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7-04-29 17:31:28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星宇神芒
  4. 楔子

楔子

更新于:2017-04-21 14:41:53 字数:6284

  夜,沉静如水,漆黑的夜空中,一轮皓月高高挂起,似一块圆盘,圆润金黄,散发着

  淡金色光泽,不同寻常。

  一般来说,月亮时圆时缺,这是定论,但光却大多是白色,虽有时呈淡黄色,却无金黄

  的月光,而今,月光违背了常理,呈现淡金色,并有圣辉笼罩,显得异常神异。

  忽然,一道银光自天际划过,紧接着,“轰隆隆”的声响传来,震耳欲聋,而后,又有

  相同的雷声伴随,不曾断绝。

  随后,滚滚黑云聚拢,遮天蔽月,并且,雷声更加急促,“轰隆隆,轰隆隆”。如同战鼓

  敲响,自遥远的天际传来,像是军队出征,声势浩大。

  雷声伴随电芒,且乌云翻滚,狂风呼啸,“呼呼,呼呼”“轰隆隆,轰隆隆”。风雷交加,

  这是暴风雨的前奏。

  果然,几滴豆大的水珠落下,敲打在下方的树林里。不多时,淅淅沥沥的雨声响起,几乎要

  掩盖上方的雷声了,这是一场罕见的暴雨。

  若是持续下去,多半会造成洪水。

  幸好下方是一望无尽的山林,人迹罕至,难以造成影响。

  “幽冥殿,尔等夜袭天王府,是想对我姬族宣战吗?”

  嘹亮的嘶吼声传来,透着嘶哑,但中气十足,穿透了云层,盖过了风雷声,震散了雨声。

  而后,乌云溃散,金月再显,暴雨也随之终止。

  天空中浮现一缕缕荧光,闪闪烁烁,明灭不定,呈银白色,围绕着金月,异常神奇。

  而那光华的来源,竟是一枚枚闪烁着银光的符文,如同银白的火花,鲜活跳跃,

  绕着明月旋转,跳跃。像是精灵,很是生动。

  随着嘶吼声响起,符文瞬间聚拢,合成一团银色光团,在光团中,一道人形浮现,隐隐约约,

  显得异常神异。而这道身影,似乎正是那嘶吼声的主人。

  忽然,光团外的符文暴动起来,围绕着光团急速旋转,且愈发急促,银光也愈发明灭,闪烁。

  紧接着,符文散开,光团也随之扩散开来,而后爆开,化为了一阵光雨,银辉飘散。符文亦消散,

  泯灭消失。

  光团消失后,那道神秘身影也显现出来,似揭开了面纱。

  那是一位老人,白发苍苍,身形佝偻,与嘶哑的声音相符。

  老人负手而立,驼着背,双脚悬空,脚下空无一物,衣袂飘舞,随风猎猎作响。并且,淡淡的威压透出,

  威武而霸气。

  老人望着虚空,眼中闪过精芒,而后,只见他伸出手掌,向虚空中拍下。动作很慢,连他那干枯的手都清晰可见。

  但是,很快,他的手掌便布满亮银色符文,与光团一般无二,只是更加璀璨,似一团银日,盖住了所有光芒。

  然后,随着银色手掌拍下,虚空泛起涟漪,而后迅速崩灭,形成一口黑漆漆的大洞。虚空如镜面破碎,像是出现一口

  黑洞,漆黑深邃,欲要吞噬一切,景象恐怖,令人生畏。

  老人形容枯槁,白发驼背,这是血气枯损的征兆。显然,老人年岁很高,气血已严重亏损,半边身子都快入土了,一

  身实力亦锐减,不复往昔。但是,老人依旧恐怖,举手投足间,可崩灭虚空,改天换地。令暴雨停止,便是最好的证明,

  以气息影响气候,这是非凡的手段,不可揣度。

  虚空崩灭了,但这方天地却不曾受到影响,依旧平静。因为,这并非真正的虚空,而是一件法器,是以介子须弥之

  术,将空间纳入器物中。让人随身携带,必要时,可进入其中,躲避灾祸,也可储存物品,非常实用。

  果然,黑洞出现没多久,又是一道身影出现,自黑暗中走出,同样是踏空而立。

  只是,这道身影不同于老人,是挺直的,且全身罩在宽大的黑袍中,隐藏起了身体。如同黑夜中的行者,诡异

  而神秘。

  黑袍人自崩灭的虚空中走出,毫发无伤,泰然自若。

  “想不到,区区管家,竟也有如此修为,你们天王府还真是高手如云,卧虎藏龙啊”。洪亮的声音透过黑袍传出,不紧不慢。

  ”哼,少废话,你幽冥殿偷入我武王府,强掳我家世子,是想对天王府宣战,还是欲挑战姬族?”老人冷哼,并死死

  盯住黑袍人。

  “我劝你赶紧放人,不然,踏平你幽冥殿”。老人威胁道,面露寒光。

  “踏平幽冥殿?哈哈!我幽冥殿传承万载,可从未听过有谁能灭得了。”

  “哪怕你姬族传承万古,经久不衰,也不行”。黑袍人说道,语气中带着肯定。

  突然,异变陡生,只见虚空中有黑气涌出,也不知从何处而来,横亘在两人中间,并聚在一起,成团状。且不停地翻

  滚,像是一团蠕动的虫子。端的恐怖吓人。

  然后,黑气团不断缩小,似乎凝聚在了一起,渐渐凝实起来。只是几个呼吸间,便有拳头大小。而后,黑气团如利剑

  一般,疾射向老者,藏有杀机。

  太突然了,这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间,让人毫无准备。无人知晓,眼前这团黑气,竟是以取老人性命为目标。

  老人来不及多想,连忙伸出双手御敌,那双手很干枯,皮包着骨,丝毫不见血肉,如朽木一般。

  但是,下一刻,老人双手却涌现无数符文,像繁星一般,爆发阵阵光辉,星星点点,璀璨耀眼。并且,老人双手的符

  文并不相同。左手是金色的,如同黄金浇铸而成,右手却是方才拍向黑袍人的那一只,呈银白色,如一轮银日。

  老人在瞬间,便将金银二色的符文布满双手,而后,向着那一小团爆射而来的黑气,狠狠扔出。

  符文离手,化为两个光团,并有金银二色的气在流转,在其面前相互碰撞,聚在一起,并相互旋转,像是一个磨盘。

  事实上,这就是一个磨盘,是老人的一门神通,威力不俗。

  只见那金银磨盘缓慢交磨,气息恐怖,像是要将整个世界磨灭。

  黑气带无穷杀机,金银磨盘携灭世之威,碰撞在一起。但,却无大动静,因为,黑气显然不敌磨盘,被其迅速磨蚀

  掉,杀机亦随之消散。

  然而,磨盘在磨掉黑气后,并未被老人收回,而是继续向前,飞向黑袍人。

  因为,这团黑气是黑袍人暗中所留,其中藏有他的术法,是为了在关键时候出其不意,希望能取老人性命。但是他显

  然是低估了老人的实力,黑气并未对老人造成威胁,被早有准备的老人轻松化解,并且,黑袍人偷鸡不成,正要面临老人

  的报复。

  难以想象,若是他被这大磨击中,是否会像黑气一般,被这磨盘磨杀,就此饮恨?还是黑袍人会有其他手段,能化解

  老人的神通?

  磨盘速度很慢,缓缓逼近黑袍人但黑袍人并无躲避之意。因为他知道,这是老人的神通,已经锁定了他,不可避免,

  只能强行化解。

  只见他泰然应对,不紧不慢的自怀中取出一物,而后扔向磨盘。

  那是一面黑色的小盾,形如龟甲,成六面,且像是骨质,很普通,并无不凡之处。但是,小盾一离手,便被他打入一

  道黑色符文,而后,小盾迎风扩张,迅速变大,直至完全挡住黑袍人。

  不多时,磨盘临近,携灭世威能,朝小盾撞去。突然间,小盾像是感受到了威胁,自主迎向磨盘,那棱边的盾面,散

  发出阵阵乌光。

  此刻,小盾像是有灵性,展现出本来面目,盾面晶莹如玄玉,并散发出一股气息,沉稳浩大,像是一座山岳。

  而后,两者相撞,并无大动静,磨盘被小盾抵挡并消解。化作光雨,缓缓消散。

  眼见自己的神通被黑衣人轻易化解,老人只是脸色一变,但又迅速收敛,没有多说什么。黑衣人有异宝护身,故此不

  曾受到损伤,这令老人微微失望。但也只是失望,没收到打击。因为,令谁都可以猜到,黑衣人的小盾很不一般,威力不

  俗,是一件珍贵的秘宝。

  “这是,玄武之甲?”老人盯着小盾,略带惊讶道。它就这么悬在空中,轻轻颤动,吞吐着玄芒,颇为神异。

  显然,老人已猜到小盾来历,这是一块完整的龟甲,出自玄武,并经历过数代强者,得到了血气与法力的淬炼,已产

  生出灵性,防御力惊人。应当是幽冥殿的秘宝,异常的珍贵。

  须知,玄武乃神兽,天生天养,诞生于混沌,本身的实力便震古烁今,尤其是防御能力,号称万法不侵,冠绝天下,

  没有生灵可比拟。

  眼前这块龟甲的主人,并非真正的玄武,只是拥有玄武血脉的灵龟,称不上最强。饶是如此,这龟甲也是异常珍贵,十分难得。

  因为,真正的玄武存在于遥远的开天之时,自远古时期便已绝迹,万古以来都不曾显化。哪怕是传承于玄武的灵龟,

  都是极其罕有的,数量稀少,举世难寻。

  并且,这种灵龟传有玄武的宝术,其本身防御力便是强悍无比,难以被杀死,这就注定了它们的龟甲珍贵无比。这样

  一件以玄武兽甲炼成的秘宝,足以令任何人垂涎。

  哪怕是老人都羡慕不已。

  然而,羡慕归羡慕,他是不可能轻易放弃的,哪怕对方有秘宝守护,他运转符文,准备再次出手,将黑袍人强行留下。

  就在这时,一股威严的声音传来,打断了老人。

  “姬封,停手吧,强行出手,对你会造成损伤,你先退下。”随着声音的停止,异变突生,一股强大的气息弥漫开来,

  磅礴浩瀚,如渊如海。像是古代帝王般,令人想要臣服与膜拜。但是,附近并未有其他人,这才是那人最恐怖的地方,人

  未至,威压却已令人生畏。

  “嗷吼”,远处传来一声兽吼,响彻云霄,随后,乌云散开,一道金光射下,光源如同皓日,极为炫耀,令人睁不开

  眼。老人也是脸色一变,而后连忙躬身道:

  “恭迎皇主”。

  金光愈发耀眼,来人亦逐渐现身。首先出现的,是一驾车辇,通体金黄,似黄金铸成,并刻有古朴的龙纹。其上九道

  金纹,皆是头朝上,尾朝下,拱托着车辇上的人并且,在车辇前,有九头古兽,蛇身,鱼鳞,牛耳,龟目,驼头,鹿角,

  分明与传说中的龙一般无二。

  九头龙兽,个个张牙舞爪,头角峥嵘,拖着纹有九龙的黄金神辇。更显来人之强大,且身份异常尊贵,像是一尊帝皇。

  事实上,那人的确是一位无上帝王,为当今姬族之主,亦是大周神朝的皇主,执掌一国,乃九五至尊。

  但是,也正是如此,来人就更不可能出现了,须知,身为一国之主,一言一行,都是代表着国家,必须谨言慎形,一

  般不会轻易现身。而现在,这位大周皇主,却放下身段,亲自出马,虽说他周身隐藏在车辇上,金光掩盖了身形,不曾以

  真面目示人。但他真身显现,足以说明许多事。

  “糟了,闯祸了,居然惹得他也现身了。”黑衣人暗道不妙,身知自己恐怕闯了大祸,竟令皇主出手,这次怕是在劫

  难逃。须知,身为皇主,不仅血脉远超常人,身份非凡,其实力亦是深不可测,不然难以镇压一国。既是皇主,那也绝对

  是绝世高手,举世难寻敌手。比之那白发老人要强太多,他若出手,自己纵然有玄龟甲盾,也难以逃离。

  果然,那大周皇主只是坐在黄金神辇上,不曾显露真身,但若有若无的威压透出,仿佛要镇压诸天万界,简直是恐

  怖至极。黑袍人也只是站在远处,却已渐渐绝望,不敢乱动,再没了之前的嚣张与倨傲生怕一有动静,便会遭到无情的镇

  杀,这一点,他丝毫不怀疑。

  反观老人,却是退居一旁,一副悠闲地样子,反正此时已惊动姬族的皇主,自己只需坐等黑袍人就擒,反正有皇主

  坐镇,他并不担心黑袍人逃脱。再者说,他确实不能强行出手,毕竟人已至暮年,血气不复往昔,强行显露实力,的确会

  对他造成难以复原的损伤,很可能将寿命大减,甚至直接入土。

  “幽冥殿的人吗?夜袭天王府,当我大周无人吗?”皇主说完,一道威压陡至,形成一股劲风,狠狠地拍打在黑袍人

  身上。顿时黑袍人倒飞,连其身上那件黑袍异宝,亦在瞬间被撕裂,黑袍人大骇,太恐怖了。传说中的大周皇主竟强悍如

  斯,仅仅是一道威压,便令自己毫无抵抗能力,连玄龟甲盾都无机会祭出。黑袍人渐渐绝望了,且身受重伤。

  而后,没有了黑袍蔽体的黑袍人,终于是露出了真面目。

  “女的?居然是个女的?”白发老人望着她,失声道,惊讶的表情,难以掩饰。

  万万没想到,这个胆大包天的幽冥殿人,竟会是一名年轻的女子,太令人吃惊了!就连平时无悲无喜的大周皇主,此

  刻亦是惊讶道:

  “咦?竟是一个女娃娃”。

  只见先前身着黑袍的神秘人,如今依然一身黑裙,但曲线玲珑,凹凸有致,身材异常丰满,是一位罕见的美人。

  她身着一袭黑裙,长发飘舞,垂落到腰际,尽显玲珑身材。并且面容姣好,标准的瓜子脸,配上如柳叶的黛眉,娇

  嫩的肌肤在黑裙的映衬下更显白皙,是一位十足的美人,足以令无数男子心动。

  只是如今,那女子身受重伤,面色苍白,嘴角有丝丝血液流淌,令人心疼。而她对面有两个男子,却都无怜香惜玉之

  意,因为,那两个男人,一个是白发苍苍的糟老头子,行将就木,半边身子都进棺材了,自然不曾想到这一点。而另一

  个,却是大周的皇主,后宫佳丽如云,论姿色并不比她差,但在这位皇主眼里,也只是点缀,可有可无。

  “有趣,区区一介女子,不安心修炼,夜闯天王府作甚?”皇主问道。眼见对方是一名女子,他自然不会去计较,语

  气柔和了许多,威压也渐渐消散。

  那女子捂着胸口,抿住红唇,黛眉也紧蹙着,并未回答皇主,显然是受伤不轻。

  “大胆,陛下问话,为何不答?”老人见状,大声喝道,神色严厉,胡子都在抖动。

  “无妨,这丫头朕知道,是夜家的妮子,夜老鬼的宝贝孙女,你叫夜倾城,对吗?”皇主朝老人挥了挥手,而后对着

  女子问道。

  女子,低着头,眉头紧锁着,并未回答,算是默认了。

  “既然如此,你夜家与我姬族无冤无仇,为何夜闯天王府,还打伤府上侍卫。”

  “回陛下,这女子不仅打伤我天王府侍卫,连我家世子亦被其强掳,望陛下替老奴做主”。老人回答道。神色焦急。

  “宇儿?”

  “正是。”

  “行了,看在你是女子份上,朕不为难你,把人交出来,你可以走了。”皇主说道,语气威严,不容置疑。

  女子摇了摇头,没有回答。

  “不交?”皇主说道。

  “不是,人不在我手上,我如何交出来?”女子终于开口回答,声音清脆悦耳,像是夜莺啼唱。

  “胡说,我家世子自你闯入后,便无故失踪,不在你手上,难道还会蒸发不成。”老人看到女子否认,气急败坏,连

  忙质问。

  “怎么回事?说出事情的原委。”皇主问道。他观那女子眼神清澈,不曾说谎,想知道真相。

  “我本是想将其打晕,而后带走他,谁知我一出手,打在他身上,令他受伤,之后他虽晕过去,却被一道光带走,就

  此消失”。女子回答道,神色平静,毫无异常。

  “竟敢打伤我家世子,老夫宰了你。”老人听闻自家世子居然受伤,无比焦急,而后手上符文再次显现,欲对女子出

  手。

  “好了姬封,别冲动,等她把话说完。”皇主连忙阻止,生怕老人一冲动,铸成大错。然后不慌不忙,听着女子将事

  情完整叙述。

  原来,在天王府世子受伤晕倒后,夜倾城刚欲将其带走,却被一道黑白二色的光芒将世子带走,穿越空间,消失不

  见,谁知异象动静太大,惊动了值守的侍卫,夜倾城亦暴露了行踪,而后被老人追杀至此。

  “黑白二色的光?莫非是那件东西?”皇主听完,轻声呢喃道。声音很小,只有他自己能听见。而后他轻轻点头,像

  是知道了什么。

  “朕不管你夜闯天王府,带走宇儿,有什么意图,但做错事,就该付出代价,在宇儿平安无事回到天王府前,你就留

  下吧,姬封,这妮子就交给你了。”

  “可是,陛下,那我家世子那边”。

  “无妨,宇儿不会有事,性命无虞,只是下落不明而已,回头让天机阁的老头推衍一下,再派人接回来就是了,回去

  吧。”皇主回答道,语气笃定,似乎武王世子并无危险。

  老人见皇主都说了自家世子无事,一颗心总算放下。只是世子受伤,回头难跟老王爷交代,要知道老王爷爱儿早殇,

  唯独留下世子这根独苗,宝贝的不得了,要是知道世子受伤,非将天王府拆了不可。就连大周皇都,恐怕也是要被掀个底

  朝天。

  自家王爷,可是个无法无天的主儿,就连眼前的皇主,也是极为忌惮,不为别的,天王是皇主的亲叔叔,前任皇主的

  幼弟,封号天王,身份尊贵,来头大得吓人,而且实力强大,当年就有混世魔王之称,皇都中有谁不忌惮,且据说,当今

  皇主在幼年时,亦曾被老天王教训过,故此对其很是惧怕。

  老人苦笑,但眼神之中仍有一丝担忧。

  随后,他大手一挥,卷起受伤的夜倾城,紧随着皇主,消失于天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