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09-21 21:42:31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引天录
  4. 第一章 追杀

第一章 追杀

更新于:2018-03-18 21:58:30 字数:2178

  序

  有物昆成,先天地生。

  万物始于混沌,以盘古大帝为先。其后六界,各有其始祖,故而六界本为六祖所创。

  其后二万年,六祖与盘古争尊,盘古降怒,六祖各有所创,又一万年,盘古不知所踪。神界之祖宵乃为六界之主。后又千年,人祖无踪,冥祖因与上古恶兽穷奇勾结,而欲穷六界,神祖怒,与仙,妖二祖将之封于人界极西一绝地,今曰:封魔谷。

  六界本该实力相当,然人界因冥祖之故,所受波及甚大,以致人界支柱,夸父一组彻底消亡。人族方为人界之主族。

  人族羡仙,故人界修行门派数以万计,鱼龙交混。其中,以九宗八家最为强盛。

  天穹大陆极西方,封魔谷。

  封魔谷宽达百丈,长俞数里,为上古六界始祖纷争之时所留,虽名封魔,但究竟所封为何,时隔千年,已无人知晓,亦无人追究。只因此处常年为血煞之气所罩,入之者,若沾此煞气,则尸骨无存。遂此处为天穹一禁地,列三禁之首,鲜有入内者。

  第一章

  子夜,封魔谷内一片寂静,天空中微微泛着几点星光,转瞬,谷内的沉寂却被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和粗重的喘息声打破。

  只见六七个黑衣人正追着一个怀抱婴儿的青年妇女,妇女脸上及身体各个部位都被谷内的鬼棘划的满是伤痕,而她怀中的婴儿却在襁褓中被裹的严严实实,不曾受半点伤,身后的黑衣人不停用手中的弯刀劈砍着四周的鬼棘,被这种鬼棘划伤,虽不致命,却可以通过一些毒素破坏人的经脉,对修行者是有一定伤害的。

  那婴儿仍处在熟睡之中,稚嫩的脸上还带着丝丝笑意。

  因黑衣人劈砍鬼棘耗费时间,再加上妇女那种不要命的跑法,二者之间慢慢拉开了一段距离,随着时间的推移,双方逐渐在接近峡谷内部,鬼棘也开始逐渐减少。鬼棘虽喜欢生长在阴寒,煞气比较重的地方,但如此浓郁的煞气,任它们再顽强,也是难以生存。

  渐渐地,鬼棘越来越少,并且还逐渐开始出现枯萎,就在鬼棘完全消失时,妇女停下了脚步,再往后数十丈,便是浓郁的黑色煞气,若是再往前跑,自己和怀中的婴儿都将化为灰烬。

  黑衣人也都停了下来,在妇女两丈开外静静站着,他们虽是已忘乎生死的杀手,但能留个全尸总是好的。

  “林玥,我很佩服你的毅力,如果你愿意把这孩子交给我们,我们可以放你一条生路!”为首的一名黑衣人说着收起了手中的弯刀。

  林玥冷笑一声,没有做任何回应,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们,眼中尽是仇恨。

  “怎么,不愿意?”那黑衣人又道。

  林玥仍瞪视着他们,缓缓向后退去,她眼圈微微有些泛红,口中自言自语道:“阿离,我来了……”声音很轻,却充满了诡异,说话间,满是血痕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笑意。

  那些黑衣人顿时吃了一惊。

  “你这个疯女人!别再往后了!”黑衣人中有人喊道,煞气若是感应到有生灵进入,定然会扩散开来,到时所有人都得死。

  林玥好像没有听到一般,仍默默往后退着。

  “拼了!”为首的黑衣人暗骂一声,率先向前冲去,其余人也紧随其后。如果完不成任务,回去肯定会被抹杀掉,而现在说不定还可以在煞气未来临之前抢到那婴儿。

  就在黑衣人刚冲出去时,峡谷内部的黑气迅速向四周扩散,黑衣人眼中的绝望瞬间被浓黑的煞气所吞噬,连一声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

  不过一个呼吸,煞气又渐渐褪去。

  此刻,地上只留着几片还未被煞气侵蚀干净的残铁和几根泛着黑气的残骨。而今人震惊的是,林玥和那婴儿却安然无恙。

  见没了威胁,林玥也顾不得吃惊和疑惑,顿时无力的瘫倒在地上,昏死了过去。

  裹着婴儿的襁褓略有些松开,露出了婴儿的胸口,在他的胸口上,有着一个奇特的胎记,似一个奇特的符号,远看时,却又如一个狰狞的骷髅头……

  不多时,一声雷鸣传来,接着,又是一道闪电……

  在闪电所发出的光的映照下,封魔谷内竟显得有些凄冷而又骇人,此时的封魔谷,却和以往有些不同……

  只见在封魔谷上方,有着一个方圆达百丈有余的巨大封印,封印好像是凭空出现在那里的,没有任何凭借,完全是由一个个密密麻麻放着金光的符文所构成,而此刻,那些符文正不断地压制着下方那浓郁的黑色煞气,在煞气一次又一次的冲撞下,封印上的符文释放着若隐若现的金色光芒。

  不同于往日,那些煞气像是有意识一般,对封印的撞击一次比一次猛烈,并且,在接触到封印时,那煞气中便传出阵阵痛苦的嘶吼,而与此同时,那封印也有些支持不住,光芒不再有刚开始那么强烈了,已经慢慢变得有些暗淡……

  突然,豆大的雨滴从天而降,其间,还带着浓浓的血腥味,虽是深夜,但却隐隐约约可以看到那雨滴竟然是血红色的!

  此刻下的不是雨,而是血!

  当雨水落在那封印上时,好像水滴落入炭火之中一样,发出一声细微的“兹兹”声后,化为个一丝白气消散在了空中。

  ……

  而在此刻,在封魔谷的上方,凭空站着一个身穿金袍的中年男子,在他俊朗的脸上带着丝丝笑意,除此之外,再看不出任何表情。

  奇怪的是,那些血雨在全都落到他周身三尺之外竟然难以落到他身上,凭借灵力硬生生将血雨逼到三尺之外,这可不是普通人能够做到的!

  “我等你很久了,狱……”许久,男子才说出了这麽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那煞气像是听到了一般,更加凶猛的撞击着封印,封印上的光芒一阵剧烈的闪烁。而在煞气其中的嘶吼声也愈来愈强烈,听的人毛骨耸然。

  接着,只是一瞬,那男子已经消失在了原处,好像从没有出现过一般。

  血雨任在继续下着,使得夜幕中又多出了一种新的颜色,看起来异常诡异。整个大地都弥漫着浓烈的血腥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