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2 19:31:48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迷与路
  4. 第二章 杀人案

第二章 杀人案

更新于:2018-03-16 15:34:30 字数:4638

  今天是周日,天气晴好,是出去游玩的好天气,可是今天我有点儿忙,我的一个好哥们叫赵川的昨晚生病住院了,一大早上我就买了点水果和一束鲜花坐上公交车,直奔市郊的医院而去。

  对了,忘了介绍了,我叫原希然,今年18了,开句玩笑啦,已经25岁了,是一名业余写手,说白了就是比无业青年多个爱好。家里人总希望我去找一个稳定的工作,比现在成天碌碌无为的强,去年我准备要去北漂来着,当买完票我就后悔了,和父母晃称南方猪流感严重就没去上。写出一些的作品都是些残制品,没一个能拿出的手。本来想放弃的,可赵川一直在支持鼓励着我,我的每一部小说无论是写完还是没写完的,他都会一并过目,然后教我如何更改,这算是我头号粉丝了吧,昨天半夜看他发的W信才知道他生病住进医院了,至于什么病我也没有去问。

  汽车开得好慢,每一站进进出出的人拥挤不堪,早上这个点是上班的高峰期,如果你有个座就非常幸福了!当然我坐在窗边玩着手机,看看有什么有意思的事,在进W信的朋友圈里,我发现了赵川又发了新的说说:以前能看见别人也能看见的天空,现在却只能看见别人所看不见的黑暗。这哥们是怎么了,突然变文艺了!这词写的真有内涵,看来比我有文学天赋多了,过了很长时间,人也剩下我一个了,终于到终点站,全市最大的治疗精神病的医院——靖康医院。之前从他父母的电话中得到了病房号后,我很不淡然的就来到了医院,听到医院名字的时候我就很诧异,赵川平时挺正常的怎么会住进这里了,说实话今天还不止我一个人来的,还有几个比较关系要好的高中同学,我来时,他们就已经在医院门口等着了,打眼一看,原来就差我自己了。有些害羞的抓了抓头说了句路上堵车,看着公交车缓缓从我身旁又返回去,大伙都笑了。哎,他们都是开着自己车来的,只有我坐着大公共,我的自尊心何在啊?一股寒流袭击了我。

  他们也没啰嗦什么,一起走进了医院,穿过了像花园一样的绿化带,就到了有点儿像欧式风格的住院部,外面一圈是5米高的大围墙,上面还有环形刀刺网,看起来像看守所一样,这是我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听说是不允许有太多人来探望病人的,怕是惊吓到患者,还好这帮同学里有一个女孩的父亲是这里的副院长,所以都顺利通关了。在通过医院大门口的检查过后,就进到了里面,其中还有两个白大褂带着我们六个人去看赵川,不过说实话这里只是看电影里见过,在真实里并没有那么邪乎。我们正轻松的聊着天,忽然一个树林里穿出个身穿蓝白条的衣服的女人,向人行道跑过来,那女人狰狞的表情令人害怕,怀里还抱着一个洋娃娃,我们都看向那边,没想到她后面还跟着几个穿白大褂的男人,没跑几步就把她按住了,这时又跑过来一个气喘吁吁的女医生,骂了句三字经后给那病人打了药。后来挣扎着的女人慢慢镇定下了,就像一个玩偶一样被抓了回去,只有个断了个脑袋的洋娃娃丢到了地上,它好像活的一样坐在地上,等待着她的“妈妈”。当时给我们都惊呆了,这地方还真吓人。越过了像生化危机般的小花园,进入了医院的病房楼,他住在是三楼四室。

  在等电梯的过程中听那女生说,这里的一到三楼都是科室和较轻的病人的房间,四到六是一般和严重的病人的房间,而第七层是会议室和领导的办公室。我上了电梯问她,地下这一二层是做什么,她有些不自然的回答我说,是需要重点隔离的病人,她没有再多说什么,我只是点了点头表示懂得。很快电梯到了,我们下了电梯被带到右侧的坐廊,很快就找到了赵川的父母在门口坐着,大伙走上前给二老问好,之后问赵川的情况,我看着阿姨脸上的憔悴感觉肯定不是太好,透过病房的玻璃,赵川静静的躺在床上,一只眼睛上还绑着纱布,不时地就有一股强烈的消毒水的味道就飘了过来,让我有些恶心。真心不愿意在个地方待长时间,我们都看了看赵川的状态,后来阿姨说受到了暂时的刺激,在这里疗养一段时间就好了。有那么简单吗?我觉得赵川一时可难以恢复,这里可是精神病院,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为了不打扰赵川的休息,我们就都准备离开了,可是我还没走,阿姨就叫我过去,“小原,我们家小川想和你说几句话,你进去看看吧。”我看他在睡觉,也不好大打扰啊。但人家都说了,进去就进去吧,也许有什么重要的事,面对着大伙的目光我缓缓走了进去,坐到了赵川的身旁。

  “兄弟,你这是怎么了?”我小声对他说,“希然,你终于来了,我真是倒霉到家了。”没想到,他竟然没睡着,突然说话吓我了一跳。

  “怎么回事儿,再有你眼睛怎么了?”他鬼头鬼脑的看了看左右,像是怕周围的人听见一样。“记住了,还在我清醒的时候,我告诉你的话,千万不要和任何一个人说,也包括我父母。”我用力的点了点头后他又接着说,“我现在被一个不干净的东西缠住了,我不知道他是谁,如果时间久了,我就会被他杀掉。请你帮帮我查查三宝村的杀人案,求求你了,希然,我不想死。”“三宝村,杀人案。”我都没听说这个地方啊,看着他恐惧的表情我知道这不是刻意编出开的,我正认真分析他的话时候,突然赵川的表情一变,猛然抓住我的脖子,将我按到墙上,我使劲力气挣脱掉,赵川像换了一个人一样向我狂吼着,这时外面跑进来三个男护士将赵川抓回了床上,还打了镇定剂,似乎在赵川被抓的时候,我看见有一只枯干的手也在拽着他往回去,在我惊吓的往门口走之时,赵川声嘶力竭的大喊着:“求求你救救我!”我喘了几口大气,有些惊魂未定,朋友都围过来关心我。

  “赵川这病这么严重呢,看起来真可怜。”

  “没事儿吧,小原。”“看来,我们也得注意身体了。”对于他们说的话,我根本一点儿也听不进去,看见病房里的赵川麻木的表情正看着窗外,他的父母也正围着他安慰着赵川,不知道赵川口中的他是谁,还有那只枯手是不是我的幻觉,我想我应该帮帮他,毕竟在我最失落的时候是他在我身边。

  “前面的人让一下,我们是警察来调查案子的。”转身听见了一句有些熟悉的声音,三个警察正威严着走进了308号病房,其中还有个女孩。我从侧面看了几眼,忽然我的头就像被一盆冷水浇了一样,她不是我前女友婉君吗?我擦!在这里能遇见她,我现在的心情就是用一部长篇小说都写不完!大概是两年前,我那时在做打临时工认识的,她是一个宅女,除了打打临时工挣点零花钱她是不会出门的,人家家里很富裕,出去挣钱是为了娱乐(而我呢,就别提了,伤心中……)她人很开朗,性格也很好,可是从我们一起打过工之后,就很少见面了,我那时还在怀疑我们是不是做梦认识的?后来她总说自己在准备考公务员没时间出门,甚至有一段时间电话不接,QQ也不回,去她家敲门也没人,最后我们就稀里糊涂的分手了。

  婉君似乎没有看见我,我赶紧整理了衣服和发型,几个朋友看见她都发出异样的目光,大大的眼睛,皮肤白白的,个子有一米七多,一身干练合身的警服从我们身边走过,旁边还有两个胖胖的中年警察,但还是婉君吸引大家的眼球。刚一进屋,一个应该是上司的警官掏出一张纸说:“赵川,你有一起杀人案的重大嫌疑,我们将48小时在这里对你进行看管,请你配合我们。”赵川根本就没有一点儿表情,而他们的父母却很吃惊,“我儿子都病成这样了,谁来付负这个责任啊?”

  “我们是依法办事的,如果这起杀人案水落石出了,我们会还给你儿子清白的。”赵川的父亲终于开口了,声音很低亢的说,“你们这些穿着制服的吸血鬼到哪都想咬上一口。快滚出去!”

  赵叔很生气,眼睛瞪的很圆,想要去推他们出去,可是被阿姨拦住了,“老赵别冲动,我们依法看管可以,但是如果你们敢伤害我们的儿子,那就你们自己看着办吧!”看来夫妻的心情都很激动,那个警官却怂了怂肩膀笑了,“那我们就依法办事了!”婉君用相机拍了几张照片,阿姨帮赵川画上手印,之后一堆手续也办好了。那个上司和副手在这里看管,而婉君带着办公文件什么的走了出来。我们这帮人也和叔叔阿姨道别了,他们还在私下议论着赵川,我的心思却已偷偷跑到婉君那里了,不知道她还认识我吗?

  我们在等电梯的时候也正好遇见了她,医院里宽大的电梯里,我找了个角站着,脸朝向了电梯墙,我想和她说话又怕尴尬,正纠结中的时候,有人说喊了句,“原希然,你踩我脚了!”我低头看,我并没有碰着他啊,他喊什么啊,我的好哥们对我微微一笑,当时我明白了他的意图。电梯缓缓停在了一楼,刚出电梯,“原希然,我们好久不见了。”没想到是她先主动和我打招呼,“是啊,很久很久没见了。”那哥们偷偷搥了我一下,我想起了原来这里只有他见过婉君,头有点晕。

  “那个原希然,我们有点儿事得马上走了。拜拜!”他拉拢着大伙往外走,我刚要说话,他们人也已经走的好远了,我的表情有些尴尬,而婉君还是很平和的说:“我知道是赵川的案件,才主动申请参与调查的。”“哦,是吗?真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你。”我都不知道说什么了,好不容易蹦出一个句话,还感觉有点所问非所答的效果。

  “嘿嘿,还是那么可爱,没怎么变。”她笑的很甜,我发现她变了,变得比以前开朗了好多。“好吧,我们一起走吧。”一直走到医院大门口,我们聊了好多关于以前的故事,“我送你回去吧!”我看着她旁边有一辆警车已经知道我的自尊心已经掉了一地。“这怎么好?”我推拖着,“没事儿,都是顺道,顺便我给你谈谈赵川的案件。”听到了让我感到好奇的事,我还是坐了进去。

  时光荏苒,两年前,我们还是一起坐着车出去玩,那时她喜欢坐在副驾驶上,我坐在后面,现在却变成了她在开着车,而我是坐在副驾驶上,看来我还在原地踏步着,我想那时的抉择是对的,现在的我给不了她想要的幸福。我听她说,她的男朋友是在警察局认识的,说话的时候脸上还带着笑意,露出了浅浅的酒窝,我知道她现在过的很幸福,我也微微的笑了一下,心里却有一点儿酸酸的。要说无所谓那是假的,毕竟我也是付出过很深的感情的,我也是人!!!车的速度很快,不愧是中国人民公安专用警车,虽然快,但还是很稳。“和我讲讲赵川的事吧。”为了不让他看出来我的淡淡伤感,我赶紧转进入了主题之中,“赵川现在涉嫌一起杀人案件,受害者是叫王思全的铁路工人,在犯罪现场我们发现只有上吊死的王思全和正在地上昏迷不醒的赵川,而在受害者王思全的脸和脖子都发现了赵川的指纹。”

  “哦,那赵川的眼睛是怎么回事?”

  “这个?”似乎有些话让婉君难以启齿。

  “怎么了?不好说吗?”我变得很好奇。

  “好吧,我估计赵川有自虐倾向,法医发现他是自己将左眼的眼球用力扣掉的,当我到现场时,赵川的眼睛被包住了,但却发疯一样,口里大喊着,你们陪我一起死吧什么的,当时被我们制服了。”说完她叹了口气,我也是厌了口吐沫,不知道什么时候天空下起了雨,伴着窗外稀稀拉拉的雨滴,我又想起刚才在医院里发生的事,赵川那痛苦的样子让我有些难受,放心吧,我一定会救你的。我的好哥们,你一定要挺住啊。“喂喂!”婉君轻轻推了我一下,我回过神来看着他。

  “想什么呢?”我摇了摇头说没什么。

  “小说写的怎么样了?”

  “都是些废物,没什么好题材的。对了,你的电话多少号?有时间我想多了解一下赵川的情况。”不知不觉看见我家的小区的大门了,她稳稳地将车停了下来,然后用手指着我的手机,我交给了她,像以前检查工作一样,双手呈了上去,从她的脸上看出她很高兴,“号是给你,但是不要乱打,免得他误会。”

  “那不可能,肯定不会那样做的。”我抢着说了一嘴,生怕她再反悔。不是我的又何必在意那么多,落花无意,流水当然也全无情了。祝她幸福。我和她道别之后,刚走到楼道门,突然,一声巨响在我身后不远的地方发出,我稍稍地感受到一股热浪袭来,马上回头看去,那个方向不会是?!婉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