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5 16:11:49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渡劫人
  4. 第二章 引雷符

第二章 引雷符

更新于:2018-03-16 17:06:51 字数:3450

字体: 字号:
  “好,我选你了,我看你这落魄人有何能耐!”

  此言一出,满堂皆惊,秦一凡也有些意外,不过他迫切需要帮人渡劫,以便吸收天劫中的源气升上一重天,那样才有机会进入学院得到修炼资源。他便不卑不吭回应:“我没什么能耐,但替你一个小丫头渡劫还是可以的。”

  这话吓坏了不少人,凌姑娘气得要抓狂,秦一凡身旁好心的渡劫人全都拉他:“一凡,你找死啊,非得争口气吗?就算你不被雷劈死,也会被凌家整死的!”

  秦一凡并非争口气,只是帮人渡劫的活难找,别人也不相信他,他若帮凌家小姐渡了劫,以后还怕没生意?

  大门口那年轻人已经彻底阴沉下来了,几乎想立刻出手杀了秦一凡,凌姑娘咬咬牙,转身就走:“福伯,再选五个渡劫人,让那废材也加入,自作孽不可活,怨不得我凌家!”

  那老者忙说好,年轻人冰冷地看了秦一凡一眼,也转身走开。

  秦一凡耸耸肩,并不在意,他有过经验,确定自己不会被天劫劈死,天劫反而有助于他的修为,何乐而不为?

  老者继续挑选别的渡劫人,秦一凡则缓步离开,一些自知无望的渡劫人也离开,不少人都跑过来追他:“一凡,你赶紧离开海城吧,还是去做生意为妙,凌家惹不起啊。”

  秦一凡一笑:“你们就那么确定我会被劈死?说不定我命数一变,一跃成皇呢。”

  众人全叹气,骂他痴心妄想,一个年长者哀叹:“海城是东滨最靠近海的小城之一,十分繁荣,五大望族得以发展,一直高高在上,凌家更是如此,你万万惹不起,这次凌沭寒被你激怒,让你渡劫,但她本意是想要你命,就算你渡劫没死,她凌家也会派人杀了你。”

  年长者久居海城,知道的事情多,众人也纷纷附和:“凌沭寒的表哥是凌天辰,才十八岁已经是源气三重天的高手了,他还曾去海城学院进修过,一根手指就能杀了你,我看他肯定对你动了杀机。”

  秦一凡皱皱眉,他的性格大大咧咧,总体来说还是保留着地球上的脾气,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这个麻烦也跟他性格有关。

  不过他并不在意,只要自己渡劫成功,一切问题迎刃而解,他也能成为高手。

  他反倒安慰这些担心他的渡劫人,叫人哭笑不得。

  而这时候也有一个渡劫人带着几个家伙过来了,脸上挂着阴笑。

  这人时常针对秦一凡,现在得意洋洋的,估计也被选为了这次的渡劫人。

  众人都有点畏惧他,他故作傲然,看着秦一凡摇头:“没想到我唐唐二重天高手,竟要跟你这个废材一起替凌小姐渡劫,真是污了我的手啊。”

  这人尖嘴猴腮,精神萎靡,怕是在海城也待了不少时日了,一直在二重天徘徊,如今自然是逮住人就咬。

  秦一凡呵呵一笑:“那还真是抱歉啊,祝你一劫飞升啊,七重天算什么?您是要上阶的,说不定还要成皇称帝呢。”

  秦一凡反唇相讥,那人可不是他对手,一甩破破烂烂的袖子,带着自己的人离开:“我等你明天被劈死,看着你这废材就碍眼。”

  秦一凡冷哼,先前那年长者又叹气:“他叫陈旺,也算渡劫人中的高手了,曾经上过四重天,但又被劈了下来,至今不得寸进,所以怨气很大,十分恶毒。”

  秦一凡压根不理,他干他的事,与外人何干?

  不过为了准备妥当,他还是询问了不少关于渡劫的详细情况。

  那个年长者跟他细说:“渡劫要去城外的渡劫台进行,那是专门打造的,很难被破坏,每个渡劫人都要佩戴引雷符,到时候一边引雷,一边运行源气抵抗天威。如果没有引雷符,不止天劫压身,连天雷都要降身,必死无疑。但这也是自降修为的事,如果不是万不得已没有人愿意干。”

  秦一凡也不由感叹,修士要经历七重九阶,足足十六个阶段才算勉强完满,而其上还有三皇五帝八个阶段,更是难比登天,古往今来有几个人做得到?

  而如果不是大贵人家,没有家族宗派依靠,只能沦为渡劫人赚取源气石修炼,能不能一夜飞升全靠命数了。

  “据说两万年前太平盛世,五位大帝震慑妖兽魔怪,人人都可修炼,大宗大派广开修炼之门,各种功法能源数不尽数,凡人都敢去大山野林挖源矿,如今人族却龟缩一角,过半人族沦为渡劫人,不胜唏嘘啊。”

  年长者十分感慨,秦一凡疑惑:“两万年前发生了什么?”年长者摇头:“没人知道,史书都没有记载,这两万年来人族数次面临绝境,如今还算好的了。”

  这是人人皆知的事,但年长者说起来十分感慨。秦一凡沉思一番,给了他一些原石,盼着他早日飞升吧。

  翌日,海城热闹起来,今天是凌家小姐凌沭寒十六岁渡劫之日,要正式迈入修炼之途了。

  这的确是海城盛事,因为凌沭寒是海城的天才,说的并不是她的源气修为,而是她的命数。

  命数玄之又玄,但有命格师能大概看出个究竟,凌家花大价钱请了命格师给凌沭寒看命,得出的结论是云渡。

  百分之九十九的人命格都在云渡之下,街上所见的渡劫人基本都是普通命格,连初贵都罕见,而凌沭寒却是云渡,前途可谓一片辉煌。

  因此海城热闹非凡,无论是大家族的人还是普通的修炼者,无不前往城外渡劫台观望。

  秦一凡也早早过去了,一群渡劫人跟着他,叮嘱了他许多注意事项,听得他哭笑不得。

  好不容易到了渡劫台,这里人满为患,好位置都被占了,不少人蹦跶着看。

  但所有人都不敢接近渡劫台,怕被天劫劈死。也有一条通道通往渡劫台,此时渡劫台上已经站着五个渡劫人了。

  他们就是这次帮凌沭寒渡劫的人,此刻正紧张而兴奋地低声交谈。

  秦一凡也大步过去,他虽然是外带的,但也能渡劫。

  众人一见他,神色都变了,一些不明白情况的人疑惑:“他是谁?不是说凌家小姐只要五位渡劫人吗?”

  “他就是秦一凡啊,海城的废材,之前去跑商队了,现在又回来嚷着要当渡劫人,估计是脑子坏掉了。”

  不少人哄笑,自是看不起他。秦一凡直接无视,大步走上渡劫台。

  渡劫台通体发黑,也不知道是什么石材,很是结实。

  凌沭寒还没来,他就跟那五个渡劫人说说话,但没人理他,那个陈旺更是冷嘲热讽:“你还真敢来啊?看看天上,待会天劫劈下来,尸骨无存,那就是你的下场。”

  秦一凡抬头看看天,笑着点头:“天空真蓝,让人舒服,不像某些人,叫人作呕。”

  陈旺眸子一冷,朝他跨进一步,其余渡劫人忙劝说:“算了,反正他也会死的。不要闹事惹凌小姐不开心,这次说不定能得到煤石,我们办事就行了。”

  那几人说着兴奋起来,谈论着煤石。秦一凡听老者说过,原石是最基础的能源晶石,煤石则是比较少见的了,蕴含的源气相当于百颗原石,有些渡劫人一辈子都没见过,而现在凌家却可能用煤石当做奖赏。

  连秦一凡都有点心动了,他虽然更看重天劫,不过若能得到煤石,说不定威力不小于天劫呢。

  他也站直了,安安稳稳把劫渡了吧。

  一片嘈杂声也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终于,人群安静了下来,凌家的人来了。

  凌沭寒走在中间,几个高手护卫,还有两个老头带路,那个年轻人凌天辰也在,一脸高傲。

  渡劫台上的五人全都恭恭敬敬地低下头,秦一凡则打量凌沭寒。

  上次没怎么多看,现在再看发现这凌小姐真是绝色,尤其是那高冷的气质,对男人有股奇特的吸引力。

  秦一凡暗自一笑,要是在异世界娶个这样的老婆也不错嘛。

  他却没注意到自己欣赏的目光引起了凌天辰的震怒,凌沭寒也冷眼看她,十分不悦。

  秦一凡反应过来,忙收回了目光,看来这里的人不喜欢别人看他们。

  两个老头先行上台,手里拿着几块扁平的石头,挨个交给五位渡劫人。

  这就是引雷符,很平很轻,故此称作符,只要不是大的天劫,引雷符一般都能循环利用几十次。但也异常珍贵,非大派人家不能拥有。

  秦一凡好奇看着,那老头将最后一块引雷符递给他,神色怪异地看了他两眼。

  秦一凡伸手接过,入手有点凉,像是野外的普通石头,也不是很轻。

  他仔细打量了一番,又看看别人的引雷符,总感觉有点不同。但现在也不好计较了,凌沭寒已经优雅地上台来了,两个老头取出三颗乌黑的源气石摆在地上,形成一个半圈,凌沭寒平静地坐了进去。

  然而人群已经喧哗了,不少人震惊:“那是煤石!天啊,凌家的矿洞里肯定发现了煤石矿!”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煤石,不过听说地底有诡异生物,源气石附近更是凶险,为了挖出三颗煤石恐怕死了不少人吧。”

  众人议论纷纷,五个渡劫人连吞口水,已经有点颤抖了。

  两老头冷喝:“这是小姐渡劫所需煤石,不是你们的。”

  这警告意味十足,五位渡劫人当即移开目光不敢再看了。

  秦一凡瞅了两眼,没啥感觉。凌沭寒用眼角余光盯着他,声音冷冽:“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自己道歉,然后永远离开海城,不然天劫一降,你必死无疑。”

  秦一凡淡笑:“我连引雷符都拿着了,就等天劫了。”

  凌沭寒不再言语,盘腿闭眼,开始运转源气。

  那台下,凌天辰阴冷一笑:真是个傻子,连引雷符是假的都看不出,我看你怎么死!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