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02:45:04
  1. 爱阅小说
  2. 科幻
  3. 天劫重生
  4. 第四章 激化

第四章 激化

更新于:2018-03-16 13:55:40 字数:3094

  “你们不能再出来了。外面已经不安全。”往回走的路上,陈默这样说。

  “你也呆在家里。这种场面已经极易发生踩踏事故。”王淑芬也看出了混乱的苗头。

  陈默却另有安排,“还是那个套路,打时间差,接下来我会奔燃气去,买几罐煤气。”

  王景霞道:“那我就去买衣服,我跟你妈急着赶过来,就没带几件换洗衣服。另外你也需要添置衣服。”

  “小姨这脑子就是好使,我就没想到这个环节。”陈默小拍马屁,主要心思则放在对目前局势的估量上。

  实际上他是有准备衣服的,不过那些都封存在集装箱中,埋在了防空工事里。那是他置办的起家物资,不会轻易动用。

  远大菜市场的警方介入,让他有所触动。记忆中警方没有这种表现,甚至很多人也加入到了抢购行列。

  稍微思忖之下就会意识到,警察及时而效率的表现,证明其体系从上倒下都是正常运转的,而他们笃定的神情,说明很可能已然得到了某种有力保证。

  陈默猜中了,就在昨天午夜刚过,附近驻军就开进城市,不久之后,统战部迅速开动职能,警察、消防部队、城管、甚至经警都被划入管理范畴,集结号吹响。

  部队除了接管重要职能部门的安全工作,还充当宪兵的角色。如此强有力的保障和监督作用下,公家硬是靠着最原始的通讯方法,让绝大部分公职人员迅速到位。随后就是制定紧急维和计划,并分派任务,这才有了警察及时介入。

  远大菜市场不过是一个点,在偌大的城市中,这样的点有几千个之多。

  陈默一家三口往回走,一路上遇到了几十次采买者的问询,都是问远大菜市场的情况,关键词是货源是否充足。

  对于已经买到了物资的陈默一家,人们自然是羡慕的,尤其是那手拉车,让不少人意识到没有这样的工具买到东西也搬不走,于是中途拐道先去准备趁手工具的也很是有一些。

  陈默一家计划充分,每次购物的选择性都十分明确,物品虽然满当,却并不扎眼。

  而同样是买东西,距离它们不远处的另一家子,大包小包、连抬带扛,累的气喘吁吁,实际上东西真不算多,给人的感觉却是满满的贪婪霸占。

  在远大菜市场那边,买的多、拿不走的情况已经发生了不少。这也是造成拥堵的重要原因。

  警察介入后,专门分出一部分人手处理这事,太耽误事儿的就被要求硬性转卖。

  有些人能够被说服,有些人却是认死理,一再强调自己的权益,警察这时就变得格外强硬,直接铐起来去一边晾着。

  被管束的自然是不服,大吵大脑,凭什么抓我?我花钱买东西犯法吗?

  理由?扰乱正常公共秩序,这理由绝对充分!

  禁卖禁购?公家很智慧的没这么干,有银行卡住现金流就基本能够解决问题,尤其是在允许物资涨价最多不超过50%的情况下。很快人们就发现兜里没钱了。

  陈默不缺现金,在这天的下午,买到了6罐煤气,用自行车驮,纯净水也买到2大桶,这让他觉得运气很不错。

  王景霞也是来回跑了几趟,斩获极佳,用她的话说:如果只是正常磨损,这些衣服用十年都够了。

  王淑芬则在附近的便利店买了些东西。不是吃食,巧克力、糖豆什么的,这类高热食品早就卖光了,也轮不到她现在买,她买的都是针头线脑的小玩意,要不说女性细腻,东西不起眼,却可以带来很多便利。

  更多的时间,王淑芬则在花在烹制食物上。灶火全开卤肉。阳台、阴台窗子大开,不是为了散热,而是依靠穿堂风风干切条的卤肉。

  不断的烹制,没明没夜,陈默特别要求的,王景霞问他为什么这么赶时间,他也不多解释。只说用不了几天答案就会主动浮现。

  第二天的主要内容依旧是烹制食物。外出采购的陈默,在生活物资方面的收获明显下降,两罐煤气,一桶纯净水。

  下午倒是买回来一堆,包括数种健身器材,各类金属物件及工具,还有一张有虎钳的小型工作台,另外就是几样家俬。包括衣柜、一张双人床,两张折叠床,几卷细铁丝网、以及大量的EPS泡沫。

  现金到位,这类物资就是肩扛手抬,也能送到家里。

  陈默以前奉行的是极简主义,家中家俬只有一柜一床、茶几两把椅子,以及跟电脑配套的写字台和座椅。

  随着这批物件到位,家中立刻就满当了。阳面的卧室换成双人床,新买的衣柜也放这边,充当王淑芬姐妹俩的起居室。阴面的卧室几乎集中了原本所有的家俬。柜、床、写字台、椅子,那套茶几和椅子被请出去了,已经不符合需要。

  如今自然已无力追求美观,两个卧室都兼职仓库,很是码放了些物品。

  材料和小型工作台占据了客厅,尤其是EPS泡沫,东西不重很占空间。

  小区里不乏观察的眼睛。见到工作台等器物,便能联想到手工加工器具。大多数人对此是不以为然的,真有什么需要,这类五金产品商店里有的是,如果是防身,体育用品店中的金属棒球棍也合用,哪里需要搞的这么夸张?

  当然也有人能意识到这是深谋远虑的一招,市面上其实是没有那么都人力生产工具的。如果真是长期无电力,能否加工制作工具的意义其实很大。

  EPS泡沫和细铁丝网就比较好理解了,河东市这些年好些老式楼房都依次加了保温层,主材料就是这种泡沫板,这个小区的住宅楼虽然做过保温处理了,但如果冬天无供暖,从房子内部再加一层,是不是保温效果更好呢?

  不过对大多数人来说,目前最大的问题是没有现金支持购物。已经有人那拿出金银首饰来换钱或直接买东西了,这还是电力丧失48小时之内的事。

  局势持续恶化,外出采购的邻里传回的信息,尽是跟骚乱、斗殴、抢夺、伤害之类相关的事,都说的有鼻子有眼。

  王淑芬也很担忧,劝陈默:“不要出门了。”

  “好。”陈默一口答应。

  他也害怕,现在的他就体质方面而言,跟其他同龄人比没有任何优势,一把**就能轻易夺走他的性命。

  他又比这时的大多数人清楚、民众在失控后能够造成多么大的破坏力。

  他知道,河东市公家管控卓有成效,但他同样明白,限于人手,公家只能顾及主要地区和路段,其他地方已经管理不过来了,比如他所在这个小区。

  电力丧失接近48小时,丝毫没有恢复的征兆。

  略微有些常识的人就不难明白,对于需要物流供养的现代城市,这样的情况会造成怎样的伤害。

  这一夜,许多人辗转反侧,包括陈默一家。

  第三天,风和日丽,气候宜人,街市却是满目萧瑟破败,商铺无论大小,基本都落锁歇业,街头巷尾垃圾随处可见,又以包装纸和塑料袋为最,四下里飘飞舞荡。

  与之相对应的是闹哄哄的人群。无人上工,相比跟公家讨要说法,更多的人选择砸敲店铺,试图强买物资。

  有那胆大冲动的,敲砸无果便拗门撬锁。

  一些店铺确实空空如也,也有些是被店主当作仓库,有些存货的,开始还有人货拿走、钱扔下,但很快就变成了哄抢。最糟糕的是铺子里有人的,店家执意不卖,买家强行要买,都在将自己的道理,互不相让的结果就是争吵、推搡、有那心怀歹念的趁机下黑手,于是迅速演变成了暴力对抗,片刻之后就剩下浑身是血的店主、满地的狼藉和散落的沾血钞票。

  有人带头,就有人效仿,中午都没过,强买就演变成了顺着街道挨门挨户的砸锁洗劫。

  一般而言,民众情绪沸腾会有一个次第升级的过程,游行、骚乱、暴乱,可这次没有,一丁点电力都没有,包括静电,这已经不符合遭受电磁风暴打击的逻辑,太彻底了,彻底的让人们的心理承受力变得奇差。

  恐慌的情绪不断酝酿,终于被暴行点燃,找到了宣泄口。

  军队反应迅速,甚至有种准备充分的味道。他们封锁并疏散主要街道的人群,不允许民众在这些空间更广阔的地段汇流。

  有些情绪爆发、对警告置若罔闻、以及不管不顾带头破坏的人被直接开枪射杀。

  对,是开枪射杀,乱世重典,绝不能给人群酝酿情绪的机会,直接就是雷霆手段。

  陈默上到住宅楼的顶层天台,用望远镜看到了一些相关景象,微微点了点头,与记忆相比,这个世界的公家表现真是出色太多,不晓得周定邦在其中发挥了怎样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