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20-02-19 11:33:02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破梦远途
  4. 第一章 奇怪的人 奇怪的狗

第一章 奇怪的人 奇怪的狗

更新于:2017-09-20 19:59:03 字数:2397

字体: 字号:
  “雨可真大呀。”饶歌趴在窗边百无聊赖。

  饶歌,大一新生,母亲已经离世,父亲常年在国外工作,所以从高中开始就已经是自己一人守着这个四合院了。

  雨越下越大,模糊了窗子,饶歌已经看不清远处的东西了。

  一条不知哪里来的黄狗躲在大门的檐下躲雨,黄狗蜷缩着成一团,湿哒哒的毛贴在身上,舌头舔着后腿,饶歌透过模糊的窗,看着黄狗,莫名的觉得可怜得很,打开门,对着黄狗拍拍手,示意黄狗过来。

  黄狗听到声音,看了一眼饶歌,然后又自顾自的舔起自己的后腿,对饶歌毫不理睬。

  饶歌想了想,拿出准备自己吃的肉,切下一块,打上伞想喂这黄狗一点食物。手里捏着肉,在院子里小心翼翼的找着水比较少的地方,一点一点的挪向黄狗,黄狗见饶歌拿着肉挪向自己,抬起头直看着饶歌,

  饶歌走一步看一眼黄狗,见黄狗抬起头很期待的模样,饶歌挪的更快了,可是当饶歌再抬头看的时候,大门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看不清模样,只是看起来模糊的一个人形,黄狗也发现了这个人,原本湿的、趴在身上的毛炸了起来,黄狗对这个人充满敌意。

  那个人看着黄狗,又看了一眼饶歌,饶歌小心翼翼地问那个人,“请问,有什么事吗?这条狗是你的吗?”

  那个人没有回应,突然就消失了,而黄狗,比那个人消失得更早。于是庭院里只剩下饶歌一个人呆呆的拿着肉站在伞下。

  --------------------------------------------------------------------------------------------

  “是在做梦吗?”饶歌想着昨天那条奇怪的狗和那个奇怪的人已经想了一夜。

  今天是周一,下午有两节大课,窗外还在下着雨,不过已经没有昨天那么大了。

  简单的下了一碗面,拿起伞走出去坐公交。学校不是很远,两次公交,大概三十分钟。

  公交车上人不是很多,甚至还有一个座位。饶歌安静地坐下,车走走停停,人上上下下,一个男人站在饶歌旁边。

  “伞很漂亮。”饶歌听见后下意识的看一眼男人,男人掸掸衣服上的水,笑着看着饶歌。

  饶歌笑着说了句,“谢谢。”男人穿的是一件黑色的风衣,脚上是一双硬底皮靴,头发向后梳着,像是风吹出来的形状。“这个人好奇怪的感觉。”夏天的雨虽然冷,但还不用像这个男人一样穿的这么厚重。

  男人接着说,“能把伞借我看一下吗?”饶歌略微错愕一下,但还是说“可以。”比较现在的折叠伞,饶歌的伞是老式的直伞,伞柄是黄色的木柄,伞身是墨绿色的,伞骨也只是普通的材料。

  男人拿起伞打量了一下,然后就还给了饶歌,紧接着就下了车。饶歌看着这个男人,想起了昨天的黄狗和人。

  饶歌到了学校,脑海里还在不自禁的想着跟着奇怪的人和狗,尤其是后来的那个穿风衣借伞的男人,那个人的面容现在甚至刻在了饶歌的脑海里,长又黑的眉毛,充满精神的眼睛,高挺的鼻梁,总是似有似无噙着笑意的嘴,甚至被风吹过似的头发都可以一根一根的想起来。

  饶歌神情恍惚,甚至差点撞到墙上,跌跌撞撞到了教室,对同学的招呼都视而不见,饶歌一个人坐在最后一排。

  “到底是怎么了?那个男人对我做了什么手脚?!还是,我发高烧了?”饶歌心里不停得想,“我为什么看不清那个雨中的人?那条黄狗为什么感觉更像是一个人?我的伞有什么特别的吗?那个男人看我的伞是为了什么?为什么我会忍不住想他们?为什么他们在我的脑海里越来越清晰?”

  老师自顾自的讲课,同学也都各自做事忘记周围,饶歌更是快被这几个问题弄得陷入疯狂,“没道理!没道理!”

  悄悄地,一只手拍了拍饶歌的肩膀,“谁?!”饶歌恍然惊醒,“是你!“

  “嘘~”是公交车上的那个男人,男人说,“小心被当成神经病。”说完,自己笑了,仿佛讲了一个笑话。

  “你怎么在这里?”

  “我再不来你就要疯掉了。”男人笑着说,“我叫陈潇,你好。”

  “是你对我做了手脚,我才会这样?!”

  “差不多,早晚的事,我把它变得早了一点。”

  饶歌还想说话,却感觉手边一湿,昨天的黄狗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正在舔饶歌的手,饶歌木然的看着黄狗,嘴唇动了动,还是说话了,“能告诉我,我碰见了什么吗?”

  陈潇欣然回答,“当然可以。最开始的狗狗,就是它,它对你印象不错,叫做阿喵,我们是一起的。”饶歌问,“你的宠物?或者说朋友?”

  陈潇笑着点头,“朋友,我还以为你这样的年轻人会认为我把它当做朋友会很矫情。后来出现的那个男人,和我是同事,不过那个人很阴沉,而且悄无声息,常常会吓到阿喵,都好几年了。阿喵也一直习惯不了,真是没办法啊。其实我们是专程来找你的,你的父亲和我是同事,是我的上级,他让我们带你去找他。”

  饶歌追问,“你还没说我为什么像刚才那样快疯掉!”

  “因为,我在你的伞上动了手脚,加速你的成长,对你的成长最有刺激的景象会一直在脑海里,直到你成熟。”

  “那你能做到这点,是因为,你,会超能力之类的吗?”

  “对啊。”

  “那我现在觉醒了?我也有我的能力?”

  “理论上来说,是的,不过需要一个时间来慢慢发现,当然,如果可以的话,你可以回想一下你的日常,看看你自己哪里更厉害一点,没准也能猜对,早一点发掘出能力。”

  饶歌点下头,表示明白,然后继续问道,“那你打算带我去哪里?国外?还是说什么其他地方?”

  陈潇还是笑眯眯的样子,“不是国外,而是带你醒来,其实你现在的生活是一个梦,一个极为现实合理的梦,在你将要死去时你的梦会从头开始再做一遍,如此循环,但是,梦终究是梦,如果你有足够的知识、能力认识到这个世界有不对的地方,就会越来越怀疑,对自己会越来越敏感,直到你惊醒自己,到达真正的世界。而我对你做的就是然呢发现世界的不寻常,惊醒自己。”

  “那我醒了吗?”

  “看看周围咯。”饶歌这时才惊讶的发现,自己已经坐在一部车里,陈潇正在开车。透过窗看着周围不停倒退的高楼车辆,“这就是真实世界?梦醒来的世界?和梦里没什么不同的啊。”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