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8-12-16 03:36:41
  1. 爱阅小说
  2. 都市
  3. 请别走时光
  4. 第一章 曾故事

第一章 曾故事

更新于:2018-07-08 20:36:52 字数:4478

  许姿燕总是和妈妈他们几个人约好一起去河坝洗衣服,每次她们各自找好一块光滑的石板,然后把背篓里的衣服直接倒在水里,手弄上几捧水把石板洗刷干净,开始一件一件的把衣服放在石板上洗,许丽丽是许姿燕的姐姐,比许姿燕要漂亮清秀得多,她笑起来,眼睛弯得像月牙儿一样,清澈明亮的瞳孔下闪烁着一双似有灵气的眼眸,眨眼之间足以迷惑芸芸众生,而眉眼之间却又透露着一种让人怜爱的心疼,她细长浓黑的秀发搭于双肩之上,头发刚刚洗过,在余光下泛着金光,她的长头发常常是连我妈妈她们都很羡慕,正是因为如此,许姿燕自小就被很多男子委托给她姐姐送去书信,不过许丽丽不比她妹妹那般生性活泼,她自小内向,平时除了和我妈还有何丽雯在一起,基本上不见什么其他外人,平日里要没有什么事也从来不出房门,但凡一个男生当面叫她的名字,她也会脸红得手足无措,即使是个叔叔年龄大的男性和她说上一句话,她也只是恭敬的回应一声后掉头就走,以至于许姿燕常打趣她姐姐说她们肯定不是同一个爹妈生的,不过许丽丽在她妹妹还有我妈妈和何丽雯面前却很放得开来,在她们三个面前,开心了她也会仰面微笑,生气了她也会粉拳相加,何丽雯先洗了洗手,捧了一小捧水往脸上洒了洒。

  “喂,姿燕姿燕,姐问你个事儿”,何丽雯盯着埋头洗衣服的许姿燕说。

  “什么事啊?”,许姿燕放下了手里正在戳洗的白T恤。

  “你上学那会儿不是一直挺喜欢李大海的吗?你怎么就跟邓辉结了婚?”,何丽雯早已结婚,她之所以还关心的问许姿燕这个问题,完全是因为她没结婚之前,一直把邓辉看做是和自己天作之合的人,许姿燕顿了一下,脸一下子就红到了耳根子,吞吞吐吐的说:“还不是因为那个时候他亲了我”。

  何丽雯听了这话,激动的赶紧问:“亲了你,难道亲了你脸你也要嫁给他?这样你不是太笨了吗”,何丽雯这样说完全是抱着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心态。

  “没有,是亲的……亲的嘴”,许姿燕这下整个脸刷的一下直接红到了脖子上。

  “天呐,原来是亲嘴,亲嘴啊”,何丽雯激动的扯着嗓子喊,好像被亲的人是她一样,许丽丽和我妈两人听到她们说这羞人的话题,把脸埋得很低很低,手里的衣服时不时的揉一下,情窦初开的她们虽然觉得这方面的话题很是羞人,但是对她们又极具吸引力,许姿燕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了开始那么害羞。她抱怨道:“我本来不喜欢邓辉的,邓辉有天看到我一个人在家干活,他就跑来帮我一起干活,干完活后他说他喜欢我,让我跟他处对象,我以为他是和我说笑,可是你想怎么会有人开这种玩笑,我就说我爸妈不准我处对象,他就不说话了,然后我就开始害怕起来,我就说我姐和爹娘快要回来了,好赶他走,谁知道他是个无赖,我都说我不处对象了,结果他趁我不注意一把把我拉过去嘴就亲了上来”。

  这下换我妈和许丽丽的脸红到了耳根子,何丽雯听后抱怨到:“没想到邓辉是这样的人,早知道我就不让他亲我脸不让他摸我胸部了”,许姿燕挥到半空中的洗衣棒哐当一声掉在水里,水花溅到了所有人的脸上。

  “姿燕姿燕,你别听你丽雯姐的胡话,邓辉哪有亲过她,哪有摸过她……摸过她胸部,那都是丽雯她自己发春梦在梦里梦到的,那时候你和邓辉还没处对象,她那天晚上梦到,第二天一大早就跑来跟我和丽丽说了”,我妈没好气的狠拍何丽雯肩头一巴掌,何丽雯夸张的一声尖叫出来:“哎哟,我的肉哟,诚心你这婆娘你就不能打轻点啊,很痛的咧,你是成心吧”。

  “我本来就叫诚心”,我妈得意的朝她吐吐舌头,许姿燕知道她姐姐和我妈还有何丽雯是从小一起长到大的玩伴又是同学,她不相信我妈说的话,半信半疑的看着她姐姐许丽丽,许丽丽这时候把长发绾了绾点了点头,许姿燕知道自己姐姐不会骗她,这才放下心来,何丽雯并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一样,对着我妈和许丽丽抱怨道:“难道你们两个就没有梦到过别人摸你们的胸部了?”,我妈和许丽丽好像早就料到何丽雯接下来会问这种不害臊的话,早就把头埋的低低的认真戳洗着手里的衣服,许姿燕看到我妈和她姐姐害羞的样子眼睛就笑成了一条缝,好像何丽雯刚才的话她没有听到一样。

  “姿燕你说,我们都是吃五谷杂粮穿布衣粗鞋的老百姓,现在是改革开放的时代,啥都讲个言论自由不是,有什么话不可以说的,瞧诚心和丽丽的样子,我们又不是大家闺秀,梦到就是梦到,没梦到就是没梦到,有什么好害羞的,我还梦到有人强奸我呢?”,许姿燕听了这话本来捂着手抿着嘴在笑,现在连手也放下来嘴也张开了笑。

  “还有你姿燕,你也别笑,姐得说说你,那邓辉比你大两岁,他亲你嘴你不知道喊不知道推他啊?”。

  许姿燕翘着小嘴委屈着说:“我也想喊啊,我刚开始害怕极了,不知道怎么办,我想要张口喊,他就一大口的含着我的嘴,我想要推开他,结果他就亲的更加热烈,然后,然后……他就把手伸进去了”,这下,我妈和许丽丽的脸又开始红到脖子上去了。

  何丽雯又怒了,“邓辉真是畜生,连这种事都干得出来”。

  许姿燕翘着嘴说:“如果不是因为这样,我还不一定会嫁给他呢”。

  何丽雯还准备说,许丽丽细声说道:“你们就在这里讲一天好了,我和诚心洗完衣服可是不会等你们”。

  我妈点了点头,表示赞同许丽丽的忠告,何丽雯一看我妈和许丽丽的衣服不知不觉竟然已经洗好了一半,她自己光顾聊天还一件没洗,何丽雯别看她身形微胖,干起活来她可是利落的很,她连忙正襟危坐,开始把水里的衣服一件一件的往石板上捞,洗衣棒顺心顺手的嗙嗙嗙的捶着衣服,衣服里的污垢一股股的从石板上滑到河里,她本身体型微胖,屁股圆翘,因为微胖的原因,胸部自然看着也是十分珠圆玉润,她动作幅度大,挥起洗衣棒的身体一上一下,胸部也是一上一下的匍匐着。

  这时候已是傍晚时分,务农的人也纷纷开始回家,何丽雯隐约听到有男人的淫笑声,便好奇的抬头望去,我妈她们也听到了,也好奇的抬头看,此时河对面正站着两个背着几捆干柴的男人,那两个都是村里的人,她们也都认识,正是李大海和刘二狗,那淫笑声正是刘二狗的笑声,刘二狗两只眼睛贼溜溜的盯着何丽雯的胸部看,李大海连连扯了扯刘二狗的衣服,但是刘二狗就像被勾了魂一样完全没有感觉到,本来经过这里,李大海看到了她们就赶紧催促刘二狗走,刘二狗好不容易抓住了机会,怎么可能会错过眼前的风景,何丽雯看到刘二狗一双眼睛尽是盯着自己胸部看,她捡起一块石子便砸了过去。

  “别……”,我妈她们的话音还停留在半空中就听到了啊哟的一声嚎叫,石子不偏不倚正好砸在了刘二狗的头上,刘二狗这才回神了过来,捂住眼睛哀嚎道:“啊哟,眼睛瞎了眼睛瞎了”,何丽雯她们虽然在河对面,但这小河两边也就十来米的距离隔得并不远,完全是清楚的看到那石子是砸在了刘二狗的头上,却不明白刘二狗为什么捂住眼睛说眼睛瞎了。

  何丽雯骂到,“刘二狗,你个狗杂种,明明砸的你的狗头,你却说你的狗眼瞎了,哪天老天爷别真让你的狗眼瞎了哦”。

  刘二狗尴尬的说:“哦,原来你们都看到了”。

  我妈起身冲着刘二狗喊:“刘二狗,你爸妈给你取名字还真是取得好,你名字和你人一样贱”,别人都说有其父必有其子,夸刘二狗的名字好听其实是在讽刺他,这个刘二狗自己也明白,不过他就是一个粗人没什么文化,早就习惯了,根本就不在意别人怎么讲他的名字,也只有他说起自己名字的时候才会满是委屈和无辜,刘二狗的爹刘汉最喜欢喝酒,往往去吃酒席就会贪杯豪饮,用刘汉的话说,酒席他是送了礼的,尽量多喝几杯反正不要钱,要喝少了那才叫对不起自己的肚子,所以如果第二天早上要去吃酒席,他头一天晚上就会让自己空着肚子,以便第二天早上吃酒席的时候肚子能多装一点,刘二狗的娘那天晚上就要分娩的时候,刘汉正在乡上吃酒席,如果不是赶来那人说他老婆快要死了,他还准备吃到第二天早上才回去,多吃一顿他才会觉得自己没亏太多,那人跟他说他老婆在家好像快生了,让他别吃饭了赶紧回去,他一口酒刚下肚,挥手道:“婆娘家的,生来就是生娃的,就跟我家的母猪一样,难道公猪没在旁边,母猪就不生了吗?我家母猪不照样生它七八个猪崽子出来”。

  席上的人大都认识刘汉,知道他没啥文化,说出这样自辱的话也没人笑话他,大家早就已经见怪不怪了,只是只有他自己不知道刚刚不仅骂了自己还骂了他老婆和他还没出生的孩子,那人也是急了,一掌拍在桌子上吼道:“你婆娘就快死了”,这下,席上熙熙攘攘的人都安静了下来,都在讨论刘汉的老婆是不是难产了,听到这话,刘汉虎躯一震差点从板凳上面栽个跟头,慌里慌张的起身就跑,起身的时候还不忘带上一瓶酒夹在胳肢窝里,他跑回家,天都已经黑了,见他老婆躺在床上,他母亲手里抱着个棉布裹着的婴儿,他一个跟头就跪在了床头边,看到自己老婆虚脱的睡在床上,一下子哭了出来:“我婆娘没死,我婆娘没死,王权那个牛日的说我婆娘快死了,我下次要弄死他”,他母亲当下重重一拳敲在刘汉头上,刘汉啊哟惨叫一声,他老婆看起来虚脱极了,面无血色,看起来就像是刚从鬼门关里走了一趟,她有气无力的对他娘说,“娘啊,你让他赶紧起来吧,地上凉”。

  还没等他娘开口,刘汉立马从地上爬了起来,他这才注意到他娘手里的婴儿。

  “瑛生了个啥”。

  “带把的。”他娘说,刘汉一听是个带把的嘴就笑裂开了,他凑到床头,对着周瑛就是一阵狂亲,他娘又是给他一记重拳。

  “瑛现在刚生完孩子身体虚弱着呢,你得懂点事,不能和瑛同房,你就搬去里屋和你爹睡吧”。

  “咱爹那鼾……”一听和自己爹睡,刘汉就极不情愿。

  “鼾也要睡”,刘汉虽然心里不悦但是嘴上又不敢抱怨,他当然不明白为什么他老婆已经生完孩子,他还不能和他老婆做爱的道理,他接过他娘手里的婴儿不停的打量,越看越是喜爱。“带把的好,带把的好啊,这孩子一看将来就是要成大器的人”,可是哪知天意弄人,刘二狗长大后却不折不扣的遂了他爹。

  他娘说:“汉儿啊,你就跟你崽取个名吧”,刘汉文化本就不高,哪会取出什么大雅的名字来。

  他饶了饶头道:“就叫二狗吧,咱家那只狗前几天还生了双胞胎狗出来,这孩子莫不是哮天犬投胎,长大了一定有出息”,刘汉看向他老婆,结果他老婆却已经睡着了。

  他娘说:“刘二狗……刘二狗,贱名好,贱名好养活”,刘二狗稍大一些后对他自己的名字丝毫不满意,他爹就会一顿狠训:“你老子给你取的名字哪有你不满意的份,人家的小孩生下来不是这病就是那病,你看你从小生过啥病没有?还不是你老子我给你当初取名字取得好”,刘二狗极怕他那壮汉老爹,当下就不敢反驳,只是用刘二狗自己的话说,他爹给他取这个名字,当初都没有问他愿不愿意,他宁愿生个病换个名字,刘二狗的爹知道自己文化不高老闹笑话,所以他就希望刘二狗可以长进一点好好读书将来做个文化人以后也好光宗耀祖,可是天再次没能遂他愿,天意也再次捉弄了他。

  “回家看你妈的去”何丽雯捡起石子准备再扔。“我妈没你的好看”,何丽雯直接把石子扔过去,结果这次却扔偏了,砸到了李大海,李大海没叫,何丽雯却尖叫了一声,许丽丽也看向被砸的李大海,李大海一双眼睛只是看着许丽丽,许丽丽看到李大海在看自己,赶忙低下头去,继续洗自己已经洗好了的衣服,我妈他们都知道,许姿燕之所以后来不喜欢李大海了,是因为大家都知道李大海喜欢她姐姐许丽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