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1-16 05:27:25
  1. 爱阅小说
  2. 灵异
  3. 惊险之路
  4. 第五章 惊天阴谋

第五章 惊天阴谋

更新于:2018-03-18 10:51:15 字数:3100

  莫少彻底被林姑娘的风姿迷住了,他呆呆地注视着阿俚出神。就在这时,一个佣人进来说道:“少爷,饭菜都准备好了!”莫少被仆人这么一闹,这才回过神来,他急忙说道:“开饭,现在就开饭!”他的话音刚刚落下,一行人就鱼贯而出,流水般地搬上了各式菜肴。菜的种类繁多,精致奇特,好多黑蛋根本叫不出名来,一看就令人食欲大动。

  莫少兴致极高,席间谈笑风生,不停地劝黑蛋他们多吃。黑蛋腹内早已空空,再加之这些菜肴闻所未闻,味道鲜美,因此,双手左右开弓,筷子上下翻飞,只吃得酣畅淋漓、满头大汗。唯独阿俚若有所思的样儿,倒是吃得极少。

  等吃罢晚饭,天色已晚。莫少命人撤去酒席,重又摆上茶水。黑蛋记挂着他的灵芝,显得有些心神不灵。莫少好像看出了他的心思一般,遂对仆人喝道:“去把王兄的包裹拿来!”不一会儿,他的灰布包袱取来了。黑蛋顾不上莫少的取笑,一把就将它紧紧地抱在怀里。莫少见了只是微微一笑,什么都没说。黑蛋心想:“莫家产业众多,何不将药材托付给莫少来卖?”可转而又琢磨:“已然麻烦了人家这么多,这么做怕有些不妥吧?”最终,他把这个念头收起来了。

  他们又闲聊了一阵,天色越来越晚。莫少执意要挽留他们住下算了,但阿俚断然不肯。莫少只得叫过两个人护送他们,并千叮咛、万嘱咐他们定不可出半点差错。他一直将黑蛋他们送到门外才止步。见此情形,黑蛋心里不禁思绪万千:感慨莫少的仁义和盛情。

  此时,月光朦胧,天地间亦是灰蒙蒙的一片,完全分不清任何界限;远处的群山的轮廓犹如一头巨大的的猛兽,使人惶恐不安;气死风灯发出惨烈的红光投射在路面上,显得更加的诡秘。黑蛋他们一行四人小心翼翼地走在山间小道上,心里七上八下。

  黑蛋毕竟深山小道走得多了,况且,这里离家并不太远,所以还算笃定;但阿俚就不一样了,她不断地往黑蛋身边挤,嘴里还不断地嘟哝着:“我怕!我怕……”黑蛋见状只好紧紧地拉住她的手。

  转过一座山腰不远就到家了,可就在这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黑蛋只听到“咚、咚”两声,他连忙向后望去,跟在他们后面的两个家丁此时已经毫无征兆地倒在了地上,手里的红灯笼扔得老远。见此情景,阿俚吓得不住尖叫。

  黑蛋也一时傻了眼,他正要过去一探究竟。猛然间,觉得背后似有人的喘息声,他不禁毛骨悚然,心中大骇,连忙转过身去,只见眼前一花,一个人影倏忽地飘了过去。他心中没了主意,心想:只有快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才为上策。他抓着阿俚的手正准备向前飞跑时,突然,后脑勺像被重物击了一下。顿时,一阵剧痛袭来,紧接着天旋地转,然后,他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他醒来,只觉头痛欲裂,四肢好似断了一般,全身软绵绵的。他极力睁开眼睛四处张望,可目力所及范围内,全都是漆黑一团。他不知道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阿俚有没有事?他努力地尝试着站起来,并用手向四周摸索。过了很久,他才知道了原来这儿是一个小房间,里面什么都没有,除了一道铁小门,连扇窗户也没安。看来是专门用于囚禁人的。别说是人,恐怕连鸟儿都插翅难飞。

  他绞尽脑汁地也想不出是哪个仇家要来害自己。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一阵脚步声传来,同时还伴有窃窃私语声。他连忙贴着墙壁,竖起耳朵注意倾听。只听到一个压低了嗓门地说道:“莫少真狠啊!为了霸占人家小姑娘和贪图药材,竟然定下如此毒计!”听到这里,声音突然中断了,想是被人阻止了。

  黑蛋听到这个消息,只觉得五内俱焚,肝肠寸断,惊异、悔恨、自责、愤怒一股脑儿地涌上心头。这打击来得太突然了。直到现在,他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曾几何时,莫少还是他心目中的偶象。是非分明,扶危济困,高大伟岸的君子形象如今竟成为了卑劣无耻、阴险狡诈的小人。黑蛋濒临崩溃,心底只响起一个声音:“怎么办?”

  黑蛋冥思苦想,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他始终末曾想出一个好的主意。后来他干脆不想了,只是呆呆地出神。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外面一阵冷酷的声音响起:“里面的人出来!”同时,“哐当”铁门也被重重地打开了。黑蛋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心想:“莫非是自己的大限到了!”

  到了门外,耀眼的光线使他不由得眯起了双眼。他慢吞吞地跟着前面的人走,过了良久,来到一个大厅,只见两侧坐着很多人,个个都是黑色劲装,显得十分彪悍、精明。黑蛋不由得暗暗心惊,不知对方什么来头。

  正在黑蛋纳闷的时候,坐在正中上首的一位酱色汉子开口了:“莫兄,你要的人带来了。”他左面的一位青年抬起头来——“啊!”黑蛋差点惊得叫出声来。这不就是那位才分手不久的莫大少爷吗?他怎么会在这里?

  黑蛋百思不得其解,这时,只听得莫少面无表情地说道:“你们没把王兄怎么样吧?”

  “都是误会,我们虽然是山匪,可‘兔子不吃窝边草’,何况是莫少你了!”酱色汉子战战兢兢地回道。

  “你们怎么会想到跟踪他们的?”莫少继续冷漠地问。

  “这不是白天集市上您大展神威吗?”酱色汉子适时地拍着马屁。他看了莫少一眼,觉得并没异样,咽了口水又接着说道:“那时我们就已经知晓了这个男子身上有宝贝了,所以见物起意了。”他胆战心惊地将事情说了个大概。

  莫少沉吟了半响,突然冷不防地问了句:“灵芝呢,你把它弄哪去了?”

  听了他的话,汉子只觉目瞪口呆,一时难以回答。好半天才结结巴巴地说:“这个……噢!灵芝被我的一个手下偷偷拿跑了。”说完,他惴惴不安地看着莫少,连大气都不敢出。

  “什么!”莫少惊得跳了起来。指着汉子的鼻子厉声喝道:“马上去找!找不到唯你是问!”

  “是、是……”汉子忙不迭地答道,连忙派了一个跟班出去了。

  这时,莫少转过头来为难地对黑蛋说道:“王兄,你看!……”停顿了一下,他又接着说:“我也是接到阿俚姑娘的求救才知道的,都怪小弟来迟;至于你的灵芝容小弟有时间再去寻找。”他说得极为诚恳感人。

  黑蛋一时竟然语塞,只觉心里堵得慌。他没想到的是一个人竟然能将无耻演绎得如此登峰造极!完美的双簧配合,如若不是亲耳听到,险些就被他们蒙蔽了。他稳了稳身子,暗暗告诫自己:“一定不能乱,千万别让他们发现自己已然知道这事了!”想到这里,他淡淡地回道:

  “莫少的‘大恩’王某没齿难忘!灵芝本是意外之物,丢了就算了;不知阿俚姑娘现今何处?”

  听了黑蛋的一番言语,莫少等人面有喜色。他轻声地说道:“匡扶正义本是在下分内之事,根本不用感谢;难为王兄如此豁达:阿俚姑娘吗?应该回到家里了吧。”

  莫少还是说得那么冠冕堂皇,理所当然!黑蛋望着这张帅气无比,人畜无害的脸,心里的愤慨如翻江倒海。他怕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于是,连忙说道:

  “出来很有一段时间了,我得告辞了!”说着,他不顾众人劝阻,径直向外走去。

  莫少见了,连忙让汉子派了一个小厮护送黑蛋离开。经过七拐八绕,陡峭异常的一段山路,黑蛋终于回到了家中。

  他觉得屋里静悄悄的,感到有些奇怪,于是,就一直走向里屋。还还没走近,就听到一阵轻轻的啜泣声,中间还夹杂着母亲的说话声:“老伴儿,你咋这么狠心哪?抛下我们孤儿寡母的,自已独自享福去了!眼目下,黑蛋又遭到了歹人,不知道还能活命不?现在,只留下孤老婆子一个人了,这日子还有什么念想哪?”

  黑蛋听到娘这痛彻心扉的心里话,心里酸酸的,一行热泪夺眶而出。他快步上前推开了小门,轻轻地喊道:“娘!儿回来了!”

  黑蛋娘转身看到是他,先是愣了下,接着惊喜交加,然后,便嚷啕大哭起来了。边哭边捶打着黑蛋,嘴里也轻声责骂着:“你这个不孝的傻孩子,跑哪去了?都吓死娘了!”

  黑蛋一面轻轻地替娘擦拭着眼角的泪花,一面慢慢地说:“娘,别伤心了!我回来就没事了。对了,阿俚呢?她回来了吗?”

  他的安慰总算令她止住了悲声。但她随后却说出了一件令黑蛋大吃一惊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