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0-22 04:56:13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正邪之间
  4. 第三章 莽撞行事【求收藏,求推荐!】

第三章 莽撞行事【求收藏,求推荐!】

更新于:2018-08-08 08:35:49 字数:2191

  好气派的一座府邸,红砖绿瓦院墙高立。门前一对石狮栩栩如生,朱红的门前高挂着“吴府”两个飞舞雄健的大字。看这架势,不知道的还以为里面住着哪家的王侯将相。

  此刻手持板砖的任宇藏身于街头的拐角,眼睛死死地盯着吴府的大门,静静等待着吴昊的出现。

  没过多久,换了一身行头的吴昊迈步走出府门,嘴里哼着小曲朝街南走去。逮到机会的任宇刚欲追上前去,却被人搂住腰间强行抱了回来

  “曹大哥,你别拦着我,让我去拍死那个王八蛋。”任宇一面说着一面试图挣脱对方的束缚。

  “你疯了,杀了他你得偿命。”曹纯好心的规劝道。

  “敢情他烧得不是你家房子,你若拦我信不信我先拍了你。”怎奈任宇倔脾气上来,九头牛都拉不回来。

  “不识好人心,我懒得管你。”见任宇好赖不分,曹纯赌气不再阻拦。

  得以解脱的任宇不再理会曹纯,赶忙向前追去。跟随对方走过几条小巷,眼见四下无人,任宇悄悄地加快步伐。在距离吴昊仅仅几步之遥时,突然传来一声尖锐的口哨声。转身回头的吴昊指了指任宇身后,看向任宇的眼色中带着几分猫捉老鼠的戏虐。

  不好,中计了!任宇心中开始有些后悔,暗自责怪自己太过莽撞。

  身后沉重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自始至终没有回头的任宇低着脑袋。等到身后之人的影子进入自己的视野,任宇猛然转身跳起,紧握地板砖直击对方的面门。

  常年与人打架斗殴让任宇对此招百试不爽,然而今天的结局却出乎他的意料。被砸中的大汉毫不在意的甩了甩脑袋,左手掐住任宇的脖子将其拎了起来,斗大的右拳带着破风之声轰然砸向任宇的胸膛。

  一声骨头的断裂脆响,被重拳击中的任宇犹如断线风筝般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在地上。身上传来的伤痛让任宇猛吸一口凉气,四肢更是阵阵麻痹动弹不得。

  “你是灵师。”任宇脸色苍白的望着魁梧大汉,见其周身闪动着点点银色光芒,让任宇陡然想起那个令人畏惧的职业。

  “臭小子,算你有点眼力。从今日起滚出云阁镇,否则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壮汉蔑视地冲任宇挥了挥拳头。

  “哈哈,秦哥威武。”见到任宇凄惨地模样,吴昊不住地拍手叫好。

  “小意思,就这种货色,我能打十个。”

  “任宇,你丫不是挺牛的吗?怎么不跟老子装狠了?现在老子给你个机会,只要你肯定学三声狗叫,老子就对你网开一面。”踩着任宇的胸膛,吴昊满脸尽是得意之色。

  “哈哈,我去你妈的!早知道你这么不孝顺,当初就该把你射墙上。”吐出一口鲜血,任宇强忍着痛楚骂道。

  见对方不但没有求饶,反倒不停地辱骂自己。吴昊很是恼火,拳脚相加如雨点般砸向任宇。打了足足半个时辰,此时的任宇已是满脸瘀青。但仍旧目光冰冷地盯着吴昊,嘴里骂声不断。

  “差不多行了,没必要跟他浪费这么多时间。”倚靠在墙边的壮汉有些不耐,挥手制止了吴昊。

  不甘心的吴昊又补了一脚,方才回应着点头称是,与壮汉一前一后嬉笑地走出巷子。待到两人离去,任宇扶着墙角勉强站起。望着二人的背影暗暗发誓:今日之耻,他日必当十倍奉还!

  宁静的夜空中,一轮明月悬挂于上。云阁镇郊外的一处墓碑前,狼狈地少年跪伏于地。在月光的映照下,少年布满伤痕的脸上显得有些狰狞。

  “我做错了什么?为何苍天无眼,乾坤有私。”任宇暴怒地对天怒吼。

  “你没有做错,错的是这个世道。”话音刚落,曹纯背着包袱从远处走来,手中提着两坛美酒。

  迈步走到任宇身旁将酒坛递了过去,接过酒坛的任宇一顿狂饮过后,宣泄地将酒坛抛向远方。曹纯看着眼前的一幕默不作声,因为他知道当承受不了心中的压抑时,发泄会是最好的解脱方式。

  片刻后,任宇的心情逐渐平静下来。张口询问道:“曹大哥,你怎么来了。”

  “来看看你有没有被人打死。”曹纯没好气地白了任宇一眼。

  “下午的事只怪我太过鲁莽。俗话说得好,吃一堑长一智。通过这次受辱,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没有资本不谈条件。”

  “没想到挨了一次揍,倒让咱们的任大少爷成熟了多少。”看到任宇已恢复了往日的神态,曹纯诙谐地开着玩笑。

  “切,要不是仗着有灵师帮忙,那孙子早让我打残了。”任宇的心中多少还是有些不服。

  “好了说点别的,给你看样东西。”曹纯从怀中掏出一块锦帕徐徐打开,一枚通体圆润的白玉扳指露了出来。

  “你在哪找到的,我还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了。”欣喜若狂地任宇赶忙抢了过来,爱不释手的抚摸着白玉扳指。

  “原本想跟在你身后接应,却发现刘铁匠鬼鬼祟祟地进了当铺。好奇便进去一看,这老小子正拿着扳指和掌柜讨价还价呢。幸亏我认出这是任老的遗物,要不然可真就便宜他了。”

  “以前他被铁锤砸折了手指,还是爷爷帮他接好的,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听完事情的前因后果,任宇对刘铁匠的做法气愤不已。

  “还是先想想以后吧。听哥哥一句劝,离开并不代表懦弱,而是为了以后能卷土重来。”

  任宇没有立刻答复,眼睛愣愣地看着墓碑上的字。良久过后,缓缓地点了点头。身旁的曹纯见任宇不再执着,卸下肩上的包袱递了过去。

  “这个包袱你带上,里面有些盘缠和换洗的衣服。记得以后做事,要三思而后行。”

  “我一定会出人头地!”任宇一字一顿地说道。

  “我相信你可以,我会在这里等,直到兄弟你风光归来。”

  在明亮的月光下,两名少年离别之际开始了促膝长谈。一起回忆儿时的趣事,喝着同一坛美酒,其中的乐趣只有他们二人知晓。直到雄鸡破晓,二人才依依不舍地分开。

  曹纯走后,任宇对着墓碑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响头,面向朝阳开始了自己人生的首次旅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