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7 17:37:01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灵座町
  4. 第一章 醒来(上)

第一章 醒来(上)

更新于:2018-03-16 14:32:05 字数:3369

字体: 字号:
  阮经天沉浸在一种难以言说的状态之中。其实他的灵魂被昨晚看见的黑衣青年不紧不松地握在手上,不停的把玩着。此时的黑衣青年不自禁露出戏谑的笑容,时而将阮经天的灵魂揉成各种器物的形状,或者揉成某种武器的形状,又或者揉成某男子或女子的头像和全身像。心里暗爽着:“以后的一代天才现在就在我的掌握之中,任我‘揉捏’,感觉不是一般的好!”想着想着就发出几声“奸笑”。笑声过后,黑衣青年想了想,觉得在这样有点不妥,于是便加快了速度,身影一下子就模糊了,只剩下一个残影还在做着身体前倾的加速动作!可想而知速度达到了什么变态的程度。远处一道烟尾正在慢慢变淡,不出一两秒烟尾就消失不见了,好似这里从来没有人来过。不一会,黑衣青年看见了一座小岛,知道到家了,便慢慢的减速,而且小心翼翼的,好像是做贼一样的。说来也奇怪,这座岛的形状是一个圆形,绝对的圆形,就像是一个圆规画出来的一样。如果是正常情况下,某一块大陆的形状不肯是正圆,所以这个小岛是某个人以的通天神力“雕刻”出来的。沙滩的颜色由浅到深,有人就要问:“这不是废话么?”但是这里的周围的颜色是一模一样的,意思就说说这座岛屿的形状是一个圆台。海岛上的一切都是这么的美好!汩汩的河流,流过的不是河床而是你的心灵,将你的心洗净。这飞流的瀑布,打在久经岁月打磨岩石上,飞出的的水花印在你心田。小溪流淌,溪底的小石随浪而行,不急不缓的前行着,发出的声音有如天籁,让你的心沉静。青翠欲滴的绿竹和暗淡清雅的紫竹被分别栽种在岛屿的南面与北面,两片竹林遥相呼应,仿佛是某个狠心之人将他们分开。这里没有山只有一些依稀可见的小土坡,却没什么特点。只有一些小动物在土坡上玩耍嬉戏、互相打闹。还有一点奇怪的就是整个圆形岛上有人用特殊的篱笆在这个圆形内围出了一个最大面积的正方形。(小学的应用题有很多,求一个圆里面最大正方形的面积。。)整座岛屿就只有2栋房子,与其说是房子,还不如说是茅房,因为这两座房子完全就是由茅草搭成,其中一座很大,另一座房子则略小一点。如果阮经天此时此刻还清醒的话,他一定会大叫好几声声:“我怎么不知道中国还有这么大一座正圆形的岛?好歹我也是一个高中毕业生啊!怎么这里的动物我一种都不认识?谁这么有钱买了整座岛就盖了两栋房?还有最重要的就是我怎么在天上啊啊啊!”可是他没有,也还要他没有,要不然他看到这个黑衣青年一脸俊秀却小心翼翼的猥琐样子会被吓再死一次。此时此刻,黑衣青年现在就在这座岛屿的上空鸟瞰整座岛。每次黑衣男子外出回来都会在岛屿的上空盘旋一阵再下去。虽然外出归来很多次,但还是每次心里都在赞叹“雕刻”这座岛屿的人的神力是多么的神通广大。但每次赞叹以后,都会做上“入岛准备”。这次也不例外,他先想了一会,便单手打了几个手印,然后豁然睁开眼睛,看了看四周好似在寻找着什么,突然眼前一亮,因为在他的正前方二十米处有一只海鸟正往他的方向飞来。说是海鸟但是身形巨大,完全不是海鸟该有的体形,而是堪比侏罗纪翼龙的存在而且速度还不慢,两次眨眼就到了眼前,但是好像没看到黑衣青年一样。“海鸟”黑色的的又长又尖的喙离黑衣青年的脸就差那么两公分就要撞上了,看到那尖喙的人,丝毫不意外下一秒黑衣青年会被刺个透心凉。因为这种“海鸟”叫做啼血,以攻击性和敏捷性超强和著称,而且它名字的由来就是它的喙,它的喙就是武器,每次捕杀猎物都会用它的喙来刺穿猎物,刺到对方毫无生机为止,它的长喙就会变成两种颜色前端是血红色,剩下就是死黑色。由于它很不卫生,它吃掉猎物后从来不洗“嘴巴”,除非是下暴雨才能将它喙尖上的那些血迹给洗掉,大部分时间它的喙尖都是红色的,所以叫做“啼血”,又叫“病鸟”,因为它喙尖的血就像是重伤而咳出来一样。眼前这只“啼血”的喙尖还是湿湿的而且颜色不是暗红色而是鲜红色,说明刚刚讲猎物解决掉,想找个舒服的地方休息一下。眼看这那一点红色不断的在黑衣青年的眼中不断放大,好似对方都没有发现彼此,但是矛盾的是,彼此的眼神在对视,黑衣青年凝视,而“啼血”则是无视,好像没看见这个青年一样,或者说就是没看见又或者说眼睛欺骗了它。两厘米!一厘米!此时黑衣青年动了,不仅身子动了,嘴巴也轻微的动了一下,看嘴型好似再说:“成了!”然后右手突然闪电般的抓出“啼血”的长满黑毛的脖子,“呵”的一声就把“啼血”庞大而沉重的身躯像无骨之物般抛向身后的大海,然后拍了拍手,好像是在嫌“啼血”污了他的手一般。然后极速踏空下行。边走边说:“还好《无相功》练成了,要不然被糟老头子发现了,又少不了一顿臭骂。”脸上还是一副松了口气的样子。脚踏实地后,重重的吸了口气,伸了一个背都要贴在地上的懒腰。然后向着那栋小房子走去,想去睡个觉再去老头子那报道。结果刚没走几步,耳朵里就传来一股来自四面八方的声音“兔崽子,给我过来!”声如洪钟般洪亮且更甚洪钟于的稳重,但是话语和声音相矛盾,因为“兔崽子”这三个字明显是含怒而吼,但这声音却极其稳重,并不像有怒气。但是黑衣青年已经来不及考虑这些有的没的了,他更关心晚了一步会不会被抽板子。黑衣青年像是一只被踩了尾巴的兔子一样,飞奔进那栋大“大茅房”入眼的是一张桌子,但桌子上什么文房四宝啊、琴棋书画啊、刀叉剑戟啊什么都没有别人或许会疑惑:这个有钱人怎么这么恶趣味,买下一座小岛还只盖两座茅房,而且还学人装优雅,一进门就是一张桌子。而且仔细一看,整座“茅房”就只有房顶是茅草覆盖的,内部别有天地,都是用木板铺的盖得!要是阮经天还有意识,肯定会吐槽道:“装1.3!”“几个板子?自个儿说吧!”闻声看去,只见一个头发银白银白的老人,全身破衣麻布的。佝偻的坐在进门左手边的床尾,翘着二郎腿,还一蹬一蹬的,双手环抱胸前,一脸戏谑的看着黑衣青年。黑衣青年现在的表情好像是被人喂了过期的灌装狗屎一样,臭死人不偿命!整张脸皱在一起:“爷爷,不用了吧...对待自己的孙子,不要这么狠心吧,您说是不是?”“不对啊!刚才是谁骂我糟老头子来着?难道我听错了,老人转眼看着房顶,还很专业的抠了抠耳朵,一副专业演员的范儿。老人又不舒服的抖了抖肩膀说道:“这人来啦!肩膀动一动就酸了!”青年眼睛一闪“机会来了!”然后就迅速的跑到床边,伸出双手,打了一个手印便往老人肩膀拍去。说是迟那是快,手一下子就搭在了老人的肩膀上......开始...按摩...老人瞬间就笑了,紧接着又道:“唉,老了,腿也不中用咯!!”黑衣青年眼神又是一亮满脸笑意,眼看就要往腿上按去。但是就在这时,从楼上传来一丝低沉的声音:“够了!”结果这一老一小的表情和动作同时僵住了,又是一声:“上来!”仿佛,这个声音有一股魔力,黑衣青年低着头不说话,老头子用手拍了拍黑衣青年的屁股,叹了口气道:“去吧,看看你奶奶。”黑衣青年看了看老头子又看了看楼上又看了看老头子,好像是在询问什么,想从老头子的眼中找到答案,老人闭上眼睛轻轻的点了点头。青年轻轻一跳就消失在原地,下一秒已经在楼上跟奶奶相对而坐,坐在青年对面的人是一位相貌极为普通的老人。但是与其他老人不同的是,她的腰杆很直,如果有人拿测量仪来测的话,绝对余地面垂直!而且坐在椅子上也要我这拐杖。老婆婆开口了:“凌意,这几年去哪了!?”“另外一个位面!”他开口的第一句话就让老婆婆震惊了!还没有什么事情能让这个雷打不动的老婆婆震惊,但是青年所说的穿越到应外一个位面需要一个巅峰高手使用自己的全力才能打破虚空,穿梭于个个位面之间。青年平静的对她说:“是这样的...”原来这个青年叫做姬凌意,在两年前的一次任务中被人打伤,追杀千里被逼到了山崖边,他不想透露任何关于自己的信息,就毅然转身跳下了山崖,当时那个山崖是没有名字的,但是后来江湖人都知道一代高手姬凌意也身死崖下且粉身碎骨,连渣渣都不剩,所以那个山崖改名为“意死崖”。当天晚上打伤姬凌意的人想下去找尸体,从尸体上获取一些有用的信息。结果在山崖上的人不小心有一个失足掉了下去,失足之人足足喊了十八秒左右才无声息,所有人都是惊出一身冷汗,“还好掉下去的不是我,否则可能连渣渣都不剩了吧”所以又叫“十八崖”,意寓十八层地狱。后来不知什么原因清醒过来的时候才发现,他已经不在原来他所熟知的那个世界了......(各位耐心的再看一两章、三四章。四五章什么的。。)Tobecontiued...
字体: 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