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21 13:43:58
  1. 爱阅小说
  2. 奇幻
  3. 法乱天下
  4. 第一章 艾泽拉斯

第一章 艾泽拉斯

更新于:2018-03-17 18:01:09 字数:4055

字体: 字号:
法乱天下目录
共96章
  “喂,小哥,醒醒,小哥?你到底报不报名啊,喂!”

  “什么?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在干嘛?”

  一开始讲话的人语气一变:“嘿,你是来捣蛋吧?你不报名就快走,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这可是全艾泽拉斯都享有盛名的魔法圣地!可容不得你这种疯子在这!”

  “你才是疯子!”

  下意识回骂回去,白小川这才发现不对。

  这是哪儿啊?!!

  他的眼睛猛地睁开。

  入眼的是高大的衣着华丽的大汉,他的左手拿着一大叠白色的纸,右手不断地在白小川的眼前晃悠,视线往后看,一只魔法棒一样的东西静静地躺在一旁。

  不用回头,白小川也能感受到后面一群人的愤怒情绪。

  再将视线拔高射远。

  满是白小川没有见过的具有强烈西方宗教色彩的建筑。

  华美,端庄,肃穆,而且错落有致。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建筑,便是大汉身后的一扇大门。

  这扇大门上面布满了各式各样的雕刻,虽然白小川看不懂,但并不妨碍这些精美的浮雕带给白小川内心的震撼。

  这里面充满了时光的味道,即使是白小川这样的建筑学门外汉,也明白如若不是经过成百上千年的积淀,不会有这样的气息。

  这是一种历史,是一种文化,是一种活生生的力量!

  “喂,说你呢,你再不回话,就别怪我西萨拉大人不客气了!”

  眼前的壮汉显然有些生气了,但从小的贵族教育让他制止了接下去可能发生的鲁莽行为。

  “你好,白小川,特来进行入学考试,这是我的魔法证书!”

  壮汉接过白小川递上的一张薄薄的纸,扫了两眼,神色稍缓:“下次再这样,浪费别人的时间,我可不会轻饶你。”

  “西萨拉,欢迎你报考我们霍尔顿魔法学院,白?”这个穿着以黑色为底色,镶嵌着各种花纹的袍子的壮汉显然对于白小川的名字疑惑不解。

  “白小川,我的名字的确不太一样,你可以称呼我叫白。”白小川指了指自己的黑色头发。

  西萨拉了然地点点头,艾泽拉斯虽然很大,但其实也只是这个世界的一小部分,即便是院长大人,也不敢说自己游历过整个世界。

  毕竟世界那么大,总是会有着我们不知道的地方,发生着我们不知道的故事,书写着我们不知道的传奇。

  在艾泽拉斯里,同样混杂着无数来自这个世界其他角落的人。

  可以说,艾泽拉斯包容一切。

  “没问题,请于指定时间,唔,也就是明天魔法时九时来进行考试。”

  “好的先生。”

  “愿魔法精灵保佑你。”西萨拉礼貌性的祝福。

  白小川点点头,离开了队伍,他后面的男孩早已按耐不住,一股脑冲了上来。

  “我是……”

  至于他到底说了什么,是否重要,都不是白小川考虑的。

  他考虑的,是他自己,到底怎么了?

  这里,到底是哪里?

  艾泽拉斯,魔法文明的的中心,无数年轻人向往的魔法国度,一度曾经是这个世界的霸主。

  尽管虽然衰落了,但饿死的骆驼比马大,依旧掌握着世界最强魔法帝国的称号。

  在艾泽拉斯最鼎盛的时候,曾经同一时间出现过三位拥有着“法”之称号的法师,那个时候,艾泽拉斯的版图比现在足足大了一倍,那个时候,艾泽拉斯的人,几乎人人都会魔法。那个时候,就连最北方的约顿海姆,那个盛产巨人族战士的强大国度,也不得不臣服于艾泽拉斯。

  当然,历史的迷人之处就在于当初。

  而现在,艾泽拉斯已经有整整三百多年没有魔法师拥有“法”之称号了。

  同样的,表现在武力上,也是那么的无力。

  而北方的约顿海姆,则在五十年前一个夜晚,曾发生过巨大的浩劫。无数即便是在艾泽拉斯的普通人民也能看得仔仔细细的粗大闪电,狠狠地劈向那个武力强大的国度的某处。

  准确说,是劈向约顿海姆的一个人。

  一个不是巨人的人。

  其名曰:“提尔。”

  据之后数年间从约顿海姆来到艾泽拉斯的吟游诗人描述,当年那场天地浩劫,是对提尔的一种考验。

  提尔当年就站在约顿海姆王都外面的平原上,神情平静的接受了闪电的洗礼。

  之后,毫发无伤。

  再之后,成就了他“战”之称号的名望!

  那一年,无数约顿海姆的人总是彻夜狂欢,庆祝他们伟大战神的诞生。

  而他们狂欢祝福的对象,提尔,也因此被约顿海姆的王正式册封为

  “闪电战神”。

  提尔的名字很快传遍整个世界。

  而,艾泽拉斯,在收到准确消息后,国家最高领导人威廉三世在接连三天的不休不眠之后,最终作出了决定。

  割让艾泽拉斯最北方的阿尔萨斯给约顿海姆。

  全国上下,一片哗然。

  无数气愤的大臣甚至不顾君臣礼仪,不顾贵族世代传承的礼仪,公然在朝议上质问:“我的王,你怎么这么随便就割让了我们的阿尔萨斯?那可是我们艾泽拉斯不可分割的一块土地啊!如果你允许,我愿意立马出征,夺回阿尔萨斯。”

  大腹便便的贵族们假模假样整齐地跪下,请求他们的君王能够给他们一战的机会。

  反而是一旁的骑士长们,紧皱眉头一言不发。

  威廉三世看了看底下跪拜的臣子,心里说不出滋味。

  这说不出不是被他们感动,而是觉得恶心。。

  “如果众位能够率军抵挡住‘闪电战神’的攻势,那么我,威廉三世现在就可以向你们承诺,阿尔萨斯将永远属于那个战胜战神的艾泽拉斯的子民,并享有终身世袭。”

  “你们能做到吗?”威廉三世冷冷抛下这一句话,就离开了朝议。

  留下一地的胖子们大眼瞪小眼。

  骑士长们互相望了望,也只有无奈的叹了口气。

  于是,不可逆转的,艾泽拉斯最北边城市阿尔萨斯将被割让给约顿海姆的消息被传开了。

  艾泽拉斯的子民们,除了难受就是愤怒和不解。

  绝望是属于阿尔萨斯的。

  当地的子民,甚至要离开那伴随他们整个生命的艾泽拉斯的一切,投向一个完全陌生的国度。

  这个国度,没有艾泽拉斯那么绚丽的魔法文明,更没有艾泽拉斯引以为豪的贵族准则,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粗鲁,那么野蛮。

  最后,一篇名为《最后一课》的用艾泽拉斯语写成的文章终结了这一切。

  文中这样写着:“我是多么后悔平时没有认真学习祖国的语言啊,我甚至到现在,还不能完整地认全所有文字,还不能读准每一个字的读音。我多么后悔啊,我多么后悔平常没有认真用功,以至于现在将与我的祖国分离。”

  “以后,再没有先生教我们艾泽拉斯的语言,再没有先生教我们艾泽拉斯的历史。”

  “我们,将不是艾泽拉斯的人。”

  “永别了,艾泽拉斯,永别了,最后一节艾泽拉斯语言课。”

  “我是多么后悔啊。”

  吟游诗人的吟唱传遍了整个艾泽拉斯。

  当然很快,也飘进了王都,王都里威廉三世坐在他的王座上,一脸落寞,这个强壮坚毅的男人的脸上,缓缓流下一行又一行的泪。

  白小川路过有着奇异花草的植物店,路过有着珍贵魔法装备的法师店,路过精美华丽并且坚固耐用的骑士装备店。

  路过公园,路过市场,路过他可以看见的许多地方。

  直到天黑,他才灰溜溜地,钻回了自己记忆中的家。

  那是一个普通小屋。

  那是他现在的家。

  白小川知道,自己可能再也回不去了。

  他来了一个剑与魔法的世界!

  莫名其妙却又不可逆转。

  明明上一秒还在狂欢自己炉石进阶传说,下一秒却身处一个自己完全不了解的世界。

  巨大的改变尽管是白小川这样随遇而安的人,也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消化。

  他知道这里是艾泽拉斯,一个和自己世界里一个游戏的世界同名的地方,他知道自己是一个孤儿,知道自己在快要饿死的时候被一对老夫妻收养了,知道自己即将参加艾泽拉斯霍尔顿区最负盛名的霍尔顿学院的入学考试。

  他知道很多,他不知道更多,他迷惘的是最多。

  如果这是一个全新的世界,那他,还是他吗?

  就这么想着,他蹒跚的绝望的回到了这具身体的主人的家。

  敲门。

  等待。

  脑中昏昏沉沉。

  “嘿,白,你终于回来了,我们担心死你了!”开门的老妇人一副家庭主妇的装扮,但再华美的围裙也掩饰不了她脸上一道道锋利的皱纹。

  她轻快地把白小川领进门内。

  屋子很小,却很温暖。

  壁炉的火烧得很旺,进门的饭桌上摆放着热气腾腾的汤,以及烤的香喷喷的水果派,还有各式各样的面包和沙拉。

  都是白小川,或者说以前这个身体的主人爱吃的。

  奇妙的事总是很多,比如说,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白小川,在他七岁游荡到艾泽拉斯的时候,饥寒交迫的倒在了这对莫利亚夫妇的门口。

  温柔和蔼具有同情心的莫利亚夫人,在上街采购的时候发现了半死不活的白小川。

  从此,这对膝下无儿无女的和蔼老夫妇,有了一个孩子。

  莫利亚先生,是个瘸子。

  每当白小川问起原因的时候,这位脾气很好,最喜欢摆弄花花草草的老好人却总是避而不谈,并且露出一丝迷茫的神情。

  现在,白小川再看时,突然明白了。

  莫利亚先生,想必也有着一段光荣的岁月。

  “孩子,怎么了?这么晚才回来?”莫利亚先生坐在藤椅上,眯着眼睛轻轻地问道。

  “没,没什么,先生。”白小川木木地回答。

  “都说了多少次了,白,别这么见外,你啊,就是我们的孩子,瞧瞧你这脸,你这独特的黑发黑瞳,越发俊俏啦。”莫利亚女士尽管衰老了,但俏皮话依旧说得很好。

  白小川内心泛起一丝暖意。

  “别愣着了,吃吧,我们都在等你回来呢,尝尝我的手艺。”莫利亚先生仿佛突然想起了什么,笑的得意。

  “瞧你,不就做了派吗,白,莫利亚先生实在是恼怒他的太太做饭一直比他好吃,还有你喜欢吃他的太太做的派,所以这次他决定要用手艺征服你。”莫利亚太太摇了摇头,故作正经的说道。

  白小川刚刚拿起叉子,听到这话,再也忍不住了,他想起了自己的爸妈。

  嚎啕大哭。

  悲伤来的太快,来的太突然,导致先生和太太全都被吓了一大跳,他们猛地站了起来。

  “白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吗?”

  异口同声。

  白小川,不回话,只是哭。

  哭了好久,他抬起了头,看着担心自己的两位,强行扯出一丝笑容。

  他发誓,那是他人生最难看的一个笑容。

  “没什么,父亲母亲,只是你们对我太好了!”

  后世关于这个经典笑容的记载也有很多。

  比如著名的《神秘的卡法师大人的第一次笑》中就详细记载了这个笑容。

  上面说:“我们不知道为什么,卡法师会莫名其妙的哭,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笑。但我们知道的是,自从那一晚之后,艾泽拉斯少了一个无知害怕的少年,多了一个注定将要威名整个世界的人。”

  “卡法师,白小川大人!”

字体: 字号:
下一章
法乱天下目录
共96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