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9 06:04:45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小风控的侦探手册
  4. 第一章 缘起

第一章 缘起

更新于:2018-06-14 19:27:28 字数:4862

  “其实你仔细看,这上面记了这么多电话,按理说都是我们以后可能要找的领导,但是,有一个相当关键的电话没有记进去……”

  “哈?谁的?”风上雪有点儿好奇得问,“难不成是公安?确实现在欠债不还的人好多,是可能要报警……”

  刘玄骏摇摇头,“公安的话直接打110不就好了,只要我们手上有借据,还怕他不认吗?其实,你有可能不知道,在我们这个地方,银监局这个东西,可是只管银行,小贷公司可不归银监局管的。”

  “哈?——真的假的?”

  “确实有些人会把小贷公司跟银行混为一谈,实际上是有很大区别的,你可以去银行存款,但是我们小贷公司要是吸收存款就是叫非法集资,非法集资这个事情,说大也大说小也小,但只要定了性,天王老子都保不了……”刘玄骏摇摇头,“说到底,中国金融还很基础,很多业务都不完全,小贷就是小贷,法律上只能用股东的钱放贷,地方上银监局一般是不插手的,实际上监管我们的主要还是市政府的金融办公室,这本子上面人民银行的电话都有,按理说都能问到银监局的电话没有理由问不到金融办的电话,毕竟金融办本身也是市政府一个下属办公室,正处级的单位,平时主要也就是催催我们交报表上去,说白了,监管监管,只要公司不出事,没什么好监管的,这样的电话,没有理由要不到。”

  “原来如此,”风上雪若有所思得点点头,“但是这又能说明什么?”

  “非金融行业的人一般都不知道有个金融办这样的机构,只是知道我们跟银行很像,就下意识以为是归银监局管,只要是常年做金融行业或者说银行出身的人,绝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所以,这本笔记本之前的主人,肯定是那三个人里唯一一个非金融出身的财务总监,也就是那个姓李的老女人的咯。”刘玄骏点点头,非常满意得说着。“现在只有这么一个人,你大可以大大方方去找她,毕竟也是女的,我看她的样子也算容易说话的……”

  风上雪听了之后点点头,“好,就当你说得有道理吧。”说完就回身往会议室走了。

  “嘿嘿,看你们的样子,有奸情哦——”风上雪进了会议室后,张义峰摆出一副贱贱的表情,准备开始审问刘玄骏,

  “别闹……事情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刘玄骏看着不光是张义峰,林道和也有参一脚不审出东西不罢休的样子,赶紧解释着。

  说着说着,大家都陆陆续续回会议室了,看着走廊里没几个人了,刘玄骏正好赶紧脱身,“时间也差不多了,赶紧进去吧,省的待会儿老侯发飙。”说罢赶紧落荒而逃。

  刚进会议室,就见风上雪坐在位子上,笔记本翻开,中间还插着一张黄色的书签,刘玄骏便知道自己的想法没有错,风上雪也看见了刘玄骏,很快得做了个小鬼脸。

  “你们这秋波明送,也不怕影响不好?”待落座,张义峰依然不依不饶得追问。

  “别瞎说,她就是这么个性格,到时候混熟了跟你也这样。”刘玄骏赶忙辩解,心里默默加了一句“前提你能真跟这姑奶奶混熟。”

  “大家也休息的差不多了,现在时间也不早了,大家抓紧时间,先说说去年的工作情况,好给今年做个计划、参考,就先从张总开始吧,来张总。”侯正辉见人差不多来齐了,便继续开会了,看他面前散落着几张表格,可能是刚才跟几个领导交代了一下一些客户的情况吧,看着侯正辉眉头紧锁的样子,刘玄骏就知道接下俩这几天肯定不会轻松。

  “候总,王行长,各位新老同事,大家好……”侯正辉右手边一个着深黑色西服神情肃穆的50多岁干练中年男人还没等大家鼓掌就先站了起来,这就是公司现在的副总,也就是张义峰的叔叔——张柄林,也是一个已经内退的某银行行长,出来赚外快的,主抓业务,是公司二把手,平时对下属都挺开心,还经常在股东会上跟股东谈员工加薪,在员工里有很高的威望。

  会开着开着,刘玄骏是越发的无聊,大多都是讲的去年到现在的一些老油条客户,听了不知道多少遍了,侯正辉倒是越听眉头皱的越紧了,轮到刘玄骏发言的时候也就是把自己手上几个的情况说了下,还好,自己手上的几个客户欠息的时间都不长并且可能年后差不多就能好转。

  最后一人说完,侯正辉长舒了以一口气,揉了揉眼睛,“情况差不多就是这样了,有好的也有不是非常好的,总的来说我们的客户还是很不错的,可能去年确实经济情况有些不是非常理想,可能也影响到了大家的年终考评,我在股东会是很替大家说好话的,但是股东会也不是我一个人能做主的,大家要知道,公司好大家才会一起好……”随后又开始了长篇大论,无非都是些老生常谈,什么有舍才有得,什么牺牲精神,什么团队精神,总之就是你们奖金少,那是客户不还钱,客户不还钱那是你们工作不力,怪不得股东,这些大家都听得多了,每个人脸上都很配合得摆出一付严肃的样子。

  “最后,今年国家的动向很大,年后经济情况可能会好转。我们现在账上还有1个多亿,就算按一天千一来算也有十几万,这么多钱老是趴在账上也不行,年后的工作还是要以业务为主,追收为辅,大家也休息了这么久,明天正好礼拜一,大家休息了这么久,养精蓄锐……”接下来就是开始年后工作动员,刘玄骏知道这才开会的大头,最重要事情就是在这工作分配了,实际上,做放贷生意,客户很重要,自己磨破了嘴皮子,赖在人家公司、家里不走,紧紧盯着人,没钱还就是没钱还,你能有什么办法,虽然说一笔生意可能看上去利息挺多奖金蛮高的,但收不回甚至成了烂账就是一个烫手山芋,好客户又一般不会来找民间借贷,真要是好客户人家大银行直接就是当爷爷奶奶一样巴不得供起来,银行利息也低,怎么可能轮到的小贷公司?做这行偶尔碰上一个好客户那是万难,谁都巴不得自己分个客户今天借说好下个月还就是下个月还,公司本息收到手,自己奖金拿到手,也图一个安心。

  “年前就有个客户,是恒丰物流园的苏总,物流园去年经营可能不是很好,他来找我,说是要4000万用几个月,这是个大单,我一直在犹豫,明天,张总,王行长,你们两个都辛苦一下,跟我一起去谈一谈,看看究竟是什么情况,李总新来,要是财务上没什么大问题就也跟着去一下,我想去看看他的银行流水,看看能不能挖出来问题。正好,也带着小风一起去学习一下。”侯正辉上来就直接讲了一单大的,这笔生意年前其实就开会说过,恒丰物流园是恒亭最大的物流园,除了省内各个市的线还有不少省外周边的县市的物流公司都有,在市里是非常有名气的一家大企业,当时侯正辉是非常想做,只是张柄林老成持重——说白了胆小——觉得物流园几十个亿的大摊子,往年银行都抢着做,他当行长的时候也是把这物流园当爷爷供起来的,突然这么一下子银行不放来找民间资本,肯定有隐情。今天重新挖出来,还一下把这么多领导带过去,看来侯正辉对这笔生意是势在必得,也许是账上确实趴了很多钱放不出去吧,毕竟银星公司的利息在恒亭还是挺高的,侯正辉为人又不是很好说话,找客户要三大姑签字八大姨盖章,要这抵押要那质押,要不是上千万的大单其他公司拿不出也没多少客户会找上门。

  这就属于好客户,老板坚持要做,很多时候下面人做调查只是做做样子,关键还是看老板的态度,要是客户按时还了钱本金高利息也跟着高奖金当然也不少,出了事老板自己也得背下面不会有什么**烦,并且这物流园在恒亭也是大企业,信用一向很好,出事的概率很小,只是人谁没有急用钱的时候,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只要能撑起这一波以后东山再起到时候就是一个长远客户,光吃他银行过桥和别的保证金生意都能养活起一家小的小贷公司了,这样的客户人面也广,到时候关系搞好了也能介绍些新客户。

  这样的道理谁都懂,也都明白好客户不是谁都能碰的,都是老板和一些领导的囊中之物,他人染指不得,虾兵蟹将很多时候只能吃一些小买卖,甚至是一个不小心说倒闭就倒闭的小公司,完全就是撞大运。带上风上雪也是这个道理,毕竟是新人,不懂其中的原委,这样的事情大家也不好明说,到时候分奖金的时候象征性给个百八十块就行了或者干脆就不给,要是带几个老油条业务经理去没个万八千还真打发不了。

  果不其然,随后的客户大都半死不活,有些听都没听过,但是老板一开始话就撂下了,1个亿趴在账上一天十几万的损失,意思就是能放就放,没有如山铁证不能随便毙,大家心里都有苦,也都不好明说。

  刘玄骏和张义峰分到一组,是恒亭市内一家果园要200万银行过桥,说好也好,说不好也不好。好就好在银行过桥手续简单,自己能把控的面很多,安全有保障;不好就不好在万一真阴沟翻船难不成他们两个人就在那儿种半年橘子?并且200万的生意就那么几天,利息不多,奖金自然也不会多。

  “好,就先这样,大家今天就先回去好好休息,明天开始认真把手上的工作处理一下,也不能忘了抓紧清收之前的业务……”最终,23点52分,这个会是真正开完了,瞬间掌声响彻全场。

  “总算完了,还好吧,这差事不怎么样,但也不坏了。”张义峰伸了伸懒腰,做了3个多小时确实不好受,“诶,你小情人找你诶。”

  “去去去……”刘玄骏伸手轻轻推了张义峰一把,对走过来的风上雪说:“住哪儿啊,我送你回去吧——”

  “回学校啊,这么晚舍友都发了短信来了。书签,谢谢你了啊”风上雪脸上也带着点疲劳。一旁的张义峰见状也就打了声招呼就先回去了。

  “啊也对啊,你是今年才毕业呢……”刘玄骏挠了挠头,不知不觉自己高中毕业也有4年了啊,“诶,你现在还没毕业,来我们这里上班会不会不方便?”

  “不会啊,本来大四就没什么事情,我们导师是巴不得我们赶紧找到工作呢。”

  “哦这样啊,那你怎么找到我们公司了?”

  “怎么,嫌我长太丑,影响你心情咯?”风上雪嘻嘻笑着问。

  “哪儿啊哪儿啊,这么个大美女在公司不知道多少头狼红眼呢,你来了我们公司肯定各种玩命工作啊。”

  “又来了……”风上雪有些不好意思,“对了,小玄子,这几年都过的怎么样啊?去年我们同学聚会也没见你人。”说起小玄子这个名字,还是小学时候风上雪带头喊得,不过也就只限于他们的同学知道,其他人还真没几个知道的。

  “我啊?也就那样咯,马马虎虎凑活过了……去年你们聚会的时候我还在上班呢。”

  “不会吧,我们去年可是腊月29才聚会的诶……”

  “来了这家公司,就别指望着能回家吃年夜饭了。”刘玄骏故作哀怨得说着。去年的同学聚会,他是知道的,只不过公司年前所有人都出去收账了,根本没有机会跑回来。

  “你这么说倒是把我吓到了。不会这么狠吧”

  “就是这么狠,我跟你说哈……”这年头不管是谁,数落老板的话肯定都是一套一套的,刘玄骏也不例外,反正说的都是事实,张口就来,也顺便告诉风上雪公司的一些事情,介绍一下各个人,就这样一路打的送风上雪回到了学校。

  “就先这样了,明天理论上来说是可以迟到那么半个小时的,老板不会那么早来的,明天大家肯定都晚起。好好休息咯。”

  “嗯,你也好好休息啊——”风上雪打着哈欠下了车,打了个招呼就走了。

  风上雪依然是当年的风上雪。

  不做作,不扭捏,对事不对人,也不在乎旁人怎么看。也依然是出了事第一个找刘玄骏的那个她。

  但是刘玄骏已不是当年的刘玄骏。

  一个高中毕业学历,要自负生计的男人,是不能像当年一样孤高自傲。但是,依然可以帮助自己想帮助的人。

  “卧槽,我还以为你今天晚上不回来了呢。”回到住处,看见张义峰正在煮面条,“要不要吃点啊。”这是公司租的一间房子,几个年轻人住在一起,离公司大概也就是那么十来分钟的路程,当然,这也成了平时晚上加班逃不掉的最好理由。

  “算了吧,这么晚了明天还得早起呢。”

  “嘿嘿待会儿老实交代你跟你们家小雪什么关系。”

  “什么关系,还不就是同学关系。”刘玄骏故作冷静,转身向房间走去。

  躺下闭眼,思绪慢慢回到当年,记得是高一的时候。

  “小雪你好拼啊”刘玄骏看着旁边的风上雪努力写着习题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心疼。

  “我爸爸说了,自己的幸福要自己去争取,我们家里什么门路都没有,只能靠我自己用工读书了啊。”风上雪笑笑,通红的双眼和疲惫的眼神显得格外让人注目。

  “自己的幸福吗……”刘玄骏看着冰凉凉的天花板,不觉伸出手去抓,却什么都抓不到,戏谑得笑笑,手又收了回来。

  自己已不是当年那个可以义正严词说出“我的幸福,就是守护小雪的幸福”这般中二言辞的刘玄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