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5-24 17:48:13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绝世人妖
  4. 第一章 元家村

第一章 元家村

更新于:2017-04-21 09:13:59 字数:3126

  很久以前,神州大地分为十洲,辽阔的土地周围便是无尽的大海,虽然周围的大海是连成一片的,但为了更容易区分,人们还是按照方向将其划分为东南西北四海。四海之上颇多岛屿,其中又以蓬丘、方丈、昆仑三岛最为有名。

  时天下纷乱,十洲之地上诸多宗派武者,为了各自利益争强斗狠、纷争不断;其中更有不少妖兽参杂其中,普通黎民百姓深处水深火热之中,苦不堪言。直至天下出了一位奇人,他五岁起跟随师傅习武,十三岁达到炼神之境,青出于蓝,遍访天下高人;二十一岁时已达分神之境的巅峰,四处挑战,败尽天下高手。此后闭关十年,出关后用三十年时间建立了自己的宗门——皇门,依靠绝对的武力一统天下,结束了长达数百年的战乱。百姓们对其感恩戴德,各宗派武者又摄于其强横的实力而不得不遵从其命令,于是此人多了一个响亮的称号:人皇。

  瀛洲骆丘山脉绵延数十里,方圆过百里,山脉脚下,密密麻麻的村庄连成了一片,中间或有间隔,但几里之外,必然会又连上一个村庄。这时时局之下诞生的产物,宗族联盟。即便人皇统一了天下,整个神州大地五人敢与之抗衡,但局部性的小摩擦还是免不了的,一些山贼甚至宗派,都会为了钱财、资源而大打出手。为了能在这乱世之中生存,那些没有实力的村庄、郡县或是宗族便会自发的结成同盟组织以求生存。

  宗族,一般是由若干同姓氏的家族组成,起初由最强者担任族长,经过发展演变,宗族的族长之位就变成了父子继承的关系。不过对这点也没多少人反对,族长虽然名义上好听,但也没有生杀大权,对于谁当族长根本没几个人关心。

  骆丘山脉脚下方圆百里的地方,便有一个由周、吴、沈、杨、元、李、方、田八个宗族组成的联盟。八个宗族加起来便有近三万人,在这乱世,即使是一般的宗族,也都有一些功法。宗族八位族长商议决定,凡是同盟内的男子,无特殊理由必须修炼武功以抗外敌。经过了近百年的传承,这宗族联盟内也涌现了不少高手,整个同盟内的民风更是彪悍。

  青韶峡,骆丘山脉内部的一处峡谷,峡谷口两座高峰耸然挺立,像是一扇大门的门板分开,幽深的通道被浓密的树林遮掩。即便外面阳光普照,那通道里也是一片漆黑,浓密的枝叶根本没让一丝阳光投射进来,显得异常诡异。再配上门口三米高的石碑上大大的‘禁地’两字,更是让人毛骨悚然。

  “娟妹,来,把这口热汤喝了。”元秋白端着一碗热汤坐在床头,让妻子靠着自己的肩头半坐着,舀起一勺汤轻轻吹了吹才送到妻子的嘴边。

  沈娟脸色苍白,嘴唇已经干裂,看了看眼前的汤,又瞅瞅元秋白道,“秋白,这药材很贵吧,家里不富裕,以后就别给我做药汤了。”

  元秋白笑了笑,“放心吧,不是什么名贵药材,就是些当归、白芍、熟地什么的,要不了几个钱的。”

  听到只是些普通药材,沈娟才喝了一口,说道,“秋白,天青呢?。”

  元秋白脸色有些不自然,说道,“谁知道,这几天都没在家待着,每天天不亮就跑出去,很晚才回来,问他去哪了也不说,教场上的师傅也经常看不到他……”

  沈娟脸色一下子难看起来,“天青十三岁了,要是能在家帮衬着,你也不用这么辛苦了。”

  “算了,毕竟不是亲生儿子。”元秋白叹了口气,“你说天青这孩子少言寡语的,跟谁都不大爱接触,练武吧,根骨普普通通不说,还懒的很……”

  “以前这孩子挺懂事的,虽然不怎么上进,但在家里也能帮把手,最近不知道怎么的,天天的连人影都看不见。”沈娟原本还是很疼这个养子的,可最近元天青的作为真的让她很心痛。

  “剑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或许等他回来,可以去禁地给你抓九尾灵狐,听说你这病,只要喝了九尾灵狐的血,肯定会痊愈的。”元秋白叹道,若不是家里穷苦,他甚至可以出高价钱悬赏要一只九尾灵狐。

  “禁地?”沈娟一愣,“不行,就算剑一回来,我也不同意他去禁地,那可是八宗族长为了族人们的安全单独划出来的一片禁地,还特地在入口处种植上密密麻麻的树林,就是怕里边那些野兽跑出来害人。别说是一个孩子,就连八宗里那些师傅们都不愿意去闯禁地。就算我病死也不会让他去禁地的……咳……咳”沈娟说着激动起来,止不住的咳嗽。

  两年前,沈娟患过一种病,后来这病虽然只好了,但却留下了后遗症:贫血。村里的大夫看了几遍也查不出个所以然,这两年基本上都是靠一些补血的食品来维持的,偶尔喝些补血的汤药,没有恶化的趋势,但比正常人要虚弱许多。

  就在前些天,元秋白听说以九尾灵狐的血为药引,再配上几味药材,便能根治这种贫血的病。他也曾经自责过,若是自己有本事,便可以自己去禁地抓九尾灵狐了,若是有钱,也可以请人抓九尾灵狐,可既没本事又没钱,只能干看着自己的妻子在病痛中挣扎。

  他的亲生儿子元剑一,那可真正是他心头的肉,撇开亲生和领养这层关系不说,单单元剑一的天资就足以让他在整个八宗联盟里昂首挺胸了。元剑一七岁开始修习宗族内的功法,仅仅用了一年半便突破了引气后期,十二岁那年更是达到了炼气初期的境界,别说是在这八宗联盟里,就算是放在整个瀛洲,都堪称惊才绝艳。

  不过也正因为儿子天资出众,在他十二岁那年被路过骆丘山脉的青阳宗紫竹峰首座穆任志收为弟子,带去了青阳宗,说是有机会便回来看看,可这一去三年,只收到过几封家书。

  相对于元剑一,他领养的这个儿子元天青可就差多了。

  “元天青……,元天青……”教场上,教导孩子们练武的师傅元洪山大声喊着,底下三十几个半大的孩子都偷眼看着出离愤怒的元洪山,一个个默不作声,心里为元天青祈祷着。

  “这臭小子,今天又没来……”元洪山愤愤的说道,然后指着眼前一个个站得笔直的孩子们,“你们,有谁知道元天青最近出了什么状况,为什么最近几天都没来?”

  底下没人应声,相处的时间久了,孩子们也都了解元洪山的脾气,这个时候没人会傻的站出来触他霉头。

  “元昊……”元洪山猛的喝了一声。

  “在……”元昊听到这声喊心里就一紧,一种不安的心绪充斥着全身。

  “你跟元天青家住的近,这几天他到底有什么事?”元洪山问道。

  “我……我不知道,师……师傅,我真的不知道!”最近几天元天青早出晚归的,元昊连见都没见过。元洪山对手底下的孩子从来没客气过,想想元洪山的手段,元昊尽然磕巴起来。

  “不知道?不知道你磕巴什么?”元洪山厉声问道,“饶教场一百圈,负重二十斤。半个时辰内跑完,否则加罚两百圈。”

  教场一圈足有两百米,一百圈就是四十里的路程,还要在负重二十斤的情况下半个时辰跑完,这对一个半大孩子来讲的确是十分严厉苛刻了。可看元昊的样子竟然还放松了一些,偷着瞄了一眼元洪山,赶紧去弄负重跑圈了,生怕元洪山下一刻就会改变主意一样。

  周围的孩子们也都松了口气,暗自为元昊庆幸,这样的惩罚在元洪山的嘴里说出来的确是轻了。不过只是问句话就受到这样的惩罚,他们也都不禁为这事件的正主元天青担忧。

  半个时辰之后,跑完一百圈的元昊猛的坐在地上,扔掉那二十斤的负重,坐在地上喘息起来。虽然已经到了引气后期,但一下子跑四十里仍然消耗了大量的体力。

  元洪山满意的点点头,在他看来,这批孩子的资质还都算不错。虽然境界上升的慢些,但胜在基础扎实。

  “来,排好队形,跟着我跑二十圈。”元洪山的训练方法和以前的师傅们不一样,在他看来,只有把身体练好了才能变的更强,所以对这些孩子们的教导,他尤其重视身体训练。

  “元昊,你也别愣着,你那一百圈是加罚的,这二十圈是今天的训练。”元洪山见元昊不动弹,特意大声喊道。

  “我就知道……”元昊嘟着小嘴,极不情愿的从地上站起来,跟上队伍一起跑起来。

  而始作俑者元天青,正在骆丘山里一棵大树的树枝上打瞌睡,阳光透过枝叶照在身上,暖暖的感觉,说不出的惬意。

  “吱……吱……”这时一只麻雀飞了过来,落在元天青的旁边吱吱的叫着,好像是在对元天青说着什么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