相当于接到政府的任务一样。政府让我们将他安置好,并让他减少受伤生病的几率,同时让他在这顺利毕业。”

  “所以呢!所以他就能在毕业前天天欺负人?”

  “我们并非没有制止过好吗!关键是……我们也打不过他……上次还是靠拿区政官的名头压他才把事寥寥草草给解决了。”

  张栋的解释显然并没能让洛美服气,她愤怒的拽着一旁清醒过来静静听张栋辩解的离圣准备前往礼堂。

  “哎!你们记住点,那孩子是这里高中部二年级的。以后尽量别去二年级部那边,基本就不会碰上他了!”看着头也不回的洛美跟离圣,张栋心有所思,又看了一眼被架在自己身边的陈言,无奈的他决定还是先将陈言送医务部再作打算便离开了。

  片刻后……还没消气的洛美拉拽着步伐缓慢的离圣进入了学校的礼堂。

  此时宽敞干净的礼堂里已经站满了与离圣他们一样的高一新生。

  洛美四处瞻望起来,瞻望的眼睛除了看到靠后的空位之外,也看到了一旁教师的瞪眼。

  见势不妙的洛美,拽着还有点茫然的离圣赶紧走到空位上站稳。

  此时的洛美脑海中想着赶紧听完开学典礼之后再去跟老师讨个说法,但一旁的离圣却仍旧眼神迷离的低头看着礼堂的木地板。

  “咳咳!喂喂?……好,各位今年高一的新生们……”

  此前一直不开口的的离圣突然拍了拍洛美的肩膀。

  洛美回过头,身后的离圣在眼睛一直不停望着地板,但洛美仔细透过离圣的眼镜仍然可以看得到一双茫然的眼睛。正当洛美打算开口安慰时……

  “洛美,你今天放学之后跟我一起回趟医院吧……”

  “你该不会被他伤着了吧!哪伤着……”

  “不!不是。”离圣边说边颤抖着提起手臂去捂住额头。

  “那个心脏跳动的声音……那个血液流动的声音……刚才和那个人对视时,它对我说话了。”

  洛美被离圣的话说的一头雾水,正当她想要问个究竟时离圣又开口了。

  “我想……我分得清那个声音的源头了。”

  “离圣,你在说你老听见怪声的事?”

  “啊……刚刚,和那个人对视时,它说话了……”

  “不是吧,离圣你肯定是……”洛美的劝诫还未说完时离圣突然转头用坚定的眼神盯着洛美,洛美被渗人的眼神盯得害怕起来,想说完的话顿时不敢再说下去了。

  离圣再一次开口打破了两人的尴尬。

  “面对那个银色头发的人时,怪声又开始响了起来,那个人是越靠近我,那个声音就越大,直到那个人站到我面前时……”

  “怎么了?怎么了?”

  “声音叫我……杀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