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7 00:49:09
  1. 爱阅小说
  2. 军事
  3. 圣炎之心
  4. 第一章 序幕

第一章 序幕

更新于:2018-03-16 13:15:38 字数:3654

  xx年,7月15日,晨,刺耳的警笛声弥漫了整个市中心,警戒线外面人心惶惶……嫌疑犯挟持人质在窗口耀武扬威地透过玻璃嚎叫着,这次出动了武装特警还有一个秘密组织。狙击手的冷静沉着瞬间击毙嫌疑犯,然而这却不是这个案件的主题——火龙组织。一声巨响,打破了公安民警的视线,紧接着一个身材矮小身着作战服的小特警抬了出来,忧心忡忡的陈队长脸色更加严峻……

  ……

  “爸爸,今天商场打折的真多,我还要给妈妈买件衣服,妈妈身体不好的多穿点。”静儿开心的对爸爸说。

  “好,孩子。”陈队长意味深长的回答道。

  “队长,赶快来一趟医院!”一个电话打断了这天伦的一幕。

  静儿很听话地跟爸爸说没关系,我自己去就好了。

  陈队长连忙赶到医院,医院的医生说她的伤势有进一步恶化,陈队长无奈的摇摇头,几分伤心又似乎带着慈爱。两年了,她在特护病房里已经待了这么久了……看到满脸缠着绷带的她,每次陈队长的到来都能看到她欣喜的眼神。战友们有空的时候回来看看她,静儿以前也会跟着爸爸过来,虽然原则上不允许,但是以静儿的说法,她是我爸爸工作里的女儿,也就是我的姐姐,我要来看她-慕加姐姐。

  慕加,年龄最小,在队里。但是由于天生特异功能,在队里有一份特有的尊敬。

  “队长,慕加怎么样了?”宇飞焦急的询问。

  “说恶化也是老样子,说好转也是这样子,真不知道这孩子还能撑多久。”陈队长话里带着忧伤。

  “是我们太大意,当时把注意力全放在了嫌疑犯身上,才会……”

  “不要再说了,已经挽回不了了。”

  “可是队长,自这两年以来火龙组织的成员已经陆陆续续的落网了,相信不久的将来一定会把它端掉。这都靠您的得力指挥和果断的决断。”

  “那次是慕加救了我们……”

  “我们知道。我们都期待着她能回来……慕加没有亲人,我们一定会照顾好她的。”

  静儿回到家,妈妈依然还是悠闲地在阳台上享受着阳光,听到钥匙的开门声,立即起身来,一脸笑容等待着自己的女儿。

  “妈妈,今天和爸爸一起给你买的衣服,您看合不合适?”

  “真是和爸爸一起买的啊?你爸呢/”

  “爸刚回的时候临时有事,就先走了。”

  “傻孩子,你爸爸那什么工作阿,说走就能走?这是你自己买的吧。”妈妈点了点静儿的额头。

  “妈妈,你要理解爸爸。”

  “理解……都一二十年了。”

  静儿和妈妈大多数时间都是两个人在家生活陈队长平时一般在部队。这次难得回家又被叫回去了,自从那次事件后静儿更懂事了,不再埋怨爸爸没空,也不再抱怨妈妈身体不好。人们都说经历过风雨才会长大吧,她就是这样。

  随着又一个火龙组织的疑犯落网,安静的平原市好像太安静了。

  从学校回来,静儿在路上碰到了童,从某个时候起,静儿开始对他冷落,这一次童还是叫住了她,他一直想知道为什么,他们之间有太多他不理解的地方,他不理解静儿为什么突然间会对他如此冷漠,更不理解她会有时候拖着他去看一个他不认识的病人……满脑子的疑问让他再也忍受不了。

  “静儿,你站住!”

  “有事吗/?我要赶回家给我妈妈做饭。”

  “你以前不会做这些事的。”

  “人总会长大,要懂事,我不能再淘气,你也是。”

  “为什么你恢复以后,就对我形同路人,我们的承诺呢?”

  “那次车祸醒来我就告诉自己,人活着,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很多……有意义的事。”静儿也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些什么,抿了抿嘴,还是狠下心说了,“去追求你自己的未来吧,我不管以前有过什么样的承诺,过去的我不想再提了?给我时间吧,等那个姐姐醒来,如果那时你还愿意,我们就再说。”

  “你说的是真的吗?我等你。”童将信将疑,因为这是这么长时间以来收到的难得的温暖。

  “我该走了,我妈妈在家等我。”

  静儿还是头也不回地回家了,童心里滋味虽然比之前好受了些,但是还是茫然。回到家里,静儿发现妈妈居然不在家,这太不像她妈妈的习惯,平时妈妈从来不会不跟家人道一声就出门的,这是怎么了?静儿有点担心,打手机没人接,要不要告诉爸爸呢?思来想去,还是没有拨通爸爸的电话,她觉得爸爸平时就太忙了,这点事还是自己解决吧。她在家里附近走了一遭,还是没有看到妈妈的影子,一边找人一边到处打电话询问妈妈的去处。好一阵子了,还是一无所获,静儿想到了报警,刚拿起手机,突然背后一个手抓住了她的肩膀,猛地回过头来。

  “静儿,你在这干什么?还不快进屋.?”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耳后传来,但气息却比平日里强了很多。

  “妈妈你去哪里了?我到处找你啊/?”静儿气喘吁吁的回答。

  “我今天感觉身体好了很多就出去走走,看给你买了裙子。”说完提起手中的袋子,得意地在女儿面前摆弄,似乎已除却了平日里那些无精打采的影子。

  “妈妈,你不要这样子啦,电话都不接,”静儿淘气地撒娇。

  “我把手机调成振动放袋子里了。这孩子,看把你急的。你妈妈有那么虚弱吗?”

  “妈?……”

  “好了,妈妈最近的检查结果很乐观,还要多走动才是。以后女儿不要太担心了。”说完捏了一下静儿的小脸蛋。

  “妈妈,我已经长大了。”女儿幸福地想躲过这亲昵的举动。

  母女俩回到家中,静儿欣喜的试着妈妈刚买回的裙子。

  “看着自己的女儿穿的像个公主,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啊。”妈妈边看边打量着。

  “也要妈妈生得好。呵呵。”

  两人坐在沙发上说起话来。

  “以后静儿不要总是做饭了,我可不想我的女儿还没出嫁就变成黄脸婆,以后你放学以后,多和同学玩一会,不要担心妈妈了。”

  “妈妈,没事的。我还可以多锻炼锻炼。”

  “不是,妈妈现在找了工作哦,以后妈妈在公司吃饭。下班早就给我的静儿做吃的。”

  “妈妈?你现在能工作了吗?”

  “在医院里管管资料,不是什么重活。”

  “是医院工作啊,那就好。”

  不知道什么时候了,陈队长回来了,依然紧锁着眉头。

  “慧怡,我回来了。”陈队长,将外套顺手放在衣架上。

  “爸爸,怎么今天回来了,又好像有什么事啊?”父亲很少在工作日回家,这让静儿着实吃了一惊,但也难掩心中的欣喜。

  “老陈,你太累了,吃了吗?”

  “哦,吃了,我这次回来是因为从明天以后我可能要长时间住部队了,回来拿一些必需品。”

  “爸爸,又有大案啊?”

  “想套什么军事机密啊?小鬼。”陈队长还像往常一样跟女儿开着玩笑,但突然严肃起来,低着声音说,“你那个躺在医院的姐姐最近状况很不好,医院附近除了一些事,以后不要再去看她了,队里有人在保护她,不也不要担心。”

  “啊?姐姐伤成那样了,还有人害她?”静儿气愤地问道

  “没有……我知识在告诫你。那里危险,你不要去凑热闹。”

  静儿听懂了父亲话里的意思,懂事的她也明白父亲字里行间的意思

  “老陈,不去不行吗?你看,我也有了工作……你”慧仪试图挽留,可心里也理解老陈的工作性质,该说的话还是没能说出来。

  “办完这个案子再说吧,不说对自己的良心交代,我也要为躺在那个医院里的孩子交代啊。”

  “爸爸,那她……”

  “还没到无法挽回的地步,没伤害到她。所以以后你们要好好照顾自己,我不在的这段时间。”老陈安慰着身边这个看似吓坏了的孩子。

  对于这样的生活静儿已经习惯,她以爸爸为骄傲,慧怡也很理解他。第二天一早陈队长就收拾一点东西就走了。而静儿也在担心这那个姐姐。

  “队长,你看这些药物被感染了,很明显是人为的。这个是要给慕加换的药。只是他们不知道昨天早上主治医师已经给慕加换了医疗方案,这才没有得逞。”

  “怎么发现的?”老陈急切地想弄清楚这事情的来龙去脉。

  “由于药物紧缺,医院把这些特效药用在了其他有需求的病人身上,到晚上病人才感到身体不适。”

  “当时用得时候没发现吗?”

  “那病人病情没慕加这么重,所以反应比较慢。队长,慕加都已经这样了,还有谁要害她啊?”

  “那天慕加受伤以前,你知道她在哪里吗?”

  “不知道,那天我们的视线全在人质身上,而且出勤的时候我们的人也没看到慕加。”

  “火龙组织的人这么频繁的落网,他们肯定以为那天慕加看到了他们的联络名单。”

  “所以,那天慕加也在查这个案子?”

  “可能只是巧合。因为那天组织没派任务给她,那段时间火龙组织活动频繁,电话会议时常召开,他们的影像资料当时也掌握了一些,那天可能是慕加看到了某个人跟了上去。”

  “照这么说,慕加看到了他们的联络名单?可是当时慕加就伤的不省人事啊?”

  “在有的人眼里,活人就是他们最大的威胁。”

  “既然这样,那这后面还有多大的阴谋啊?!”

  “他们的内部结构很复杂,落网的那些虽然有头有脸,可是这里面肯定还有更大的秘密。不然,慕加这孩子也不必现在还受苦。”望着医院惨白的四壁,陈队长长吁了一口气,因为这场战争才刚刚开始。

  陈队长好像又想起了什么事,,通知宇飞马上带队里集合,新来的任务棘手得很。

  陈队长又调来了当时那栋楼的监控资料,对比着每个来来往往的人,观察是否和当年影像资料的人有没有联系。虽然这个线索已经查了不知道有多少遍,但是绝对不能放掉任何希望,有时候,真是不敢想把那时的一切联系在一起,可是如今的形式,也不得不重新审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