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5 16:12:16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近战高手修仙传
  4. 第002章第一部功法

第002章第一部功法

更新于:2018-03-17 14:33:14 字数:3344

字体: 字号:
  夏日炎炎之下,对于清晨踏过青石小桥时,那份沏人心弦的凉爽更是百般回忆,百般缠绵。第一次握起锄头,第一次奋力的锄开地表凝结的沙砾,第一次在雨后欣赏到麦芽初发时嫩绿的芽,生活这般美好美妙。

  此时迎着烫人的阳光,眼睁睁看着自己辛辛苦苦,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猪晚,好不容易播种,追肥,除草,一点一点生长起来的小麦,就这般让野猪群糟蹋了大片。叶城的脸一下子乌云密布,“哇呀呀!!气死老子了!”一声撕心裂肺的悲愤之音,宛若晴空一声霹雳。

  紧接着便见叶城兜起衣衫,恶狠狠地擦拭了一下额头,抓起铁锄头便跳下了仗尺高的大青石,面带煞气的向田埂边奔去。

  ‘啪’的一声轻响,却是一块鹅卵石般大小的青石块越过大片的小麦,急匆匆的砸在了野猪硕大的脑门上。

  “来呀!有本事就冲小爷来!”

  野猪群里腰间盘最为突出的家伙,此时闻声仰起脖子,哼哧哼哧的叫了两声,俨然是一副猪老大的模样。也不知道是叶城的嚣张刺激了野猪头领的上肾腺激素分泌过度,还是怎的。只见原本吧唧吧唧的啃食着麦穗的野猪们,仰起脖子瞅着远处的叶城,咧着大嘴,露着排牙,扑哧扑哧的奔跑过去。

  叶城眼睁睁地看着麦地因为野猪群的奔跑践踏,出现大片大片的倒伏,一时间眼睛充血犯了咽炎,急匆匆的拾起锄头向田间地头的大青石奔去。

  “咳咳……咳……”

  野猪们围在大青石下,奋力的仰着脖子,向青石上张望着,看着青石上扶着胸膛奋力咳嗽的叶城,眼眸里蓄满了好奇。

  大概是劫后余生,叶城此时除去不时咳嗽两声外,内心深处出奇的平静。眼前看着青石下越围越多的野猪,听着耳旁清脆地咳嗽声,叶城扶着胸膛低沉的咳嗽着,心底忽然有了一种竞选村长时,戴着大红花在众目睽睽之下发表一场即兴演讲的兴奋。

  “锄禾日当午……唉!”

  都说站得高看得远,原本还算平静的心绪,此时因为立在青石上,视野开阔的厉害。叶城看着自己辛辛苦苦收拾好的麦田,此时已是那般不堪入目的模样,心绪什么的一下子紧紧的皱了起来。

  “丫的!老子知道你能听懂俺说的话!有本事你今天弄死俺,没本事就等着明后天小爷弄死你!”

  山野间,原本就是灵气最为充盈的地方,山间草缝里时不时还会生长一些百年的,几百年的药草,偶尔突发狗屎运吃上一两棵,开窍生灵智什么的也就不再是一件多么难为人的事情。而且山中年长的野兽大多天生便会一些简单的吞云吐雾之法,能够日积月累的修行。

  眼前的猪老大这般四五百斤,皮糙肉厚的模样,眼瞅着怕已成精开了心智。叶城单手掐腰,一手扶着铁锄头,皱着眉头向青石下俯视着拿自己全无办法的野猪群,大声的吆喝着:“你瞧瞧,你睁大你的诸眼好好瞅瞅!你看俺这麦地让你们糟蹋成什么模样了!”

  似乎是迎着清凉的山风,看着脚下无可奈何的眼神,叶城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许多,当下回忆起前世小时候亲耳听到的那些关于三国好汉的故事。

  “嘭”的一声闷响,却如废旧轮胎爆胎一般,一只二三百斤大小的野猪的脑袋让铁锄头硬生生的砸出一个核桃大小的洞,脑浆血水滋溜溜的泼洒了一地。

  “嘿呀!哈呀!”

  叶城双手握着铁锄头,上下挥舞敲打着准备叠罗汉爬上青石的野猪,一时间好不威风。

  此时山风欲紧,看着天边渐渐发上来的黑云,叶城情不自禁的敞开衣衫,露着胸膛仰天长叹:“想当年七进七出的常山赵子龙,怕也不过如此吧。”

  黑云骤然提速,啪的一声,一道闪电歪歪斜斜的击打在青石边上正揪着心头指挥小弟奋力向上的野猪头领身上。

  看着黑乎乎冒着青烟的野猪头领,叶城的眼皮禁不住狠狠地跳了两跳,“我……九天之上有神明?不会吧。”

  叶城连忙噤声,低着脑袋向四方天地摆拜了拜。

  看着青石下即使是硬生生挨了一记雷劈,依旧哼哧哼哧的摇晃着野猪头领,叶城心头一紧,心道这位仁兄的导航怕是不低呢。

  “喂,猪老大,您看咱打个商量如何?”

  “嘿嘿,您瞧,徐老头的那七亩地就在那边的山沟里,您那要是还没吃饱,不如过去尝尝,据说是徐老头还种了几颗黄瓜。”

  野猪头领仰着脖子,晃了晃有些晕眩的脑袋,直勾勾的盯着叶城看了两眼。

  不知怎的,叶城立在青石上,看着野猪头领投来的目光,精神一下子有些恍惚,身体一歪,差点从青石上摔下来。

  “我去!妖法!还好小爷练过!”心头惊悸的叶城,哼了两声鼻子,抖着肩头,大力挥舞起锄头,恶狠狠地砸死两只准备抽冷子爬上青石的野猪。

  小湖村西头的一户破破烂烂的篱笆小院里的屋檐下,透过敞开的窗子,可以看到徐老头躺在炕头上平缓的喘息着,一旁麻灰色的薄被,皱皱巴巴的窝着。

  忽而徐老头睡梦中不知道听到了什么,眼睁睁的从炕上爬起坐直,透过窗子向远处望去,却是自己收拾的几亩田地所在。

  只听徐老头轻声念叨了句:“小叶子,你好狠的心!”便见他翻着白眼,直愣愣的昏死跌了下去。

  大青石上,叶城一边感慨着还好自己曾跟老头子练过几年的《培元功》,一边上下挥舞着铁锄头,凶神恶煞的向一旁将要爬上野猪头领砸去。

  “哼!哼!哼!哼你妹呀!有本事就上来得瑟得瑟,没本事少在老子面前面红脖子粗摆出一副老子很生气的臭屁模样!当老子不敢削你咋地!”

  看着西天边渐渐遮挡在乌云下的太阳,看着头顶上上跳下窜没一刻歇息的家伙,直感觉原本有些晕眩的脑门一下子晕的厉害,野猪头领哼哧了两声,扭着腰椎盘突出的厉害的屁股,晃晃悠悠的向一旁的山道走去。身后小弟‘闻其声,知其意’纷纷停下势头,扭着屁股上前跟上。

  百十米远的距离,山道上将要拐进山那边时,远处的那咋咋呼呼要与自己单挑的家伙的那令猪烦躁的嗓门依旧清晰可闻。

  野猪头领摇了摇头,看着身后不远处斜斜的躺在地上死去多时的叔表亲兄弟,不由得忽然觉得今天自己就不该带着大家出来瞎转悠,唉,不就是吃了你两口麦子,我不也还在你地头上拉了两泡大粪,大大咧咧的吵着闹着,至于吗?

  六月天,娃娃脸,这天不知怎的突然就阴沉下来。

  雨淅淅淋淋的下着,打在麦秆身上,发出大片大片的沙沙声。山野间,风静了下来,水滴啪啪滴答的节奏,仿若是一下子沾染了诗意一般的韵味。

  叶城扶着铁锄头,跌坐在大青石上,直愣愣的望着目光所及之处的山路尽头,呼呼地喘息着,而麻布衣衫任由雨水浇湿,湿透,紧紧的贴在身上,仿若身子外多了一层厚厚的铠甲。

  山林间的乌云大抵是从西北外的冰川上吹拂而来,淅淅淋淋打在枝头上的雨滴浸染了这个时节不该出现的寒意。冷冽的雨水混合着早先不曾枯竭的汗水,激的叶城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寒颤。

  微微回过神后,叶城忽然想起徐老头那副病恹恹的倒霉样,心头禁不住一紧,一边哆嗦着冰冻的青白的嘴唇,一边小声嘀咕着,“整天鸡呀猪的打着交道,别一不小心得了禽流感。”

  说罢,便盘膝在大青石上坐好,闭目凝神,摆出一副神游天地之外的神棍模样。《培元功》是叶城过世的爷爷打小口诵给叶城听的,一是因为纸笔贵重山里人用不起的缘故,二来也是因为那年爷爷看着叶城还算机灵,在病中残延之下存了某种某明的心绪。

  叶城的爷爷早些年前也曾一个人到外面的世界窗当过,知晓一些山里村户们并不知晓的故事,后来因为某些挫折失意,这才重返阔别多年的故乡。弥留之际,因为懂得多了,且没能看开许多东西,便存了一些其他难以言表的心思。

  山林之外的时节,那些世家,那些宗门,在弟子培养的时候,往往选在十一二岁,心智渐开的时候。一是因为那些求仙问道的功法实在是晦涩难懂几分,而是因为人体内的经脉潜太过于虚幻,三五岁还是光着屁股到处瞎溜达的年纪,哪懂得这些玄奥的东西。而即使是懂得,在理解上谁又能保重在面对小孩天马行空一般的想象力的时候,细节的理解上不会存在歧义。

  求仙问道本来便是一件极为严谨的东东,一步错,步步错,谁又会敢去冒那么大的风险,让自己的娃娃平白遭受一些自己想来便会心惊肉跳的东西。

  叶城的爷爷心智在弥留时刻即将磨灭的时候,耐不住精神恍惚,心底下多年的魔念蠢蠢欲动。便伸着枯黄枯槁的手,拽住床头边暗暗伤神穿越至此不过半年的叶城,压着凄厉的嗓音,将自家传承多年的《培元功》,咬牙切齿的絮絮叨叨的念叨了十几遍。

  因为当时屋子昏暗没有点燃油灯的缘故,昏暗中似乎是老人练习多年的《培元功》发生了异变,老人的眼神在拽住叶城脆生生的胳膊的时候,骤然间变得猩红,让初次来到异世界,从小到大没敢看过惊悚片的叶城,一时间永久的记住了那一年的那天门外飘雪的午夜。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