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13:33:27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遍地红花
  4. 第二节 噩梦

第二节 噩梦

更新于:2018-03-17 18:34:24 字数:3979

字体: 字号:
  从废墟里钻出的金色巨龙俯瞰着脚下的女访客,又环视了一下霍格灵顿镇。

  这大抵是最后一次看这个小镇了吧。她想。

  她扇动起巨大的翅膀,卷起呼呼的风,吹得地上的碎屑尘土漫天飞舞,吹得女访客的衣角猎猎作响。

  那些随风起舞的碎屑尘土很快就定格在空中,不上不下,如周遭的景物一样。

  金色巨龙腾空而起,离弦之箭般冲上了云霄。

  女访客紧张的抬起头望了望,嘴角却泛起了嘲笑。“引开我?这镇上人的性命都在我手,你能跑到天边去?”

  她给了麦姬夫人一个沉重的警告——来自霍格灵顿的另一角的爆炸。

  她仰望着,等待着麦姬夫人回来自投罗网。

  善良总是对付善良人的最好武器。

  ———————————————————————————————-

  与此同时,在奥兰联邦首都西弗尔郊外的一座城堡里,灯火通明。

  乍看来,这座城堡与其他供人参观的古堡没有什么不同。近观就显得不那么平常了。那些耸立在角楼顶鳞次栉比的天线,和四周荷枪实弹的士兵都在述说着这里与众不同的背景。

  不时有穿着灰色军装蹬着马靴的人进进出出,全然没有因为外面的夜色而放慢脚步。

  城堡地下,布满了曲折蜿蜒的地下迷宫。

  其中一间约么百十平方的大厅里,十几个军人忙碌着。

  在他们身后高高的指挥台上,一个身着笔挺军服,披着大氅的青年男子双手扶着栏杆,看着台下的人走来走去,各司其职,哼了一声,摸了摸与他整洁着装相配的光滑下巴,说道:“还真是讽刺呢,一个崇尚科学,不信魔法,甚至要灭绝所有法师法术的国度,竟然用“侦测魔法”这种法术来探查魔法。”

  “至少议会和宗教委员会有足够的权力让您没有机会再发表任何有关讽刺的异议。中校阁下。”站在他身后的一位女军官接话道,“注意言行,隔墙有耳。”

  “怕了你了,菲欧娜。”中校捋了捋鬓角的头发,“人们越来越疯狂了,再这样下去,我怀疑宗教委员会会向议会施压,对曼坦帝国宣战。哦,对了,想起来一件重要的事。”

  “什么事?要不要记录?”菲欧娜拿起了笔。

  中校一摆手,“你身材变好了。”

  菲欧娜脸一红,把手中的笔扔在一旁,“做你的书记员真难。”

  “报告汉斯中校,在东南海滨,坐标F15区发现强烈魔法能量波动,能量等级至少超过五级。”一个青年士官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的圆形绿色萤幕,嘴里快速准确地向身后的中校做了汇报,“能量波动持续,范围超过十里。波动源为两个。”

  “什么?报告能量对比结果。”

  “超过五级的魔法至少要上位魔法师甚至魔导师级别的人才能施展,难道是曼坦王国从我们后方入侵?”菲欧娜咬着笔头,轻蹙双眉分析道。

  “别急。要等结果出来。”虽然所有人都感到事态的严重,汉斯中校还是镇定自若,这多少让周围的人镇定了些。

  片刻后,一个女士官大声报告道:“能量比对结果为未知。不同于已知的任何一个曼坦王国魔法师造成的魔法波动。”

  “比对一下其他有魔法师的小公国的数据。”

  话音刚落,另一个男士官报告道:“也不符合。”

  “怪怪,凭空出了两个大魔法师。”一个士官叹道。

  “没什么奇怪的,其他种族也有懂魔法的行家里手。而关于他们的数据我们是无法收集到的。”菲欧娜评论道。

  “好了”汉斯中校一摆手,道,“不管怎么说,不能放任不管。吉森上士,有齐柏林飞艇在那附近执勤吗?”

  一个戴眼镜的年轻士官报告道:“有的。夜歌之鸮号飞艇在诺丁郡补充燃料,那里距F15区只有一百里,大概三十分钟的航程。”

  “好,马上通知他们赶往事发地吧。”

  菲欧娜在中校身后清了清嗓子,说道:“中校,您一定不想知道是哪位灭魔师在那艘飞艇上。”

  汉斯中校道:“别卖关子了,谁?”

  “您最不喜欢的灭魔师是谁?”

  “难道是……”中校脸色有些难看。

  菲欧娜托了托滑下来的眼镜,说道:“对,就是萨迦。”

  “先不要向夜歌之鸮发消息。”中校面色凝重得说道。

  “是。”

  “吉森,查查还有没有其他飞艇或者灭魔师在那附近的。”

  “除了夜歌之鸮外,其他齐柏林飞艇都在与曼坦王国交接的边境巡逻。”吉森上士回报道。

  “这么说我们只有萨迦这一个选择了?”

  一个新进的女下士觉得奇怪,为什么自己长官对于一位地位崇高的灭魔师竟然如此抵制,甚至可以说是态度恶劣,便悄悄问身旁同事,“萨迦是谁?为什么中校对这个人这么反感?这么大的事件都不派他去?”

  她身边的同事一副熟知内幕的老油条嘴脸,对她说道:“灭魔师萨迦你都没有耳闻?还记得五年前冷杉镇魔法师暴乱吗?”

  女下士撅着嘴,皱着眉,说道:“好像有点印象,是那个被剿灭的魔法师聚集地吗?”

  她的同事故作神秘的低声说道:“内部消息,不要乱传啊。”

  “恩。”“冷杉镇不是什么魔法师的聚集地,那里其实只有一个魔法师。”

  女下士吃了一惊,“什么?那为什么报道那里都是魔法师,而且全部被处死了?”

  她的同事对于自己知道内幕有点洋洋得意,“真正内幕,他们都是因为庇护那个魔法师而被灭魔师屠杀的。”

  女下士又是一声娇呼:“什么?屠杀?”

  她的同事赶紧捂住了她的嘴,“我说你小点声啊。传出去可是要人命的。”

  “那位灭魔师就是这位萨迦?”

  “孺子可教。你知道当时谁是萨迦所在齐柏林飞艇的指挥官吗?”

  “谁?”

  那同事回头,向着指挥台上的汉斯中校一努嘴,“喏,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当时中校还是个上尉,他不同意萨迦的做法,但是作为灭魔师的萨迦有权接管飞艇的指挥,并且萨迦的决定还得到了宗教委员会的认可。事后,为了堵住汉斯中校的嘴,同时也为了安抚他,越级提升他做了中校。不过中校不想再碰到这种道德与命令相抵触的事,就调到地面后勤部队来了。”

  “哦,原来还有这样的故事。”女下士回头若有所思的说道。

  “喂,你们两个,不要看了,就是你们两个。”中校向她们两个吼道,“鬼鬼祟祟嘀嘀咕咕的,哪有军人的样子,别以为我听不到,赶紧做事。”两个小姑娘吓得直吐舌头,马上停止了议论。

  “被我听到无所谓,不要被无处不在的探子听到就好。”中校低着头,自言自语道。

  “还是派他去吧。谁叫我们别无选择。”汉斯中校叹了口气,对吉森上士说道。

  —————————————————————————————————-

  诺丁郡。

  一艘巨大的齐柏林飞艇停靠在奥尔山巅的补给基地里。

  宽阔的背部钢蒙皮上,绘着只鸮,做展翅飞翔状,在它后面还涂着几笔漆黑和一轮明月作背景。

  一个传令兵从飞艇吊舱里跑出来,向站在空港平台边缘眺望云海的女人一路狂奔。

  “萨——迦——大——人,飞——艇燃料补充完毕,您装备上的魔力晶石也已就位,请您登艇。”

  那女人哼了一声,转身向飞艇走去,皎洁的月光撒在她火红的灭魔师斗篷上,显出一种怪异的紫色来,只有她背后那金银丝织就的代表光明神的太阳标志不停得放出夺目的光彩,正在熊熊燃烧一样。

  传令兵望着萨迦远去的背影,觉得那身影隐隐透出股寒气,她的一身红衣更让人觉得有些毛骨悚然,比山顶的山岚还要冷上几分,“美女是美女,可怎么老是让人不寒而栗呢。”传令兵嘀咕着,连跑带颠得跑回飞艇。

  平台上,除了飞艇的蒸汽魔晶双动力马达的嗡嗡声外,只剩下灭魔师萨迦嗒嗒的高跟鞋声在回荡。

  在二百米长的飞艇面前,她是如此渺小,如蝼蚁之于人般羸弱,但她却是它的主人;而她,是她自己的主人。

  “起飞。”萨迦在登艇的一刹那说道。

  麦姬夫人回来了。

  她不能使用强大的魔法攻击,那将给已经满目疮痍的霍格灵顿雪上加霜。她只好束手束脚得与女访客,自己的亲妹妹安娜较量。

  她必须控制水元素精灵浇灭火焰,淋湿安娜放置的zha药,因为时间障壁马上就要失效,人们将因为爆炸和火灾而再次受到伤害。

  “不敢与我正面交锋吗?”安娜一个接一个的丢出些低级攻击法术,什么冰箭,七彩喷射,强酸球,都被麦姬夫人连躲带闪的避开了,有的实在避不开,便用翅膀生生的接下。

  “你一点都不顾及我们的姊妹之情吗?”麦姬夫人悲伤的说道。

  “姊妹之情?当初你接受秩序守护者的时候,你想起过我吗?马加尼斯向你求婚的时候,你想起过我吗?离开星耀谷地的时候,想起过我吗?你逃开了,却将一个烂摊子撇给了我。你还与我谈什么姊妹之情?”

  “这些……对你真的重要?”

  “对。”

  “不要让嫉妒之火烧毁你。”

  “迅雷光球!”

  /**麦姬夫人不再说话,对于她被蒙蔽双眼的妹妹,她无能为力。

  她用翅膀挥碎了一道寒冰锥,便猛地冲向安娜。

  “火球术!”安娜念道。

  魔法元素在她的手指尖聚集,凝成一个火球,向麦姬夫人庞大的龙躯疾飞而来。

  麦姬夫人虽然一心两用,但是对于火球术这种中级魔法还是有信心应付,毕竟,她是条火龙。

  她一张嘴,将火球吞入了口中。

  紧接着,她忽然发现有一丝不对劲——口里溢出了黑气。黑气成了死亡的魔爪,钳住了她的咽喉,让她有点呼吸困难。

  “什么?”她挤出了两个字。

  安娜桀桀的笑起来,从腰带上的一打小包里取出些黑芝麻样的东西来。

  “蚀骨蝇!”麦姬夫人看到安娜手里的东西不由得大吃一惊。“你怎么会这种魔鬼的黑魔法?”

  “对付你不用猛药怎么能行?那会两败俱伤的。”安娜说道,“你已经无药可救了,乖乖把永恒陀螺交给我,看在你我姊妹一场的份上,我可以帮你永远地解除痛苦。”说着,用手在自己脖子上做了一个切的动作。

  “你真的疯了,安娜。小时候我们多么要好啊,谁能想象到会这样?”麦姬夫人强忍蚀骨的剧痛,“永恒陀螺你永远也不会得到。它绝不能落在别有用心人的手里。”她一振翅膀,绝尘而去。

  安娜微微一笑,“临死者,嘴犹不僵。中了蚀骨蝇还能跑多远。”说着,她施展凌空术,尾追麦姬夫人去了。

  当尘埃落定,一切归于寂静的时候,时间障壁魔法也消失了。

  幸存的人们从惊惧和恐慌中苏醒过来,诧异得望着周围冒着丝丝水汽的残垣断壁,烧焦的气味,强酸味和恐惧与迷茫一样四处蔓延。这一夜,会不会只是一场噩梦?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