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12-12 16:28:58
  1. 爱阅小说
  2. 武侠
  3. 冷月江湖行
  4. 第一章 联合会议

第一章 联合会议

更新于:2010-04-18 17:55:48 字数:3234

字体: 字号:
  天决派是近十年来江湖上新兴起的一股势力,天决派的行事与他们的武功一样霸道,一旦出手就以取别人性命为目的,招法简洁实用,极具杀伤力。天决派是新势力,出道就得抢别人地盘,与其他各派摩擦不断,天决派是越来越强,天决六杰各自坐镇一方。

  天决派做事不求名、只求利,黑白通吃,本来与武林各大派没什么直接冲突,但天下财富只有这么多,你多了别人当然就少了,大家都是刀口上混饭吃的,间接的损害了其他各派的利益。少林、武当、青城、峨眉、昆仑、崆峒、华山、黄山、衡山齐聚嵩山少林开了一个联合会议,各派小辈纷纷痛陈天决派恶行,各派掌门汇报历年来与天决派争斗中的损失,少林方丈法空作大会总结:天决派自王镜、王铭二人创派以来,秘密训练杀手、残杀各路武林人士、*掳掠、无恶不作;武林各派决定联合征讨。

  接下来各派掌门在密室商讨具体作战计划,青城派掌门傅连城首先发言:“我已从秘密途径获得天决派总舵所在地,我们九派合力把它总舵灭了,再分头对付其余分舵,它天决派日子也到头了”。

  峨眉掌门慧净师太:“不可,天决派的六个大分舵有天决六杰掌管,这六个人带艺投师,从王镜、王铭二贼学艺二十年,武功已不再王镜、王铭之下;武林各派恐怕没有几个人能对付得了,这六人不死就算灭了天决派总舵也无济于事,一但报复起来我们这几大派谁也无法单独应付”。

  黄山派相比其它各派势力较小,掌门周青峰自尊心还挺强,早就想找机会给本派露露脸,单独对付天决派他是没这个胆,几派联合攻打天决派正是他逞威的时候,一看师太才开始就泼冷水心理就不乐意了,自己该给大家打打气,“师太多虑了,天决派总舵一灭其它分舵还能搅起什么风浪?我门几大派一个对付一个分舵,把它们逐一消灭”。其它各派也不示弱,纷纷表示支持。武当掌门清源道长与法空方丈对视了一眼,“各位听本道长一句,我们去攻打天决派总舵人数少了不济事,人数多了难免走漏风声,敌人可能早做准备,不尽出各派高手就不能一举拿下天决总舵,其它各分舵前来驰援我们就腹背受敌;如果尽出各派高手,一举拿下天决派总舵,其它分舵就不会前来救援,在我们成功返回之前这些人有可能直接杀上门来,到那时候没有人可以抵挡,此事两难啊!”

  各大掌门都面面相觑,安静下来了;少林是这次大会的发起人和主持人,自然早就有自己的一套计划了,方丈一看大家该说的都说了,碰到难题安静下来了,该是时候和盘托出自己的计划了,“大家都没有什么好主意,老衲到有个想法,天决派虽然分舵众多,其中势力最大的还是天决六杰掌控的六大分舵,我们要打得它首尾不能相应就要在攻打总舵的同时制住这六个分舵,我们有九大门派,我想以其中三派全力攻打天决派总舵,其余各派分别攻打六大分舵的一个分舵,这样大家就都可以安心的去作战,不用担心被围困、后院起火,大家都有什么意见?”。

  各掌门人都开始盘算起来,攻打总舵最有名声、天决派的财富也都应该集中在总舵,打下来了那是名利双收,不过攻打总舵伤亡最大,就王镜、王铭二人谁也没把握拿下他们,手下八大护法、十二金刚也不是吃素的;相反几大分舵势力就小的多了,除了天决六杰、他们的弟子、亲卫队,其它的人数虽多都是些乌合之众,甚至没练过什么功夫,用我们的门徒对付这些人那还不是像切菜一样。很多还不是自愿的,看见我们还不鸟走兽散,集中本派的高手对付六杰中的一个那是不成问题的,不过攻打分舵那是要名没名,要钱没钱,主要是牵制住他们,让其它三派全力攻打总舵。华山掌门李昆首先打破沉默,“我看由少林,武当、华山去攻打总舵,其余各派就近攻打一分舵吧”。这下捅了马蜂窝了,要说少林、武当去攻打总舵那是没的说,人家够分,没它们去其它门派要攻下天决总舵还真悬乎。第三个凭什么就是你华山,谁去还不一样?

  黄山周青峰:“我看攻打总舵得事还是由我黄山派来效力吧,我与王镜、王铭老儿仇深似海,要亲手宰了他们才解恨”。

  李昆:“要说仇大家都跟他有丑仇,攻打总舵肯定伤亡不小,我华山弟子众多,不忍看到其它门派惨淡收场,愿与少林、武当一同讨伐天决总舵”。

  崆峒掌门俞万里:“大家不用争了,攻打总舵绝非易事,我看以少林、武当、峨眉为主,其余各派都分兵进攻总舵;剩余主力进攻六大分舵,九派合力铲除天决派”。

  方丈看了看清源道长,道长点头同意;方丈心想武林各派很重视名声,俞万里的建议考虑到了各派的面子,九大派共同处理铲除天决派,共同攻打总舵,哪派说出去也不丢人,这份功劳是大家的,都有出力,铲除天决派目的也达到了。“我看俞掌门的提议可行,大家还有什么异议,如果没有就这么定了?”。各派掌门纷纷同意了。

  方丈:“大家都同意就好,齐心协力共同除害,下面具体定一下人力调配,出兵时间,进攻方案”。

  方丈心腹弟子门外求见,“师父,有要事禀报!”

  方丈看了大家一眼,“什么事稍候再说”。

  小和尚:“很重要,朝廷派虎威将军上官碟前来找方丈有要事相商,而且知道九派在密谋攻打天决派”。

  各派掌门吓了一跳,心说这都还在谋划呢,朝廷就知道消息了,朝廷知道那天决派也有可能知道,按他们的行事风格,弄不好还没回去聚集门人,在路上就被天决派伏杀了。这次大会带的都是心腹之人,少林也封山了,不接待外客,这么大的行动走漏风声在所难免,也不要这么快吧!

  方丈多大家说:“看来事情有变,大家稍候,我去会一会虎威将军,看他是什么来意”。

  方丈走出密室,“师父,虎威将军正在厢房等候”。“头前带路,为师去会他一会”。

  方丈:“来了多少人?”

  小和尚:“十几个人”。

  方丈:“这几天不接待外客,这些人是怎么上山的?”

  小和尚:“将军强行要上山,说有机密事情要亲会方丈,而且知道几大派掌门都在少林,还说不让他上山我们商议的事情无法成功,只会造成大祸。徒弟见他已知道此事,只好放他们上山,请师父定夺”。

  方丈:“朝廷中人不能轻易招惹,这种事是瞒不住朝廷的,早晚会知道此事,强行拦他也无用”。

  方丈转过回廊看见几个士兵把守在厢房门外,小和尚停在门外,“方丈到”。方丈径直走了进去,士兵也不阻拦。

  方丈:“未知将军驾到,有失远迎,罪过、罪过”。

  虎威将军:“方丈不必客气,打扰方丈是本将军不对”。

  方丈:“不知将军找老衲所为何事?”

  将军:“我也不必兜弯子了,开门见山,我知道你们九大派在此相会,商议攻打天决派”。说完看方丈有什么反应。

  方丈看着将军,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知道说什么好。将军接着道:“方丈不必担心,本将军就是为此事而来,准备助方丈一臂之力”。

  方丈不解的看着将军:“将军这是从何说起,攻打天决派此事非同小可,将军是如何得知,莫不是将军道听途说,若让天决派误信真有此事恐怕会引发江湖大混战,还请将军详察”。

  将军:“朝廷如何得知方丈不必担心,朝廷虽然不轻易干涉武林中事但也紧密关注,天决派这些年迅速扩张,劫掠商户、切断商道、阻塞航道、屠杀绿林人物,各路绿林人物纷纷投降,现在各路商队、商户、百姓为保平安都得交大量的钱财,天决派利用这些钱又网罗各路英雄,训练大批杀手,官府也轻易不敢招惹,这已超出寻常的武林帮派范围,威胁朝廷的统治,朝廷早已下决心剿灭天决派,苦于天决派的都是些武林高手,朝廷的军队难以一网打尽,现在这些人怎么横行还没招惹官府,如果剿灭这些人不干净这些人会专门和官府作对,这些人高来高去、低来低走,再多的军队也奈何不了他们”。

  方丈:“将军既然推心置腹,老衲也不敢欺瞒将军,我们几大派也对天决派的恶行深恶痛绝,准备联手铲除天决派,只要朝廷不怪罪,江湖事江湖了,武林之事由我们武林人士自己来解决”。

  将军:“朝廷希望联合武林各大派,共同剿灭天决派,一定做到万无一失,决不能留下后患”。

  方丈:“江湖规矩不能与朝廷扯上干系”。

  将军:“规矩是人定的,几大派的掌门都在这里,什么规矩都可以变通”。

  方丈:“此事老衲不敢做主,不如请将军与各大掌门一会”。

  将军:“也好,请方丈引荐”。

  方丈:“将军请随我来”。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