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6 11:42:23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一个90后的生活报告
  4. 第一话 社会一入深似海,从此青涩是路人

第一话 社会一入深似海,从此青涩是路人

更新于:2015-05-18 14:50:32 字数:3276

  2013年6月,小福从一所不知名的四留大学毕业了,开始自己的真正90后社会生活之旅。

  更为准确的说,小福是从2012年11月开始自己的社会大学之旅。从开始简单的准备简历,到参加校园招聘会,小福丝毫没有一点主人翁意识,总感觉自己在照猫画虎,频频学习周围人的做法,但在简历这块,他确是懒得跟别人学习。因为,他觉得他在大学的几年生活完全可以用几个字来概括,上课,看书,吃饭,睡觉。相比别人参加那么多这个社团,那个组织的,他几乎什么都不参加,所以也就没有什么“头衔”。不过,小福细思恐极,万一招聘者看到别人那么厚的简历,虽然内容粗糙,但总比自己这一张纸的,还美其名曰“微简历”的简历要好很多吧。不过,小福最终还是拿着一张A4纸去了校园招聘会,因为他想,我本来就什么都不会,什么都没参加过,哪有那么让人信服的阅历。

  “2013年的就业形势依然严峻!”教室的黑板上赫然写着。

  “呸!什么时候好过。”旁边一位同学愤愤不平的说。

  小福斜眼瞅了了一下他,心内暗自发笑,心里暗自发笑,是你自己混的太挫,命苦不能怨政府啊。实际上,我们的小福同学,不过也就是有个基本的工作资质证件而已,书本上的东西略知一二,要是真论到实务方面,他能做到的也许并不能跟教室的很多的女生相比,要知道他上课也是呼呼大睡的,不过这孩子喜欢在私底下悄悄努力,也应入四大贱人(世上有四大贱人,一种是天天打网游,但是视力堪比飞行员的;一种是胡吃海喝,但是死活不长肉;一种是辛辣通吃,脸上就是不长痘的;还有一种就是考试前哭爹喊娘说没复习好,结果考的特别好的)中的一种贱人之列:

  考前说,哎呀,我要挂科了!

  考后说,哎,这题简单的,没挑战性。

  小福就是这种人,所以同宿舍的几个孩子对他都很鄙视。

  等待的时间总是过的很慢,仿佛被拉长很多很多,眼看小福就要睡着了,这时两个中年男人从外面徐徐走上了讲台,手里托着厚厚的一沓白乎乎的材料,其中一个顺势拍了几下手,说到:“同学们,我们佰润堂的财会招聘会要开始了,请大家静一下,……。”

  小福听着他们一口地道的豫西普通话,差点没笑出来,在他的心里,在自己的生活的河南省范围内,操着普通话的口音是多么别扭啊。瞧瞧,我们的主人翁是多么的狭隘,觉得自己是河南人,就必须要求所有人都讲河南话。他没多听,就捕捉到了一个佰润堂公司准备上市的消息,于是乎,就准备在未来的讲台发言中打造这样一个亮点。

  招聘方演说完毕,然后按照座位顺序开始一个个的上台发言。这时候,各种搞笑的桥段都出来了。有的男孩子,上台吱吱呜呜,半天吐不出一个字,抓耳挠腮,跟平常滔滔不绝完全不一个样子,有的女孩子上台“吴侬软语”,压根听不出他在讲些什么。

  但有一个女孩子上台提到了公司要上市的消息,小福终于抬起头看了一眼,“哇,这不是我们班的王畅,抢我的话题。好吧,我这个亮点被磨掉了。”小福赶紧调动多年的就那么一丁点的文学储备,组织语言,准备留个深刻的印象给招聘者。

  到了小福,他不慌不忙的走上讲台说到,“各位老师好,各位同学好。我是福永春,今天来给大家介绍下我自己,希望两位老师能够给与指点。”接下来,小福就在简单说了一下自己的性格,拥有的证件,和对佰润堂公司的了解,这一段毫无特色。直到招聘人发问时间,小福准备的包袱终于要抖出来了。

  招聘人:“会计在一定程度上也属于管理学,你能不能给我讲下会计在管理中的作用?”

  小福:“嗯,管理学啊?,那我给你画个图吧。”然后,小福开始在黑板上画了是一个圈子一个圈子的,一边画,一边讲,愣是讲了五分钟(这是他在来之前看过一个视频跟着学的)。招聘人微笑着不知道打断了几次,可小福那叫一个停不下来。最后,招聘人提高了嗓门,好了,可以了,下一个。搞的教室的同学们都在笑,小福也傻笑着离开了讲台,还想着自己说的有错吗。哎,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啊。小福太自信了。

  过了几天,招聘有回音了,可同时小福听说他们这个佰润堂每年都会有很多招聘很多人,总是招一批,走一批,而且必须是到销售一线锻炼三个月才能进入财务群,小福顿时慌了,不知道该怎么办。带着巨大的疑团,小福再一次去到了佰润堂在校设立的办事处,当听到念应聘成功的招聘者的名称时候,小福还是捏了一把汗,毕竟没有录自己多不好,听到前面那么多质量不好的同班同学都能入选,自己干嘛不能入选。当点到自己的名字时,小福心中的石头终于落地了。

  次日,佰润堂通知,被录取的人要先去郑州进行报道,然后在进行分配,湖南长沙,或者是山西。同学们听到这个消息,很多人因不想去外地,就都纷纷决定放弃offer了,可是小福并不想,因为小福很早就想出省去参加工作,当然寒暑假的打工都不算。不过小福也很纠结,夜里宿舍又在进行着卧谈会。

  “自己一个人出去能混的下去吗?同班还有其他的男同学可以一起做个伴吗?”小福问舍友们。

  “我也去吧,反正我不想跟着学校出去深圳打工。”杨中良说。

  小福的学校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就是在就业季的十二月份如果还没拿到三方协议的话,就要跟着学校去东莞的一个“血汗工厂”进行流水线上的白夜倒班工作,那种工作,小福在2012年的时候是有着深深地体会的,不过那不是东莞的那块地方,而是在昆山的一个小镇上。

  “那太好了,咱们可以打个伴!”小福高兴地回答道。就这样,宿舍的六个人,一个去当了兵哥哥,两个人跟着学校去东莞打工去了,两个去了佰润堂,另外一个人就不太清楚了。当天晚上,小福和杨中良就去了学校专门为招聘工作腾出来的一个教室进行和佰润堂的征用合同签订,拿着这敲着三个章的三方协议,他们就可以和学校撇开关系,放开胆子撒野了。

  当天是十一月二十五日,剩下的几天,小福都在想着收拾些什么东西,这是他人生的第二次出河南省之旅,可还是嫌的手忙脚乱,不知道该带什么不该带什么,他的脑袋里只有四个——轻装上阵,可还是往行李箱里塞买了东西,一百多块的普通行李箱被塞得鼓鼓的,就要涨开了。

  十一月二十九号,佰润堂从小福的大学招聘的十几个人,在学校初冬阳光的沐浴中,走出了校门,搭上公交到达金明汽车站,本来想乘城际公交从郑开大道直奔郑州,在郑州佰润堂的办事处进行全国的分配,结果那天车好难等,他们一行十几个人又各自带着很多大包小包的行李,很多人就提议乘坐黑车。这样十几个人就被分了几个组,小福也上了其中一位中年司机的车上。由于早上起得太早,小福想打个盹,想睡却怎么也睡不着,感觉终于要和社会真正接轨了,要开始了冒险的生活,兴奋不已。看着车窗外的风景,和车内混乱不堪的行李箱和包裹,小福在QQ空间发了一条说说,“我想,也许这辈子只有老爸开着车,我才能在车上睡着~”。

  忘了提一点,那个在招聘会上的王畅后来和小福一块去了一个公司,她并没有去佰润堂。

  他们一行人到了郑州之后,在郑州这个巨型城市,人流拥挤的的道路上搭乘公交车,终于来到了佰润堂的办事处。赶到之后,佰润堂的郑州经理通知说,下午三点就会告诉他们具体会被分到哪个省,中午饭他们还是要自己解决的。小福和杨中良在那玩了一会手机,就和几个女同学一块出去吃饭去了,去了很窄很吵闹的一个小店吃了碗烩面,小福可以说都没吃饱,因为本来早上就没有吃饭。吃完之后,他们就沿着街道转了一会,就回到了那个办事处,等着最后的通知。

  终于下午三点了,开始一个个点名了,小福,杨中良及他们班的几个同同学被分配到了湖南长沙,小福别提有多高兴,至少他俩被分配到一块了。晚上七点,他们十几个人来到了火车站,其中带队的是佰润堂的几个年轻小伙。再去火车票自助取票的时候,这几个小伙态度可恶劣,对大家说,“你们不要吵了,我去给你们取票,你们推荐一个人出来跟着我!”大家相互看着,最后小福自告奋勇,我去吧。在自助取票机那里,小福略显笨拙,那小伙说,“你会不会取票,怎么这么慢!”小福强忍着怒火,心想,一出来就碰上这种脾气火爆的家伙,不就比自己打了个几岁。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手机用户请到m.qidian.co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