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4-29 17:30:27
  1. 爱阅小说
  2. 仙侠
  3. 仙途漫路
  4. 第一章 武国小境

第一章 武国小境

更新于:2017-04-21 09:57:35 字数:3539

  九州之上有一王朝,名大周,其地域极广极大,修仙大派数不胜数,光是附属修仙国家就有数十个之多,且四周全是海域,如果从高空俯看下去,整个大周王朝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岛屿,被封锁在茫茫大海。

  没有人知道海的那头是什么,也没有人去尝试,或者说,不敢去尝试,因为数百年前曾有一大能试着飞越这片大海,过了数十年却还是无功而返,据说此大能在海上飞了二十余年仍是看不到尽头,若不是先前准备充足,恐怕就被困死在那海上了。

  武国是大周王朝的一个附属修仙国家,在众修仙国内论实力足可排进前五,有五大宗派:合欢宗、赤阳宗、雷霆殿、天蝎派和落叶谷,另外还有三大家族,分别是欧阳家、宁家、黄家,每五年三大家族就会派一些较为精锐的家族弟子去五大派修炼、学习,虽然是三大家族,但毕竟还是比不上传承悠久的门派。

  宁忆十六岁,在宁家年轻一辈里属中人之资,父母因外出执行任务的时候死去,自然的,他在宁家也就没什么地位,没什么人看好他当然也不会有什么人给他故意找茬,十六岁的宁忆长的清清秀秀的像个文弱书生,从六岁开始修道,修炼了十年还是练气期十层,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宁家年轻一辈中最优秀的是宁忆的表哥宁恒,同样十六岁的宁恒长的俊俏帅气温文儒雅,并且已经是练气期十三层半只脚踏进筑基境界的高手,是家族长辈最看好的年轻人,也是家族女子最理想的配偶。

  今天是家族测试的日子,这种测试如无意外每三年都会举行一次,除非是在修炼的紧要时刻,否则练气期弟子都得来参加,族中只有筑基以上的修士才能出去执行任务,这也是保护族中子弟,是由老祖定下来的规矩。

  宁家老祖是宁家的顶梁柱,一位元婴期的大能修士,毕竟顶着三大家族的名号若没有一名元婴修士的话恐怕很快就会被别的家族给挤下去,同样的,欧阳家的欧阳老祖与黄家的黄老祖也都是元婴期的大能修士,三大家族互相扶持又相互竞争,每十年就有一次比试。

  比试的对象都是家族小辈,因为如果由筑基以上修士比试的话难免会有杀伤,每一位筑基修士都是来之不易的,在这种比试中伤了的话实在有些不划算,而由小辈比试的话有筑基修士在一旁看着既不会出多大问题,也算是给家族小辈的一次实战机会。

  既然是比试当然就有赌注,三家的赌注是排名最后一名的家族给予排名第一的家族部分灵石矿场,这部分的灵石矿场虽然不算多,但也颇为重要,所以这个比试家族长辈也颇为关注,此时距离上次比试时间已经过了八年,在上两次的比试中宁家都是排名第二,比黄家稍强比欧阳家稍弱,每次比试也都是欧阳家受益,而且比试主办场也在欧阳家。

  离测试还有半个时辰,宁忆不慌不忙的走进家族测试场,这个测试场并不算很大,长宽五十丈左右,此时测试场上已经熙熙攘攘聚集了一百多号人。

  显而易见,在中央被众人包围,面带笑容谈笑风声的帅气少年正是宁家年轻一辈的的佼佼者宁恒,宁恒站在中间,他的身子并不高大相反有些瘦弱,但是,却十分显目,让人一眼就不自觉的注意到他,特别是他的笑容,极富感染力,无论何时何地他都是众人追捧的对象。

  “阿忆,你来了。”看见宁忆走进来,宁恒一脸和煦笑容向他招了招手

  “表哥。”宁忆无奈的撇了撇嘴走了过去,他本来只是想打个酱油就走人的,跟宁恒站一起,他感觉有些自卑。

  宁恒会这么注意宁忆当然不是宁忆霸气外漏,或是伯乐慧眼识千里马什么的,就算宁恒是伯乐,宁忆也不是千里马,只因为宁恒是宁忆的表哥,其实在族中不管是谁都是带些亲戚关系的,但是亲戚也有远近,宁忆的母亲与宁恒的母亲是亲姐妹,关系十分要好。

  而且宁恒的父母都是结丹期修士,族中共有六名结丹期修士,他们夫妻二人就占了两个,宁恒之所以在族中这么吃香一方面是因为他的资质绝佳,另一方面就是他有一对好父母了,宁忆在族中不受欺负多多少少也是因为他们夫妇,宁恒母亲对宁忆很是照顾,这么多年给宁忆提供的丹药数不胜数,否则以他的资质能不能到十层还很难说。

  “最近修行的怎么样?有没有碰到什么困难?”宁恒一脸亲和笑容的问道

  “还好,表哥还未准备筑基吗?”宁忆腼腆的笑了笑反问道,每次在宁恒问他问题的时候分散他的注意力是宁忆一贯的做法,屡试不爽。

  “是啊,宁恒表哥准备什么时候筑基啊?”他这一问,旁边的族人也都大感兴趣的问道

  宁恒苦笑的摇了摇头:“哪有这么容易,筑基是我等修仙之人万里前程的重要一步,一定要稳,绝不可有任何差错。”

  “话虽是如此说,不过以表哥的资质别说筑基就算是结丹也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族中一女子娇媚的说道

  “不可大意啊!”宁恒仍是苦笑的摇了摇头:“多少前辈被卡在筑基期无法寸进,我等又非天纵之资,修炼之路最要紧的就是稳,万万不可投机取巧,否则只会自取灭亡。”

  “表哥之言小妹记下了。”听的宁恒语气有些郑重那女子点了点头。

  一大群人你一言我一语过了半个时辰,族中长辈终于过来了,走过来的五个人都是筑基期修为,是负责监管此次测试的,那五个人看了众人一眼,其中一位老者率先开口说道:“诸位贤侄许久未见,想必大家修为都精进了不少吧,多余的开场白我就不再多说了,这次测试还是由我主持,规则与往常一样,分四个比试区,比赛点到为止,如有特殊情况我等会出手干预,前三名的奖励是筑基丹一枚,前十名的奖励是精进修为的丹药两瓶,现在比赛开始。请诸位贤侄来我这里抓签,以确定分组对手。

  老者刚一说完,一个中年大汉就走了出来,这个大汉族人都叫他三叔,三叔二话不说,将一把竹签放在桌上就退了回去,双手抱于胸前看着众人抓签,待前面的人都抓完了竹签,宁忆走过去随手抓起一只竹签看了一眼号码,一百四十七号,那么,对手就是一百四十八号了。

  过了一会儿所有人都抓完了签,三叔站了出来看着众人道:“现在抓到一和五十号签的跟你们十一叔到四号测试区比试,抓到五十一和一百号的签的跟你们七叔到三号测试区比试,抓到一百零一和一百五十号的签的跟你们六叔到二号测试区比试,最后剩下的就在这里比试。”

  三叔说完,十一叔、七叔和六叔都站了出来向各自的测试区走去,宁忆也跟着六叔向二号测试区走去。六叔是个四十余岁的中年人,身高魁梧,沉默寡言。

  宁忆等人来到了二号测试区,六叔转过身来正面看着他们:“和以往一样,五十一号对五十二号,两两对练,现在开始吧!”

  说完抽到五十一和五十二号签的两个人便走到了测试场中央,宁忆等人便在边缘处看着,其实在这样的大家族中大家的亲情观念都很淡薄,除了真正的至亲,其余人就如形同陌路一般没什么区别,只是对外的时候大家同属一个家族自然一条心。

  场上的两个人宁忆都有些印象但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家族之中很多人都不知道对方的名字,这很正常,特别是修炼之人,大部分时间都在修炼上,除了买一些材料一般极少外出,两人都是十六七岁的年龄,五十一号穿的白衣,五十二号穿着黑衣,一白一黑很好分辨,两人都是练气期九层的修士,相互一抱拳后便开始攻击。

  白衣少年单手一翻,拿出一把短刃仍向对方,同时手上迅速结印,那把刀在空中突然分出数十把刺向对方,黑衣少年在白衣少年扔出刀刃的时候也双手结印,嘴里鼓着一口气,当十几把刀刃刺向他距离一丈左右的时候突然吐出那口气,肉眼可见的气流冲向刀刃将十几把刀刃都冲掉了随后气势不减向着白衣少年而去。

  白衣少年脸色微变手中又一翻,一个盾牌出现在手上,随后白衣少年将盾牌向前方一放,口中默念了几句,盾牌突然变大将白衣少年挡在了身后,这面盾牌是个上阶法器,是他花大价钱买来的,对此他非常自信,果然风遁气流冲在盾牌上一会便散开了,白衣少年的盾牌立在前方,手中又捏一个印,一挥手数十个大大小小的火球冲向黑衣少年,又扔出三把飞刀分别从个不同的方向刺向黑衣少年,黑衣少年看着飞来的火球与飞刀手中又结出印记,这次结印的速度明显比上次慢了不少。

  而在外围看着里面争斗的宁忆此刻嘴唇轻轻动了动:“土墙术”,声音轻不可闻,黑衣少年此时终于结好了印,而火球已经接近他不过半米的时候向后狠狠的跳了一大步,双手向地一按,地面上的泥土迅速靠向黑衣少年,将少年前前后后包的紧紧的,此时火球和飞刀也被土墙档了下来,飞刀完全插了进去,但土墙是在太厚,飞刀被定在了上面,土墙渐渐倒了下来。

  黑衣少年又一结印,动作和刚才的风遁术一样,但速度同样慢了很多,空中的气流疯狂的向少年嘴中涌去,少年张大嘴直至把所有气流吞下又呼的一下喷出来,这次的气流比上次大了数倍有余,而且速度奇快,一瞬间便到了白衣少年的身前,白衣少年脸色大变,死死的抓紧盾牌向前顶着,气流彭的一下与盾牌接触了,随后便是一阵磁磁的摩擦声,紧接又是咔咔的断裂声,在坚持了几秒后盾牌终于断裂,巨大的气流将白衣少年冲飞,狠狠的摔在数十米外。

  比赛结束,五十二号胜。此时六叔站了出来说道,黑衣少年也缓缓走到边缘处,另外一组走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