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09-24 08:48:49

血染鸣鸿

寒暮遥 著

       上古时期,被认为是至邪之物的宝刀,为何神秘的消失,千年之后,它的再次出现,又会掀起怎样的风云?

微信扫描二维码或微信搜索公众号“阅者阅心”手机阅读

章节预览


第三章 告别

  “师父,你找我?”说着林枫走进了师父的房间。“坐吧。”师父指着一旁的椅子对着林枫说。林枫坐下,感觉很奇怪,平时师父有事找他的话就直接去告诉他了,没必要把他叫叫过来啊?

  师父坐在一旁似乎在想着什么,过了一会儿,师父终于说话了,:“你有没有觉得你师兄有什么变化?”说完,师父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林枫。“师兄的变化?”林枫小声嘟囔着。“这一阵子好久没见到师兄了,师父,你是去给他安排任务了吗?”林枫迷惑的看着师父。

  林枫和姜越都是从小被师父收养的,师父教会他们武功以后便安排他们出去走镖(有一些人运货并不去找镖局,这样太声张了,所以就在江湖上找一些高手来运,或者,有的镖局在缺人手的时候也会来找他们),师父这些年以来对他们两个都很好,不仅教会了他们武功,同时也对他们有着养育之恩,所以,现在他们都已长大成人也不想离开师父。

  “没有,你还记得你师兄自从得到鸣鸿刀以后,到现在有多长时间了吗?”“八九年了吧,怎么了师父,怎么忽然说起了这个?”“当初,你师兄带着鸣鸿刀回来的时候,我听着刀的名字感觉很耳熟,但是却想不起来。最近,我看到了一本古籍,里面有关于这把刀的记载。”接着,师父对林枫说起了把关于这把刀的传说。

  “这把刀的各种特征,和传说当中的都一样,让我深信不疑啊。”说完,师父看着窗外叹了一口气。“不过传说中不是说这把刀会反噬持刀者吗?师兄这些年不是活的好好的吗?”“反噬不一定指的是他的性命,也可能是他的心志。”“难怪这两年我怎么觉得师兄变得沉闷了,而且常常一人坐在那一动不动。”“我之前也以为是他长大了,性情难免有些变化,到现在看来,可能并不是这样。”

  “师父,那我们该做些什么啊?”林枫焦急的问师父。“现在我们连他在哪都不清楚,只要他回来,立刻让他来见我。”师父嘱咐着林枫,“你们两个就像是我的孩子,我不希望你们任何一个人出事。”

  两天以后的深夜,姜越回来了。

  “师兄,你回来了!”看到师兄平安的回来,林枫这几天在心里悬着的石头可算是放下了。“师兄,这一阵子你干什么去了?”看着疲惫的师兄,林枫还是有些担心。“没干什么,出去走走。”姜越故作轻松的回答着。“对了师兄,师父说,如果你回来了,立马去找他。”林枫说。“现在天还没亮,再过两个时辰吧。”姜越看着窗外的夜色回答道。“师兄,你还是过去吧,师父应该有什么着急的事找你。”“好吧,我这就去。”姜越说完,起身就要走。“师兄,等一下,我跟你一起去。”林枫也起身跟了出去。

  “师父,师父。”姜越一边轻敲着师父的房门一边说。“进来吧。”房间里的师父说话了。“师父,你找我?”姜越不解的看着师父。“你们两个都坐吧,姜越,你坐在这。”师父指着身旁的一把椅子对着姜越说,“这段时间你干什么去了?”师父的语气中并没有责怪之意,而是一种关怀的语气。“没干什么,觉得无聊出去走了走。”姜越说。师父点了点头。“能把你的鸣鸿刀拿给我看看吗?”师父问。姜越立马就把刀解下,双手将刀放到了师父手中。

  师父接过了刀,放在手中仔细的看着。

  “姜越,把手给我。”师父说。姜越听到师父的话,立马照做。师父把手搭在了姜越的手腕上,给姜越号起了脉。“师父,你这是干什么啊?”师父的做法让他感觉很不解,“师父我又没生病,号什么脉啊?”“别说话,坐好。”师父说。

  师父摸着姜越的脉,感觉到他的脉象非常的不稳,心中想着,这种脉象,自己根本没有见到过,弱中带着强,强中带着弱。

  “你这种感觉有多久了?”师父问着姜越。“感觉?什么感觉?师父你在说什么啊?”姜越反问道。“别瞒着了,你是不是经常忽然间没有了力气,有时有突然间起了杀意。”师父看着姜越说。此时坐在一旁的林枫也惊讶的看着师兄。“嗯,师父,的确是这样,这种感觉大概有三年左右了吧。”姜越终于承认了。

  “唉~,你知道这把鸣鸿刀的来历吗?”师父拿着鸣鸿刀对着姜越说。“来历,我不知道啊,怎么了师父。”随后,师父对姜越讲起了关于鸣鸿刀的事情。

  “这是一把至邪之物,起初我以为这只是一个传说,现在看来这是真的了。”

  “师父,那我们该怎么帮帮师兄啊?”林枫焦急的问着。“他现在体内的戾气太重,最好别再用鸣鸿刀了。”师父又说,:“姜越,你先把刀放在我这,我想些办法,帮你把戾气消掉。”说完,师父便将鸣鸿刀放在了一旁的兵器架上,“你们两个先回去睡觉吧,好好休息休息。”“嗯,师父,那我俩先回去了。”姜越说道,随后姜越就带着林枫回去了。

  两人回到房间后,林枫说:“师兄你放心,师父一定会有办法的。”“嗯。”姜越简单的回了一句,“我有些累了,先睡吧”说完,姜越躺下就睡了。

  第二天早上,林枫急匆匆的跑到了师父的房间,“师父,你看见师兄了吗?”房间内的师父此时正在看着一封信,信上写着:师父,请你原谅徒弟的不辞而别,这一段时间我在外面与很多帮派发生了争斗,很多人已经成为了我的刀下亡魂,我这一次回来就是要打算向你和师弟道别的,他们中已经有人知道了我的底细,我不想连累你和师弟。师父你和师弟赶紧走吧,别留在这了,我怕他们会找到这来。师父,刀我拿走了,关于鸣鸿刀的事情,我早就发觉了不对,但我现在还能勉强压制住它。我已经和那些想找我报仇的人约好时间地点,这一战凶多吉少,您老人家今后保重。徒弟姜越。

  师父把信递给了林枫,“收拾一下,我们走。”“师父,我们去哪啊?”“我们还有事要做,听我的话。”

  林枫收拾好东西,便和师父离开了。

  躲在远处的姜越,看着师父和师弟渐渐消失的身影也终于放下心了。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