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5 14:42:34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难言寻忆
  4. 第一章

第一章

更新于:2017-09-25 11:21:33 字数:3178

字体: 字号:
  唔..好难受,身体似乎浸在水中,好冷,下意识的想要开口,可水却抢到了喉咙里。

  “小忆,快抓住我的手。”

  柔和的声音,很熟悉,是谁的呢,心中思考着,却也伸出了手,那人抓住它,猛地一用力,南寻忆从水中脱离,睁开眼睛,阳光照射进眼睛,有些刺痛,可还是看清了那人。那熟悉的面庞,即使是多年未见还是记得很清楚,那是她的姐姐,可还未来得及问她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她什么时候回来的,一阵阵的痛楚便袭上心头,这才注意到自己浑身上下全是伤口,而身体就好像缩水了一般,如五岁的孩童一般娇小,不禁皱了皱眉。

  “小忆,你没事吧,很痛吗?你再忍忍,姐姐马上送你去医院。”那女孩似乎是看到了南寻忆皱眉,连忙问道。看到那张急切的脸,心中涌出阵阵暖意,对她微微笑了笑,说道:“姐姐别担心,我没事。”虽是这样说,可心中却不免疑惑,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南寻忆躺在床上,细细的回想着,自己在五岁的时候的确是落过一次水,难不成自己真的回到了自己五岁的时候吗?可这也太离奇了吧,南寻忆无奈的笑了笑,上天是愿意给她一次重来的机会吗?

  想起自己原来那可以说是辉煌去也算是失败的一生,爱人的背叛,亲人的离去,十几年的孤独,最后选择了自己结束,可笑的是,上天却有让他重来一次,南寻忆心中隐隐作痛,这一次她会好好的抓住……

  “小忆,今天你还是自己换药吗?”门被打开,只见姐姐南莫走了进来,“嗯”南寻忆轻轻应了一声,听到妹妹的回答,南莫也不多说,把药放下转身离开。

  南寻忆并不是真的想自己弄,只是迫不得已罢了。

  等南莫一出去,她就下床将房门锁上,解开了包裹在身上的绷带,在那绷带下哪还有那天满身的伤口,光洁的皮肤下连疤痕都未曾留下。

  南寻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自那天回来后他就发现伤口都消失了,就是不想让他们知道才说自己换药的。看着自己白皙光滑的皮肤,南寻忆不禁皱了皱眉,自己的身体到底怎么了……难得的早起,算算时间按照正常人的恢复速度身上的伤也该好了,可是南寻忆站在镜子精致的小脸上写满了无语,谁能告诉她到底是怎么了。

  看到镜子中的孩子,白皙的皮肤透着健康的红润,精致小巧的五官,一双墨色的眸子清澈透亮,乌黑的长发垂在身后,可是她的头上却伸出一对一指长两指粗的小角,角顶是圆的,开了个叉,小巧可爱,好似用那上好的白玉雕琢而成,又似寒冰透露着丝丝的寒气,如梅花鹿的小角玲珑剔透,似有光华在内流转,如梦如幻

  这样的自己怎么出去见人呐,南寻忆叹了口气,好不容易结束了装病生活,这样看来自己还是不能出门啊。

  南寻忆家住在市中心有名的别墅区内,爷爷是本市的市长,父亲是一家公司的总裁,而母亲也是一个有名的演员,家庭十分富裕,可南寻忆去十分孤独,因为父母的忙碌,她自出生起便被送到爷爷这里生活。这也是造成了南寻忆长大后性格孤僻的原因。

  ……

  本市的市长南郊,整日都忙于处理全市的事务,难的休息一天,可南老爷子就是安不下心来,他的宝贝孙女已经有大半个月没有踏出过房门了,可正在担心之际,却看见自己的孙女从楼上下来。

  南寻忆穿着一身黑色的风衣,戴着浅灰色的贝雷帽,一条白色的围巾遮住了半边脸,南老爷子心中奇怪,现在虽然已经入冬了,可家里开着的暖气就算是穿短袖也不会觉得冷,不至于穿这么多吧。

  “小忆,出来了,在家里怎么穿这么多。”

  “爷爷,我就是有点感冒。”

  “那就多休息。”

  南寻忆满脸黑线,自己已经在家休息了大半个月了,再闷在家,怕是要发霉了吧。到庭院里走了走,回到了房间,顺手将房门锁上取下了帽子和围巾。在她头上的角似乎长了一些,但依旧晶莹剔透,却多了份修长的感觉,而在那围巾遮挡下的脖颈处,白皙的皮肤上多了一层细鳞,如同头顶上的犄角一般,像是白玉一般,在咽喉处有一片鳞,比其他的要略大一些,却散发着柔和的光晕,细细的观察在上面还有细腻的花纹。

  南寻忆打开窗子,缓缓的伸出了右手,本来一片寂静的窗外忽然刮起了风,而那阵清风却如同有生命一般缠绕在南寻忆的五指之间。南寻忆无奈的笑了笑,自咽喉处的那片鳞出现后,自己便可以像这般操纵风,水,还有其他的一些,身体内好象有什么在聚集,只要自己一不注意就会破体而出。

  挥了挥手使那阵风散去,眼中闪过一丝金芒,抬手将窗子关上,未说完的话语在空中飘散。

  “冬天,该来了吧……”

  荏苒匆匆,转眼间春节已然临近

  此时南寻忆正窝在自家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

  “据记者在气象局了解到,本市这次大范围的降温,在这个时间段是非常罕见的,一般到这种温度时本市已经进入了冬季,也就是说今年的冬天提早的来了…..”

  南寻忆冷笑一声,看了看屋外的皑皑白雪,拿起遥控继续换台,不耐的扯了扯自己的围巾,皱着眉说道:

  “过年呐。真烦。”

  大年初一早晨九点,在南寻忆家的大厅里聚集了不少人,这些人都是来巴结市长的,每个人心中都算计着如何才能与这位市长拉近关系。

  南寻忆站在角落的阴影中,看着这一张张阿谀奉承的脸,厌恶之情毫不掩饰的显露在脸上,正想转身离开却被一人拉住了,转身一看是南莫。

  “小忆,你在这站着干嘛。”说着便将她拉着向楼上走去。

  被南莫带到二楼的偏厅,进门就看到了里面坐着十几个人与自己的奶奶相谈甚欢,南寻忆还记得几个面孔,想来这便是自家的亲戚了。

  南寻忆的奶奶看到自家孙女来了,便起身拉过她给四周的亲戚介绍了一番,还说道:

  “我们全家也就只有在过年才能聚齐了……”

  话音还未落,便被一道软糯的童声打断:“全家,这是全家吗?那两个人回来了吗?”声音虽然不大,但其中所包含的嘲讽却是十分明显。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尴尬。可南寻忆却没有多大反应,冷漠的转身向外面走去,这时南莫在后面问道:“小忆,你要去哪?”南寻忆停住脚步却没有回头冷淡地说了一句:“出去。”正准备出去的时候,却被人拉住了。

  南寻忆转身看到了一张清秀而略带稚气的面孔,那人走到了他身边,一双修长的手握住了她的手微笑着对他说:“小忆要出去的话我陪着你吧,我是楚月蒙,你的哥哥。”

  “走在被积雪覆盖的道路上,南寻忆刚才的郁闷被一扫而空,心中有些雀跃,自己被闷了一个多月,总算可以出来走走了。打量着四周的景色,目光去不住的移到了身旁的少年身上。

  少年生得白净,在冬日的寒风中脸上微微泛着红色,最吸引人的是那双如曜石般清澈透亮的眸子,整个人有一种风轻云淡的感觉。仿佛是觉察到了自己在看他,那少年转过头来看着她,说道:“小忆有什么事吗?”南寻忆停下脚步对他说:“月蒙哥哥,你可以不用牵着我的。”听见她这样说,楚月蒙对她笑了笑:“我是怕小忆走丢了啊。”听到他这样说,南寻忆满头黑线,怎么算她也是活了二十多年的人,怎么会走丢。南寻忆试图讲授抽出来,可没想到楚月蒙却拉的更紧了,南寻忆丢给他一个白眼球,认命的向前走去。

  虽然他们只是在小区里走走,但是南寻忆也是十分满足,正放松的欣赏着周围风景,可是老天偏偏就是不让她好好的休息,正当他们路过小区的一个角落时,却听见一个女人的尖叫声。

  “啊!你们要干嘛。”

  “嘿嘿,当然是想找你借点钱花花。”

  南寻忆无语,怎么这么狗血的事让她给碰到了,不过还好,那几人并未发现他们两个,正准备离开,却被男孩拉住了,向着那边走去大声的喊道:“你们这群人,赶快放了那个阿姨,要不然我就报警了。”

  南寻忆再次无语,这个孩子怎们这么冲动呢,找死还要拉着她。等到走近了以后南寻忆才看清,这伙人一共有三个,被打劫的是一个浑身贵气的中年妇女此时她已经被打晕在地。听到楚月蒙的叫喊后,那几人都转过身来,看到是两个孩子后大笑道:“你们这两个小毛孩儿也想多管闲事,不过我看你们两个穿得不错,家里应该很有钱吧,嘿嘿。”说着便向这两人走来,楚月蒙将南寻忆护在身后,那些歹徒们看到他的举动,露出戏虐的神情:“你们看,这小子还想英雄救美呢……”

  可话还未说完,却见……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