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05:27:44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异形在都市
  4. 【第二章】初现

【第二章】初现

更新于:2018-03-15 20:46:22 字数:5256

  ……

  ……

  “哎?我的钱包、我的手机…都不见了,有小偷!”

  整节车厢的学生们顿时一阵骚动,闻讯赶来的乘警立刻封锁了车厢两侧的车门,接着让所有的乘客检查自己随身携带的贵重物品是否丢失。杨逸和杜奥也翻查着自己的贵重物品,杜奥伸进背包摸了摸,发现装针的盒子没丢,松了一口气。

  很不幸的是,似乎被偷窃的只有那一个女孩。

  根据她的说法,似乎在一分钟前还接了一个电话,按目前车厢内的拥挤程度推断,偷窃者应该还没有充足的时间离开这节车厢。

  “大家静一下,这位同学,请你仔细回忆一下,在你接完电话到你发现物品丢失的这段时间内,有什么人在你身边经过吗?”乘警很认真的做着记录。现在已经没有跟大胡子吵下去的必要了。

  那个叫小茗的女孩从头到尾一直带着一种诡异的笑容看着这一幕,忽然她把MP3的耳机摘了下来,不紧不慢的拽了拽面前乘警的衣角,指着接近车门处一个毫不起眼的青年,说道:“乘警叔叔,小偷在那边,东西就在他的上衣内侧口袋里面,你去检查一下就知道了…还有那位大胡子叔叔应该是同伙。”

  小茗的声音清脆悦耳,几乎整个车厢都能听到她的声音,那个青年与大胡子愣了一下,突然转身就跑,立刻被车门处的两个乘警扭住了,从青年的身上果然搜出了赃物。

  小茗缓缓站了起来,白色的校服在窗户透出的阳光照射下,加上秀气的脸蛋,颇有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味道。

  “先是让这位大胡子叔叔跟那位乘务争吵,用此来迷惑众人的注意力,接着你再去实施盗窃,在那位女同学东西被偷的时候大家的目光全被她吸引过去,而你和大胡子叔叔却向反方向走去,我没记错的话,在他们争吵的时候你待在这位女同学附近,而她发现自己东西被盗的时候你却和大胡子叔叔在一起,还有,这是学生车厢呢,你俩可不像学生,呵呵…”

  小茗点破这手段之后众人恍然大悟。而小茗俨然成了众人的焦点!惊人的洞察力!重要的是…呃,还是个美女。

  真正的小偷被抓到,乘警向小茗几人道谢后便离开了,成熟女性却像被刨了祖坟一般一跃而起,叉着腰道:“好你个小丫头,明明什么都看到了,你为什么不早点说,让我这个做老师的威风一把…”

  小茗淡淡的扫了一直在旁边偷看她的杨逸一眼,眉头微微皱了下。从容的将耳机重新塞回耳朵,靠近了成熟女性耳朵边上轻轻地嘀咕了几句,成熟女性听后转头瞪了一眼顿杨逸。

  然后又在摘掉小茗耳边低声说道“这小家伙如果对你图谋不轨我就…放心吧,那时候岳老师会救你的,别忘了我可是国术四级的哦”成熟女性还非常不淑女地拍了下胸口,使得胸前一对骄傲一抖,整个车厢雄性的呼吸很整齐地粗了些。

  杨逸注视着这个叫小茗女孩的确时间过久了,而且杨逸几乎将全部的淫蛋表现在脸上了,口水哗哗的,不让小茗看出“图谋不轨”又能看出什么?

  一场风波就这样淡了下去,火车几分钟后停在了一个小站上,少量的人开始下车,杜奥也一边喊着饿一边往外走,说是要去站台上买些东西吃。

  一个男青年也从后面挤了过来,走过杨逸的时候无意的刮了下杨逸的肩膀,杨逸下意识的向对方看了一眼,却发现对方的眼睛正在紧紧的盯着前面的小茗,而原本插在衣服口袋里面的手却缓缓的掏出了一把改装的五四手丄枪!

  这个人,难道…还有同伙!

  糟了!杨逸猛然记起曾经看到过这个人和刚才被带走的时候给了这个男子一个眼神,还有他们一起上车的情形。应该是小偷的同伙要报复那个女孩!

  “小心!”

  那个人果然是刚才两个小偷的同伙,听到杨逸的喊声顿时慌乱起来,手抖之下彭的一声巨响!没有瞄准,子弹射入小茗耳边的靠背上,靠背里雪白的棉絮应声飞出,把小茗也吓了一身冷汗!

  “叮…”金属子弹壳弹在地上蹦来蹦去,整个车厢再次地安静下来,目光刷的一下投了过来,一双双眼睛里都是恐惧!有几个干脆躲在椅子后面。

  眼看着面如白纸般的小茗吓得连躲闪都忘记了,杨逸也来不及多想,直接就扑了上去,将小茗抱在了身前。小茗被杨逸的冲力扑倒,一下撞在了边上成熟女性的怀里,但杨逸的后背却完全的暴露在了那名男子的面前!

  子弹已经自动上膛,男子将枪口对准杨逸扣动了扳机。

  “砰!”

  子弹径直的沿着肉眼不可见轨迹飞来,瞬间便穿透了杨逸那薄薄的夏装。

  杨逸很明显的感觉到了子弹接触到皮肤时那恐怖的燃烧了空气的热量,甚至还包括那轻微的刺痛感,想必是子弹要开始刺入皮肤了。

  “不要…!”小茗尖叫起来,晶莹的眼泪夺眶而出,但却已经无法阻止即将发生的事情。

  我…会死吗?

  杨逸望着面前素未谋面的女生那梨花带雨般的面孔,以及貌似在学校闲逛时看过的成熟女性慌张的脸色。心里出奇的后悔呀!

  我只是想做英雄,不是想做伟人!我不要在死之前还是个初哥…

  杨逸内心现在真的是悔的肠子都青了,冲出来的时候可以用包袱砸这个小偷同伙之后纠缠的嘛…

  就在杨逸闭上眼睛打算放弃的时候,忽然大脑中似乎有什么存在已久但是又没发觉过的东西被这死前还是个初哥的甘心的“巨大”怨念引发,顷刻间崩了出来,整个大脑一片混乱,似乎有大量的信息充斥其中,剧烈的疼痛几乎让他昏死过去。但也就是在这同时,他却很明显的感觉到一股如同电流的能量从大脑中崩塌的位置分散开来,瞬间流遍他的全身,最后集中在了后背子弹所在的位置,眼里迅速闪过一丝紫芒。

  不知是不是错觉,杨逸忽然觉得子弹奇迹般的变软了,如同一块烂泥一般贴着他的皮肤表层处滑动着。

  杨逸忽然重新恢复了知觉,用尽全身力气转身,向持枪男子冲去,狠狠的举起右拳借助冲力向其砸去,就在那名青年发愣的一瞬间重重的砸在了对方的身上!

  “轰!”

  青年顿时被后者击飞,带着惯性正好飞向开着的车窗,狠狠地撞在外面的月台之上。

  子弹壳掉落在地上发出金属那特有的清脆声响,飞舞的棉絮落在地上,而地上却奇迹般的没有一滴血…

  做完这一切的杨逸几乎完全脱力了,要不是那个被他救的女孩将他紧紧的抱住,只怕第一个栽倒的就是他了。即便是这样,他只能倒在小茗的怀里脸色惨白的不断喘着气,居然连动一根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额上冷汗直冒。

  闻讯赶来的乘警再次控制了局面,将被杨逸击出去的青年跟手丄枪带走了,随后在车站内迅速的找来了一名医生。

  “医生,他怎么样?要不要紧?你一定要治好他…呜呜…”

  在这种时候,那个叫做小茗的女孩终于流露出了做为一个女孩子软弱的一面,十分无助的抓着医生的衣服劈里啪啦的掉眼泪,看着那双红通通的大眼睛,就是铁打的心都能被她给哭化了。连边上的其他女生们都忍不住偷偷地抹眼泪,成熟女性将小茗的头抱在怀里。

  “小姑娘,你先别难过,你男朋友没事,只是由于过度紧张导致脱力而已,不要动他,让他休致脱力而已,不要动他,让他休息一下就好了。”这已经是医生第三遍回答同一个问题了。

  “怎么可能,我亲眼看着他被子弹打中了,他…会不会死啊…”

  “你是不是看错了啊?”医生又重新将杨逸的衣服掀开检查了一下,除了一个毫不显眼的小红点外并没有发现任何伤口,安慰道:“放心,衣服虽然被打了个洞,可是却一点伤都没有,要是严重的枪伤我还能看不到吗?估计是当时子弹射偏了吧”

  “真的?”

  小茗总算是止住了眼泪,她要是再哭下去,她怀里的杨逸就真的明白什么叫“以泪洗面”了…

  可…真的是射偏了吗?

  杨逸虽然目前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但他却可以肯定,衣服被子弹击穿,当时他清楚的感觉到了子弹接触到皮肤的感觉,很烫,这说明子弹是确确实实的击中了自己身上,而且射程也这么近,子弹没理由会打中衣服打不中自己,子弹也应该会打入身体很深才对,可…为什么身体上会没有留下任何伤口呢?

  小茗在周围人的帮助下小心的将杨逸抬到了一张三人座位上放好,随后将自己的小手提包垫在了杨逸的头下。

  杜奥这时也回来了,手里握着一瓶烧酒,看着座位上躺着的杨逸,眼神已经完全被先前没有的认真所取代。

  杜奥在回来的时候就看到自己呆的那节列车门口围着一群人,心头无预兆地跳了跳,当眼睛向自己所在的窗户看去,坐在边上的女孩围着,其中一个还在抹眼泪呢,却始终不见杨逸。

  接着从边上的人问过发生的事后,转身去买了瓶烧酒回来。

  杜奥走了过来示意在杨逸身旁哭泣的小茗让开。然后利索的把那个杨逸的身体做了一个调整,握着杨逸的手腕,紧邹的眉头终于松了开来。从包里取出一个小小的玉盒。把玉盒打开放在身边,一旁的小茗这才看清楚,原来那个玉盒里面是一排排闪亮的金针,和黄色的银针。这才知道这个人的朋友是一个医生,还是中医!

  杜奥伸手脱下杨逸的衣衫,把他翻转了一个身。然后伸手打开烧酒瓶子,牛饮了一口全喷在杨逸的背上,接着在他的背上劈里啪啦的拍打了几下,取出几根银针在他的背部扎了下去,两根手指握着针部不停的转动。

  昏迷中的杨逸“呀!”的一声从座位上弹了起来。这可把周围的人吓了一跳,毕竟先前那医生说过杨逸是精神消耗过度,没有想到这个年轻人在杨逸身上只是扎了几针就活蹦乱跳,这未免就有点耐人寻味了吧,中医原来这么强!

  小茗跟杨逸道谢的时候杨逸脸皮很厚的说了句“这都是我该做的,不客气”之类的,惹来车厢内雄性牲口的一阵白眼,可是拿他没法子,要不是自己没有那个勇气,这小子能在美女面前这样吗!

  事情的风头很快就过去,杨逸的坚持下,乘警们也只简单的给杨逸做了个笔录。

  人们现在都很渴望快点到达那个繁荣的目的地,度市!

  度市,是一个发达的边境城市,位于整个浙江的东北角,东临全国最大的内海,并与上丄海隔路相望,由于沿海、沿江、延边的特殊地理位置,这里的外贸产业十分发达,也是一个与外界交流十分频繁的城市。

  走在度市的街道上,你很容易看到由汉语和外国文字对照写成的各式招牌,甚至在街上随便拉出一个人来都可以说上几句外语,这或许就是边境城市与内陆城市的最大的不同,外国友人每次来中国除了游访名胜古迹,还有就是度市了。

  杨逸他们所读的度市理工大就是这所城市中少有的一所高等学府,是整个度市综合水平最菜的一所大学。列车到达度市车站的时候已经是下午的三点半了,经过了杜奥施针,和这几个小时的休息,杨逸差不多已经完全恢复到了正常的状态。不知为什么,杨逸甚至觉得比单从精神状态而言,似乎比以往还要好很多,当然也可能只是再次回到繁华的度市的心情在作祟。

  从车站出来,小茗红着脸蛋跑过去跟杨逸告别,看到两人互换了号码,令得一边的杜奥羡慕不已,嘀咕着自己是不是也要来几次英雄救美来着。

  就在几人出了车站,车站门口一位身穿白色唐装的老人,静静的点燃一颗烟,远远的看着杨逸,眼中闪出一丝精光,嘴动了动,似乎是在自言自语。

  “茗茗这丫头…真是的,还有…化异?莫非…”

  ……

  车站出来的马路上,一个女孩拿着手机边走边按,不一会儿,一辆黑色军用悍马停在女孩身边。女孩看了眼,绕到悍马副驾驶座的那面,打开门坐了进去。

  驾驶座上坐着一个中年男子,男子点了根烟,冷冷的说道:“遇到小偷了?”

  女孩笑了笑:“嗯,我故意的,本来想以此拖住火车晚点到车站,这样就可以跟那件事的‘幸存者’交涉。”

  “幸存者?…那个人?!那个人也在列车上?”

  男子眉头微微皱了下,疑惑道“难不成……”

  “没错,不过后来却出现更有趣的事情,我发现…有个拥有着跟我们差不多能力的人!相之比较,他是比我们更加接近‘那位先生’的人,可是却不会运用能力,怕是没有接受过训练。”

  “哦?是吗,那很有趣,我回去叫‘蜘蛛’调查下。”男子听到“那位先生”之后身子不由地颤抖,定了定神情之后回答道。

  “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你还害怕呢!胆小鬼!”女孩对着男子做了个鬼脸。

  男子苦笑了下,望着窗外,表面上很平静,心里汹涌着“那时候的我太冲动,低估了那人的实力,后来的战斗实在是一场噩梦。”

  ……

  打的回到了久违一个假期的校舍,一进门刚放下行李一身西装无比风骚的老大看到两人,就扯着嗓子对两人吼道“老三老四来啦,这感情好,来,我跟老二正商量着拉几个壮丁去吃饭呢”

  这是叫我们去当你们两个跟对象时幽会的电灯泡吧!你们二重约会还叫我们孤家寡人?杨逸跟杜奥心里同时想到。

  老大真名吴翔,人称魔兽大哥大,天天网吧里干魔兽世界,平时只要一张口,满嘴都是什么HP、MP、CD、部落联盟、下副本的,一水的专业名词,听说他还是一什么工会的会长。

  老大的偶像,是那曾经叱咤网络、名扬四海的铜须男,老大一直也是以此为目标在奋斗着的,可惜实在是硬件条件制约,到现在他也没能做成铜须男第二。老大一米八左右个头,180斤的体重,放到魔兽世界里,那就是牛头人和人类结合的产物,跟那传说中的铜须哥,实在不在一个档次上啊。也真不知道他那柔弱的女朋友是怎么看上他的。

  接着老大吴翔来了句“今天老二一周年,他请客!”

  “咱们走吧!”杜奥一听就立马抱着老大的腿。杨逸对着杜奥翻了个白眼:“靠,转阵营还真快!我刚经期来潮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吧。”

  吴翔跟杜奥出门后杨逸立马扒了自己的衣服,对着镜子瞧了瞧后背。“呼!还好真的没事…”说被枪打不怕那是假的!

  忽然杨逸像是发现了什么!瞳孔微微一缩!

  ……

  ……

  Ps:新书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