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灵魂附在另一个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个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陆离,那些都是你不曾拥有,却极致渴望的世界......
当前时间:2019-04-22 22:06:35
  1. 爱阅小说
  2. 玄幻
  3. 武欲战天
  4. 第五章 往事如梦

第五章 往事如梦

更新于:2012-10-18 21:02:08 字数:3305

  看着金鹰展翅而去,老人先是一愣,随即便渐渐明白过来,苦涩一笑深深的看金鹰那渐行渐远的身影幽幽一声轻叹,才欲转身,从远处金鹰离去的方向飞速射来一道白光,定在了老人身前悬浮着,老人定神一看不禁一怔,只见悬浮在老人身前的是一个透明的圆球,内部隐隐散发出魂源之力的波动,生生不息。

  老人不禁又发出一声轻叹,动用魂源之力将透明圆球一圈圈裹住,融入了识海之中,随即老人脑海中便传来金鹰淡然而又坚毅的声音,原来金鹰离开之后,又觉得有些话憋在心里几年有余,碍于一直跟老人斗嘴相互不和,因此一直没好意思说出来,这次还不一定可以生还,所以正好将一些心里憋了几年的话通过魂源压缩成魂源音球飞射而来。

  老人识海之中响起了金鹰的声音“自你对我说出谢字之时,我便明白现在的我已经远远不及你,你一向骄傲之极,从没有听你对谁说过谢谢二字,更何况我了,哈哈!

  金鹰苦涩一笑,继续说道”在这过去的数十年里,你我见面伴随着的总会是一场大战,但你我都没有真正将对方当成敌人,从十年前无意间救下你之后,虽然相互总是不服对方,但其实在心里早就把对方当成亲人,我们已经习惯了这种吵闹的生活,我看得出你并不像其他那些卑鄙的人类一样总是贪图我们灵兽的灵丹,是一个真正值得一交之人,但你经过那次差点走火入魔之后也因祸得福触摸到了人类悟心境的门槛,我也相信凭你的聪明才智突破是迟早的事情,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如果还有机会能再相见,我定要和你大战三百回合。

  这次我离开便是要下定决心成功突破更高的境界”金鹰的声音充满了决绝和果断继续说道“你曾告诉过我,当你达到悟心境之期便是你出谷之时,虽然没说所为何事,但从你当时赤红充血的眼神之中,便可以看出你心中的彻骨伤痛和滔天恨意,我明白你天资奇佳,数十年不曾突破悟心之境,定是心有所挂,大仇未报心境一直被仇恨所扰,此次文风虽然差点使你走火入魔,但你吉人天象、因祸得福一举冲破了多年的心结,体会到了悟心之精髓,悟出了自己的本心,更上一层楼。”

  一项话不是很多的金鹰这次也罕见的啰嗦起来,使老人禁不住泪流满面,继续仔细的聆听着金鹰的“唠叨”“此次机会难得,再过数月便是百年一见的太阴降日之期,我又是千年一见的太阴圣体,太阴降日仿佛是为我量身打造一般,如若此次再不能下定决心,定会在心中留下抹不去的阴影,再难突破现在的境界,记得上次太阴降日之时,本后心智不坚,未曾把握住百年之机,以至于百年时间毫无所进,空留遗憾,所以此次就算灰飞烟灭也要搏他一博,成则笑傲九天,败则称雄黄泉。”

  老人听到最后金鹰的壮志豪语,心神具怔,金鹰的话语之中无不透漏着那种属于森林之主的霸气和豪气,扑面而来,使老人无形之中也放下了心中的担忧,变得信心十足,这也许就是传说中的王八之气吧!

  老人一边又一边的静静聆听着金鹰所留们音球,脑海之中一直回响着金鹰真诚的表露,不知何时双眼已朦胧一片,数十年与金鹰的点点滴滴在眼中一一闪现。

  从最初被追杀到被金鹰所救,当时金鹰一直认为他和别的人类一样是为灵丹相争才被追杀,本欲杀了老人和文风,那时的文风还只是刚刚学会说话,只会叫爷爷和妈妈,当金鹰正欲动手之时,小家伙却突然大哭起来,嘴里一只轻唤着妈妈,无奈金鹰也是一个母亲,被唤起了母性这才免去一死,但金鹰的部下却始终不同意放过这些害死自己同伴的人类,最终也是金鹰力压众意答应将老人和文风关押在它修炼的山谷中,由它亲自看管,并承诺如若老人敢伤害一只灵兽便亲手灭了老人,他这才幸存了下来。

  后来金鹰才发现老人是人类之中广具盛名的炼丹师,当即大喜过望,命令老人为它们炼制提升功力和疗伤的丹药,老人是何种心高气傲之辈,岂会听从金鹰的命令,金鹰见老人如此自然暴怒异常,它贵为此片森林之主,那个灵兽面对它不是敬畏异常,就算是以前抓来的人类俘虏也对它巴结讨好,言听计从,从不敢有半句怨言,因此金鹰便给老人限期十天,命令其炼制上好丹药,否则杀无赦,并且命手下收集森林中的天材至宝,集中到山谷之中,命令老人尽快炼制丹药,老人依言挑选了部分用到的灵药便返回山洞之中。并且告诉金鹰在此期间不许有任何打扰,否则后果自负。

  金鹰虽然对老人说话的态度非常不满,但也无能为力,谁让灵兽天生不会炼制丹药呢?无奈也只能在洞外苦等十天,但直到最后一天也没见山洞之中有什么动静,正当金鹰忍不住想冲入洞中一探究竟之时,洞口的木门缓缓打开,一身麻布衣着的老人从中走出,这时的老人给金鹰一种威胁感,这种感觉他只有在同级的灵兽身上才能感觉的到,但老人可以给他这种感觉足见老人是和自己是同等级的强者,并且先前的所受的伤势也应该早已恢复如初了,他不是在炼丹吗?怎么伤势恢复的如此之快,金鹰细细一想便明白了过来,这奸诈的人类居然敢耍本后,假借为本后炼丹之名,居然是在为他自己炼制疗伤丹药,无怪乎他这次会如此配合,原来另有算计。

  金鹰心中充满了后悔及失望,因为他在这片森林中虽然靠着以前它配偶的余威和遗言成功的登上了灵兽之王的宝座,但由于当时的它没有为琉璃森林立下汗马功劳,还不足以服众,有一些德高望重长老一直暗中阻挠。

  本来一时母性大发救下老人祖孙,还以为毫无用处,但后来无意间发现老人居然是炼丹师,不禁大喜过望,正好凭借老人炼制一些增强灵力的丹药,希望在族中大显身手,取得族中长老会的认可,以成为名正言顺的森林之王。

  老人却欺骗了金鹰以至于金鹰心中暴怒之极,最终他们之间不可避免的爆发了第一场大战,由于老人那时还尚未达到伪悟心境,不能御气飞行,自然不是金鹰的对手,但金鹰想战胜老人也必须付出惨重的代价,因此第一战就勉强以战平而告终。

  老人想起那时的自己也不禁露出苦笑,那时都怪老人性情高傲不屑解释,本来老人身受重伤无法炼制更多的丹药,只能勉强炼制出一颗品质不算太高,但对老人的伤却有奇效,老人本准备先治好自己的伤,然后再炼制更多的丹药已报金鹰的救命之恩,但当他走出山洞之后,金鹰见他伤势恢复,认为他是在戏耍自己,因此也没有多问,含怒出手,老人也没有过多解释,就此结下了梁子。

  后来有一个佣兵团闯入琉璃森林猎杀灵兽,金鹰身为森林领袖率领部下憨然抵挡,但当时来琉璃森林猎杀灵兽的佣兵团是大陆三大佣兵团之一,名叫霸天佣兵团,团长仇霸天更是悟气境巅峰强者,修炼玄风武气,号称大陆悟心境之下第一高手,手下真是强者如云,琉璃森林自然不是对手,死伤无数。

  无奈之下金鹰只能放下颜面请老人出手,老人虽然和金鹰不和,但老人也明白,若想得到琉璃森林灵兽的认可,他必须有相应的付出,因此便欣然答应,在后来的战斗中金鹰和老人联手并肩作战才勉强抵挡住了仇霸天的攻势,*迫着仇霸天退出琉璃森林,之后又炼制了许多提升灵兽灵力的丹药,使琉璃森林的整体实力提高了不止一筹,老人也因此得到了琉璃森林全体灵兽的认可,金鹰也成为了名符其实的琉璃森林之王,自此之后,其实此时金鹰对老人的态度就已经随着一起同生共死而大大改观,到最后,老人和金鹰见面虽然总免不了相互排挤争吵,有时甚至还会大打出手,但他们之间的感情也因此水涨船高,虽然两人谁也没有正面承认,但心里早已将对方当成了至亲之人,有些感情是不需要讲出来的,只要感情足够深,其实说与不说都已经变得不再重要,只要彼此之间心声默契,相互了解,就足够了。

  老人站在洞口边缘的悬崖边双眼始终紧紧地盯着金鹰离去的方向怔怔出神,脑海之中混沌一片,深深地陷入了回忆之中无法自拔,往事如波涛般涌向老人脑海之中,使老人泪眼朦胧,想到一些开心的往事嘴角有时甚至都会泛起喜悦的微笑,仿若疯癫。老人突然抬头看向金鹰离去的方向,眼中已然没有了担忧和伤痛,变得信心十足。

  这是对金鹰的信心和祝福,也许也是对自己的一个安慰吧!一股执念冲天而起,飞向九天,千里之外的金鹰仿佛有所感应,猛然回头遥遥望向山谷的方向,一股执念仿佛跨越了层层空间直压而来,金鹰闭目任由其包围自己,金鹰感觉到了老人给于自己的信心和祝福,自己也随之信心爆涨,随即毅然转身,急速而去,转眼间已化为了小点转而消失不见。

  山谷中正当老人出神之时,一只手却悄然靠近老人背部,一掌拍下,一掌拍在老人身体之上,一声惨叫传来,老人悠然转醒。