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03:42:48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盲天道
  4. 第一章 鹏涯

第一章 鹏涯

更新于:2018-03-16 12:53:43 字数:2880

  山,是小孤山;峰,是小孤峰。

  似乎,也就是这一带的名字了。

  荒山野岭,偏僻之处,危机时常发生,人们自顾不暇,哪有闲情为旁物正名?不也就随口一说而来?

  其实不然,或不尽然!

  因为这孤峰,却是当地出了名的险地,可谓小孤山脉中的一枝独秀,除却地势原因之外,其内天材地宝也是众多,凶狂猛兽更是如此,凡外人闯入,必有血光。

  “得亏前阵子,这里被围猎过一次,那些个大凶兽倒是被吓住了些,没怎么出来,不然的话,我这一次不妙啊!”

  可偏偏这世间,就是有一些胆大之人,不管是出于何种目的,他们的考虑都是将自身的安全放在了第二位,而冒险上山。

  鹏涯,就可算是一个胆大之人!

  “可惜了,果然不出所料,再安全的准备到了这里,也都变得不再安全……”黑衣少年皱眉感叹,静静蹲坐在一棵树干上,闭眼沉思,将身子完全隐匿在枝叶阴影中。

  此刻的他,便藏身于此峰内半山腰一处,为了找到一株上了年纪的“倾城花”,他毅然决然孤身来到了此地。

  结果……就是他被困在这儿,已经五天了……

  小孤山,相比于整片山脉,也只是有着十分之一的区域。而小孤山脉,相比于整片叶孤山脉,更是只有着区区二十分之一的地方!

  总之,整个小孤山脉,说不大,还真的是这样,可若是说小了,此地却偏偏有着三个村子靠山而居,依地而存。

  孤峰灵物甚多,三家虽然少有往来,但也曾合作开山,只求在试炼之余收获。

  前阵子,他们组织过一次大行动,以收取较有年份的药材,或猎取颇为凶残的恶兽。

  其实,那队伍也只是小股人马,毕竟面对全峰的生灵,人再多也得发怵,若真的惹毛了它们,到头来也只能是得不偿失。

  而这个限度,也只有高手,才能把握!

  “唉,凶兽们是蛰伏起来了,可它们的敌意也更浓了啊。”鹏涯挠了挠下巴,摇头晃脑,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如今处于敏感期间,正是趁虚而入的大好时机!哼,也只有我这个天才,才能想到这个方法,也只有我,才能够一步步安全行事,可也只有我,才是真的需要这个……倾城花……”

  说着说着,鹏涯的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几不可闻,脸色也变得十分暗淡,眉头锁的更深,双眼死死闭着。

  良久,一声声微弱的“吱吱”声响起,少年郎的眉头才舒展开来,自嘲一笑,叹道:“嘿,真是的,想那么多干嘛?说到底……我呀,也只是一个瞎子罢了……”

  摆了摆头,鹏涯探出右手,轻轻搭在了大树的主干上。此刻,吱吱声愈发的欢悦了,就好似孩童见到了亲人一般。

  树底,四面八方开始有黑色的小点移动,不一会儿,姿态各异的小虫现身,爬上树干,向着鹏涯那右手而去。

  仔细一分类,蚂蚁、黑蜂、小蛇,甚至连独角仙都有一只!

  它们大多都是些小而群居的生物,战斗力算不上,可只要驯服得当,却也绝对是打探路径的第一助力。

  “乖乖乖,慢点慢点……”这些生物说多不多,就在鹏涯小声的嘀咕中,它们顺着手掌蔓延,恰好就覆盖住了他整只右臂,隐藏在衣袖下,翻滚蠕动。

  此刻若是有人在旁,便是可以看到,这些好像孩子们的虫兽,在找到了适合自己的地方后,便伸出了它们的尖牙,猛地刺进了鹏涯血肉之中,汲取力量!

  “额!”一阵嘶痛,绕是习惯了投食过程的鹏涯,这一刻还是面色发紫,冷汗直流,整只右臂更是止不住颤抖,却又无法捏紧了拳头。

  青筋随着痛苦暴起,少年郎半晌后才缓过神来,待结束之后,深深的舒了口气:“这次痛苦更甚往昔啊,看来得快些找到‘倾城花’才行……只要治好了我的眼睛,那么一切,都可以重来……”

  眉头紧锁,双目紧闭,鹏涯狠狠握住了自己的拳头。

  原本其掌心中,尽是些黑色无光的小蚂蚁,可就在其握拳的同时,它们井然有序的开始移动了,快速的攀爬在了他手背之上。

  群蚁堆叠,乍看就像是有只黑色的拳套覆盖其上,这一幕看起来颇为默契,显然是在握拳的前一刻,早已感知到了主人的心意。

  正如鹏涯自己所说,他,是一个盲瞎!

  七年前,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劫祸,整片荒古林地几乎是承受了灭顶之灾,各地部族的人才名宿更是如陨星划空,一闪而逝。

  鹏涯,他本是村中种子之一,那一天正值他外出历练,突兀间,久不出世的凶物们却发狂冲出!

  天降流火,日月无光,群兽奔袭,肆虐天地,少年们首当其冲,转瞬间就失去了意识。

  也不知是不是运气使然,最终只有鹏涯一人活了下来,重伤的他被村中长老寻到,整整昏迷了三天,他才堪堪恢复意识。

  只是,在那之后,他的世界便是一片漆黑!

  光明,逝去……

  骄傲,亦被粉碎……

  若非如此,七年前名震三村的天骄,又何至于落魄到,去修行这巫蛊之术,以身试虫。

  说到底,这个世界,比拼的还是拳头!就现阶段,比拼的还是气血的力量!

  一个失去了甄别世间外物的人,即便他再天才,恐怕也只是一只空有蛮力的蠢熊吧?

  更何况鹏涯,自打从七年前起,气血修为就再也没精进过,甚至还有荒废的趋势,这使得他在村中的地位,更是一落千丈。

  即便是有大哥在旁护着,可大哥自己也有要事,哪能守护他鹏涯一辈子?旁人明的不敢,可这背地里的闲话、绊子,那还能少么!

  虎落平阳被犬欺……可我现在还能算是一只老虎么?恐怕被叫做病猫,才更为恰当吧……

  血液被喂取,少年脸色苍白,虚弱之感持续了盏茶功夫才消退,让原本消瘦的他更加显得弱不禁风。

  “青爷爷说过,我的眼睛各个部位都没问题,完全正常,只是不知是何种原因……看不见……”

  “可,这总比真的坏掉强啊!就连青爷爷也说过,我复明的机会虽然微乎其微,但,还是存在的!”深深吸了一口气,鹏涯抓紧时间调整状态,不再多想。

  “倾城花……清晨花!山崖之颠,倾城之恋!这生长在山巅的奇花,每日清晨,都会吸取一丝日出之紫气,迎风摇曳,绽放出倾城姿态,其花蕊,更是有着提神醒目之功效!”

  “当初三村齐聚,就是因为人多眼杂,所以青爷爷才没有出手,而是默默观察后,记下了它生长的地方,以待来日……”

  身为一村的长老,每一人的出手、获取,虽说不至于平分怎样怎样,但,就价值而言,其中必定要牵扯些不清不楚的利益纠葛。

  当初青长老带队进山,瞅准了目标,却并没有一个好的时机,毕竟长老出手,鲜有凡物。

  哪个村子会在这种情况下礼让?大家都知道鹏涯需要这株药草,旦有异动,必生争夺!

  出于综合的考虑,即便当时鹏涯不断的暗示,可那时候的孤峰确实是太危险了,青长老并没有冒这个险。

  “以待来日……”鹏涯默默念叨着当日青长老对他说的话,缓缓起身。

  可以说,当日就是两村人马一齐施压,外加一些内部的争议,这才让青长老罢手,摆明了是要让鹏涯一无所获啊。

  即便他还年轻,即便所谓的倾城花,也只是有可能助其复明,但,旁村能少个种子少年,不也是好事一件么?

  虫蛊悄然隐去,蛰伏在主人四周,待时而动,它们在探寻时留下了特殊的分泌物,根据回赠给鹏涯的讯息,一条较为安全的路径已浮现在少年的脑海中。

  三日的蹲守,终于到了要出击的一刻!

  再次深深呼吸了一次,确认体内气血运转正常之后,鹏涯足尖一点,翻身而下,轻轻落在了地面,未曾发出一丝响动。

  “来日……便是今日!”

  咻的一声,少年猛窜而出,划出一道黑影冲向了高地,

  此刻,夜已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